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一个英镑
    ,更新快,,免费读!

    (鞠躬感谢“aa0612216”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感谢“哈哈哈52”的捧场支持!)

    由于他们才结束和约克的会议不到一天的时间,因此阿方索很快为周铭找来了约克他们所有人的联系方式。

    看着这一个个好吗,阿方索下意识咽了口唾沫:“真的要主动找他们吗?我想周铭先生您应该知道他们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吧?这样自取其辱真的值得吗?”

    周铭对此想了想然后苦笑了一下说:“不管怎么样我都很有必要试一试的,毕竟这是我的疏忽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阿方索打断周铭的话道:“这怎么能是周铭先生您的疏忽呢?这都是约克那些该死的混蛋们的责任,是他们的卑鄙无耻,才把局面弄成现在这样糟糕了,如果他们能把主导权交给周铭先生您,能等周铭先生您下达了命令以后再做行动,那么我相信绝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情况!”

    周铭无奈拍拍阿方索的肩膀:“疏忽就是疏忽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说这些就算全部的问题都怪他们也没有任何意义了,毕竟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了。况且这些家伙基金里面的资金也是我们能和卢森堡大公家族叫板的资本,万一他们吃了亏,那才是最大的麻烦了。”

    阿方索对此祈祷:“周铭先生您真是一位伟大的领导者,我真希望那些蠢猪能收起他们那些小心思,甘心听周铭先生您的命令!”

    阿方索是非常诚心在为周铭祈祷着,他也是真的被周铭的伟大震撼了,因为在这种愤怒才是常态的时候,周铭居然还能保持冷静,权衡这样的利弊,完全以大局为重,这怎能不让阿方索感到震撼。

    只是希望那些家伙能为周铭先生的伟大所折服,放弃他们窃取计划的行为!

    在他的祈祷声中,周铭首先拨通了约克的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周铭先说道:“约克先生您好我是周铭,很抱歉打扰你了,但是我刚才查看了我们的合作账户,发现里面都是一些被冻结的资金,还有我也听说你已经开始在做铁矿期货的投资了对吗?”

    不得不说周铭问的非常直接,但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份上,周铭也没办法再藏着掖着,只能开门见山直来直往了。

    那边约克显然也没想到,愣了好一会才说:“我不明白周铭先生这么问是要说明什么问题吗?你觉得我们并没有汇款进入账户,觉得我们是在得到了你的投资计划以后就撇下你自己进行投资了对吗?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就让我们感到太伤心了。”

    约克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接着质疑起来:“并且我很奇怪,周铭先生你为什么对这些事情那么关心呢?毕竟支票汇款是有一个解冻期这是常识,还是周铭先生有其他打算呢?”

    就这样,在约克的一句句反问面前,周铭挂断了电话,他并没能问出任何有用的情报,尽管通过这个电话,他已经很确定他们是故意做的了。

    “这个该死的混蛋!他凭什么能质疑周铭先生您,这真是太离谱了!”阿方索很为周铭鸣不平,他随后又问,“周铭先生您还打算再打其他人的电话吗?您可知道这位约克可是那些人当中的领头人物,如果我们无法首先说明约克,那么即便说服其他人也都无济于事。”

    周铭坚定的点头:“那当然,任何事情不试一遍是怎么也无法得到答案的,况且现在我们也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那些人实际也没几个,很快就能打完。”

    阿方索这才放弃了劝阻,他很清楚,周铭作为这次合作的主导,虽然是得到了包括英王室在内各个家族认可的,但由于他并没有任何节制和惩罚的权力。简单来说,就是那些人和周铭毫无关联,他们是否听话纯凭自己的喜好,周铭现在要改变,只有一个个劝说这种最傻的办法了。

    周铭接着一个个拨通了这些家伙的电话,不管林肯还是其他人,相比约克,他们就猖狂许多。

    首先林肯直接怼回周铭的话道:“我的资金是如何使用的为什么要向你汇报呢?我是喜欢通过支票汇款还是现金,这些难道还需要得到你的准许吗?你以为我们说承认你主导权,你就可以随意干涉我们了吗?你不觉得这是一种很天真到幼稚的想法吗?”

    另外一个人则直接反过来恼羞成怒的质问周铭:“你是不是觉得你已经是皇帝而我们就是你的家臣,我们就连换内裤都需要向你汇报了呢?我告诉你,只有我们承认你才有主导权,而我们要是不承认,你就什么都没有!”

