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教做人
    ,更新快,,免费读!

    伦敦金属交易所是世界第一的金属交易场所,在交易所被建立的一百年以来,几乎所有的金属都曾在这里挂牌进行过交易,钢铁作为世界使用量最大的金属,自然不会被投资者们忽略。? ?

    只是由于期货要求标准话,但全世界的铁矿石的品质又存在很大差别,因此只有几个特定优质矿山出产的铁矿石才可以拿来交易,巴西铁四角和卡拉加斯的矿石就是其中最重要的。

    和全世界其他的期货交易所一样,伦敦金属交易所也是24小时工作日的交易,其中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这十个小时是场内交易时间,而剩下的都是场外交易。当然由于场外交易存在太多限制和交易延迟等种种缺点,因此大多数期货投资者都会选择在场内交易。

    交易所内人声鼎沸,许多场内经纪人在大声的帮自己的客户喊价和询问着,让这里就像是一个喧嚣的菜市场。

    和所有的交易所一样,伦敦金属交易所也为那些亲自到场的大投资者们准备了专门的包厢,在交易所的二楼,站在房间里就可以俯视整个交易所大厅,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11月17日这天早上时间还不到七点半,交易所内的所有包厢就被租赁一空,这在伦敦金属交易所是非常罕见的,一般在平时的工作能有一半就很不错了,就这还是足足一天的成果;不过今天却所有人都理解,因为今天是河谷矿产公司宣布增产后的第二天。

    “我都已经知道了,昨天约克那些人不仅进场了铁矿期货的交易,并且还追加了很多交易,可卢森堡那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可以很明显的看出骚那家族已经没落了,他们竟然连面对对手的勇气都没有了,那么对这样的骚那家族,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呢?进场在这次的铁矿期货上狠抢一笔就对了!”

    一个包厢里一个胖子兴高采烈的说着,他每一个手指上都戴着一枚宝石戒指,他的三个朋友坐在旁边看着他口沫横飞。

    突然外面大屏幕上面的数字变动,铁矿期货再次下降了千分之四,从27.69掉到了27.58的位置上。

    看到这样的数字变动,胖子兴奋的站起来了,他指着大屏幕对他的朋友说道:“你们看到了没有?铁矿石的价格正在持续不断的下降,你们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你们还在害怕卢森堡吗?哦该死的,现在早就已经不是他们的时代了,他们已经老了走不动了,这个市场也并不是他们所熟悉的了。”

    “所以像他们这样家族将要注定被淘汰,未来是属于我们的,而我们的崛起也就将从今天开始,这不断下跌的铁矿就是给我们的奖励!”

    胖子狠狠挥舞着拳头说,仿佛这就是他的胜利宣言一般,他的朋友们也很快被调动起来,一个个也都下定了抛售的决心。

    虽然这些包厢都有隔音的效果,但胖子呼喊仍然传到了隔壁,尽管只剩下了一点很细微的声音。

    相比咋咋呼呼一副暴户模样的胖子,隔壁几人就显得冷静许多。

    一个有一头金的年轻人走向窗边,他看着下面无比热闹的交易大厅说道:“看来卢森堡家族是真不行了,那么现在这铁矿石期货就是一只肥嫩无比的羔羊,如果我们不先下嘴,恐怕很快就会被其他食人鱼给吃光了。”

    其他人也叹息着说:“我们原本以为约克他们的进场会激怒奥斯兰,毕竟奥斯兰已经事先对他进行过了警告,但是现在看来,约克他们已经看透了那个腐朽的骚那家族。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客气呢?也狠狠在卢森堡的脸上踩上一脚,才是正确的方式!”

    另一边的一个包厢里,一位中东亲王正用自己蹩脚的英语大声喊着:“铁矿是期货,我要抛售铁矿石期货,这已经没有任何持有价值了,就像老去的卢森堡一样,我要沽空,大量的沽空!”

