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恕不奉陪下马威
    .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之商界大亨最新章节!

    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周铭才不过十分钟就离开了红堡,奥斯兰不是邀请周铭去讨论吗?怎么现在就赶走了周铭呢?

    在伊丽莎贝的电话会议里无数人发出了这样的疑问,这些疑问放在他们脑中如同搅拌机,让他们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要坏掉了。尤其是一直笃信奥斯兰的米歇尔,他都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凌乱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毫无疑问周铭的结果打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脸。

    而让时间回到四十分钟以前,那时周铭才刚刚离开山米尔拍卖行,他们和奥波德的车一前一后在所有记者的目送下离开。

    由于米霍克向周铭传达了奥斯兰要求谈判的意思,周铭也接受了这个谈判请求,于是他们一同前往了奥斯兰所在的红堡。

    从拍卖行到红堡的距离并不远,才不过二十分钟以后,他们就到了这个目的地。

    “没想到我父亲居然会和你们这的垃圾谈判,想起来真是让人恶心!那你们就在这里好好等着吧,等着我父亲来找你们!”

    奥波德把周铭带到了红堡大厅,恶狠狠的对他们说完这番话就离开了。

    在他离开后,阿方索有些不可思议的说:“没想到我们居然真的来到红堡,把奥斯兰大公给逼到谈判桌上来了!哪怕现在我们已经真的到了红堡,我也还是不敢相信。”

    约克也同样感慨:“这肯定是我这辈子见证的最传奇的事了!不过奥斯兰大公的谈判桌,恐怕我们还是不要高兴的太早了,因为据我所知那位奥斯兰大公可是一位谈判高手,并且当初卢森堡的崛起,就得益于他高超的谈判手段,所以现在他要求谈判,未必是真的对我们就有利了。”

    随着约克的提醒,阿方索也想起来了:“没错,我也听说过关于奥斯兰大公的谈判传说,任何想要在谈判桌上妄想占他便宜的人,最终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面对他们俩一人一句的话,周铭笑了:“你们说的这么有板有眼的,我还以为你们在讲什么传奇故事呢!”

    “这是真的!”阿方索非常郑重的对周铭说,“我记得曾经在这位大公刚刚加冕时,德国人就妄想通过谈判取得卢森堡钢铁集团在法兰克福的几家炼钢厂的控股权,但最终他们却被才加冕的奥斯兰大公所打败,最终奥斯兰大公不仅保住了他的炼钢厂,他甚至还得到了另外几个炼钢厂的控制权。”

    “就算这些周铭先生您不相信,但卢森堡以一个小国却能坐拥那么大的财富量,这却是无法更改的,这些很多都是奥斯兰大公在谈判桌上抢来的!”

    约克的脸上也写满了凝重:“所以周铭先生,我们答应奥斯兰谈判的举动似乎太草率了,我们应该再多考虑一下的,当时米霍克在问你的时候,我明明就在一直拉你的衣服想让你别那么急着答应的。”

    “现在我们已经到了红堡,却根本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这就非常糟糕了!”阿方索说。

    周铭对此感到很无奈:“我说不过就是一位厉害了一些的谈判高手而已,你们不至于悲观成这样吧……”

    与此同时在周铭他们隔壁的房间,奥波德就坐在这里,焦急的在等待着什么。

    不一会米霍克推门进来,奥波德马上站起来问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米霍克语气兴奋道:“一切都在殿下您的预料之中,他们在隔壁等待的时候,果然对陛下的威名担心起来,现在他们好像都已经吵起来了。”

    奥波德狠狠挥舞着拳头用力道:“这太好了!他们果然会忌惮父亲在谈判上的传说,那么现在就等着他们自己越想越崩溃越绝望,我就能为父亲争取到最好的谈判时机了!不过要让他们处在崩溃和濒临崩溃的界限上,不得不说还真是一个挑战呀!”

    奥波德兴奋的摩拳擦掌,因为把周铭他们丢在大厅里就是他的主意,目的正如米歇尔他们在电话会议里所预料的那样,是要给周铭一个下马威。

    “我相信这样的机会很快会到来的,毕竟他们现在都已经开始内讧了。”米霍克说。

    奥波德看了米霍克一眼:“那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给我继续监视那边的一举一动,万一错过了机会我不会放过你的!”

    被他吼了几句,米霍克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迭的离开了房间。

    看着米霍克离开,奥波德裂开嘴笑了,他似乎都已经能看到那边三个人在自己父亲的无形威慑下自己乱了阵脚,他们不明白自己请他们过来却又故意晾在那里的意义何在,于是就担心到精神崩溃了。

    奥波德对此得意洋洋,这就是父亲对他们的无形压力,谁让你们在拍卖行不给我们面子的,那现在就不要怪我们玩手段了!

