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最担心的事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最担心的事



    

    


    


    


    


    约克又来到了思敏特庄园,不过在他之前,林肯他们都已经先到了这里。ewwんw1xiaoshuo

    车子直接停在门口,是庄园管家亲自打伞过来接约克进门的,走到了门口,约克看了就像是有人在倒水的天空一眼,微微皱起了眉头,似乎对现在伦敦的天气感到有些烦闷,毕竟在伦敦怎么会有这样的天气呢?这场雨从昨天就已经开始下了,没个完了吗?

    在心里狠狠诅咒了一下这该死的天气,随后约克跟着管家来到了庄园大厅。

    林肯他们都已经到了这里,此时都坐在圆桌旁边嘈杂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见约克过来,他们都马上站起来,不过约克却示意他们都先不要激动。

    坐下在他们面前,约克率先开口说:“相信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卢森堡大公已经在昨天乘坐他的专机到达了大不列颠,而他的到来也肯定是为了这一次铁矿期货的投资,并且最重要的,是我接到了他的电话,他允许我们跟着他投资铁矿期货,但最多只允许一支基金入场操作。”

    约克的话非常直接没有任何拐弯抹角,在他之后,林肯马上跟着说道:“我也接到了卢森堡大公那边的电话,和约克的情况一样,他们对我们入场操作铁矿期货的行为很不满,所以要对我们进行限制。”

    原本外面瓢泼的大雨和漆黑压低的乌云就让人很心情烦闷,随着约克和林肯的话,立即引爆了这大厅内的话匣子,每个人都嚷嚷起来。

    “我们也都接到了那边的电话,内容也都是千篇一律的,他们这是想干什么?阻止不让我们参与吗?他们凭什么这么做,他们是把我们当成了他们的家奴,现在是在命令我们吗?”

    “他们未免也管的太宽了!如果他们能好好和我们商量,我们或许还能多让出一些利益来还给他们,毕竟这次铁矿期货的操作我们还需要他们的努力,但是你这么霸道的要求我们退场这就太过分了!”

    有人义愤填膺,也有人很是不屑和羞恼。

    “要我看骚那家族的那些家伙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以为他卢森堡银行存着的那些钱就真的成为了世界富吗?这样的想法实在幼稚!”

    “如果是过去凭着他们的体量或许我们还会忌惮三分,可现在他们居然连一个小小的,才接触金融不过几年的一个华夏人都对付不了,接连被他牵着鼻子走,损失了那么多钱,足以证明他们根本虚有其表没什么本事的,就这样还想回头号令我们吗?这简直是对我们的巨大侮辱!”

    “我觉得他们这是对自己的感觉太优秀了,真的以为自己是世界皇族了吗?也不想想他们凭什么要求我们,如果我们不离场,坚持要投入那么多基金在里面,他能拿我们怎么样?让他那漂亮的小女儿过来舔我们的鸟吗?”

    他们你一言他一语的说着,最后都哈哈笑起来了,就连林肯也神采飞扬,显然那句让一位卢森堡的小公主来给自己舔舔让他浮想联翩。

    不过在所有笑声中,只有约克越来越皱起了眉头。

    但约克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等着笑声慢慢停下来以后才说道:“我认为对于卢森堡大公这样的豪门,我们还是要抱有一定尊重的,毕竟他们手底下还有很多像我们一样的投资基金。”

    “可那又怎样,约克我的伙计,难道就因为他有,所以我们就必须要对他退让,离场铁矿期货,按照他们的要求只投资一支基金吗?拜托,这样的做法恐怕就是最懦弱的懦夫都不会如此,那也不是投资人的作风,而是一个只会听从命令的奴隶!”当场有人怼着约克说道。

    约克愤怒的拍了桌子:“我并不是要退让,而是我们没有任何和卢森堡的大公家族起冲突的必要!你们这些家伙,难道真的认为我们投资了铁矿期货,就能打败卢森堡了吗?”

    “但是至少我们在面对强权的时候不会转身逃跑去当逃兵!况且那所谓的强权也未必是真的,在我看来不过就是虚有其表的垃圾罢了,否则怎么会在那个华夏人周铭的面前一败涂地呢?你可知道那个华夏人周铭连自己的基金都没有,他都是在依靠阿方索的萨拉戈基金在做事,连这都失败,太逊了!”

    “你们这是在质疑我吗?你们这些家伙未免也有点太狂妄了!”

    约克冷冷道,他那冰冷的话语证明他是真的生气了,其他人正准备怼回来,林肯这时不得不站出来打了圆场。

    “我认为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们大家归根结底都是要做好这一次投资的不是吗?我们是合作一起来进行这次铁矿期货投资的,我们无论如何不能在这个时候自己闹矛盾,那是非常不应该的!”

