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当面抢客户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当面抢客户



    

    


    


    


    


    竞争的机会?

    奥波德听着周铭的话忍不住笑了:“我没有听错吧?你刚才说你还要和我竞争,是想要在我面前说服布莱尔先生吗?不得不说,如果你成功了那我是很丢脸的,但是很可惜,那终究只是痴人说梦的。”

    这一次就连一直没有说话的布莱尔也第一次的开了口,他上下打量了周铭一番:“真是个有趣的年轻人呀,不过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为好。”

    在周铭身后,阿方索和约克也惊的眼睛都要从眼眶里瞪出来了。

    “周铭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呀?我们可以先回去再重新商量,现在这一次被奥波德给抢了先,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他们的资源就是比我们强,只要我们回去再找机会就好了,可你现在是在做什么?还要当着他面说服布莱尔先生,你是脑子坏掉了吗?这太丢人了,你就这么输不起吗?”

    “我们都能理解周铭你的心情,但事情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虽然这一次我们输了,但是我们距离成功已经非常接近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再考虑其他办法的。”

    周铭挑挑眼皮看着他们:“我真怀疑你们究竟是哪边的,我并没有输不起,只是我并没有你们那么容易放弃。”

    一句放弃让阿方索和约克都有些难堪,他们都有些恼羞成怒道:“那你就去做吧,我只知道你肯定会失败会丢人的,你这头天底下最倔的驴!!”

    “失败并没有什么丢人的,那只是自己能力不够,怕才是真的丢人。”周铭说。

    这一句话直冲击到了他们的内心深处,的确他们是因为害怕了才退缩的,不过眼前也的确没什么希望了。

    啪啪啪!

    那边奥波德都为周铭鼓掌起来,只不过嘴里的话仍然阴阳怪气:“周铭先生你说的太好了,那么我倒想看看你自己选择想怎么丢人。”

    周铭并没有理他,而是径直走到了伯里克斯仓储区所有人布莱尔面前。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仍然不放弃,你的坚持让我动容,但事情并不是坚持就一定能得到好结果,这里面往往需要脑子。”布莱尔指了指自己的头对周铭说,显然他这么说就是在委婉的提醒周铭了,继续这样坚持下去已经失去了意义。

    “所以如果下一次你还需要租用仓库,我可以亲自为你做主,不管你要多大的,你要我给你留多久,我都一定能做到,但并不是在今天。”布莱尔说,“我建议你回去再多做做准备为好。”

    “看来布莱尔先生还是非常善良的,同样的事情如果换成是我,我想我就该看他在这里表演最后送他一句滚了,当然还要是面带微笑的。”奥波德插话说,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对周铭的不屑和挑衅。

    周铭面对奥波德的挑衅,只是简单回应了一句:“只有豪猪才会竖起身上的刺来警告天敌,所以我很能理解你现在的情绪。”

    奥波德要吐血了:你才是豪猪,你们全家都是豪猪!

    “你这个该死的华夏人,你现在也就只能在嘴巴上占一些便宜了,等失败了你哭都哭不出来!”奥波德咬牙切齿的说。

    周铭不再理会奥波德,他转身向布莱尔问他:“你为什么要和奥波德合作?”

    听到周铭这问出的问题,阿方索和约克当场就傻眼了,毕竟之前见周铭那么执着和坚持的样子,他们曾以为周铭能说出什么不一样的话来,结果哪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句;奥波德甚至都很狂妄的大笑起来,就连布莱尔也有些皱眉生气,觉得这家伙根本就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恕我直言,为什么合作这是非常可笑的问题,我……”

    周铭很严肃的打断布莱尔道:“这并不可笑,相反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合作必须要有理由,不管是因为金钱还是别的什么。”

    布莱尔皱起眉头看着周铭,似乎是被周铭的严肃给震慑到了,他犹豫了一下说:“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也可以告诉你,我和奥波德他们的合作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们背后有卢森堡钢铁集团,我们会经常有合作,不管是仓储还是运输,作为老客户,我们相互之间的信任度是很高的。”

    说到最后布莱尔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他们开出的价格也是我无法拒绝的原因之一,那么周铭先生这样的答案你满意吗?”

