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风险友谊投资
    “你刚才……你只是要把属于你的东西都收回去,还而已?”

    奥斯兰嘴里喃喃念叨着,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周铭,随着他这样的表现,让整个房间里的温度顿时冰冷下来,很显然是这位大公阁下不高兴了。

    不过这也正常,对于他们来一个东西不管之前是谁的,只要到了他们手中就是他们的了,如何使用也都是他们自己了算的,归还?那只是一种高调的作秀罢了,以显示自己悲天悯人的善意,但如果是被人强迫归还,那就等于是被人强行中出了一样屈辱。

    见他这样,阿方索忙不迭替周铭解释:“大公阁下我想这一定是个误会和玩笑,周铭先生他很喜欢开玩笑的,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无法放下他那喜欢开玩笑的性格,所以我可以向您保证他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这真的太过分了,我们怎么敢这么想呢?”

    约克也跟着一起解释道:“大公阁下你也看到了他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华夏人,他根本不明白自己刚才的玩笑意味着什么,所以请您原谅他的无知,毕竟他是从东方华夏来的,对很多规矩都还不懂,对于大公阁下您的东西我们都一定不敢有任何想法……”

    “你们在什么?我来伦敦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他们,也是为了那些属于哈鲁斯堡家族的股份和公司。”周铭却直接拆了台。

    听到周铭这话,阿方索和约克他们都着急到要跳起来了,他们不住的在下面扯着周铭的衣服,都要把周铭的衣服给车坏了,同时还十分激动的声对周铭着:“我的周铭boss呀!你能不能长点心呀,难道你都没看出来奥斯兰大公已经生气了吗?现在你再这么不是更要刺激他吗?还想不想好好话了?”

    “现在大公已经给我们开出了那么好的条件,一亿英镑加上三座炼钢厂的股份,总价值超过了两亿英镑呀!我们知道你是这次的指挥是核心,我们也知道你对之前的事情有些不满,所以我们具体怎么分还可以再商量嘛,我们不是不能多分给你一点,你为什么那么死心眼一定要惹大公生气呢?”约克。

    那边奥波德也愤怒的拍案而起:“周铭你真的太过分了,父亲对你的忍让不是你可以放肆的资本!我们卢森堡骚那家族也不是你可以肆意欺辱的对象!你以为只是千万吨的铁矿石就能让我们不知所措了吗?如果这样就大错特错了,我们只是需要寻找一个最简便的处理方式罢了!”

    阿方索和约克也很配合的:“没错呀周铭先生,卢森堡骚那家族是真的非常厉害,千万吨铁矿石他们完全有能力消化的,如果真让他们生气了,我们可就什么都得不到啦!”

    看到阿方索和约克的表现,奥波德高傲的扬起了头:“看来你的合作伙伴要比你更明白形势。”

    周铭却想这两个家伙就是给自己拖后腿的合作伙伴,毕竟今天从来到红堡谈判开始,他们就一直是在给奥斯兰他们话,不断的告诉自己他们有多强,让自己赶紧随便拿点补偿走人就好了。

    如果再加上对面奥斯兰或强硬或迂回的态度,周铭简直就感觉自己是在和整个世界战斗。

    当然周铭也清楚阿方索和约克并不是真的要拖自己后腿的,而是他们的眼界就只有这么高,这点周铭还在车上的时候就已经看的很清楚了。对他们来,只要能表现出自己的投资天赋,并凭着自己的天赋成为某个豪门家族的财富管家就是他们的人生巅峰了,这样的人,你指望他们能和自己想的一样吗?

    可以的话,周铭是不想跟他们合作的,但现在这却是没办法的,就像奥斯兰在伦敦所能调动的资源有限,周铭自己加上哈鲁斯堡家族在这边的资源就更少了,所以要想完成自己的目标,周铭就得带着他们。

    想到这里,周铭转头看了阿方索和约克一眼问他们:“看来你们已经做好了亲自进行这次和大公阁下的谈判准备吗?”

