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最可怕的噩梦
    ,更新快,,免费读!

    公爵酒店是位于伦敦市中心的一家高档酒店,他最大的特色就是靠近证券交易所,从高层看过去能直接看到不远处的伦敦交易所,很多有钱人都喜欢在这里定下房间,享受那种俯视交易所,有一种掌控了一切的感觉。

    现在为了要了解交易所的动向,专程到伦敦和周铭交手的奥波德就选择了公爵酒店,他的房间就是视觉效果最好的第十五层。

    上午,奥波德和米霍克正在酒店的健身房打壁球,打了半个小时,最后奥波德一记大力扣杀结束了比赛,奥波德把拍子交给了旁边的服务人员,拿着毛巾和水去休息区,他安慰米霍克说要多锻炼身体,没有一个合格的体魄是不可能成为优秀领导者的。米霍克对此表示受教,随意的恭维了几句。

    休息了一会,奥波德和米霍克离开了健身房。

    “算算时间,现在的交易应该已经开始了对吗?”奥波德问。

    米霍克点头回答:“没错,刚才酒店的服务员已经过来转达了消息,我的秘书已经在房间里等着我们了。”

    “看来交易所那边的情况已经有了结果。”奥波德说。

    “我相信那一定会是很好的结果!”米霍克说,“因为没有人会能想到,奥波德殿下您居然会主动放弃之前好不容易才带起来的河谷矿产公司的涨势,转而再做空这支本就下跌十分严重的股票,这是我所见到所有股市的操作当中最伟大和富有魅力的!”

    米霍克是真的非常敬佩奥波德的手笔,要是按照往常来说,不管任何庄家或者对冲基金要对某一支股票或者什么公司家族出手,都一定会是坚定信念,一条路走到黑的;哪怕中间出现了什么意外也不会轻易的改变方向。毕竟自己为了做空或者做多,都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源,耗费了很大精力,如果中间突然改变方向,那岂不是那些工作都白做了吗?

    奥波德这次也是一样,他为了挽回河谷矿产公司在市场上的颓势,也投入了非常多的资源,不管是卢森堡银行的合作,还是安氏集团的注资,以及联系bbc和其他媒体的宣传,都是奥波德亲自去做的。

    尽管卢森堡银行和安氏集团都是奥波德他们家族所掌控的企业,但这些企业和河谷矿产公司所签的协议却是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尤其他们作为国际知名的大资本集团,不可能儿戏的翻脸不认。好吧就算奥波德任性一点真敢翻脸,但仍然还有很多资本已经被前期投入进去,不可能再拿回来了。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要是换成其他人,就算明知道对手提前猜到了自己的打算,就算知道了对手提前布置好在利用自己做的这些事赚钱,也会咬牙一路走下去,因为那些已经投资的事情,总是不能重来的。至于周铭那边,就只能暂时放过,下次再算账了。

    可是奥波德却并没有这样,他在得知周铭那边的做法以后,马上就做出了决定,中止了现在的做多打算,联系巴西那边强行调转方向。

    是真的完全翻转方向,而不是对之前做法的补充和延伸,而是直接把做多变回再做空。

    这个决定或许听起来只是变了一个词那样的简单,但实际上这就意味着之前那些布置就全被抛弃了。米霍克很清楚这要是换成自己是万万不可能敢这样决定的,最多就只是在之前做法中间再做一下完善而已,但奥波德却决定抛弃了之前的做法,这种魄力才是大公的优秀继承人!

    面对米霍克的夸赞,奥波德却只是很矜持的轻轻一笑。

    “看来米霍克你似乎还是并不了解我的父亲为什么让我亲自来伦敦独自处理的意思。”奥波德说。

    米霍克一脸茫然,他的确不明白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意思吗?

    奥波德随后问他:“如果不明白,那么你可以去想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就是我父亲让我来处理这件事最想要得到一个什么结果?胜利还是失败?”

    “当然是胜利!”米霍克毫不犹豫的回答。

    “所以这个问题就简单了,既然胜利是最重要的,除此之外其他的都无所谓,那么我自然可以选择其他做法了,哪怕那样的做法代价更高,但是无论代价多高,都没有最后我胜利的结果更重要。”奥波德告诉他。

    米霍克被震惊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这太可怕了!

    对米霍克来说,任何商人都应该是以利益为先的,那么不管任何事都必须要先考虑到利益的得失,那么眼下的事情就是违背常理的。

    但同时对奥波德他们来说,结果才是首先需要考虑的,毕竟奥波德是整个卢森堡重点培养的未来,那么比起所花费的代价,他能赢才是最重要的。简单说来,就是一方的实力可以随便糊对方一脸,而这一方又只看重结果的时候,方法就无所谓了。

    这样的想法让米霍克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就是贵族的行事准则吗?真是太可怕了!

