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康帝古堡品酒会
    

    

  第三百五十八章 康帝古堡品酒会



    

    


    


    


    


    康帝古堡位于法国波尔多的圣维安谷地,虽然旁波家族在法国的王朝早已被推翻,但所谓的西方资产阶级革命是永远不彻底的,旁波家族在法国各地的封地和资产几乎都被完好的保留下来了。曾经的王室旁波家族,也借由这些产业渗透到了法国的方方面面,暗中掌控这个国家。

    12月1日这一天,旁波家族这一代的首领,也是拥有“法王”之称的米歇尔,在康帝古堡召开了葡萄新酒会。

    这是米歇尔的习惯,他总是喜欢在自己仍然保留皇室名称的酒厂新葡萄酒酿好出桶的时候办这么一次酒会,是推广宣传也是炫耀,而有资格受邀参加的,也都是不同寻常的人物。

    “那是葡萄牙的无冕国王加百列公爵,那是西班牙国王费迪南德还有王储菲利普殿下,那是大不列颠的查理王子,还有居然一般不会轻易露面的汉诺威王子梅塞德殿下也都亲自到场了!这真是非常了不起的盛会呀!有那么多大人物都到场了,这都是因为旁波家族,都是因为我们的米歇尔国王!”

    古堡门口,几名仆人非常骄傲的说着,显然他们对自己能在这个家族做事感到非常自豪。

    而在康帝古堡内,所有受邀过来的贵客们都已经在大厅落座,米歇尔正对他们做着介绍。

    “葡萄酒是非常伟大的发现,法国出产全世界最优质的葡萄酒,那么全世界也理应以法国的葡萄酒为尊,以法国的葡萄酒品质为统一标准,而在所有的酒庄中,又以我们旁波家族掌握的标准为核心。”

    米歇尔说:“用皇室封地的葡萄园所种植出来的葡萄,放进皇室的酒庄里,再通过皇室流传下来的方法,通过皇室培养的酿酒师秘制酿造,只有这样的葡萄酒,才能被称之为极品!”

    强调完这点米歇尔又说:“今天大家都非常幸运,因为今天是康帝古堡的新一批葡萄酒出厂的日子,在场的诸位也将是全世界第一位品尝到这一批葡萄酒的人,经过了八百个日夜的发酵,我相信你们会得到惊喜的。”

    随着米歇尔的介绍,现场宾客们都发出了欢呼,随后米歇尔让城堡的仆人们给宾客们分发,所有宾客们在尝过新葡萄酒后都纷纷发出了赞赏,“入口香醇回味无穷”、“这是我喝过最好喝的”、“如果这批酒开售我一定是第一位买家”这样的称赞不绝于耳。

    米歇尔也非常高兴的坐在了大厅里,所有人在聊天的时候,也有人突然提起了归还哈鲁斯堡产业的事情。

    “我知道现在哈鲁斯堡家族在向所有人讨要产业归还,我知道米歇尔先生你的手上也有一些哈鲁斯堡家族的产业,不知道你是如何处理的呢?”

    面对这个问题,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显然这是所有人都很关心的问题,毕竟今天过来的宾客里,有一大半都有哈鲁斯堡家族的产业,今天也都是派了代表去归还的,虽说他们都已经做出了决定,但他们还是想听一听这位“法王”是什么做法。

    米歇尔对于这个问题也并不感觉有任何意外,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时下贵族圈里最热门的事情了,在今天这样的聚会上怎能不讨论呢?

    于是米歇尔放下了自己的酒杯站起来说:“这个事情我当然知道,不过对我来说,尽管那些产业在旁波家族内很普遍,但如果你想要就要,也是让我很难过的。”

    米歇尔说着叹了口气:“但现在也很麻烦,毕竟有卢森堡那些家伙实在开了一个十分糟糕的头,如果我不这么做就会显得旁波家族太小气了,所以我也十分为难,我只好派我忠实的仆人斯蒂安代表旁波家族去哈鲁斯堡了。”

    听着米歇尔这番话,大厅里顿时响起一片欢呼。

    “天哪!居然是斯蒂安!真的是他吗,那可是被称为是拥有魔鬼头脑的家伙,他总是有想不完的办法,不管遇到任何局势,他总是能想到特别的办法,看来米歇尔你对哈鲁斯堡那些家伙也很不满了,我想你的仆人肯定会把他们这一次会议搅的一团糟!”

    “他当然会感到不满,就连我也会感到厌烦,他们真是太过分了,各个家族之间有一些产业交换是很正常的,他怎么能说要回去就要回去呢?这根本就是不把大家放在眼里嘛,要我看哈鲁斯堡有这样冲动的首领,这个家伙注定不会有什么前途!”

    “我知道斯蒂安这个人是从阿诺德家族出来的经理人,他拥有非常强的领导能力和洞察能力,我很相信这个人,他一定能让局势掌握在我们手上的!”

