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逃跑还是挑战
    ,更新快,,免费读!

    看来我们是给自己选了一个不在同数量级的对手啊!

    在伦敦金属交易所不远处的咖啡馆里,阿方索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他看着对面的周铭说:“周铭先生,虽然之前你已经提醒过我了,我也对即将到来的灾难有了一定心理准备,但现在当我看到这些事情发生,还是会感到绝望,这样的事情简直可怕!”

    阿方索的语气充满了恐惧和彷徨:“我到现在都无法想象这些事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他怎么找来那么多即将到期的期货合约,又是怎么利用这些合约撬动了整个市场的。”

    “现在铁矿期货的价格已经上升到了21,并且还在持续暴涨中,按照现在的趋势最多三个小时就能把上午跌的全涨回去了,这让我的心都在砰砰跳着无法平静,那种感觉就像是我第一次在非洲草原上看到真的向我扑来的雄狮,我害怕的手脚麻木僵硬。”阿方索急促的说着,以宣泄他心头的恐惧。

    在他面前,周铭默默的点头,别说阿方索了,就连周铭也同样惊讶,首先且不说那些合约就没那么好凑齐,就算能凑齐也未必能真的实现交割,毕竟期货交易只需要十分之一的保证金就可以交易了,但真正的实物交割却需要全额付款才行,在规定的时间内付款以前,交易所都是不会同意交割请求的。

    那么现在奥波德提出了交易申请,但在交易所那边却并没有做出回应,那么结果就很显然了。

    而除了这点,期货市场的情况也很可怕,要知道这一次铁矿期货的狂欢,也有很多大投资者入场,后来就算奥波德弄出交割的消息,那些大投资者也不可能就这样放弃的,总会有人想要补救。可这点在铁矿期货的疯狂暴涨中根本看不出来,甚至现在的涨幅还要超过了上午的跌幅。

    “看来周铭先生您也已经了解现在的情况了,所以我们可以放弃了。”阿方索说。

    “为什么要放弃?”周铭反问。

    阿方索愣了一愣随后很不可思议道:“周铭先生您难道刚才失忆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吗?我们和对手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我们根本就没有做对手的资格呀!”

    “所以你就打算要放弃了?”周铭又问。

    阿方索对此犹豫了一下才回答:“不是我要放弃,而是我们根本没有希望好吗?”

    阿方索随后伸手指向不远处的交易所:“你看那里面,所有包厢里坐着的都是手握过亿英镑资产的大投资者,那些人联合起来足以颠覆一个中等国家的经济,但是现在却怎么样?还不是被卢森堡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我可以向上帝发誓,现在那些包厢里肯定都是一片哀嚎,如果再给他们一次重来的机会,他们肯定不会敢这么做了!”

    “所以你就打算要放弃了?”周铭又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

    阿方索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铭,很不可思议道:“你在问什么?难道我刚才的解释还不够清楚吗?连那些大投资者加在一起都被奥斯兰轻松打败,我们又能做什么呢?甚至我们连自己的合作团队都维持不住!”

    “所以你就打算要放弃了?”周铭仍然重复了这个问题。

    这个已经重复了三遍的问题让阿方索要发疯了,他拼命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怒视着周铭,他不明白自己明明一直都在解释你怎么还要问呢?脑子出问题了吗?

    见他这样周铭也不好意思了,于是认真道:“我会这么问是因为我并不认为我们应该放弃,我认为我们还是有战胜对手机会的。”

    如果说刚才阿方索还只是对周铭的话感到费解,那么现在他则认为周铭是完全疯了,否则要不是这样,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要知道自己刚才已经解释的非常清楚了,他们根本不是奥斯兰的对手,怎么他就是不相信,还能说出如此可笑的话呢?

    “周铭先生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次我们的对手是卢森堡,和之前的其他对手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你可以以一句天气预报预言立圣食品公司的股票涨跌,但那种投机取巧的办法在卢森堡这里是行不通的,他不管是资金操作胆量还有理论知识都比我们要扎实,这根本是在找死!”阿方索说。

    周铭却依然摇头:“任何事情不去试一试怎么能断言结果呢?况且我原本也赢过奥斯兰一次不是吗?”

