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卢泽尔城堡里的狮子
    ,更新快,,免费读!

    “2o.58……2o.64……21.15……21.37……我的上帝,求求你不要再继续涨了,给我们一条活路吧!怎么会这样,那卢森堡钢铁集团要交割就让他们交割去好了,我们又不要交割,我们要的是一个月以后的铁矿石,为什么连我们的价格也一起上涨了呢?”

    “卢森堡的骚那家族啊!尊敬的卢森堡大公,我们已经深刻的知道我们所犯下的错误,我们无视你们进场铁矿期货,那是我们最愚蠢的行为,现在想想我甚至都恨不能拔光我的所有头,我求求您就只展示一下您一点点的仁慈,不要再继续上涨了好吗?我愿意卑微的匍匐在您面前!”

    “该死的混蛋!我最痛恨的就是你们这种大豪门家族了,因为你们都是级垃圾懦夫,你们根本不敢进场和我们拼杀,就只敢在场外搞这种烂动作吗?那么你果然很适合自己的名字,卢森1oser!”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上帝要对我进行如此惨无人道的惩罚?我并没有那么贪心,我只是想赚钱难道这也错了吗?现在我该怎么办,还有谁能来帮帮我,我马上就要被强制平仓,我所有的钱都要没有了,那可是我所有的积蓄,是我准备买房子的,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夺走……”

    从伦敦金属交易所内到整个伦敦市,所有参与了铁矿期货那场狂欢的人们无不陷入了痛哭哀嚎中,他们有的在抱怨指责有的在痛骂还有的很茫然到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更多的人都在痛哭。?

    交易所内的嘈杂减弱了很多,很多人都颓然的坐在了地上,他们就只抬头看着大屏幕上不断攀升的数字怔怔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默默流泪。在交易所的大门口外,尽管持续了几天的暴雨仍在继续,但依然还有很多人在这里,他们或沉默或在嚎啕大哭,更多的是对未来的茫然。

    站在交易所二楼的包厢里,奥波德听着下面大厅里还有隔壁传来的哀嚎,他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痛苦吧颤栗吧,你们这些愚昧的蠢货们,这就是对你们胆敢无视骚那家族的下场!我们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家族之一,失去了应有的尊敬,就会遭到最严厉的惩罚!”

    奥波德随后抬头看向大屏幕接着说:“继续上涨吧铁矿石,只有你才是我们最好的合作伙伴!”

    奥斯兰在他身后:“那条新闻才不过是刚刚开始,接下来我们可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恐怕一两天都停不下来了,你可不要像下面那些只知道痛哭的蠢货们一样,只是把目光放在那些没用的数字上。”

    虽然奥斯兰并没有刻意去强调什么,但奥波德听到还是忍不住心里一紧。

    “父亲您请放心,我们的付出一定会值得的!”奥波德誓道。

    ……

    金属交易所里生的事自然第一时间传到了更多更高地位的人那里,英女王伊丽莎贝就是其中之一。

    在温莎城堡的女王健身房里,伊丽莎贝女王和她的丈夫一起在两位教练的指导下缓慢打着太极,三位年轻人则在旁边等候,他们分别是西班牙大领主胡安,德国的梅塞德王子以及大不列颠王储查理王子。

    在建房的一侧墙壁上有一台电视,此时此刻电视上放着的正是金属交易所的实时消息。

    看着电视里的消息,梅塞德先说:“不得不说,这可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消息,没想到奥斯兰居然还能想到这样的办法,通过交割到期的实物来冲击市场造成铁矿期货价格的反转;更没想到他们居然敢让铁矿期货价格跌破他们的心里临界点……”

    “我的朋友要说没想到,恐怕得先加上一个前缀了,是你没想到,我和女王陛下都已经想到了。”胡安纠正他道,“因为我的投资人早就看出铁矿期货里暗藏的陷阱了,所以他并没有跟进,在很早以前就从市场抽身了;女王陛下也是如此,所以她并没有交给约克全权操作资金的权力。”

    “好吧,这样看起来就只有我比较倒霉了。”梅塞德摊开双手愤愤说道,“那个该死的家伙,我一直以为他是值得信任的,现在居然犯下这种愚蠢的错误!”

