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还能这样操作?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还能这样操作?



    

    


    


    


    


    萨拉戈基金公司的投资经理阿方索,皇家特蕾莎投资集团主席约克出席伯里克斯公司媒体会,在这次媒体会上,阿方索和约克都公开表示他们会出资购买超过五百万英镑的股份。伯里克斯董事长布莱尔表示这是非常有价值的投资,伯里克斯航运公司通过这一轮融资可以启动很多新的战略部署。

    而阿方索作为投资代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的联合投资是经过了慎重考虑的,他们考虑到目前卢森堡钢铁集团交割了千万铁矿石,而目前伯里克斯又没有足够仓库可供租赁的前提下,他们必然选择运输,因此在这个时候投资是非常值得的战略选择。

    皇家基金的主席约克则表示:伯里克斯作为仓储物流一体化的大集团,其实他们一直都有投资的意愿,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找到太好的投资机会,现在这个机会他们已经等待了太久。

    ……

    这是金融频道播放的新闻,仍然还在召开电话会议的伊丽莎贝他们听到后无不惊叹。

    “天哪!他们也太嚣张了,这简直就是骑着奥斯兰的脸在打他呀!”有人表示很不可思议,要知道那些仓库可就是他们抢走的,现在这么做不摆明等着奥斯兰给他们送钱吗?

    “女王陛下,我想您对我们的隐瞒也太不厚道了,如果我没有记错那个皇家特蕾莎投资集团就是您的王室基金吧,怎么连您都参与进去了却不告诉我们呢?现在还假惺惺的召开这次的电话会议,是想向我们炫耀什么吗?这可是很没有意思的。”也有人迁怒了女王伊丽莎贝,认为她是故意这么做的。

    这样的说法也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他们你一言他一语的纷纷说道:“女王陛下你是想通知我们你找到了一位好投资人吗?还是想从卢森堡的骚那家族开始,要驱赶所有人在伦敦的投资呢?不过我们奉劝你千万不要这样做,你会后悔的!还有这一次的电话会议,一定是我参加过最恶心的!”

    伊丽莎贝沉声道:“我希望你们不要胡乱猜测,我并没有刻意做什么,我只是授予了我的基金公司处理一切事情的权力,我并不干涉任何我基金公司的投资行为,我只看他们最后反馈给我的结果,如果一直让我不满意,我就会直接开除他们。”

    伊丽莎贝最后又强调一遍:“所以对于我基金的投资倾向,如果我不是主动询问,那么我不知道也很正常,我的投资主席不必所有事都告诉我的。”

    “所以女王陛下你以后恐怕得好好管管自己的基金了,否则他们一定会给你闯下大祸的,就像这一次一样,我想奥斯兰那边肯定已经气疯了,恨不能要把你的温莎城堡给拆了的。”有人阴阳怪气的说。

    “不过不得不说,有时候骗子和傻子所组成的组合也的确很让人头疼呢!坐拥着仓库和船队的布莱尔骄傲成了傻子,只可惜他相信了一个华夏骗子。”还有人打趣道。

    伊丽莎贝笑了笑:“这并不需要你费心了,因为如果是我,我也会很支持这项投资的,毕竟我和卢森堡骚那家族可并没有签订任何互不侵犯协定,这种商业上趋利避害的投资也是很正常吧。”

    ……

    事实上奥斯兰也的确很生气,当新闻在电视上被播出来的时候,奥斯兰在他的城堡里当场就摔了杯子。

    “他们简直太过分,太不把我们卢森堡骚那家族放在眼里了!”

    奥波德一脸愤愤不平,很适时的帮奥斯兰说出了他想说的话,他指着电视又说:“父亲,这就是那个地主布莱尔,当初我去联系他仓库事情的时候,他对我说的话就有问题,后来周铭过来他就马上抛弃了我们,原来他早就这么打算好了,他把我们都给耍啦!”

    “他们太狡猾了!”奥波德接着说,“先抢了仓库,让我们交割出来的铁矿石无处存放,然后再投资航运公司,他们这样做不是等着我们去找航运公司把矿石全部运走,等着我们去给航运公司下一个大订单,等于是我们亲手给他们送钱过去吗?”

    “这太过分了!”奥波德又说,“父亲,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得逞!”