    这些话不断的在各个包厢里响起,这些拥有大量财富的大投资者们,虽然他们各自的表现都不一样,但他们的做法却都相同,都是在拼命沽空铁矿石期货,对他们来说,卢森堡的骚那家族已经不是过去的猛虎,而变成了一只瑟瑟抖的小喵喵。

    约克和林肯也在包厢里,事实上他们才刚到,不过他们的包厢却是第一个开好的。

    当大屏幕上铁矿石的数字再次变动,从27.58掉到了27.38,看到这个变动饶是约克都忍不住笑了,林肯更是挥舞起了紧握的拳头。

    “这真是太棒了!约克你果然没有猜错,这一下零点二英镑的下跌,肯定是那些大投资者们开始进场了!”林肯说。

    约克很想优雅,但他脸上的笑容却忍不住像花一样灿烂。

    “现在还只是一个开始,等着看吧,等所有大投资者还有卢森堡家族原本对手的落井下石都进了场,这铁矿石期货还会跌的更厉害的。而有了这些人的进场,就算他们现在想起来对我们的愤怒了,也完全拿我们没任何办法了。”约克说,他的话非常自信。

    旁边林肯嘲笑着说:“我想或许他们还会感谢我们吧,毕竟他们现在的目的就是要压低铁矿期货的价格,我们这么做不正好顺了他们的心意吗?”

    “但是很可惜这是一个过程,现在压低了的价格,在未来还是能涨起来的,那些大投资者可不会放弃再捞一笔的机会。”约克说。

    “所以这就只能算是卢森堡家族他们倒霉了,哈哈!”林肯更开心了。

    ……

    在伦敦金属交易所大门外,周铭就站在那里,抬头紧盯着铁矿期货不断下滑的数字,他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突然阿方索跑出交易所来到周铭面前,甚至来不及喘匀气就告诉周铭说:“我已经问过了,交易所内的包厢早在半个小时以前就没有了!”

    “这是在意料之中的,想来很多人都在关注卢森堡家族的情况,在他们看到约克几乎是打脸的进场,但奥斯兰那边却又没及时作出有效的反制手段,甚至连找约克商谈都没有,所以他们认定卢森堡是很好欺负的了,既然如此,他们必然要来分一杯羹了。”周铭说。

    阿方索抬头看着大屏幕上的数字,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上帝,这才不过半个小时,铁矿期货的价格就暴跌了百分之一,这也太可怕了!要知道期货市场是无限制的,这要是暴跌一天下去,该有多恐怖。”

    周铭也紧绷着连说:“看来有很多大投资人甚至是一些豪门家族都参与了进来,否则不可能会这么激烈。”

    “周铭先生,现在铁矿期货的局面已经演变成了这样,还仍然会是个陷阱吗?恐怕面对那些投资者,就算是卢森堡家族也没什么办法了,他们也更腾不出手来去报复约克他们了。”阿方索很茫然说道,对他来说,现在的局面已经完全出了预计,卢森堡那边怎么看都有点一败涂地的架势。

    “越是这样才越危险。”周铭说。

    阿方索想说什么,突然头顶一声惊雷响起,随后一滴雨水落到了他头上,惹得阿方索很不爽的骂娘:“这该死的天气怎么这么反常?好不容易才晴了一会的天气怎么又要下雨了呢?”

    一边咒骂着,阿方索一边带着周铭离开了大门口跑去停车场,当他们才坐进车里,外面的大雨才终于降落下来。

    与此同时在交易所内,有一间包厢一直都很安静,如果不是确定还有人坐在这里,旁边的服务员真的要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那个……先生,现在铁矿期货这么火热,几乎全场都在操作,仅仅不到半个小时的变动就过了一个百分点,难道您就不动心吗?”那服务员问道,本身作为包厢的服务人员,他们就有为顾客解释的义务,更别说他们还可以分到一些操作佣金了,所以一般包厢的服务人员都会给顾客做一些分析。

    面对服务员的引导,坐着的那人说:“并不用着急,这次的事情就是我带起来的,我等着他们再继续进场,我等着更多的人进场才好。”

    那服务员有点蒙圈,毕竟她在这里工作好几年了,还从来没见到这样的旅客,一般其他人都是想抢在别人前面投资进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更多的收益;抢占先机通常也是在股市和期货市场里最普通的情况,怎么到了他这里就恰好相反了呢?

    服务员搞不明白,是因为他并不知道她眼前的是一位大人物,那是卢森堡大公奥斯兰。

    奥斯兰和奥波德就是这么一言不的坐在这里,眼睛紧盯着交易所里的大屏幕,奥波德在他身旁,只一个小时就坐不住了,但奥斯兰却一连在这里坐了两个多小时,到了临近中午的时间,奥斯兰转头说:“米霍克先生,现在可以请你开始做事了。”

    米霍克听着奥斯兰的命令,他没有任何表示的默默离开了,他很清楚,自己目前的做法,就是奥波德吹响了反击的号角。

    而米霍克的离开,奥斯兰也扬起了嘴角,嘴里说道:“都快点再进场吧,让我来教你们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