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目标是仓库
    ,更新快,,免费读!

    “我们当然是要挑战要再赢回来的!”

    约克和林肯俩人异口同声大吼道,不过他们吼完却又茫然了,毕竟这个话说起来很简单,但是要怎么做呢?要知道对方可是刚刚在期货市场大胜归来,还坑了那么多大投资者,他们要怎么办?

    周铭眼神明亮的看着他们:“你们是不是感到很茫然?觉得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呢?”

    约克和林肯都下意识的点头:“现在的期货市场已经完全给奥斯兰支配了,在他要交割铁矿期货的新闻以后,所有人都在慌乱的想办法平仓补仓或者建立空头仓位保利,想要和奥斯兰对抗,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

    “所以你们找我更多是在病急乱投医,你们刚才的口号喊的那么响,但实际上你们并没有信心,你们想着我能想办法帮你们从期货市场里拿回一点钱就好了对吗?”周铭问。

    约克和林肯面对这个问题都不好意思的笑了,他们的确就是这么想的。

    “周铭先生,我认为我们这个时候能主动过来找您就已经是对您投资能力的最大肯定了,毕竟这一次的情况非常严重,那么多投资者加在一起面对奥斯兰都毫无办法,对于很多人来说,能挽回一点损失都是奢望了。”担心周铭生气,约克努力解释道。

    “如果我告诉你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呢?”周铭反问道。

    “那么这样的说法就是对我们智商的侮辱!”林肯突然说道,让所有人都没想到。

    约克很惊讶的质问他在干什么,林肯对此仍然愤怒的解释:“我知道我们现在是被逼上了绝路,但却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在这里接受这个华夏人的嘲讽!”

    随后林肯转向周铭说:“华夏人你听着,如果你有办法就请尽快说,我们都会听你的,但要是你并没有办法,就请你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现在你每耽误一分钟,我们在期货市场就的损失就会增加上万英镑,这些损失是你负担不起的你知道吗?”

    林肯那边话还没说完,约克也马上站出来解释道:“很抱歉周铭先生,我为他刚才的话向您道歉,他只是因为期货市场的损失太大所以有些太过激动了,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周铭这边在百无聊赖的掏耳朵:“你们的表演结束了吗?”

    一句简单的疑问,听在约克和林肯的耳朵里却无异于是一记重磅炸弹,把他们俩当场就给炸懵了:“周铭先生你在说什么,什么表演?”

    就连旁边阿方索都很茫然的看着周铭,浑然不明白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没办法,周铭只好自己解释:“到了现在还不承认,你们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们害怕我计较之前的事情,故意拖延你们,所以你们在这里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不就是想激我说出办法吗?你们不觉得自己的想法太龌龊了吗?在我看来你们根本不必如此的,我既然答应要帮忙了,那么我就会全力以赴。”

    约克和林肯都羞愧的低下了头,为他们刚刚的表现感到耻辱。

    阿方索更是愤怒的拍案而起:“你们这两个白痴,到了现在还不知悔改,还想出了如此卑鄙愚蠢的做法吗?”

    就算只是阿方索的指责,约克和林肯仍然马上道歉了:“很抱歉周铭先生,我们居然以我们肮脏的想法去揣测了您,是因为我们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我们非常害怕您会为了之前的事情拒绝我们,我们也知道这对您不敬,为此我们向您表示最真诚的歉意!”

    可以看得出他这一次是真心在道歉了,周铭点点头说:“知道错了就好,其实我并不想太纠结这点的,只是就像林肯刚才的话一样,那是对智商的侮辱。”

    约克和林肯听到这话他们的头顿时埋的更低了。

    周铭也并不是那么得理不饶人的,更别说现在时间还非常紧迫了,只要警告了他们,让他们不敢在那么放肆了就好。

    周铭随后对他们说:“我刚才说的有可能并不是随便说的,而是我真的这么认为。”

    约克和林肯抬起头,满脸疑惑的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周铭怎么到现在还要说这种根本不着边际的话。

    “你们是不是觉得现在期货市场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连那些大投资者们除了在自己的包厢里抱怨哭喊以外都没有别的办法,我还能怎么样呢?”周铭微笑着问。

    对于这个问题,约克和林肯抱以尴尬的笑容,显然他们就是这么想的。

    “其实你们这么想并没有问题,只是期货并不仅仅只有交易所里那一片战场,你必须要拓宽你的眼界,因为任何一条情报都可能改变战局。”周铭说。

    约克和林肯依然茫然,周铭只好把话题抛给了阿方索问他:“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况吗?”