    更有人毫不留情的嘲笑起来:“知道吗,你打这个电话真的蠢到了家,我们这么做就是要撇开你,你本身除了帮我们制定计划外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听你的呢?你以为一个电话就能让我们回心转意,很抱歉你的内裤并不穿在外面是超人。”

    “什么你说我们那么做会有麻烦?真是可怜,看来你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居然想到要编出如此拙劣的谎言了。”

    “周铭先生你可知道计划是你提出来的,怎么你说出来做出来没问题,结果我们准备撇开你单独做就会出问题了呢?你不觉得这是非常可笑的说法吗?请恕我直言,你可千万不要认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智障。”

    ……

    周铭就这样一连打了七八个电话,所有电话说的都是同一件事,周铭也已经尽可能的让语气更真诚了,可回应他的却永远都是冷冷的嘲笑,并且一句比一句狠,一句比一句要气人要不堪入耳。

    放下电话,周铭重重叹了口气,阿方索站在周铭身旁,小心翼翼问:“周铭先生,还有最后一位,您……还要再打吗?”

    周铭点点头:“九个人都打了,难道还差这最后一个吗?”

    阿方索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最后却又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只能重重叹口气,然后帮周铭又拨起号来。

    此时此刻外面的雨已经下的非常大了,天空中的乌云也像是被墨浸染了一般,让人感到无比的压抑郁闷。

    ……

    而当周铭这边放下了电话,另一边才接过周铭电话的约克则拿起了电话,和周铭一样,他也是打给其他九个人的;当然和周铭这边所不一样的,约克的电话就和谐多了,他们互相恭维客气的说着废话,最后约克约他们一起再去思敏特庄园吃晚餐。

    到了晚上,约克和其他九个人围坐在圆桌旁边,欢声笑语不断,只是他们嘲笑的对象是周铭了。

    “你们都接到了那个华夏人的电话吗?他那个电话简直就是笑话中的笑话,他居然想凭着区区一个电话就要我们乖乖听他指挥,我完全无法理解他究竟是怎么想的,这样的想法是愚蠢到了极致的!”有人说。

    “不过说真的,那个华夏人居然能那么快就反应过来我们的动作,也是很值得称赞了!”也有人说。

    “但是这一点我认为更应该表扬的是他身边的阿方索才对,那家伙的消息可是很灵通的,说不定我们当中谁的合作者里就有他的朋友,所以肯定是他偷听到了我们的消息,那个该死的家伙!”

    “可他知道了又能怎样呢?我们和他之间并没有任何从属关系,他也只是个华夏人,更不会对我们有任何影响,我们把他撇开并不会有任何问题;所以他最后急到都说出我们要是自己那么做会有麻烦这样愚蠢的话来了,看来他是真的无计可施啦!”

    听着这些家伙们你一言他一语的说着,约克也很开心,最后他敲敲自己面前的杯子示意大家都看过来才说道:“看来大家都是很兴奋的,这样很好,不过有一说一,既然那位来自华夏的周铭先生既然提醒了我们需要注意可能的麻烦,我认为我们怎么都应该给他一些必要的尊重,毕竟我们都是听他在指挥嘛!”

    约克嘴上是这么说着,但其实他的语气当中一点也没有任何尊重的成分,以至于其他人在听后都发出了更开心的笑声。

    约克随后给了林肯一个眼神,他出来说道:“各位绅士们,我想我需要打断一下你们的欢乐了,今天在接到了周铭的电话以后,我和约克先生仔细的讨论过,我们并不排除卢森堡大公家族还会有别的手段,但我们都不认为我们现在会遇到什么麻烦。”

    马上有人附和道:“我们当然不会有任何麻烦,上午就当那个华夏人说出他计划的时候我就已经仔细想过了,如果卢森堡的家伙希望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就必须要按照我们给他画出的路线来走,所以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呢?等着收钱就好了!”

    不过这时有人却突然说:“我认为我们当然有需要担心的,那就是我们会通过这一次的投资赚到多少钱?如果只有几百万英镑那可就太让我失望了!”

    “我想你并不会失望的,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几天就能赚到这么多钱了。”有人告诉他。

    “我想我们在数着我们所赚取的英镑的时候,我们也不应该忘记那个华夏人,毕竟这些是他的计划嘛,我提议我们可以付给他一个英镑的报酬!”更有人说。

    他的话引起了更多的嘲笑,其他人一个个的跟着说:“怎么能是一个英镑呢?他这么劳苦功高,我们怎么都应该付他双倍的薪水,两个英镑嘛!”

    伴随着这些十分轻蔑和不屑的话,哈哈的笑声响彻整个思敏特庄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