    周铭点点头:“的确,如果是经常合作的老客户当然是会有一些优待的,如果老客户还能开出不错的价钱那就更完美了。”

    周铭的话让所有人都蒙圈了,他们都不明白周铭怎么都在赞同布莱尔的话呢?你不是来说服布莱尔,想要布莱尔解除他和奥波德的合作吗?那你现在的说法确定不是在搞笑吗?

    正当所有人都不理解的时候,周铭却突然转了话锋:“但是布莱尔先生,你所谓的老客户是要建立在他仍然拥有一定实力的基础上,可如果他要是在不断的被削弱,在走下坡路呢?你仍然愿意为了一个越来越弱的老客户,得罪一个正在崛起的新客户吗?”

    周铭这番话就像是一颗突然爆炸的重磅炸弹一般,把所有人都炸懵了,包括阿方索约克和奥波德都很茫然的看着他,不明他究竟想说什么。

    “你难道想说奥波德他们是越来越弱,而你越来越强吗?”布莱尔问。

    这时旁边的奥波德哈哈大笑起来:“这个说法真是太好笑了!原本我还以为你会说出什么高明的话语,看来是我太高估你了,怎么居然是这么蠢笨的话呢?我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说我们越来越弱你越来越强?但是现在的结果似乎是你被我们逼到无路可走了吧。”

    周铭面对奥波德的嘲讽不慌不忙对布莱尔说:“如果刚才我的话只是耳听为虚,那么现在奥波德的表现就是眼见为实了。他作为卢森堡的大公储,居然要靠对对手的讥讽和嘲笑来给自己撑场面,这是非常失败,也证明是他现在是非常心虚了。”

    奥波德这才反应过来,他也被周铭给怼到内伤,他原本是想嘲笑一下周铭给他一些压力的,却没想反而给周铭拿来做文章了。

    布莱尔也笑了,但他随后却说:“你的话说的很不错,但如果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

    周铭也点头:“的确如此,我这么说只是刚刚想起来罢了,而真正能证明他们越来越弱的主要有两点,第一是他们所受到的针对,第二是他们自身的把控力下降,而这两点都是实实在在的。”

    周铭先竖起了一根手指:“第一点是跟着我来的这两位先生,他们一位是萨拉戈基金另一位是王室基金的人,我相信他们身后的人就不用我再多介绍了。而他们只是我合作伙伴当中的其中之二,布莱尔先生您要去查一定能查到,我想这已经可以说明他们受到了针对。”

    随后周铭又竖起了两根手指,但这一次周铭还同时指向了奥波德:“至于第二点,就是奥波德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

    “卢森堡的骚那家族很强,这是谁都知道的,如果是在过去,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们根本不会犯下在宣布交割后却遗漏了仓库的情况。”

    周铭说到这里想了想又说道:“或者不应该说是遗漏,而是他们不得不这么做,这是因为他们在操控了期货市场以后,已经没有余力再来顾及仓储这一块了,现在奥波德急急忙忙赶来,不过就是因为他需要抢在我前面拿下这些仓库,堵住这个遗漏罢了,因为他很清楚一旦丢掉了仓库会是什么后果。”

    布莱尔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见他这样,奥波德急忙解释:“布莱尔先生你不要听这个华夏人在这里胡说个级投机分子,不管到哪里都是通过自己的嘴皮子开路的。”

    对于奥波德的匆忙解释,周铭只是轻松的一笑,因为他的解释并不在重点。

    于是周铭再给自己加重一个砝码道:“布莱尔先生,虽然我并不知道奥波德他会和你谈怎么样的报酬,他我想这个报酬不管怎么说,都永远比不上打败了卢森堡的骚那家族以后再分赃要来的更多。”

    奥波德的脸色突然变了,要说之前他还是带着一副轻松的心情来嘲讽周铭的话,那么当周铭说出最后这番话,他就真的害怕了。

    奥波德立即正色道:“布莱尔先生,我希望你不管在做任何决定以前都能更认真细致和慎重的考虑,我们可是卢森堡的骚那家族,并且我们才刚刚在期货市场里斩获了胜利,并且这个胜利还是坑杀了那么多大投资者得来的,那么你觉得你能迎接我们的报复吗?”

    布莱尔浑身抖了一下,他抬头看着奥波德饶有意味道:“怎么奥波德大公储殿下这是在威胁我吗?”

    “当然不是,我们只是……”

    奥波德后面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布莱尔就做出了决定:“我选择和这位来自华夏的周铭先生签合同!”

    奥波德被当面打脸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