    林肯接着说:“约克他只是不希望我们能更重视卢森堡的大公家族,而大家则认为我们不应该胆怯,我认为这里面并不存在任何问题,我们都是为了我们的团体考虑,只是我们所考虑的东西或许可以进行综合一下,大家取长补短,而不是谁一定要说服谁,毕竟我们是合作伙伴不是仇敌不是吗?”

    不得不说,林肯的这番话还是非常有效果的,随着他的话说完,立即结束了大厅里的纷争,他们都是精英,都能看清眼前的形势。

    还是约克先说话道:“好吧,我承认我刚才的话有些过激了,但我仍然坚持我们并不应该轻视卢森堡大公家族,他们以那么一个小国能坐拥堪比级大国的财富,并不是大风刮来的。”

    约克随后又转了话锋:“但是我们既然已经在进场期货了,如果因为他们一句话就让我们马上离场,这也是不可能的。”

    这前后的话让林肯和其他人都有些懵了,他们愣愣的看着约克,不明白他究竟想说什么。

    约克环视一圈最后说:“其实我的意思很简单,我们或许可以联系一下卢森堡大公家族那边,就铁矿期货的事情进行一些沟通,而不是没有道理的对立,毕竟我们和他们之间并不存在深仇大恨。”

    林肯马上拍手称赞:“这真是最好的办法了!卢森堡那边肯定以为我们是和那个华夏人周铭一起的,所以他们才会对我们抱有那么大的敌意,但是我们只要能和他们解释清楚,我相信他们就能明白的,其实我们和他们并没有任何成为对手的理由。”

    “不知道你们其他人的想法呢?”约克看着其他人问。

    面对这个问题,其他人面面相觑,不过最后都举手表示同意约克的意见了,约克也随之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克尔大厦里,阿方索急急忙忙跑进投资经理办公室,这里原本是他的办公室,不过现在已经成了他和周铭共用的了,当然阿方索并没什么意见。

    原本周铭是在仔细计算着一份数据,但听到阿方索慌慌张张的脚步声他马上抬头起来。

    “周铭先生不好出大事了!”阿方索来到周铭面前,还来不及喘匀一口气就先说道,“我刚得到消息,就在昨天卢森堡大公奥斯兰亲自来了这里!”

    这可真是个坏消息呀!

    周铭心里这样哀叹,周铭很清楚奥斯兰这个时候来这里绝不可能是度假的,尤其伦敦现在的天气也不适合度假,那么就只剩下铁矿期货这么一个目的,虽然不知道他会怎么做,但周铭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现在约克他们的投资已经开始了,我们是否还要通知他们呢?”阿方索很犹豫的问。

    其实要阿方索自己来说,就让约克那些白痴去做好了,他们不在奥斯兰手上吃亏哪会想起他们呢?可他也明白,如果要带起铁矿期货的节奏,就肯定需要他们的配合,自己又不能见死不救;然而有一点却让阿方索挥之不去,上次周铭亲自给每个人打电话,他们那种冷嘲热讽和不屑的态度。

    就现在这情况再打电话过去,岂不又是热脸贴冷屁股吗?

    周铭叹口气说:“就算是热脸贴冷屁股,有些事情该做也还是得做的,毕竟不管怎样的猪队友,你为了胜利,总是要费尽心机带他们胜利的,只是过程让人烦躁了一些。”

    做了决定,随后阿方索为周铭拨通了约克的电话。

    “卢森堡大公奥斯兰过来了,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周铭先说道。

    “周铭先生的消息看来并没有特别闭塞嘛,不过非常抱歉,这个消息我们早就已经知道了,并且我们还就这个消息商量过了”

    不等约克的话说完,周铭打断他问道:“那么你们商量的结果是什么?”

    “你确定想要知道吗?如果我是你,我想我不会真的想要知道。”

    约克问,周铭给了他肯定的答复,他这才接着说:“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我马上就要和米霍克进行联系了,另外再告诉你,这位米霍克就是卢森堡家族在伦敦这边的投资人,毕竟我们才是同一类人,我们的合作只是为了收益,和他们则是最稳妥的做法。”

    约克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根本不听周铭的话。

    阿方索在旁边全听了,他很为周铭愤愤不平:“这个家伙太过分了,他们现在这样的行为是一种背叛!”

    阿方索说着握紧了拳头:“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做呢?背着我们和卢森堡家族那边进行联系,和他们进行交易,这种行为太卑鄙了!”

    相比阿方索的愤怒,周铭却是紧皱着眉头说:“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事情啊!”

    大厦外面,伦敦的上空又有几道惊雷划过天空,雨势不仅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大了,无数豆大的雨点狠狠拍打在窗户上乒铃乓啷的狂响如同一曲沉重激烈的交响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