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奥斯兰的野心
    ,更新快,,免费读!

    11月16日傍晚,伦敦很反常持续了好几天的暴雨终于停歇了,不过即便如此也仍然没能把所有伦敦人从之前的烦闷中解脱出来;天上的乌云仍然如铅般厚重,空气中也仍然弥漫着浓重的水汽,就算再不懂气象学的人也能明白,现在不过是上帝在连续降雨这么多天以来的喘口气罢了,暴雨肯定还要继续的。

    一辆汽车快开进了红堡,所罗门宝藏投资集团的负责人米霍克匆匆下车走进了城堡,他在城堡管家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房间前。原本管家是要直接敲门的,不过米霍克却突然想起什么阻止了他,米霍克在检查了一遍自己的着装确认没问题以后才敲门进去。

    那是卢森堡大公奥斯兰的书房,当米霍克走进房间的时候,大公和他的儿子正坐在阳台上悠闲的喝着咖啡。

    见到米霍克进来,奥斯兰招手让他过来并赏赐给他一杯咖啡:“知道吗?这可是风格独特的猫屎咖啡,是在一种特殊的麝香猫体内酵形成的,如果你能忘记他的名字,我想你会很喜欢他的。就像是贫民窟里走出来的美女,虽然美丽,却也要能够接受才行。”

    米霍克非常感动的接过咖啡,他赞美主也赞美了奥斯兰,尝了一口也表示有一种特殊的醇香。

    品尝时间结束,就该是正事了,米霍克放下咖啡说:“陛下,我刚才得到了消息,约克他们的资金不仅都进场了,甚至还追加了一些投资。”

    奥波德听到这样的消息愤怒的拍案而起:“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还真敢无视我们的警告露出这样的贪婪吗?”

    随后奥波德又对奥斯兰说:“父亲,一切果然都如您预料中的那样,他们果然没有遵守和我们的约定,即使我们已经做出了让步,贪婪仍然驱使着他们追加了投资,我们必须要狠狠教训他们!”

    相比奥波德的愤怒,奥斯兰却十分平静,似乎这样的情况并不存在任何意外。

    “所以你觉得我们现在就必须要动手了对吗?”奥斯兰问。

    奥波德有点愣,不明白奥斯兰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之前不是这么说好的吗?他们就按照计划进行,只要约克那些家伙敢进场,就好好教训他们吗?可是现在他们不仅是进场了,甚至还追加了投资,理应是罪大恶极应该要马上做决定才对,可听现在的语气,似乎又改主意了?

    奥斯兰看了自己儿子一眼淡淡问道:“你觉得现在他们的做法是不是对卢森堡骚那家族尊严的践踏?”

    奥波德毫不犹豫回答:“当然是。”

    奥斯兰又问:“那么我们是不是要狠狠教训这些胆敢冒犯家族尊严的家伙呢?”

    奥波德仍然回答着是,奥斯兰接着问道:“那么如果我们放任那些家伙不管又会怎样?”

    之前奥波德还只是觉得奇怪,但到现在他已经茫然了,完全不明白自己父亲在说什么了。

    当然即便如此,多年的习惯让他仍然回答道:“我想这肯定会让其他人都认为我们骚那家族已经没落了,就算体量还摆在这里,但却已经失去了那种豪门的霸气和统治力,变的无能和懦弱了;然后就会有更多贪婪的家伙会进场这次的铁矿期货,学习约克那些家伙,要当着我们的面抢走我们的利益。”

    “所以就让他们都来好了,不管谁觉得骚那家族已经没落,觉得自己有实力上来咬一口,我们也拿他无可奈何的话就都进场好了。”

    奥斯兰说到这里他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了:“我们就等这些家伙都进场了再动手,我就要献祭这些蠢货来让所有人想起我们骚那家族的可怕,要让全世界都想起来我们骚那家族究竟是如何凭小国,却能聚敛那么大财富的!”

    奥波德和米霍克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原本认为奥斯兰这番布置只是为了教训约克他们就好了,毕竟他们的主要目标还是要放在期货市场上的;可哪里知道奥斯兰的野心居然那么大,他不仅要教训约克那些人,他还要把这个陷阱做到更大,让更多的人跳进来再动手。

    那么这毫无疑问将是一个大到让人觉得可怕的陷阱,而这样一个,一般人是想都不敢去想的,恐怕敢这么想并且能驾驭这么个计划的,也就只有奥斯兰了。

    在这一刻,米霍克甚至都已经能看到结局了,无数人会掉进这个陷阱,而他们亏掉的保证金,就会成为自己未来投资的资金。

    米霍克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骚那家族和奥斯兰大公都真的太可怕了!

