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什么叫虚伪
    在温莎城堡伊丽莎贝女王的书房里,她和其他大人物们的电话会议仍在继续,当然会议的情况同魏腾庄园里的情况十分相似,自从听到奥斯兰结束谈判,并且决定无条件归还萨森克等三十家公司给哈鲁斯堡家族以后,这个电话会议就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宁静。

    毕竟这是谁都不曾想到的结果,对于这些大人物而言,三十年没有谈判输过的奥斯兰几乎都成了他们的信仰,现在信仰一朝崩塌,他们怎么能那么简单接受呢?

    当然要说的直接一点,什么信仰都是假的,更重要的是他们这些“大人物”在这三十年的谈判中从来没有在奥斯兰手上占到过任何便宜,更别说赢下谈判了,所以他们都认为谈判输给奥斯兰是理所当然的。然而现在突然冒出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华夏人却赢下了谈判,这让他们怎么能接受呢?

    也就是说,周铭赢的这次谈判就等于打了他们所有人的脸!

    电话会议诡异的安静了很长时间,最后伊丽莎贝先说道:“看来我们似乎高估了奥斯兰也低估了来自华夏的周铭先生。”

    伊丽莎贝这话是并没有任何指向性的,她只是想挑起一个话头,让气氛不再那么沉闷,但随着这话出来却立即迎来一片暴躁。

    “天呐我简直无法相信究竟是什么才能让女王陛下您做出这样的判断,我或许承认奥斯兰他的谈判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无敌,但要来终结他三十年谈判胜利的也必须是我们,绝不能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华夏人,这完全是对我们的侮辱!”

    “我有理由相信,那华夏人其实并没有胜利,就算奥斯兰真的那样宣布要归还那些企业了我也仍然相信!毕竟输和赢并不一定是那些企业所决定的!”

    “你提醒了我,我想起了曾经有那么一次,我在和奥斯兰的谈判中也占得了上风,甚至我一度认为我会是第一个和奥斯兰谈判胜利的人,但最后我发现我错了,那些原本我认为胜利的谈判条件,随着时间的推移,却发现是我亏了。也就是说如果看当时的结果,我以为是我赢了,可等到结果出来,我才发现我输了。”

    “所以现在我们不能因为奥斯兰做出了那样的决定就草率的认为他输掉了谈判,这是非常武断的,这或许就是他的策略,是他屹立于不败的地方,我们就等着看结果好了!”

    面对电话会议里这些七嘴八舌的讨论,让伊丽莎贝很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她忍住自己要马上结束电话会议的冲动,只是轻轻敲了几下自己的话筒示意然后说:“我说绅士们,我想提醒你们我们似乎偏离了讨论方向,虽然我也无法确定现在奥斯兰宣布的消息是否能对应最终的结果,但我能确定这条消息一定能带来很大的影响!”

    伊丽莎贝顿了一下才又说道:“要知道这可是第一次有家族主动归还曾经的哈鲁斯堡家族产业,而据我所知现在继承了家族的凯特琳正在整理家族的产业情况,甚至她也已经把分散在其他家族成员手上的股权和产业全都收回到自己手上,我有理由相信她这么做是准备要干一些大事了!”

    米歇尔立即意识到了:“女王陛下您是觉得凯特琳她会把奥斯兰归还那些公司的行为当成典型,然后找我们也这样做吗?”

    电话会议里马上有人接话道:“我想说她要真在打这个主意,那我只想说她真是在痴心妄想了,我可不是奥斯兰,那些产业既然已经到了我手里,我就不可能会再有把他送回去的打算!”

    还有人也说:“还不还的我倒无所谓,但关键是我需要她拿更好的来交换才行,毕竟我是从来不会做亏本生意的!”

    更有人说:“如果是我,连她会提哪些条件我都没有听的兴趣,她和我的差距太大了,她根本没有和我平等对话的资格!”

    听着电话会议里这些人一个比一个高傲的话语,伊丽莎贝只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这时就见自己才出去的管家又突然跑进来了,他小声告诉伊丽莎贝凯特琳邀请她讨论归还曾经属于哈鲁斯堡企业的事宜。

    伊丽莎贝第一时间愣了一下,因为她没想到事情居然来的这么快,她刚刚才说到这是可能的事,结果管家就马上过来告诉自己了,这尼玛动作也太快了一点!

    摇摇头,伊丽莎贝觉得现在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正准备把这个事情在电话会议里说出来讨论一下,却赫然发现这电话会议里不知啥时候一片安静,就好像那些人都突然同一时间掉线了一样。

    难道他们也在同一时间收到了这个消息吗?