    谈判,那可是我们卢森堡的家传绝学,没有人会比我们更懂得谈判,虽然我并没有父亲那么厉害,但要对付你们这些家伙那就绰绰有余了!

    奥波德这么信心十足的想着,似乎恍惚间他都看到了周铭无计可施的样子。

    但突然的,米霍克推门进来了,本来就十分亢奋的奥波德更是精神为之一振,他马上站起来说:“时机这么快就到了吗?看来那周铭看上去挺厉害的人,原来也不过如此嘛,居然被人晾在一边就乱了阵脚,真是丢人!不过他们既然都已经给我们让出了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如果不利用就太对不起他们了。”

    奥波德说话十分兴奋,直到最后才发现米霍克的满脸焦急,这让奥波德感到十分迷惑:“你是便秘了还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如果不是面对奥波德,米霍克肯定就也破口大骂了,但现在他只能拼命的解释。

    “不是这样的殿下,那个华夏人那边……他要走了!”米霍克说。

    奥波德听到这个答案当时就懵逼了:“他怎么就要走了呢?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没有被自己的想法搞到崩溃?”

    米霍克拼命摇头:“没有,我也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刚才我过去看的时候正好碰上他要离开红堡,他告诉我说……”

    米霍克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来了:“他说骚那家族的大公和王子都是没有基本待客礼貌的家伙,所以他拒绝留在这里,并且还说如果想要他继续留在这里就必须奥斯兰大公亲自向他解释。”

    面对这个答案,奥波德顿时感觉自己的脑袋当时就炸开了,整个人仿佛被一万头草泥马在反复践踏。

    这个该死的华夏人混蛋周铭,他怎么敢这么嚣张,又凭什么这么嚣张?

    奥波德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对了,这时米霍克着急提醒他:“殿下,现在那周铭真的要走了,您必须要尽快做决定呀!”

    米霍克的话就像是一声平地而起的惊雷一下惊醒了他。

    奥波德马上想到自己现在绝不是要发呆后悔的时候,不管周铭是凭什么要这么做,他都必须要马上拦下周铭,否则就麻烦大了!

    在这样的想法下奥波德马上行动起来,这个时候周铭已经上车离开了,于是奥波德也上车通过一条近路到大路上截住了周铭的车子,然后他跑下车来到周铭的车前大喊道:“你们不能走!”

    奥波德说完也觉得这么说并不合适,于是他又说:“我是说你们凭什么离开,你们这么做是想羞辱我们骚那家族吗?你们以为自己是谁,我怎么可能让你们离开!”

    听着他前后不搭的话,周铭笑了,他并没有下车就只是在车上说道:“奥波德殿下,我想就这些话,恐怕你自己都感觉很可笑了吧,难道我要走你还要追来问局为什么吗?我知道你故意把我晾在大厅里,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但恕我直言,这种方式真的太蠢了,我不想奉陪,就这么简单。”

    握草!他就这么直接说出来了?

    奥波德瞪直了双眼,他不是没有想过周铭会看穿自己的小伎俩,但却没想到他居然会在自己面前直接把这个小伎俩给说穿了。

    这意味着什么?显然就是他觉得自己这根本就是小孩子的玩意根本不值一提,尤其他刚才还说了这是愚蠢的方式,并且更重要的是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根本连车都没下,是他不想奉陪而已。

    这让奥波德无比受伤,自己可是卢森堡的王子呀!怎么可能被这么无视?

    周铭看着奥波德又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天这事肯定是你安排的吧,以后不要在这么做了。”

    奥波德要吐血抓狂了,因为周铭那语气根本就是在教育小学生嘛!

    特么的你才是小学生,你们全家都是小学生!你看上去也还不到三十岁,你凭什么来说我?

    不过这时奥波德来不及多想这些,他又说道:“周铭你不能走!你还没有见到我父亲!”

    周铭原本已经准备摇上车窗,但听他这话都停了下来:“我是这样打算的,但是现在还是算了吧,除非你父亲亲自向我道歉。”

    奥波德当即暴跳起来他指着周铭说:“你特么以为自己是什么,凭着一点成绩认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我告诉你根本连我父亲脚底的泥都不如,要我父亲给你道歉,你这是痴心妄想!”

    然而他的话音才落,就听身后传来奥斯兰一句:“既然如此,那么我可以向你道歉,周铭先生。”

    奥波德顿时感觉自己的认知崩塌了。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