    “孩子,这也并不能怪你的投资人,因为如果从他的角度考虑,投资跟进是并没有问题的,是奥斯兰那家伙的计划太深了。”

    伊丽莎贝突然说道,她的话也随之结束了胡安和梅塞德的两人对话,他们都对女王表示尊敬,随后伊丽莎贝过来坐在他们面前:“让我们来分析看看整件事是怎么展的吧,先是约克他们沽空铁矿期货,然后引得其他大投资者入场跟进,这很正常,但是请注意这里奥斯兰那边的反应。”

    “没有反应,这就是他的做法。”伊丽莎贝说,“最开始约克他们入场没有反应,所以大家就认为这是卢森堡那边没落了,于是大投资者们纷纷跟进,但这个时候那边依然没有反应,所以大家认为是他们害怕了。”

    伊丽莎贝接着说道:“的确呀,这一次入场的可不是约克他们的小打小闹了,而是有很多大投资者了,这样的规模足够撼动一个市场了,怎么能不让人害怕呢?于是然后随着铁矿价格一路下跌到了临界点。”

    伊丽莎贝强调:“其实这个时候大家都很有意识的在等卢森堡那边的反应,这说明大家进场操作虽然很畅快,但实际上人人都紧绷着神经,都还是对奥斯兰那边保持着一份戒心的,在这个时候,奥斯兰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继续隐忍不动。”

    “由于他的这个动作,成功的欺骗了所有人,让大家都误以为骚那家族真的没落了,所以放松了警惕以后才突然难,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随着伊丽莎贝的话气氛变得沉重了,就连梅塞德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所以也就是说,奥斯兰从一开始的打算就不是把人赶走,而是要一口吞掉所有敢进场的资金。”梅塞德说。

    这是很显然的,正是为了这个目的,奥斯兰才会一直隐忍不动,目的就是要让那些敢进场的资金越陷越深,要让他们放松警惕,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成功。

    “这才是卢森堡大公奥斯兰呀!也只有他才能做出如此的大手笔了,我想就算是我,也不会敢这么做的,这太冒险了,一旦出现了什么不可预料的状况,很有可能会把所有都赔进去。”胡安惊叹。

    “所以这就是奥斯兰可怕的地方了。”伊丽莎贝说,“时间已经太久远了,恐怕你们这些年轻人都已经忘记了,卢森堡能有今天的成就,可就是奥斯兰一手拉起来的,当年他一手债券一手股票,硬生生确立了卢森堡银行、投资公司和钢铁集团如今的地位。”

    “卢泽尔城堡里的狮子,就是奥斯兰当年的称号,现在三十年过去,很多人都以为狮子老了,就连你们这样的小家伙也敢去挑衅他的威严了,所以他才要告诉所有人,他仍然还是那头震慑欧罗巴的狮子!”

    伊丽莎贝说到这里突然笑了:“可怕的卢森堡雄狮,居然会在一个华夏人手里吃亏,居然会让你们这些小家伙们认为有机可趁,真是对他莫大的侮辱,我想就是这些原因才让他愤怒了,才让他放弃了驱赶的打算,转而采用一口吞掉这样的办法。”

    说到这里,伊丽莎贝顿了顿又问:“那么现在,你们可以收起你们的小把戏了吗?”

    一句平平淡淡的问题,让胡安和梅塞德听后猛然紧张了,他们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了一般。

    伊丽莎贝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你们以为碰到了那个华夏人周铭就能改变什么吗?那只是你们的痴心妄想。”

    “我虽然也承认那个华夏人周铭的确很厉害,但也只是那样了,不管他有怎样的天赋,他终归是从一个没有金融的国家走出来的,他根本不懂文明世界的游戏规则,甚至他连自己的团队都掌握不住,我可是听说约克和林肯是背着他私自进场的。”

    伊丽莎贝又说:“相反奥斯兰却冷静果断大胆富有智慧,更重要的是,他拥有经营三十年的团队财富,更有开拓了上百年的资源人脉,这两者的区别就像是巨人和矮人,你们明白吗?如果你们还不明白,那么这一次在铁矿期货上的碰撞解决也已经很明显了。”

    伊丽莎贝说着站了起来:“你们很有野心,但野心是要建立在对自身实力有清醒认知的前提下,如果盲目的信心只是愚蠢,不管是奥斯兰还是其他人,都会狠狠用事实来打你们的脸。”

    留下这句话,伊丽莎贝就离开了健身房,王子查理也跟随出去。

    胡安和梅塞德两人面面相觑,梅塞德问:“你觉得那老妖婆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胡安摇头说:“他知道与否并不重要,相比之下我更关心周铭的情况。”

    梅塞德点头说:“是呀!这次他真的太失败了,不仅整个合作团队分崩离析,并且还成就了奥斯兰的壮举,只希望他不要被打击到一蹶不振才好,毕竟正如刚才女王陛下所言,盲目的信心只是愚蠢,他以前并不了解这个世界,现在奥斯兰给他狠狠上了一课。”

    归根结底到最后梅塞德总结道:“没办法,谁让他给自己选了一个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的对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