    ……

    第二天早上,约克早早的起了床,窗外很阴暗,但实际上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了,显然是那厚重的乌云所造成的。

    “这该死的暴雨还没有过去吗?真是让人厌恶头顶的天气呀!”

    约克嘴里咒骂着,随后他起床去到了思敏特庄园,对于他而言,这几天这里就已经成了他的主要办公地点了。

    不过往常都是其他人先到的,但今天却是约克最先到的,约克并没有什么愤怒,他只是在祈祷着会有什么好运。不一会庄园外面引擎轰鸣,约克知道是林肯他们都到了,这也让约克更紧张了,希望能有好消息。

    随着约克的祈祷,林肯他们匆匆来到了大厅,他们见到约克在这里都先是一愣,随后露出了激动的笑容。

    “约克是好消息,卢森堡骚那家族那边并没有对我们昨天进场甚至追加投资的事情做出任何反应!”林肯说。

    尽管在看到林肯脸上笑容的时候,约克就已经猜到了会是这个答案,但当听到林肯真的说出口以后,约克还是忍不住的要大吼出声:“这个消息就像是天气马上要晴了一样,是最好的消息!”

    而那边林肯他们虽然是带着这个消息来的,但此刻听到约克的大吼也仍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们也不能不激动,他们都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约克我的老伙计,你的判断和你的胆量都让人无与伦比的惊讶!卢森堡的骚那家族果然已经沦为平庸了,再没有过去那么可怕了,很显然这一次他们是准备向我们妥协了!”林肯向约克竖起了大拇指。

    有了林肯带头,其他人也都七嘴八舌的称赞起了约克,毫不吝惜任何赞美之词。

    约克微笑着点头表示非常受用,不过约克也并没有得意忘形,他很快就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现在我们只才进行了第一步,后面还有更多的步骤,还需要我们更多的齐心协力。”

    林肯这时说:“约克你就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吧,我们都相信你!”

    其他人疯狂附和他说是,约克这时说:“其实接下来也没什么特别的步骤了,因为通过现在的情况,我们已经确定他们没有赶走我们的勇气,那么接下来我们只需要狠狠的继续投资就好了,按照我们的原计划操作,大家能拿多少钱就拿多少钱出来。”

    随着这番话所有人热烈欢呼起来,不过也有人在担心问道:“可是如果他们现在只是在犹豫,以后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面对这个问题,很多人都呵呵笑了起来。

    “朋友,不得不说你这个问题其实是非常愚蠢的,因为在昨天他们没有警告我们,那么他们就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机会。”

    有人为他解答:“原因很简单,铁矿期货是一块非常大的蛋糕,眼睛盯着这里的可不只有我们,只是大家都在忌惮卢森堡骚那家族的实力不敢轻举妄动罢了,然而通过我们的做法,大家就会现原来看似汹汹的骚那家族已经堕落成这样了,那么大家还有什么好怕的呢?肯定都一拥而上的进场啦!”

    林肯接过话头说:“事实就是这样,我已经知道汉诺威基金和北方基金都已经入场了。”

    这个消息引起了一片哗然,毕竟道理谁都懂,可真当事情已经生在眼前才是最让人放心的了。

    约克的脸上也带着胸有成竹的笑容:“所以大家都大可放心大胆的进场,就算没有其他人的加入,但我们所有人都是合作的关系,我们是一个整体,就算他们要报复,难道还能把我们所有人都报复了吗?那就是笑话!”

    “说到合作,我觉得我们似乎忘记了一个人。”突然林肯提出来说。

    有人接着说道:“林肯你说的是那个华夏人周铭吗?恕我直言他可不算是我们的合作伙伴,要知道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是掌握了自己财富的人,我们也都有自己的投资手段和投资理念,可没有人会用欺骗的手段来骗取其他人的资金进行投资,那太恶劣了!”

    更是有人哈哈大笑:“我也还记得那个华夏人似乎还让阿方索警告我们这次投资是陷阱来着,如此拙劣到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的谎言,这样的人他哪有资格当我们的合作者?他就是个白痴!”

    约克最后则说:“不过我们毕竟都是他召集起来的,并且也是他给了我们投资计划,所以我们大家可千万不要忘记了他的报酬,那两个英镑!”

    随着约克的话,所有人哈哈大笑起来,表示他们不会忘记,随时准备好了给周铭两个英镑的酬劳。

    庄园内的气氛很好,但谁也不会注意到此时此刻在屋外,好不容易停下了一晚上的雨水似乎又慢慢开始了,气象台也表示这一轮的暴雨很有可能要比之前更加猛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