    奥斯兰有些厌烦的看了他一眼,他现在真是越来越看不顺眼了,本来这次是想好好锻炼一下他的,可结果呢?不管之前还是现在,他能看到听到的就只有那个华夏人的声音,甚至连当面被人抢走客户这种事情也能发生,这真是让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也明白让他们得逞了会很糟糕,但是我们能怎么办?伯里克斯是英国最大的仓储航运公司,我们不找他还能找谁?”奥斯兰说。

    奥波德低下了头,不过他也在飞快的想着办法,很快他又抬头起来说:“父亲,我觉得我们要不然还可以把这些铁矿石再重新入库放回期货市场里算了,至少这些期货合约也能为我们带来收入……”

    奥波德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看到了奥斯兰愤怒的眼神。

    “你这个白痴,你怎么能想出这么愚蠢的办法?”奥斯兰怒道,“你忘了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些铁矿石都交割出来吗?就是为了造成铁矿期货供不应求的假象,就是为了抬高铁矿期货的价格,为我们弥补过去的损失!而我们过去的损失太大了,我们至少需要再维持一个月的库存空虚才行。”

    “可是我们现在根本不可能维持一个月啊。”奥波德说,“那些矿石后天我们就要交割了,交易所仓库根本不会允许我们存放那么长时间,就算我们支付仓储费用也不行。”

    突然奥波德又想起了什么:“或者我们可以租用其他地方的仓库,反正英国那么大,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些矿石放到其他地方去,何必总是围着伯里克斯赚呢?”

    “愚蠢!”奥斯兰怒斥他道,“你以为我为什么选择伯里克斯吗?就是因为这里的运输非常划算,要是换成了其他地方,几百万吨的运输费用就是很大的问题,并且你要明白陆路运输比航运要昂贵很多。”

    奥波德这下着急了:“可是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我们这该怎么办呢?难不成真的要给他们送钱去吗?”

    奥斯兰轻轻摇头:“送钱是绝对不允许的!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

    “奥斯兰他们准备要出售这些铁矿石现货吗?这个办法可真是惊天大手笔呀!”

    仍然还在伊丽莎贝女王的温莎城堡里,他们第二天又进行了电话连线,原因是奥斯兰发出了要拍卖即将交割期货矿石的消息。

    “你们还记得我之前的话吗?卢森堡的骚那家族是不可能坐以待毙的,奥斯兰那是谁?他可是被称为卢泽尔堡里狮子的男人,任何敢于招惹他的人通通都没有好下场!也就是他在继任了卢森堡大公以后,凭着自己的智慧和手段才把卢森堡给带到了今天的高度!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华夏人,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电话里,米歇尔的话滔滔不绝:“不过我并没有贬低那华夏人的意思,至少他让那头卢泽尔堡里的狮子认真起来了,只是他公然直接投资航运公司的做法太蠢了,他难道真的以为奥斯兰就没办法,只能给他送钱了吗?他也太高看自己的本事了!”

    “现在,奥斯兰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他太天真了,只不过是不能走运输而已,那么就不运输好了,他就地拍卖,这下你就傻眼你的投资就全打水漂了吧。”米歇尔说。

    “就地拍卖的确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做法。”也有人附和米歇尔说,“首先这些矿石都是直接从交易所的仓库拉出来的,品质方面有绝对保证,所以只要价格合理肯定能拍卖出去。另外参与拍卖的买家有很大可能是本地人,那么伯里克斯的远洋航运就根本没用,正是这样,奥斯兰这个办法又解决了矿石的销路又避开了周铭的陷阱,一举两得!”

    有人附和让米歇尔更高兴了:“我早就说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华夏人,根本不可能会是奥斯兰的对手!”

    “要我来说奥斯兰的想法或许还不仅于此。”米歇尔接着说,“我想大家都一定知道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的价格相反定律,就是当期货市场价格走高时,现货市场必定走低,反过来也一样。”

    “那么奥斯兰现在的拍卖就是要通过大量的矿石冲击现货市场,通过这种手段继续抬高期货市场里铁矿石的价格,也就是说着是一举三得的,奥斯兰的智慧是那个华夏人怎么也追赶不上的!”米歇尔就此断定。

    不仅是米歇尔,其他人也纷纷说道:“其实那个华夏人已经做的很不错了,只可惜他为自己找错了对手而已,那可是奥斯兰呀!你把他惹生气了难道你还想在他手上占到什么便宜吗?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说起来他也过于自负了,如果之前有机会能和奥斯兰和解那也是不错的选择了。”

    有人表示了不同意见:“那也不可能,奥斯兰既然现在能想到这样的办法,怎么会和你和解呢?那恐怕是个更大的陷阱罢了,只能说还是那句话,他们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没人会觉得周铭有什么胜算。”

    然而这时电视里突然又插播了一条新闻:萨拉戈基金和皇家特蕾莎投资集团共同宣布交割铁矿石,同时参与接下来的铁矿石拍卖行动。

    电话会议中,刚刚还神采飞扬支持奥斯兰的米歇尔还有他的小伙伴们,听到这则新闻当时就都傻眼了,甚至有人都脱口而出:“我草!还能这样操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