    阿方索和约克他们刚才还那么着急的要劝周铭,但当他们听到这话马上脸色就变了,拼命的摇头,同时表示他们绝不再多什么,一切全凭周铭做主。

    开玩笑,他们尤其是约克,可还记得之前甩开周铭以后的故事,就是陷在期货市场里差点让奥斯兰给一口吃掉了,好在最后是周铭想到了办法才解决了,他们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天知道奥斯兰有什么谈判陷阱在等着他们。

    也直到这时候他们才明白周铭究竟顶着多么大的压力,也直到这时他们才明白也只有周铭才能和奥斯兰这样谈判了吧。

    周铭这才满意的点了头:“放心吧,我会对今天的谈判结果负责的,至于你们要的收益,我会给你们拿到的。”

    周铭完随后又对奥斯兰:“我们这边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

    奥斯兰和奥波德俩父子都是一阵无语,当他们都是瞎子吗?刚才的事情他们都是看到了的,明明就是你很霸道的决定了的,他们根本没有反对的机会。

    不过他们也并没有因此看轻周铭,毕竟阿方索和约克也都是投资人种的佼佼者,他们会畏惧自己这样的豪门家族,但那个华夏人周铭显然不在此列,可他现在只几句话就让他们噤若寒蝉,这就是本事了!

    “你们是否达成了一致意见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奥斯兰,“我知道你们想要回那些企业股份的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想以此为榜样,好让其他豪门家族也都有乖乖退回股份的理由对吗?但是你有没有想到过,我们卢森堡骚那家族凭什么是要做这第一个被打脸的人呢?你觉得我们很好欺负吗?”

    周铭摇头:“如果大公阁下你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你并不是要被什么打脸,退回企业股份也并不是什么屈辱,而是一种投资。”

    “投资?”奥斯兰感到有些惊讶,他显然没想到周铭居然会这么解释。

    周铭十分确定的点头:“就是投资,对哈鲁斯堡家族的一项友谊投资,哈鲁斯堡家族会记住今天卢森堡骚那家族的恩情,会成为你们最坚固的合作伙伴。”

    奥波德很不屑的笑了:“你是在讲笑话吗?哈鲁斯堡家族现在有什么用,我们为什么还需要这样亏本的友谊投资呢?”

    周铭不慌不忙抛出反问:“那么在三十年前,卢森堡又有什么投资作用呢?”

    奥波德更愤怒了:“你在什么?已经没落的哈鲁斯堡家族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卢森堡骚那家族相比?就算是在三十年前,我们家族仍然控制着欧洲至少十家炼钢厂,还有我们自己的银行,更重要的是我们是一国王族,这些就是我们的资本,但你们呢?甚至连自己的国土都失去了!”

    “所以我才你这个接班人是很不行的。”周铭,“你根本就不懂,不管是三十年前对卢森堡的投资还是现在对哈鲁斯堡家族的投资,都不是对家族产业的投资,而是控制家族的人的投资。”

    这一次奥波德不怒反笑了:“原来来去,你这个华夏人到头来还是在自吹自擂,想明自己是值得投资的吗?这真是可笑至极,你这是把自己当成是要风险投资的公司了吗?那么我想你或许并不了解风险投资吧!就让我好好给你上一课吧。”

    奥波德的语气十分轻蔑:“我曾经进行过风险投资的审核工作,但至少那些需要风投的公司还有一份企业规划,以及会计对公司的评估,只有当风险值在我们所能接受的范围内,我们才会给予风险投资。”

    “并且就算是同意了风险投资,所有的投资款项也不可能一次到位,也需要分阶段,在对你们的经营情况进行细致评估后做的决定。”奥波德,“这些都是为了稳妥起见,将风险控制在最低的方式,甚至为了让风险更低,我们还会直接派驻代表在对方公司里,参与监督企业的日常活动。”

    完奥波德看向周铭,他骄傲的扬着头:“所以怎么样?莫非你也想让哈鲁斯堡变成这样吗?那么就请恕我直言,现在没落的哈鲁斯堡家族根本不值得我们投入那些资产!”

    阿方索和约克第一时间还想什么,但他们突然想起了周铭的警告,才又低下了头,不过从他们这番做派来看,显然他们也完全同意奥波德的法,哈鲁斯堡家族根本就不值得卢森堡骚那家族做这项投资。

    周铭看了看奥波德又看了看阿方索和约克,最终无奈的摇头对奥斯兰:“大公阁下,不得不你真的应该好好调教自己的接班人了,因为奥波德先生的眼界和我身边的这两位投资人是一样的。”

    听这话奥波德立即不干了,他拍桌子怒道:“周铭你这个蠢货你知道自己在什么吗?”

    周铭挑了挑眼皮看他一眼:“我看是你这个蠢货才不知道自己在什么,难道你到现在都没有看出来,当大公先生开始回应我的问题开始,他就已经在动摇,要同意和接受我的观点了吗?”

    随着周铭这话出来,立即震惊了所有人!·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