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疯狂的决心
    在魏腾庄园的大厅里,不管安德烈伊法曼还是其他人都是一脸懵逼的表情,整个房间里弥漫着一股非常尴尬和沉闷的气氛。

    奥斯兰大公决定无条件归还萨森克等三十家公司给了那个华夏人?

    这句话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一下把所有人都炸懵了,他们都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太不可思议了!

    他们都是哈鲁斯堡家族的人,因此他们都很清楚这个萨森克等三十家公司是怎么回事,那是之前由于斐迪南出走百慕大,家族内部乱成一锅粥,安德烈和其他人为了获得其他豪门支持,以及为了家族核心企业的延续,不得不出售了一些没那么核心的产业。

    话是这么的没错,但实际谁都明白这不过是官方法罢了,实际就是骚那家族趁着哈鲁斯堡虚弱内讧的时候,从他们那里巧取豪夺的。

    手段无非就是那种通过商业运作让这些公司的经营状况变差,然后主动出击谈判要求转让公司股权,当然他们的报价是非常低的,但哈鲁斯堡家族也必须答应,因为如果不答应,他们还会通过更多的手段打击哈鲁斯堡的其他产业,然后再报出更低的价格。

    这些公司都是被这种手段给拿走的,虽这三十家公司中间大都是非常一般的企业,但骚那家族既然用手段拿走了,怎么想也不可能轻易归还的,但现在奥斯兰大公却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认输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三十年来奥斯兰大公首次在谈判上认输了,这样的消息就很震惊了,更重要的是现在正处在凯特琳刚刚接手家族,正需要树立威信的时候。你奥斯兰送回了这些公司,凯特琳就可以顺势向其他豪门家族讨要其他公司了,如果凯特琳给出的条件得当,再加上有骚那家族的珠玉在前,他们很有可能会顺水推舟答应的。

    那么这样一来,凯特琳有了这样的功绩,那些原本两头摆的家伙肯定就不会背叛她了,他们要动更多的人就更难了。

    “为什么会这样?”有人突然嚎叫出声,“不是奥斯兰谈判无敌吗?怎么就会被一个华夏人给打败了,如果只是伦敦那边的条件还好,为什么要送还萨森克这三十家公司呢?”

    也有人跟着道:“你们可是卢森堡的王族呀!是掌握了四万亿庞大资产的超级豪门,怎么会被一个的华夏人给打败呢?怎么会搞出这样的结果呢?萨森克这些公司你们拿走了,我们并不会找你们要的,你们为什么还要还回来呢?你们这样做让我们非常被动,你们自己也丢了豪门家族的脸啦!”

    还有人把目光看向了安德烈,质问他:“安德烈不是你现在已经到了我们反攻的时候了吗?不是你告诉我们那个华夏人没有机会了吗?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随着这个问题,还有其他人纷纷附和道:“就是啊!我们原本是在讨论夺取哈鲁斯堡计划的,结果到了现在都要成了夺取哈鲁斯堡笑话了!安德烈你到底还有没有办法啊,难道我们今天又没办法了吗?”

    安德烈站在那里咬牙切齿,他看着下面这些人,恨不能把自己的袜子脱下来塞进那些蠢货的嘴里。

    特么的你们这些猪脑袋都会不会话啊?什么夺取哈鲁斯堡计划夺取哈鲁斯堡笑话,自己什么时候过这些?这都是你们这些白痴出来的好吗?结果现在发生了意外你们又来指责我了?你们以为我想看到这样的情况,我想失败我不想夺回哈鲁斯堡吗?可是没办法就是没办法啊!

    安德烈脑子乱成了浆糊,他狠狠一挥手然后大吼道:“都给我闭嘴吧!”

    一声咆哮震住了所有人,让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安德烈才又道:“你看看你们现在像什么样子,不就是出现了一个意外情况吗?你们怎么就一个个像死了妈一样惶恐,还都指责我了,有必要这样吗?”

    “你们都要明白自己的身份,你们可不是贫民窟里那些闹哄哄的垃圾,而是哈鲁斯堡的贵族,要优雅要淡定懂吗?”安德烈。

    面对安德烈怒斥,这些人一个个都低下了头,显然他们也都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表现有多糟糕。

    安德烈随后又:“我能了解你们的心情,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也很恨那个华夏人还有凯特琳那个婊子,我也痛恨他们抢走了我们的家族抢走了我们的一切,还把我们当成圈养的山羊一样放牧,还要我们接受吗?这是对我们的侮辱!”

    安德烈又转了话锋:“但是不管我们如何愤怒,我们都必须保持理性和克制,毕竟现在已经失去了我们的机会,我们就必须再忍耐和蛰伏,等待下一次机会!”