    阿方索无奈的耸了耸肩:“我恐怕很难忘记了,那一天我正在投资一个食品公司的股票,后来周铭先生他提醒我要注意天气预报,然后果然股票就下跌了。原因就是巴西的寒流导致咖啡减产,继而影响食品公司最重要的咖啡产量和品质,导致股票下跌。”

    “这样也可以吗?”约克和林肯都惊掉了下巴,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

    他们和阿方索一样,都知道其他消息能影响金融市场的理论,但真正能实际操作起来的难度却非常巨大,一位投资大师能能现几次就足以登上教科书啦!没想到他还有过这种操作吗?那么如果真像他说的这样,这一次或许还真有机会也说不定了。

    在这样的想法下,约克带着无比激动的心情问:“那么周铭先生,这一次您指的情报是什么呢?”

    周铭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他们:“如果是你们,一下子需要交割一千万吨铁矿石,你们最需要什么呢?”

    “仓库!”约克和林肯异口同声说道。

    他们的反应还是很快的,按照交易所的规定,所有进行实物交割出去的货物都必须要在五天内从仓库拉走,除非需要继续入库交易,奥斯兰他们是为了影响期货市场,自然不可能重新入库了。那么要从仓库一下拉走一千万吨铁矿石,饶是卢森堡钢铁集团也没这个能力的,因此他必须要重新租用仓库。

    “我承认如果我们能抢先把仓库租下来,或许可以缓解一些局势,但问题是他们既然已经这么准备了,难道会想不到要事先准备仓库吗?”约克问。

    “要是一个周密的部署肯定会准备好的,但现在他们已经花费了太多资源在市场里,并没有留下太多去准备仓库了,况且他们也并不是马上要入库,他们不会要那么着急的,如果我们赶的快的话,或许还有机会。”

    周铭一句话马上又勾起了约克和林肯的信心:“既然如此,那么我们马上准备!”

    他们先打电话询问了仓库那边,得到了他们预想最好的答复:奥斯兰他们还并没有租用仓库。

    这个消息让约克和林肯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

    但他们并不知道,当他们窃喜的时候,奥斯兰那边却又有了新的变化。

    就在一个小时前,奥斯兰的财富管家米霍克急急忙忙的找到了奥斯兰和奥波德父子,并告诉了他们约克和林肯去到克尔大厦的事情。

    才听到这事,奥波德马上拍案站起来了:“这两个该死的家伙,他们肯定是去找那个华夏人,想要来干扰破坏我们,不过他们这么做也是一种没办法的办法了。”

    和奥波德不一样,奥斯兰并没有急着说什么,而是先问道:“那他们在去了克尔大厦以后有什么动作吗?”

    “听说约克他们的投资联盟正在进行期货现.货互换的操作。”米霍克回答。

    奥波德不屑的笑了:“想尽可能挽回一些损失吗?不得不说他的想法很好,但我们现在知道了就不会让他得逞的!”

    奥斯兰却摇摇头说:“恐怕期货现.货互换的操作只是个障眼法而已,他们这么做是另有所图的。”

    “另有所图?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期货现.货互换的操作虽然笨一点,但却是最行之有效的止损方式了。”奥波德分析。

    奥斯兰还是摇头:“那个华夏人和我一样,都是胃口很大的。”

    奥斯兰不断咀嚼着期货和现.货的词语,突然他想到了:“他们的目标是仓库!”

    对于这个答案,奥波德和米霍克都先一愣,随后都跳起来了,不可思议道:“不可能吧,他们怎么能想到这个地方呢?如果他们真的抢在了我们前面租掉了仓库,那我们的铁矿石要么就重新入库,要么就暂时寄存在交易所的仓库里,等着我们叫船来拖走,可不管怎么做都是对市场造成很大影响的。”

    奥波德说着忍不住啐道:“这个该死的周铭,为什么他就要这么阴魂不散,总要针对我们呢?就不能像交易所里的其他人一样嚎哭,非要想办法反抗呢?太可恶了!”

    奥斯兰摆摆手对他说:“现在骂也改变不了什么,你马上去想办法去把仓库谈下来。”

    奥波德小心翼翼道:“可是父亲,我们现在的钱不够了。”

    “这并不是问题,只要你去把仓库谈下来,钱就会有的。”奥斯兰坚定道。

    得到奥斯兰这句答案,奥波德才放下了心。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