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怂成茄子
    .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之商界大亨最新章节!

    你们想要什么?

    面对周铭问出的这个问题,奥斯兰和奥波德俩父子顿时就有些凌乱了,因为这台词原本是他们准备问周铭的,在他们看来周铭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华夏人能有怎样的眼界呢?就算加上阿方索和约克,最多也不过是在补偿和股份上面做文章罢了。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之前阿方索和约克很好的证明了他们的眼界的确还是在财富管家的位置上,和奥斯兰料想的一样打起了资金和炼钢厂股份的主意。

    虽然这两个家伙非常贪心,居然开了价值超过两亿英镑的条件,不过那依然还在他们的承受范围内,所以并没什么关系。

    可是当所有一切都按照他们所写好的剧本那样上演的时候,却被周铭生生给打断了,并且他不仅只是否掉了阿方索和约克的提议,甚至还反问起自己来了,这叫怎么回事?而也让他们感到抓狂的是他们反而陷入了本来应该周铭的境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握草!你们能不能讲一个先来后到了?这个问题是我们先要问的好不好,怎么你还能拿来反问我们呢?这太无耻了!

    奥波德很想这么痛骂周铭,不过最后他却并说不出口,因为这实在太丢人了。

    另一边奥斯兰的脸色同样很不好看,不过他毕竟年纪大心思深沉,他想了想阴沉一张脸严肃道:“周铭先生,我认为这个玩笑并不好笑,尽管现在我们很需要解放那千万吨铁矿石,但却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因此甘愿受你欺辱,而且那一亿英镑和炼钢厂股份已经很高了,你不要贪心不足!”

    奥斯兰的语气很硬,阿方索和约克在听到他这么说以后也纷纷劝周铭道:“是呀!那些补偿已经很多了,都超出了我们的预计,有些事情要适可而止的!”

    周铭却不为所动继续问奥斯兰:“看来大公阁下似乎还没有想明白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奥斯兰恼火的拍了桌子:“够了吧!周铭你不要太过分了!”

    周铭的脸色也冷硬了下来说:“是奥斯兰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以为我真看不出来你的打算吗?我只不过是为了照顾你的面子不去戳穿他罢了,结果你还这样不依不饶了,你真的以为自己是上帝,我们都会受你摆弄吗?你似乎已经忘记了,还有将近千万吨的铁矿石期货还等着处理呢!”

    周铭的每一句话都直刺进了奥斯兰的内心,不过奥斯兰作为一位谈判老人,他并没有慌乱,也是很严肃看着周铭:“不可否认我肯定有打算,正如周铭先生你也有自己的打算一样,但谈判的规矩依然还是规矩,我作为弱势方有必要先听你的条件。”

    听了他的话,周铭却突然笑了:“不得不说,大公阁下你不愧是大家都害怕的谈判对手,果然冷静聪明,能够用这种真真假假的话来蒙蔽对手。”

    原本得到来自对手的赞赏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但对奥斯兰来说却让他无比难受。

    开玩笑,要知道他可是卢森堡大公,受多少人敬仰和畏惧的大人物,被称为谈判无敌,更重要的是他今年都已经六十多岁了,多少人在他面前不说是畏畏缩缩,但至少也是很尊敬的。可这个怎么看都不到三十岁的家伙,居然那么老成的夸他,一副上级夸赞下级的态势,可以说就是微笑版的当面打脸了。

    这很容易理解,就像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评价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这没问题,就算是二十岁评价三十岁也都还好,但是有一天你看到一位二十岁的小孩当面评价一位中年人的事办的不错,这就很让人感到诡异了,尤其是被夸耀的那个人,他更不会觉得这是什么狗屁荣耀,他只会认为这是耻辱。

    “我的好与不好还轮不到你来评判!”奥斯兰冷哼一声说,“难道周铭先生现在就只会说这些阴阳怪气的话了,不想继续正常谈判下去了吗?”

    周铭摇头:“当然不是,我只是希望我们之间能更加坦诚一些,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我已经看明白了大公阁下的打算,所以你就不要再不依不饶的问我究竟想要什么了,而是应该有更好的问题。”

    奥斯兰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先说道:“我知道你也问了我同样的问题,但我想说我的问题更重要。”

    周铭看着奥斯兰问他:“大公阁下,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伦敦做这些事吗?”

