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挥之不去的阴霾
    ,更新快,,免费读!

    周铭总算松了口气,虽然已经做出了和约克飙演技的决定,但心里的压力还是要比山大。

    毕竟眼前的观众可都是各大豪门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人物,对比起来就像是自己那些金融班的学生,但不一样的是他们比学生还要更多一些人生阅历,这一点让他们更难对付了,更不要说自己这边还有阿方索这么一个不懂得配合,会随时可能穿帮的拖后腿家伙。

    正是这些原因,让周铭无法选择直接走人来逼约克做出决定,既然之前没吓住他,那么现在再这样也不可能吓的住他,更多的可能是让他明白自己是在装腔作势,是因为他的冷静让自己无计可施,最后只能铤而走险了。

    现在他还只是怀疑阶段,如果一旦让他确定下来,那才真的糟糕了,他可以凭着他的号召力把资源全集中到他那边,把自己架空,但自己为了对抗卢森堡的大公家族却又不得不借助他们的力量,结果自己只能像齿轮一样为他们运作却得不到一点好处。

    因此极端的路走不通,周铭就只能换一种方式,通过另一种更麻烦一些的方式。

    当然这种柔和是相对的,实际周铭的每一句话都是在狠狠扇那些人的耳光,看起来周铭这么做是在逼迫他们把主导权交给自己,可只有周铭自己明白,一旦自己输了,主导权只是最不值一提的东西。

    不过自己现在总算是撑过来了,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这位约克显然就是那群家伙的头,那么现在他既然已经表了态,就已经可以代表了结果。

    果不其然,当那边约克表了态以后,很快紧跟他的林肯也说道:“我向你道歉周铭先生,为我刚才的那些话,事实上我们嘲笑你才是最愚蠢的行为,并且我们也需要有人来带领我们完成这次的任务,而周铭先生你则是这一次合作的领导者,无可取代。”

    在林肯之后,其他人尽管还没有从震惊中回神过来,但也都一个个的先后学着约克和林肯的样子,七嘴八舌的向周铭道了歉。

    阿方索震惊的看着周铭,他的脸上满是茫然的疑问,他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他看来,刚刚就只是周铭情商不高不懂如何打交道才那么说的,一句接一句的怼,怎么这些家伙就莫名其妙的被说服了呢?你们可是各个豪门家族投资集团的负责人啊,能不能有点脑子有点魄力呢?

    最后阿方索都只能归结是周铭太厉害了!

    那边约克等所有人都道了歉以后,他又说道:“周铭先生,虽然我们现在都认可了你,但却并不意味着我们会认可你的计划,铁矿石期货价格的上升,恐怕就是任何一位商学院的学生都不会做出这样的判断,我很好奇你究竟是基于什么做出的判断。”

    林肯也跟着说:“的确这太夸张了,货物越多价格越高,很抱歉恐怕这是连上帝都不会相信的谎言!”

    “如果是一般情况这么说当然没问题,但问题在于你们真的认为卡拉加斯矿坑恢复正常生产了吗?”周铭问。

    约克和林肯他们脸色一沉,显然都意识到了什么。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卡拉加斯矿坑真的出现了无法继续生产的严重事故吗?”约克问道。

    周铭十分肯定回答:“绝对如此!我想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无法从电视上得到答案,因为那座在亚马逊雨林里的矿坑是我们无法接触到的,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他的塌方绝不是新闻里说的已经解决了的小麻烦。”

    约克问出了一个十分刁钻的问题:“既然无法接触到,那么周铭先生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莫非是上帝告诉你的吗?”

    周铭摇头:“当然不是,我是根据河谷矿产公司的股价推断出来的,你们还记得一个以前河谷矿产公司的股价是如何变动的吗?”

    “很抱歉周铭先生,我们都是大投资集团的总裁,我们所要面对的也都是那些大宗交易和整个市场或者行情的走向,那种某一支股票的涨跌情况,那只是没本事的个人投资者才需要关注的。总的来说周铭先生,我们并没有你那么多的空闲时间。”

    那边有人对周铭说,语气很挑衅,显然是对之前向他道歉感到不满,想通过这样的方式为自己找回一些面子。

    对此,周铭只是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如果你真是这样想的,那么我只能说你是个蠢货了。”

    听到周铭突如其来的一声骂,那人正要发火,就听约克冷哼一声道:“你的确是个蠢货。”

    那人当时就懵了,他无比惊讶的看着约克,不明白这个家伙怎么就对自己人开火了呢?