    “可是难道我们就这么放弃了吗?我不甘心呀!”有人。

    “你不甘心难道我就很甘心吗?”安德烈反吼一声,“但是不甘心现在我们也必须忍耐!”

    “不就是夺取哈鲁斯堡笑话,不就是我们的判断被打脸了吗?才这样你们就忍不了了?”安德烈,“你们难道忘记了这并不是第一次了?从那个华夏人还有凯特琳那个婊子回来以后,我们就在不断的失败不断的被打脸吗?为了继承家族保住大家的产业,我甚至都请来了奥斯兰大公和范纳普大主教。”

    到这里安德烈顿了一顿,他摊开双手:“可结果又怎么样?不还是一样失败了吗?所以我才被迫主动交出产业和权力蛰伏下来,目的就是为了等待机会。”

    这个时候,伊法曼很适时的站出来:“各位哈鲁斯堡的兄弟们,我们都拥有同样的姓氏,那么既然安德烈他可以忍下这样的屈辱,那么我们又为什么不可以呢?”

    “不管怎么样,我都信任安德烈!”梅特涅马上跟着。

    随着梅特涅这话,下面这些人也都重新燃起了信心,不过他们可并不是盲目的明星粉丝,所以也有人发出质疑:“我也非常愿意相信安德烈,但是我凭什么相信有机会他就一定能抓住?毕竟经过这次的事情,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他们在家族中的威望会上升到一个高度,就算有机会也很难的!”

    “你怎么能质疑安德烈?”伊法曼和梅特涅都很愤怒。

    相比之下安德烈自己却很淡定,他微笑着看着那人:“其实你的话的非常棒,那的确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如果你这话的指向是另一个人,我会你是一个冷静的人,能够冷静的寻找问题,但是你的指向却竟然是对我的,那不得不就是你愚蠢了!”

    “是不是觉得我这话很夸大?你很不服气呢?”安德烈又问。

    原本那人是准备要反驳的,可听到安德烈这么问,他突然又愣住了。

    “相信我,我可没有盲目的自信。”安德烈告诉他,“你会担心是因为你已经忘记了曾经在继承盛典上我曾经请来范纳普大主教和奥斯兰大公的事情。”

    “当然我也知道,有些人会觉得我那次不是失败了吗?难道再请来就有机会了?”

    安德烈摇头:“但是我想的不是这点,而是我对于其他家族豪门的维系,这是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所绝对没有的!”

    安德烈最后:“所以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寻找其他豪门进行结盟,为此哪怕付出一些代价,哪怕是哈鲁斯堡基金和哈鲁斯堡银行这样的代价又能怎样?我相信那些豪门肯定都会站在我们这边,面对那么多豪门的压迫,他们是没有任何胜算的!至于我们付出的那些股权,只要家族在我们手里,那些才是我们的!”

    听着安德烈的话,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对呀!安德烈才是承受压力最大的那一个,他才是要继承家族的,他都没崩溃,他们着急什么呢?

    虽然在西方并没有“胸有奔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这么一句话,但这些受过专门贵族和管理学系统教育的人,他们也很清楚轻佻和容易激动的人不堪大用,只有那种能抗住压力非常沉稳的人才值得信任。

    而安德烈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心智坚韧显然就是如此!

    尽管他过去失败了,但那都是周铭和凯特琳他们的运气好罢了,否则他们怎么能在大主教面前夺得继承权呢?不过安德烈却是凭着自己的决心,他能忍住自己的愤怒,能清晰分析眼前的局势,不去做那些冲动的决定,这才是一个首领所需要具备的素质!

    正是这样,这些哈鲁斯堡的遗老们才更坚定认为安德烈是非常值得投资和信任的,一切就像他的那样,只要他们能耐心的等待,总会有机会的!

    当然如果安德烈只是单纯的蛰伏单纯怂的话,他们并不会如此信任,更重要是安德烈还有计划,他的确知道该如何操作,这样才是最让人放心的。

    想到这里,这些人都向安德烈表态道:“对不起安德烈,我们都错了,我们就只相信你,永远支持你!”

    面对这些表态,安德烈露出了笑容,他的眼神锐利,心里暗暗在:等着吧,我是不会放弃的,只有我才是哈鲁斯堡的继承人,为此我甘愿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把整个哈鲁斯堡家族都卖掉我也甘心,因为如果我没有继承家族,这些对我来都毫无意义!

    这很疯狂吗?但这些都是凯特琳你这个婊子还有那个该死的华夏人你们逼的,都是你们!·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