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上帝再出手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上帝再出手



    

    


    


    


    


    乔纳森昂首挺胸的回到了克尔大厦,他的脸上洋溢着无比得意的惬意笑容,如同一只发了春的狼狗,就连走路都想扭着屁股。

    他刚从柴思咖啡馆回来,那边多少人得知他要回公司,就都围拢过来和他打招呼套近乎,一个个都陪着笑脸要他有什么消息千万可不能藏私,要和大家分享,大家都是最好的朋友嘛!就连咖啡馆的老板都出来宣布乔纳森以后再咖啡馆的消费都可以免单了。

    “乔纳森先生,您就像是水和空气一样无法缺少,我们都会在咖啡馆里等着你的!”

    乔纳森依稀记得自己走出咖啡馆时,那些家伙依依不舍的表现,如同十送红军一样,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典故。

    当然他同样很清楚,他们会对自己有这样的表现,无疑是自己能给他们带来赚钱的消息。

    如果说前一次还有人会认为自己只是凑巧,因此今天当自己表示要再买进河谷矿产公司的股份时,才会有那么多人反对和嘲讽,但到了今天河谷矿产公司的利好消息出来以后,他们就全对他的判断跪服了。

    那句上帝之手的称呼,要说之前只是一个半开玩笑的称呼,那么现在就已经坐实了的。

    我就是操纵市场的那只手,我是伟大的上帝之手!

    乔纳森心里这么想着,嘴角笑的都要咧到耳朵后面去了,他就这么走进了萨拉戈基金公司,而后他的同事告诉他让他赶紧去经理办公室,阿方索经理和周铭先生找他。

    听到“周铭”这个名字,让乔纳森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之前吊儿郎当的表情马上被收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严肃认真和恭敬,因为他在咖啡馆里那些表现,都是源自于这位周铭先生。他觉得自己恐怕就算到了老年得了痴呆,都不会忘记那一天,那位周铭先生的表现,一句天气预报就预言了立圣食品公司的股价走势。

    如果说真的有一双能看穿市场的眼睛,那一定是周铭那双黑色的眼睛。

    乔纳森这么想着,他轻轻敲开经理办公室的大门,在得到准许以后才推开进去。

    周铭和阿方索都在这里,坐在接待区的沙发上,周铭笑着让他过去坐下。

    乔纳森小心的走过去坐下:“阿方索经理周铭先生你们好,你们找我是有什么特殊的安排吗?”

    周铭微笑一下,伸手拍拍乔纳森示意他放轻松点,随后才说:“柴思咖啡馆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乔纳森和上帝之手,你小子做的很不错嘛!那么你想让自己的上帝之手继续发挥作用,你想让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家伙们继续那么尊敬你,奉你为股神吗?”

    乔纳森原本想解释什么,但听到周铭后面的话当时就愣了,他来不及去想周铭为什么要这么说,忙不迭的拼命点头:“我当然很希望了!”

    “很好,那么就继续去做吧,我要你明天早上再去柴思咖啡馆,继续去抛售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周铭说。

    乔纳森当时就傻眼了,他第一时间甚至都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或者是周铭在和自己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否则为什么又要去抛售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了呢?他觉得自己应该没有穿越或是别的什么,所以为什么他今天才买进的涨势那么好的股票,怎么明天就要抛了呢?更重要的是这支股票是三天前才抛过的。

    虽然在炒股的时候也有过今天买明天抛的情况,但那更多的都是为了止损的,哪有现在这样的?

    正所谓薅羊毛不能总是逮着一只羊薅,搞股票也不能逮着一支股来回倒腾吧。

    周铭看出了乔纳森心底的疑惑对他说:“还记不记得第一天我对你说过的话,这个市场是会变化的,我们既然作为金融人就要有随着变化而变化的能力,没有什么股票是会一成不变的。而且最重要的,如果人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那么你还会是操控市场的那只上帝之手吗?”

    乔纳森被震惊了,周铭趁热打铁接着说:“那么告诉我,乔纳森先生你究竟还想不想被人称赞是上帝之手呢?”

    乔纳森毫不犹豫的点头回答:“我当然想!”

    “那么就照我说的去做吧,反正你也别无选择了不是吗?”周铭又说。

    明明只是简简单单一席话,但听在乔纳森那里却让他一下子沸腾起来了,他坚定对周铭说道:“周铭先生您请放心,我保证会做好的,并且这一次我也会自己投资进去操作的!”

    “你能对我这么信任我很高兴,不过我需要提醒你,从这一次的操作开始,每一次的风险都会很大。”周铭说。

    乔纳森表示自己作为一位职业的操盘手,他能正确的对待投资风险。

    随后乔纳森就被允许下班回去了,看着乔纳森离开的背影,一直没有说话的阿方索无奈的笑道:“恐怕也就只有你周铭会这么做了,如果我是乔纳森我也不敢相信居然还有这样的操作方式吗?”