    伊丽莎贝这么想着,她认为这是非常有可能的,毕竟自己可是大不列颠的女王,凯特琳没道理只针对自己,肯定是全都打了电话的。

    想到这里,伊丽莎贝马上问道:“我刚刚得到消息,凯特琳已经通过哈鲁斯堡给所有家族都联系上了,说她会给所有家族开会,要求归还曾经哈鲁斯堡的产业,不知道你们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面对她这么个问题,整个电话会议里先是一愣,随即米歇尔首先说道:“这个消息我还并不知道,不过她凭什么这么要求,我肯定不会答应这种无理要求的,但我现在家族里有些事情,我可不能把我所有的精力都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所以就先挂电话了。”

    米歇尔说完就真的结束了这次电话会议,在他之后,其他人也都纷纷说道:“对呀!这种消息简直太可笑了,我们是绝不可能有任何妥协的!不过我们家族里的事情也着实太多了,没时间一直进行电话会议,我想这次的电话会议就到这里吧,再见。”

    随着这些话,他们纷纷结束了电话会议,伊丽莎贝在这边听着几乎就要暴走了。

    “这些该死的混蛋,他们真的把我当白痴了吗?一个个嘴巴上说着自己要维护豪门的尊严,但实际上都和狗一样,闻到了骨头就管不住自己的腿!”

    伊丽莎贝咬牙切齿的说,狠狠的砸了自己的话筒,她很清楚这些家伙都是在得到了来自哈鲁斯堡凯特琳的联系才匆匆收线的,因为她甚至都听到了有人还没来得及收线前就说了一句马上联系的话。

    “那么女王陛下,我们是否要回绝哈鲁斯堡那边,来彰显大不列颠王室的威严呢?”老管家询问。

    “当然不用。”伊丽莎贝毫不犹豫的回答,“我原以为我是第一个答应的,看来是我高估了这些家伙的决心,看来只要凯特琳那边能摆出足够的筹码,她就能收回这些企业,创造一个奇迹了!”

    一边说着伊丽莎贝一边站了起来:“现在我们也需要去联系哈鲁斯堡那边了。”

    ……

    与此同时在伦敦另一边的红堡门口,奥斯兰亲自送周铭离开。

    “大公阁下,非常感谢你今天的决定,请相信我这一定是最好的决定,有我在的哈鲁斯堡也将是未来卢森堡最好的朋友!”周铭对奥斯兰说。

    相比周铭的微笑,奥斯兰却有些冷漠,他和周铭握手说:“相比那些不确定的未来,我更希望你承诺的那些资金,会转让给我们的伯里克斯的仓库能尽快到位。”

    “看来大公阁下是比较富有务实精神的。”周铭说,“资金在今天就能到位,至于那些仓库,就和我们今天约定的那样,只要萨森克公司还有另外十家公司的股权转让以后,我就会马上向卢森堡敞开仓库了。”

    “放心吧,我奥斯兰的名声可不是靠赖账得来的。”奥斯兰说。

    “我当然相信,那么我就等着大公阁下的好消息了!”

    周铭轻松说着,随后周铭又和奥斯兰确认了一些事情以后就离开了红堡,而就在周铭才离开,奥斯兰的管家就上来了。

    “大公阁下,是安德烈先生打电话来想要联系您。”管家说。

    原本奥斯兰听到安德烈那个名字就没兴趣的,不过后来他又想了想才点头让管家拿电话给他了。

    奥斯兰拿过电话直接道:“安德烈,我很希望你能说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否则这将是最后一个电话。”

    那边安德烈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奥斯兰会这么说,所以他听到以后并没有任何慌张。

    “大公阁下,我知道你刚刚和那个华夏人达成了协议,虽然我不了解你们之间还有怎样的条件交换,但我想大公阁下肯定还是并不开心的对吗?”安德烈问。

    “听安德烈先生的语气,似乎是有让我开心的办法了?”奥斯兰反问。

    “如果不是有这个办法我也不敢打这个电话了。”安德烈说,“我可以告诉大公阁下,凯特琳虽然已经继承了哈鲁斯堡家族,她也收回了很多股权和产业,但他们的力量还是非常单薄的,不管是对家族还是对其他产业以及资金的掌控力都是如此。”

    “我想我可以把目前哈鲁斯堡里的情况完全告诉奥斯兰先生您,或许能给您带来很大的帮助。”安德烈说。

    奥斯兰笑了:“我非常希望能如此!”(83中文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