    听着大厅里这些人的评论,米歇尔也很高兴,他不住的微笑点头。

    “其实在派斯蒂安去的时候就曾给他指派过任务的,我们可以把产业还给哈鲁斯堡,但他们也必须为此付出代价。”米歇尔说。

    这话让很多人恍然大悟,他们纷纷为米歇尔叫好,当然也有人猜到了什么。

    “原来如此,米歇尔你早就有准备啦,那么你是要借用这个机会狠狠把价格抬高吗?”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我们就要让哈鲁斯堡付出相应的代价!所以这才是米歇尔你派斯蒂安做代表的最重要原因吧,以斯蒂安的领导能力把其他人都团结起来,一齐向哈鲁斯堡涨价。”

    “这么看来米歇尔你的打算比我们想的要更长远啊,原本我们只以为你只是为了自己去的,却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让那些代表们联合起来的打算,这太让人惊讶了,哈鲁斯堡家族的打算看来是注定要失败啦!”

    “他们当然要失败,难道他们那么一个没落的家族,还真以为可以号令我们不成?就算让他们有这样的想法对我们来说都是莫大的侮辱!”

    有这么多人捧场,米歇尔当然也更高兴了,就好像他真的已经成了霸主一样。

    米歇尔也接着说道:“既然大家都这么热情,那我就告诉大家更多的消息吧,在斯蒂安出发前,他就曾告诉我他的计划,大体和你们刚才所猜想的一样,他就是要联合你们的代表一起向哈鲁斯堡施压,要求他们必须提高他们的收购价,否则我们会一致不答应的,提高幅度为百分之四十到五十,这就是我们对他们的无礼的一种制裁!”

    米歇尔说着两手一摊:“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要是给他们开了这个头而没有惩罚,以后谁都来这么做客太麻烦了。”

    虽然之前他们就已经猜到会是这个结果了,但现在当米歇尔真的亲口说出来的时候,还是让这些人感到惊讶万分,很多人甚至忍不住的惊呼起来。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居然能涨价这么多吗?我原本以为最多百分之二三十就好了。”

    “我想就算再多涨价百分之十到二十,哈鲁斯堡他们还只能接受,因为我们都很清楚他们需要这些企业是凯特琳新继承家族需要建立威信,而要回那些家族企业就是很好的方式,我想他们是不会放弃的,所以我们大可以放开手脚去开价,他们都没有办法的!”

    “我太高兴了!非常感谢米歇尔先生,我想这是给我这个月最好的消息啦!制裁,我们必须要狠狠制裁他们!”

    当这些人你一句他一句欢呼的时候,米歇尔的管家突然匆匆进来了,显然是有消息要向米歇尔汇报的。

    米歇尔这时非常高兴,他大手一挥:“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行了,这里没有什么不相干的人,我要是猜的没错,肯定是哈鲁斯堡那边有消息了对吗?”

    那管家有些犹豫,不过他还是点头道:“的确是哈鲁斯堡那边的消息,斯蒂安刚刚归还了产业给哈鲁斯堡家族,平均降价了百分之二十,并且都才归还了三分之一的股份。”

    随着管家这话说出口,现场顿时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愣愣看着米歇尔,浑然不明白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剧情就急转直下了呢?

    米歇尔更是傻眼了,有种要掐死这个管家的冲动,要知道他刚刚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了斯蒂安,并且表示他会努力联合所有人抬高价格,怎么到现在他却反而还压低了价格呢?这不是在打脸吗?

    “这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斯蒂安那个蠢货做了什么?”米歇尔无比恼火问。

    对于这个问题,米歇尔的老管家还来不及回答,就见大厅里很多人都接通了各自的电话,随后现场顿时爆发一片惊天动地的惊呼。

    “原来这都是米歇尔你干的好事,是你派的代表毁了这次会议!”无数人在指责着米歇尔,让他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当他知道哈鲁斯堡那边发生了什么以后,他险些没直接掀翻了自己的桌子。

    就是米歇尔的代表斯蒂安,是他背叛了所有家族代表的同盟,也是他最先接受了哈鲁斯堡的低条件,最后逼的其他人都没办法只能这么做了。

    米歇尔感觉自己的脸都被噼里啪啦的打肿了,他郁闷到要吐血。

    米歇尔怎么样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刚才还说自己要带领大家去向哈鲁斯堡算账的,可转眼斯蒂安这浓眉大眼的家伙就叛变革命了,这不是把他当傻b了吗?

    而且如果这样能带来利益也就算了,结果他还降价还只卖了三分之一,这不脑子有问题吗?

    米歇尔对这样的想法感到无比郁闷,他抓耳挠腮的都要把自己的头发给揪下来了。

    就这还要制裁哈鲁斯堡呢?究竟是谁在制裁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