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不应该剧情
    ,更新快,,免费读!

    乔纳森信心满满回到了萨拉戈基金公司,他昂首阔步仿佛自己这一刻就是全世界的主角。

    他的口袋里装着一张金色卡片,那是柴思咖啡馆老板给他的,表示他只要持这张卡片去柴思咖啡馆,一切消费都可以免单。

    之所以会给他这样的待遇,原因就是他给咖啡馆带来的名人效应,由于他准确预测到了巴西河谷矿产公司的一切市场动向,让他成了咖啡馆最传奇和神话的人物,无数人慕名而来,让咖啡馆人气爆棚,那老板怎么能不讨好这样的招牌,让他留在自己的咖啡馆呢?

    而过来找乔纳森的,除了其他的投资同行外,还有很多其他基金公司和投资公司来挖人的猎头,甚至还包括大名鼎鼎的温莎基金,那可是王室基金呀!

    每每想到这些,想到德瑞克和其他人看向自己的羡慕眼神,就让乔纳森笑的合不拢嘴。

    拒绝王室基金的邀请,我想我可能是柴思咖啡馆的独一份吧。

    乔纳森很得意,但随后他却又在心中叹息: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我在柴思咖啡馆那么的拉风,都是得到了那位周铭先生在背后指点的缘故,他才是最厉害的上帝之手,我只是他的代言人。

    一边这么想着,乔纳森敲开了经理的办公室大门,周铭和阿方索都在里面,他们正在一块小黑板旁边讨论着什么,那块小黑板上写满了数字和公式。

    “经理周铭先生,我很好的完成了任务!”乔纳森说。

    周铭和阿方索这才发现了乔纳森的到来,周铭招手让他过去问他:“任务时候没出什么问题吧,市场上的波动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乔纳森坚定点头回答:“所有一切都是按照周铭先生您预料的那样,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在出现了一阵小幅度的持续上涨以后,就在巴西安全部门宣布要继续对卡拉加斯矿坑展开调查的消息发出后,马上陷入了暴跌,截止到刚才,股价已经跌破3.7了。”

    乔纳森接着说:“还有柴思咖啡馆的那群贪心不足的混蛋们,当股价继续上涨的时候,他们逼我赔偿他们的损失,到了消息出来股价暴跌,他们一个个又庆幸的像是躲过了什么灾难一样,简直可笑!”

    “每个人都想走捷径赚钱,却又不想承担因此带来的风险,这很正常。”周铭说,“只是你拒绝了其他基金公司的高薪邀请,让我很意外。”

    “因为周铭先生您才是我的教父,只有跟着您我才有意义!”乔纳森说。

    周铭听他这么说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华夏可不兴他们那一套,况且就算自己能理解,但有一个年级比自己还大满脸胡茬的家伙叫自己父亲,那感觉真的是要死了。

    搔搔头,周铭接着对他说:“那么既然现在的任务完成了,那么接下来就再去把抛掉的那些股票再买回来吧。”

    乔纳森当时就懵逼了,如果说这话的不是周铭他当时就要骂娘了,我了个擦!这来来回回卖出买进的,又不是做活塞运动,哪里需要这样呢?

    不过现在的乔纳森好歹也是柴思咖啡馆的招牌,被誉为多少人膜拜的男人了,所以他还是很冷静道:“我明白了周铭先生,肯定是他们还会继续想办法挽回河谷矿产公司的股价对吗?那么然后过两天我们可以再把这些股票卖出去,再过两天再买回来这样,不断的赚取中间的差价。”

    “当然不是这样你在想什么呢?”周铭说,“这一次买了就不卖了,毕竟对方的目的终归是要让河谷矿产公司的股价回到他们想要的位置上去,现在已经低到很离谱了,他们也支撑不下去了。”

    乔纳森有些傻眼,怎么这一次又不按套路来了,要一直持有了呢?

    恐怕这就是市场变化的结果吧!

    乔纳森这么安慰着自己,他随后又问:“那么我们是不是也要想办法面对可能到来的市场波动呢?”

    周铭摆摆手:“哪需要那么麻烦?从今天下午开始就尽可能的在市场上买进河谷矿产的股票,有多少买多少了。”

    原本说完周铭就让乔纳森离开了,但随后想了想他又问道:“乔纳森你手头上有期货账户吗?在操作完了股市那边以后,就得把期货这边给准备好了。”

    乔纳森随后就离开了,可直到他离开克尔大厦去向柴思咖啡馆他仍然很茫然,不明白周铭这么做的用意何在。但虽说如此,但乔纳森可以肯定的是,当他到了咖啡馆以后,一定又是一个震惊所有人的消息,因为他很清楚那些人才接受了河谷矿产会下跌的原因。

    ……

    与此同时在公爵酒店的豪华套间里,米霍克和他的秘书都站在卧室门外,听着奥波德在里面疯狂砸东西的乒乓声,还有他愤怒到歇斯底里的吼叫。

    “周铭那个混蛋!他居然这么做,他知道我谁吗?我可是卢森堡的大公继承人,是尊贵的王子殿下,而你不过就只是一个垃圾华夏人,我要对付你,你乖乖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等着我就可以了,你为什么还要反抗,你的反抗就是对我的侮辱和亵渎,你这个渣渣!”