    “上午的时候,包括约克和林肯还有其他投资者他们都认为他们已经胜过了奥斯兰,可是最终的结果呢?现在你都看到了,就铁矿期货的这个速度,他很容易就能找回全部损失,并且通过其他操作还能赚到更多,这就是超级豪门的实力,我们不是对手,我更不想输掉自己的前程。”阿方索说。

    周铭定睛看了阿方索好一会说:“看来你已经被奥斯兰这一手抄底给吓破了胆,不过没有关系,那我去找约克他们好了,我想他们肯定会愿意再跟我合作,去夺回损失的。”

    阿方索冷笑一声:“恕我直言,周铭先生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在我看来他们现在更应该去找他们背后的投资人求饶,而不是来找你,因为你根本不可能会有任何帮助,他们不会来找你,绝不可能!”

    随着阿方索的话音落下,他身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了,阿方索拿出来接通马上就懵逼了。

    “我的上帝,周铭先生您会占卜吗?这个电话是约克打来的,他说他想见您,希望您能救救他。”阿方索喃喃说道,他的语气异常尴尬,这很正常,要知道他刚刚才那么斩钉截铁的说了约克绝不可能找周铭的话,结果马上电话就打过来了,这种秒打脸的事情,阿方索还能说完那句话就已经很难得了。

    不过周铭也并没有得理不饶人的在那些无关问题上多说什么,既然约克打来了电话,他马上表示可以见面谈,随后周铭和阿方索就离开了咖啡馆回去了萨拉戈基金公司。

    而与此同时,约克和林肯则都已经到了他们基金,被安排在会议室里等待。负责安排的是基金公司的一位经理,他安排了约克和林肯,出来显得十分兴奋。

    “你们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那可是约克先生,他是王室基金的负责人,要放在过去他就是财务大臣的职位了,现在也是伦敦一位风向标的投资人!还有他身旁的林肯,也是任职于另一家大型投资公司的负责人,也是十分厉害的,我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来自己的公司,这真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这位经理对公司其他人说着,其他人也都很兴奋,毕竟约克和林肯在他们眼中都是很厉害的金融人物。

    但是随后周铭和阿方索回来,原本在会议室的约克和林肯马上走出会议室主动向周铭握手问好:“周铭先生您能这么短时间赶到真是太好了,我们可就等着您了,如果没有您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这一幕让整个萨拉戈基金公司都惊呆了,虽然他们都知道约克和林肯在这里是等周铭的,却怎也想不到他们居然会那么主动。

    “真不愧是周铭先生,就算是约克和林肯这样的人物也都会主动来这里向他请教!”

    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而当他们这么说的时候,周铭和阿方索已经请约克林肯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在沙发上坐下,周铭很直接的开门见山道:“你们今天过来的目的因为从中午开始的铁矿石价格一路飙升对吗?”

    周铭的话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了,因为他们原本都准备好要迎接周铭的嘲讽和攻击了,毕竟之前他们做的太过分了,却没想到周铭一点也没提之前的事情,直接提到了现在的事情。

    这才是伟人的表现!

    约克和林肯在心里涌起了对周铭无限的敬意。

    周铭阿方索随后就带着约克和林肯来到了会议室里,然而他们才坐下来,周铭的电话就响了,周铭接通是胡安打来的电话。

    “很抱歉我这个时候打来电话,我也知道你现在肯定很忙,但有些话我却不可以不说。”胡安很强调接着说,“针对这一次铁矿期货的价格波动非常剧烈,所以我们的投资是肯定失败了,不过这并不重要,你们只需要不断平仓尽可能保住我们的收益就行。”

    胡安又补充了一句:“更重要的是你们切记决不能再和卢森堡的家族发生任何冲突了,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明白吗?”

    胡安最后留下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周铭却只是微微一笑。

    在刚才的通话中,周铭是开了免提的,因此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他们的话,这让原本就很压抑的气氛变得更压抑了。

    周铭慢慢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看着对面的约克和林肯问:“都听到了吗?我们的胡安公爵似乎对我们是很没有信心的,那么你们怎么想呢?很明显你们这一次是在奥斯兰面前一败涂地了,那么你们是准备转身像个懦夫一样的逃跑,还是准备再来一次,帮我再向卢森堡和奥斯兰进行挑战?”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