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22、21、20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22、21、20



    

    


    


    


    


    伦敦上空暴雨依旧,连续几天的暴雨侵袭让整个伦敦市到处都是积水,就连最繁华的金融区内也一样,伦敦金属交易所门口也是一滩又一滩的积水。

    不过此时此刻并不管外面的暴雨多大,也再没多少人关注了,或者对这些人来说,就算整个伦敦因为这次暴雨变成一片泽国,也比不上此时金属交易所里铁矿期货的变动情况,大屏幕上的数字似乎也明白了自己成为了焦点,开始放缓了下跌的脚步,整整一个小时都没有跌破221的关头,这相对于上午的狂风骤雨已经是相当温和了。

    “谁都明白这铁矿期货是卢森堡家族的利益,现在到了百分之二十的关口正好是他们的临界点,所有人都在等着奥斯兰那边的反应,因为如果他要动手,就只剩现在了。”

    包厢里有人分析着现在的局面:“大多数人都只是抱着捞一把就走的想法,根本没想和卢森堡家族去硬碰硬,哪怕现在卢森堡那边并不占优势,只要那边表现的足够强硬,我们就可以撤退了。”

    “那么要是卢森堡家族那边一直没反应呢?”也有人提出这个问题。

    在约克的房间里,他紧握着双拳说:“我真的很希望他们没有任何反应,那么就意味着他们是真的害怕了我们的威势,选择了退却,接下来到了我们的表演时间!”

    就在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猜测中,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屏幕上的数字却始终没有出现什么变化,依然还在221之上,这让很多人产生了疑惑。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还没有关于奥斯兰他们的消息,是他们真的害怕了我们,选择放弃了吗?”

    但更多的人不相信:“那可是卢森堡的骚那家族,不应该这样吧?现在或许是他们在准备着什么更可怕的事。”

    当然也有些人的胆子特别大,约克在自己的包厢里狠狠的拍了桌子:“该死的家伙,依我看他们根本准备不了什么,更可怕的事?根本不存在的,如果他们真有准备的话,恐怕早就亮出来了吧,一旦超过了临界点,他们连发挥的机会都没有了。”

    “但是……我们或许还是小心一些的好。”林肯有些担心道。

    约克看了林肯一眼:“我的朋友,你的胆子就快要和那个该死的华夏人一样了,你似乎忘记了,我们做投资的,就是要敢想敢做!”

    林肯想说什么,约克却先摆摆手打断他道:“你不用说了我明白,我也并没有那么鲁莽,在我们决定是否继续跟进前,我会先探探路的,我们先再沽空一些铁矿期货让价格突破临界点看看他们的反应。”

    林肯这下才放心了,同样作为投资者,他很清楚一旦突破了临界点,就算是卢森堡大公也没办法了。

    约克做出了决定马上开始实施,他叫来包厢服务员继续下单,由于现在所有人都在观望,因此他的单子很快在大屏幕上得到了体现,让铁矿期货的价格跌破了221到2203了,跌幅达千分之三。

    如果单是这个跌幅或许并没什么,但要知道这可是在狂跌五个小时以后了,还能再有这样的跌幅就不能不让人感到意外了。

    而这个突然的跌幅也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才仅仅过了五分钟,交易所的大屏幕就又发生了变动,价格再一次下跌到了2198,又过了十分钟,数字下跌到了2195,半个小时后下跌到了2165。

    “两个百分点,林肯你看到没有,铁矿期货在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下跌超过了两个百分点!”约克兴奋的跳起来说。

    林肯也很兴奋,他瞪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

    “上帝呀!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就是说卢森堡那边真的已经放弃拯救了吗?”林肯不可思议道。

    “不是他们要放弃拯救,而是他们已经完全没了拯救的希望,毕竟要只是我们他们还有办法应对,但当那些大投资人都进了场,他们就失去了机会。哪怕他们能猜到包括我们和那些大投资人都只是捞一笔就走的打算,他们也同样不敢去赌,因为他们输不起。”约克说。

    林肯越来越兴奋了:“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就有机会赚更多的钱了。”

    约克胸有成竹道:“我早说过了,我们完全有机会通过这一次成就一个豪门!”

    最后林肯欢呼起来,当然这样的欢呼并不只是在约克他们的包厢,在其他包厢的欢呼同样热烈。

    “看吧,我就猜到了卢森堡那些家伙就是一群懦夫,当他们看到我们集体进场以后肯定都吓尿了,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与我们对抗的勇气,那么现在,我们就只需要继续压榨铁矿期货的利益就好啦!”