    见他那副眼神,约克更生气了:“你还不明白吗?卡拉加斯矿坑就是河谷矿产公司的产业,那么卡拉加斯矿坑的情况当然可以从河谷矿产公司的股价和消息上得到反应,作为一位投资总裁,你连自己负责项目的关联消息都不去掌握,还在这里洋洋自得,你不是蠢货还能是什么?”

    如果说刚才面对周铭那人还有些火气,那么现在面对约克,他就没什么好说了,毕竟对方可是王室基金的总裁,为了自己的前程考虑总是不能得罪的。

    压服了这人,约克又问周铭:“可是周铭先生,虽然说是河谷矿产公司的股价变动,但问题在于这段时间他们的变动反转太多了,究竟我们该相信哪一条呢?毕竟他们的涨和跌所对应的消息就会不一样。”

    “当然,如果通盘来看的确如此,可问题在于他们最后一次的变动。”周铭提醒道。

    约克立即意识到了:“周铭先生您是指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上涨?可这样的结果不是应该对应卡拉加斯矿坑的情况很好吗?”

    周铭摇头看着他:“如果是约克先生你手底下的公司出了问题,你会允许公司的股价无限制往下掉,还是会想办法掩盖真相,然后补救呢?”

    约克先是一愣,随后笑了笑说:“可你怎么知道他是补救还是真的如此呢?”

    “因为如果是真的,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的反转了。”周铭回答。

    简单一句话却震惊了所有人,不管是约克还是林肯还是其他人都没有想到这一点,的确如果卡拉加斯矿坑真的什么问题都没有,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是不可能再往回跌的,卢森堡大公家族那边为了整个钢铁行业的利益可以那么做,但是周铭作为一个投机客,那么做就太亏了。

    那么既然周铭没有理由去花大代价布置这个反转,那么就只能证明反转的这条消息才是真的,也就是卡拉加斯矿坑真的出了问题。

    “他们那么着急想稳住河谷矿产公司的股价,就是为了彻底掩盖卡拉加斯矿坑的问题。”周铭说。

    约克这时突然说:“等一下周铭先生,我似乎有点被你弄糊涂了,刚才你说他们的布置是为了掩盖卡拉加斯矿坑的问题,你也很确定卡拉加斯矿坑是的确无法继续再大规模生产了,那么在这个形势下,铁矿期货的价格应该会要上涨才对,你怎么反而判断会下跌呢?你这有点竖靶子自己打的意思了。”

    其他人也随着约克的话哄笑起来,周铭很淡定的摇头:“看来约克先生你还是没有完全明白。”

    这一声叹息让约克十分郁闷,因为他明显听出了关爱智障儿童的意思。

    “那么我很想听听周铭先生的解释。”约克说,显然他是很不服气的。

    “本来我还想给你留点面子的,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说好了。”周铭说,“如果按照一般情况来说,卡拉加斯矿坑的问题的确会导致铁矿期货的价格上涨,但你却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卢森堡的支柱产业,他那世界第一的钢铁集团。”

    原本听周铭前半句话,约克很想骂人,但当后半句说出来,却马上震惊了他。

    不仅是约克,包括林肯在内的其他人也都才恍然明白了,也是这个明白,让他们都十分敬佩周铭。

    其实这个事情说到底也很简单,就是卢森堡钢铁公司需要大量铁矿,在未来铁矿必然上涨的情况下,他先压低期货市场的矿石,通过低价囤积大批期货铁矿,当未来铁矿价格上涨,不管是直接抛售期货,还是交割回这些矿石回公司,同时上调成品钢铁价格赚取更多差价,他们的选择就很多了。

    为了达成这个战略目的,压低铁矿的期货价格,就成了必要的当务之急。

    这是卢森堡大公家族所下的一步妙棋,可作为投资者能看到这一步,更敢看到这一步的,恐怕也就只有周铭了。

    想到这里,约克忍不住的叹了口气:“周铭先生您真不愧是女王陛下钦点的投资天才,我们是怎么也比不过的,回想刚才我们还想要投资的主导权,真是愚蠢至极!”

    周铭微笑着说:“没有关系,毕竟我们是第一次合作,相互不信任很正常,只要现在情况说开就好了,那么未来的期货投资,就让我们好好合作吧。”

    旁边阿方索松了口气,周铭不愧是周铭,虽然经历了一波三折,但总算还是能以他为主导的合作了。

    不过阿方索并不知道,周铭虽然表面能微笑着和约克握手,但在他心里仍然还笼罩着意思阴影,就像外面的天空一样,这么长时间了,不仅仍然没有任何要放晴的迹象,反而乌云越来越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