    “对我来说,奥波德殿下必然会获得胜利,因为您不光有这些雄厚的资源作为后盾,更重要的一点您还有更让人叹为观止的过程!”米霍克由衷的称赞道。

    奥波德微微一笑:“你是在说我今天并没有急着带起抛售节奏,反而还先让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上涨了一些吗?毕竟通过之前的教训,我们既然已经确认内部没有消息泄露,那么就是对手的直觉,或者他对人心的了解达到了一定程度,这样的对手我们需要重视,所以要先迷惑他的判断。”

    米霍克肃然竖起大拇指:“我敢肯定,奥波德殿下您绝对是任何对手最可怕的噩梦!”

    如果此前米霍克还只觉得奥波德是优秀继承人的话,那么此刻他就认为他是一位王者了,他愿意臣服在这位王者脚下。

    因为米霍克敢肯定,现在的情况无论换成了任何人,都不会多考虑这一层的,而是早上在交易所开盘就直接开始抛售做空了,至于周铭那边可能所做的反应全然不在考虑,可这样的话,如果对手那边超水平发挥,岂不就又重蹈之前的覆辙了吗?

    这是不可饶恕的!这样一来就算实力可以糊对方一脸,也会被对手玩成神经质的。

    但奥波德显然并没有那么单纯,尽管占尽优势,他也仍然动了脑子想到了这一层,于是他决定迷惑一下对方,所以他不仅压着巴西那边的消息不发,更是不断买进股票抬高河谷矿产公司的股价。

    面对这样的情况,无论多聪明的投资者都一定会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继而改变自己的计划,就算他不想改变,那节节攀升的股价也会让他的想法动摇的。

    毕竟股价每涨一个百分点,就是多赚一个百分点的钱,没有人会看着大把的钱从自己面前溜走而不动心。

    将心比心,米霍克想着如果把自己放在周铭的位置上,那自己一定会被奥波德玩到绝望。

    “看来这次的事情可以到此为止了,当巴西那边的消息出来,市场开始暴跌以后,再抛售就已经来不及了。”米霍克说。

    奥波德也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事情早就该结束了,都是之前我自己的疏忽,才让事情变得又复杂了一些,不过事情总会回到他应该在的位置上,每一次都会发生的就不会叫运气和奇迹了。”

    “我完全相信这一点,那个什么华夏人周铭他一定会臣服在奥波德殿下您的面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米霍克说。

    “迟到的忏悔,我会听但却不会接受。”奥波德说。

    一边走着一边说着,奥波德和米霍克都信心满满的回到了奥波德的房间,米霍克的秘书正等在这里,见到他们回到她马上站起来。

    奥波德和米霍克都过来,摆手示意她先坐下,随后奥波德问她:“说说看吧,你的朋友告诉了你柴思咖啡馆今天又发生了有趣的故事?那位上帝之手先生今天有去咖啡馆,有什么新消息吗?”

    秘书小姐点头回答:“您说的是乔纳森先生,他今天很早就去了柴思咖啡馆,在股市开市前就准备好了抛售的单子,不仅他下了,后来他还怂恿咖啡馆里其他人也跟着一起抛售河谷矿产的股票。”

    奥波德和米霍克相视一笑,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米霍克还评判道:“他这是想先带起股市的节奏,却不知道却坑了自己,那么早的下单,等到接下来股票上涨了看他怎么收拾!”

    那秘书小姐又说:“是这样的,后来当股市开盘,河谷矿产的股价上涨,那乔纳森先生险些遭到那些听信他消息的其他人围攻,逼得最后乔纳森不得不自己掏股票出来卖给他们才平息了怒火。”

    “这消息听起来真让人愉悦,想在市场里投机,就要有上当的觉悟!”米霍克开心道。

    奥波德也说:“不过就是一群不知所谓的小丑罢了,之前不过是我小看了他们,现在只要我稍微注意一下,他们就无计可施了。”

    “可是那些合同都是空头支票,因为那乔纳森先生早就把股票全抛了,一直没有再买回来,包括后来的股价上涨,因为他坚信不管股价如何变化,最终还是会再跌下去的。”那秘书最后说。

    奥波德和米霍克再一次懵逼了,他们感觉自己又被周铭狠狠打脸了,刚才的信心简直可笑。

    什么叫最可怕的噩梦?

    这才是最可怕的噩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