    那个带着十个戒指的胖子大声说道:“没有国王是能永远存在的,这样的懦夫早就该被赶下来啦!”

    另一边的阿拉伯亲王也骄傲用很蹩脚的英文说道:“卢森堡的大公是不行的,未来应该是属于沙乌地最勇敢的骆驼,而不是一只瑟瑟发抖的老鼠。”

    ……

    当整个金属交易所都陷入一片狂欢的时候,在不远处的咖啡馆里,周铭却做出了最悲观的判断。

    “突破临界点了,看来果然就像周铭先生您说的那样,卢森堡的那些家伙们比我们想象的野心要大很多。”阿方索很恐慌的说。

    周铭点头表示同意:“这的确让我很吃惊,明明那么大的家族,有那么大的资源可以调配,明明有更稳妥的办法可以用,但却仍然要走这一步,我很好奇现在所有的鱼都已经入网,他究竟该怎么收网呢?”

    阿方索被周铭提醒了:“对呀!如果他们要挽回现在的局面,他们的对手可不止是约克他们,还有那些大投资人,他们可没那么好对付,尤其他们原本就打着捞一笔就走的打算,以他们的警觉性和能量,就算卢森堡这边做出反击,他们想走还是能走掉吧,毕竟这些交易的钱可并没有上锁。”

    看着电视里不断跳动的数字,周铭对阿方索说:“我也猜不到卢森堡那边的打算,所以我才更期待他们的做法,我相信那一定是出乎意料的!”

    阿方索也完全相信这一点,他甚至看到了卢森堡一举翻盘的结局。

    可这样一来他们不就失败了吗?可是为什么这个家伙仍然那么兴奋呢?难道他真的不怕卢森堡的强大和能力,难道他还有挽狂澜的手段吗?

    周铭似乎看出了阿方索的想法,周铭告诉他:“很抱歉,我可不是什么擎天柱,但是首先我要看到他们的手段,我才能想对策,不过有一点我完全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只有不愿开动的脑筋。”

    ……

    最后回到奥斯兰和奥波德所在的包厢里,奥波德紧张的站在窗边看着大屏幕上不断跳动的数字。

    “2115,2107……2056。”奥波德不断念叨着,他忍不住回头,“父亲,现在价格已经下跌超过临界点七个百分点了,我们难道还要继续等下去吗?”

    奥斯兰站起来说:“虽然我还想说不要慌,但跳进陷阱的家伙已经足够了,那么我们可以去发布我们的新闻了。”

    奥波德的眼睛突然亮了,他兴奋到恨不能嚎叫出声,他紧握着拳头看着窗外恨恨在心里道:你们这些家伙现在都好好的笑吧,因为这将是你们最后的笑容了,接下来我会让你们哭都哭不出来!

    他这么想着,随后跟上了奥斯兰离开的脚步,他们一路来到了交易所内的临时媒体大厅。

    米霍克在门口等着他们,当他们过来,米霍克快步上来点头告诉他们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各路媒体也都已经到场,新闻会随时可以开始。

    “那么就现在吧。”

    奥斯兰说,他随后转向奥波德对他说:“我骄傲的儿子,你是卢森堡钢铁集团的代表,我想这个媒体会由你来召开是最合适的。”

    奥波德愣住了,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父亲居然会把这么一个重要的事情交到自己手上。

    “我的儿子,你要知道你是卢森堡的大公储,这并不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名词,我希望你能明白在这个名词背后所肩负的东西,所以今天这次媒体会,你必须要做好!”奥斯兰说。

    随着奥斯兰的话,奥波德和米霍克这才明白他的用意,这仍然是在对接班人的培养。

    米霍克倒吸了一口气,他无比敬佩这位大公,因为这才是豪门的典范!

    奥波德也紧握住拳头:“父亲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成功的!”

    带着这份信心,奥波德跟随米霍克走进了那个临时的媒体大厅。

    奥波德并没有直接坐下,他直接站着拿话筒说:“我是卢森堡的大公储奥波德,同时也是卢森堡钢铁集团的副主席,首先我很抱歉让大家久等了,但是我却可以向你们保证,你们的等待是绝对值得的,因为我会给你们一个十分爆炸的超级新闻。”

    只简单一席话,就顺利的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就连后面正看着他的奥斯兰都忍不住的点了头。

    在台上,奥波德拿出一些文件,他又说道:“这些都是伦敦金属交易所的期货合约,一共是三十万吨的巴西62号铁矿期货,我们将会在三天后交割日期到来,去交易所指定仓库提取这些货物。”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