    “是为了报复我们支持安德烈的事吗?”奥斯兰问。

    周铭点头回答:“没错,因为你们的全力支持,险些就让他真的继承了哈鲁斯堡家族,也是我的运气不错,才让他没有得逞。”

    “那你现在来这里是想说什么?来向我们逞威风吗?”奥波德忍不住质问道。

    周铭看了他一眼然后对奥斯兰说:“大公阁下沉着冷静睿智,但似乎接班人就差了许多,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很丢人。”

    奥波德瞪着周铭瞪到眼睛都要裂开了,他不敢相信周铭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什么叫接班人差了许多,什么叫丢人?你才丢人,你们全家都丢人!

    不过奥波德却并没有说话,奥斯兰就怒声道:“闭嘴吧,还嫌不够丢人吗?”

    被奥斯兰这么一吼,奥波德顿时就蔫了,周铭这时却又冒出来一句:“虽然大公阁下的教育不够,但至少威信十足,随便一句话就能让奥波德怂成了一条茄子。”

    才压下去的怒火顿时又蹿上了奥波德的头顶,他很想揪着周铭的衣领喷他一脸唾沫质问他什么叫怂成了一条茄子?怎么自己忍让了他一波还是自己错了吗?

    不过最后奥波德也没敢真做什么,除了他的眼睛一直在瞪着周铭,就好像这样做能把周铭给瞪成飞灰一样。

    周铭对奥波德现在的态度才算满意,他点点头说:“其实有一点奥波德殿下是说对了的,我来伦敦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向你们进行报复,但是现在既然我们已经都坐在一起谈判了,我就很想弄明白你们究竟想要什么了,你们真那么想吞并哈鲁斯堡家族吗?”

    奥斯兰陷入了沉默,好一会以后才回答道:“其实真正吞并哈鲁斯堡家族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可以尽可能的把他的产业全拿过来。”

    “那么现在呢?你故意买下了千万吨铁矿石的合约,并且还真的交割出来了。”周铭又问。

    “很简单,既然阿方索和约克已经带起了风潮,我为了挽回局势只能这么冒险了。”奥斯兰说,“卢森堡所掌控的资金很多,但却并不意味着能全部用上,就算那些资金我都能调动,也不意味着那些资金都能进入伦敦,毕竟那样所造成的后果太严重了,那么就现在的条件下,我所能做的就很少了。”

    听着周铭和奥斯兰这一问一答,奥波德突然感觉自己从小到大的世界观一下子崩溃了。

    他从来都认为自己的父亲奥斯兰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也一定是很桀骜不驯的,但是现在怎么却和小学生一样的问答起来了呢?你可是卢森堡大公,可是谈判无敌的神话,怎么能被人这样牵着鼻子走呢?

    并且这个对手还不是什么经验丰富的中年人,只是一个年轻人啊!要不要这样?

    周铭这时点头说了一句原来如此,让奥波德又瞪大了眼睛。

    由于周铭叹息的语气,奥波德只想说:叹息你妹啊!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给你一点面子,你就认为自己掌控一切了吗?

    如果可以的话,奥波德指想把周铭那张脸狠狠的摁在地上踩,但他此刻肯定是做不到的,于是他只能老老实实坐在那里疯狂揪着自己头发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之间的事情可以到此为止了。”周铭说,“我还是那句话,那一亿英镑和炼钢厂的股份我都不要,但是迪亚拉矿业公司和哈鲁斯堡投资公司还有银行的这些股份我都要收回来,稍后我会给你一份清单。”

    “这不可能!”奥斯兰说,“你提出的这个条件已经超出了我的标准。”

    阿方索和约克也都在说:“为什么钱和股份都不要,周铭你一定要这些公司的股份呢?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还是想帮助哈鲁斯堡家族对不对,但是你别忘了,在伦敦的事情可是我们一起做的,没有我们的帮助你是绝对不可能把大公阁下给逼到谈判桌上来的!”

    奥斯兰一句话不说,只是呆呆看着那边的情况,甚至可以说他在期待周铭这边的内讧。

    不过很可惜让所有人都失望了,阿方索和约克就只是开了个头,就被周铭喝止了:“都给我闭嘴吧,难道我还会亏待你们吗?”

    阿方索和约克想了一下似乎的确如此。

    “对于你们的收益,我会想办法在市场上赚来的,如果只是单纯要补偿的话,我就不会和有接下来的事情了。”周铭说。

    “我很清楚关于哈鲁斯堡这些企业的估值肯定超过了两亿英镑,但这些都是奥斯兰你抢来的不是吗?但是现在,我只是要把这些属于我们的东西都收回去而已。”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