    门口的米霍克感到一阵头皮发麻,不过他也明白奥波德这个时候的确需要发泄一波了,毕竟事情实在让人太丢脸了。

    还记得半个小时以前,他们才从健身房出来,还信心满满的谈论着他们的计划,还敬佩着自己的手段,觉得奥波德能随意的改变计划方向是很了不起的,觉得能在改变之前再迷惑对方是十分高明和聪明的,结果哪里能想到对方根本就不吃这套,认准了就是抛售。

    这脸打的啪啪啪,同时这样的做法也让他们自认为高明的准备工作变得十分幼稚可笑了。

    也就是在听了这样的消息以后,奥波德再也忍不住的回到房间开始了发泄,否则那些对周铭的怒火,就让他发疯了。

    “我的王子殿下,您可要坚强一些呀!”米霍克在外面念叨着。

    或许是米霍克的祈祷终于有了效果,随后就听里面的动静终于消停了,又过了没多久,奥波德才终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示意米霍克的秘书让酒店的服务员来清理,多少赔偿都算在他的账上。

    “现在股市上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奥波德询问道,他的神色语气显得十分疲惫。

    “情况非常糟糕,似乎是之前的消息太过严重,也可能是周铭那边也在跟着抛售的缘故,总之现在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下跌的非常厉害,现在就已经跌破3.7的关口了。”米霍克看着奥波德,“殿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听他这么问,奥波德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现在该怎么办?这个问题还需要问我吗?当然是赶紧进行下一步,赶紧想办法再把股价再涨起来呀,你米霍克好歹也是所罗门宝藏投资集团的执行主席,你的智商呢?”

    米霍克被吓了一跳,他急忙说道:“殿下这并不是我的问题,或许您应该先听听柴思咖啡馆那边的新消息。”

    奥波德心头猛的一紧,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心头,他沉声道:“快说。”

    米霍克忙不迭的点头说:“是这样的奥波德殿下,我的秘书刚才告诉了我来自柴思咖啡馆的消息,她说那个乔纳森正在组织其他人全部买进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所以我想我们是不是晚一点再做决定的好。”

    奥波德没有说话,他要吐血要疯了,这是在搞什么?那个该死的华夏人就都是先一步在前面等着自己动手吗?

    不是这样的,剧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原本按理来说应该是自己过来利用自己的人脉和资源优势,不断抬高股价,让那个华夏人一败涂地,他的盟友纷纷离开他,最后让他信心崩溃吗?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好吧就算他能猜到自己就忍了,毕竟自己来伦敦的目的并不难猜。

    那么然后自己针对他能猜到自己的布局,故意做了迷惑他的陷阱,可他仍然没有上当,反而让自己搞成了不明所以的小丑。

    好吧这自己也忍了,但是现在,当自己马上要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你丫的又抢先一步做好了准备?你这是要搞事情吗?不带你这么玩的,你这样子的做法会让别人误认为我是在帮你做局,就像是一位美女刚好主动撞在你怀里一样,这样会让我很丢脸的!

    这特么叫怎么回事?

    奥波德想到最后怒视米霍克:“你这个白痴,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听,就按照我之前布置好的那么去做,快点!”

    “可是股市上面的情况……”

    米霍克还想提醒奥波德是不是能在时间上做点手脚,毕竟周铭那边已经开始了,只要自己这边能忍住不发,那么他不就亏了吗?能让他吃亏,就是自己的胜利。

    然而奥波德却气得鼻子都歪了:“你这个白痴,我不想再玩这种你来我往的游戏了,我要结束这场没有任何意义的游戏,我来伦敦的目的就只是为了让河谷矿产公司的股价恢复正常,只要做到这点就是我的胜利,我也只要这个胜利,你这头猪你明白吗?”

    奥波德歇斯底里的吼着,他实在没办法了,哪怕明知道周铭已经准备好要顺自己的东风赚钱了他也要这样做,毕竟卢森堡和河谷矿产公司的合作太紧密了,他没办法允许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继续下跌。至于另外一点来说,天知道自己就算能再等一波,是不是又是那个华夏人的计谋呢?所以他不愿意再等了。

    “好的殿下,我马上就去!”

    米霍克拼命点头,当他正准备离开,奥波德却突然又叫住了他:“最近注意一下期货市场的动向,或许我们的损失可以从那边再捞回来,周铭那个家伙,当他只盯着股市的时候,肯定看不到其他情况吧。”

    米霍克犹豫一下然后说:“很抱歉殿下,萨拉戈基金公司最近在重整期货账户,似乎也要转战期货市场。”

    你他娘的杂种吧!

    一瞬间,奥波德的脸黑的彻底,当酒店服务员进门的时候,再回头进了自己的卧室,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发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