    周铭对此微微一笑:“所以这世界上就只有一个周铭了。”

    阿方索则两手一摊:“一个周铭就这样了,我很难想象如果再有一个会发生怎样的可怕事情。”

    ……

    乔纳森回到家里想了很多,最后迷迷糊糊睡着了,到了第二天早上他早早的起来了,把自己的皮鞋擦亮,穿上西装,佩戴上一克拉的梦想,最后昂首去到柴思咖啡馆。

    作为诸多金融人士交换信息的场所,同时伦敦交易所的开市时间也很早,再加上乔纳森昨天晚上就已经和自己的朋友德瑞克约好了时间的,因此尽管现在时间还不到八点,但当他道了咖啡馆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很多人了,尽管这些人未必都是在等乔纳森的,可乔纳森的到来他们却也不能视而不见。

    正是这样,当乔纳森走进来,刚才还喧闹的咖啡馆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乔纳森身上。

    乔纳森很享受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他直接来到了德瑞克面前,先让德瑞克做了下单准备,然后站起来对所有人说:“我知道你们今天都在这里等我告诉你们有什么投资计划,那么上帝之手肯定不会让大家失望,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刚才让德瑞克下了怎样的单子。”

    随着乔纳森这番话,所有人都立即竖起了耳朵,不管信不信都最仔细听起来。

    乔纳森并不急着说,而是先抬头看了时间一眼,已经到了八点股市开市的时间,他才又说道:“那么我告诉大家,我刚才的手法是抛售了我所拥有的全部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

    乔纳森这番话顿时掀起了咖啡馆内一片轩然大波,所有人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答案。

    “怎么又是河谷矿产公司,怎么又是抛售?”

    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显然这些人也和乔纳森之前一样,不明白怎么好好的又转到河谷矿产公司上面去了?就不能换一只羊来薅羊毛吗?

    “看来大家似乎仍然还是怀疑我,又忘记你们昨天是怎么称呼我做上帝之手了吗?那么现在上帝再出手了,你们怎么就不相信了呢?”乔纳森问道。

    只是简单一句疑问,却顿时震住了所有人,让他们想起昨天当乔纳森说他要买进河谷矿产股票时所有人不住的反对,但最后的事实仍然还是证明了他的判断才是正确的。

    “乔纳森我相信你!”有人突然站起来咬牙说道,然后他马上打电话交待马上下单。

    有人开了头,这事情就像是多米诺骨牌倒了第一块一样,后面的连锁反应就是接二连三了,很多人也都拼命打电话要求下抛售单了。

    “你不要问我为什么,总是我就是要抛售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你也不要和我说什么他昨天才有的利好消息,也不要告诉我他现在正处于一个增长期,更不要告诉我这些股票是昨天才难买到的,总之现在就要抛售出去,不管什么价格都一定要马上抛售!”

    这样的话语一句接着一句,显然在有了前两次的教训以后,他们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跟上上帝之手的挥舞!

    下单的动作很快,仅仅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所有人就都跟着乔纳森下单完了。

    随着下单的结束,柴思咖啡馆里陷入了一片突然的寂静,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抬头看着咖啡馆里的大屏幕,看着上面和交易所里联网了的数字。

    由于现在的网络技术还并没有那么发达,因此就算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的伦敦交易所,也无法做到交易信息的实时更新,也都是以十分钟到一刻钟甚至是半个小时更新一次的。

    很快的时间到了八点半钟,大屏幕上面的河谷矿产公司的股价终于开始了跳动。

    这次更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可他最后的结果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河谷矿产公司开盘上涨了1。

    咖啡馆里一片哀嚎:“天呐!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一次上帝之手也终于说错了吗?河谷矿产公司果然不会在没有任何预兆的前提下下跌的,同时昨天还有那么好的利好消息,上涨才是理所当然的!”

    “我怎么就会相信他呀!就算他昨天还有上一次都对了,但那种赌博行为总是会有失败的一天,我怎么就能跟这种赌博行为呢?这真是太愚蠢了!”

    在这片哀嚎中,只有乔纳森仍岿然不动,他紧握着拳头,他相信周铭先生的判断绝不会错,哪怕就是交易所的传输出了错他都不会错!

    似乎是上天听到了乔纳森的祈祷,才不过五分钟过去,当人们还没来得及从之前的抱怨和悔恨中回过身来,就见大屏幕上河谷矿产的股价再一次出现了跳动,而这一次和之前并不相同,因为这一次……是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