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未来救世主?
    

    

  第三百五十九章 未来救世主?



    

    


    


    


    


    哈鲁斯堡这次会议可并不仅仅只影响了法王米歇尔在康帝古堡内的品酒会,他还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如果凯特琳真能那么简单就收回那些曾经失去的家族产业,那就太可怕了。

    要知道当初他们为了侵占这些产业可是趁着哈鲁斯堡没落的时候才做的,现在换了个强势的首领,就能那么简单收回去的话,就不能不让人多想了。

    不仅如此,更重要的还是凯特琳和那华夏人结合在一起的雄心壮志,他们才接手哈鲁斯堡就做了这样的事情,那么在他们收回了这些产业,把所有哈鲁斯堡的产业集中以后又要做什么呢?那种未知才是最让人担心的,也是由于这一点,哈鲁斯堡的这次会议才引来了几乎全世界的关注。

    当然这其中最需要强调的就要数是距离哈鲁斯城堡不远的魏腾庄园里那群人了,他们作为哈鲁斯堡家族的遗老们,没有哪怕一秒钟不在想着要夺回自己的权力,甚至连做梦都想的是这个。所以现在城堡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能不让他们紧密关注呢?

    当斯蒂安他们进去哈鲁斯堡以后,梅特涅就第一时间去找了安德烈,安德烈跟着他来到庄园大厅里,发现所有家族遗老们又聚集了起来。

    安德烈来到这里,就听他们在嘈杂的说着什么,而他们见到安德烈到了,一个个又更兴奋了。

    “安德烈,现在绝对是个好消息呀!凯特琳那个婊子太不自量力了,居然真的请来了那些家族的代表要商讨他们归还家族产业的事情,他们以为侥幸赢了奥斯兰大公,就能号令所有人了吗?我想那些豪门家族一定会好好教育他们事情没那么简单的!”

    “上次只是奥斯兰大公,那个华夏人就穷尽那么大心思去对付了,这一次他们几乎把整个欧洲的大贵族们都得罪了,看他们还能怎么收场?”

    “我还记得安德烈你说过属于我们的机会会来的,我们需要耐心等待,我想就是现在了,他们犯下了如此愚蠢的错误,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面对这些人无比兴奋的话,安德烈却一点也兴奋不起来,反而还皱起了眉头。

    “只是这样你们就按捺不住了吗?”安德烈冷哼一声说。

    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那些人当时就愣住了,就连梅特涅和伊法曼都不明白这么值得高兴的时候他又在乱发什么脾气。

    “嘿!安德烈你在说什么,现在是凯特琳那个婊子,是她做了非常愚蠢的事,给了我们机会,难道我们连为此高兴的权力都失去了吗?”下面有人不满道。

    安德烈看了他一眼说:“高兴的权力当然有,毕竟一个傻子总是最开心的。”

    那人当时就不干了,他拍桌子站起来说:“安德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这一次安德烈连看他一眼的兴趣都不看:“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不知道的是你们!”

    “你们都好好看看自己的样子,你们都是哈鲁斯堡的家族成员,不是贫民区里那些喜欢八卦的白痴,随便一点消息就能让你们笑的合不拢嘴了吗?那你们的要求也太低了一点。”

    安德烈接着说:“的确,我承认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他们进行这一次会议是很愚蠢的,但却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做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就要马上行动起来,难道我们的耐心就只是如此吗?难道我们不应该更深沉一点,等着事情继续发展,等着更好的机会吗?”

    大厅里的人他们先前虽然激动,但却并不意味着他们真是白痴,经安德烈这么提醒,他们才都恍然明白了。

    “安德烈你这么说,是觉得这一次会议,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他们会成功吗?还是你得到了什么消息,那些贵族们会向他们妥协?”大厅里这些人很着急问道。

    安德烈此时并不着急回答,他先环视一圈,给这些人很大压力,在卖足了关子以后才说:“一个礼拜以前,也就是奥斯兰大公和那个华夏人谈判结束的时候,我曾和他通过电话。”

    这时就有人惊呼起来,他们没想到早在那时安德烈就已经在做准备了吗?而且那时他已经失势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和奥斯兰大公通话,也足以说明奥斯兰大公对他的重视,那这么说起来他还是有机会的,他们也确实没做错选择,相信他果然是最正确的!

    他们非常兴奋和高兴,而这也是安德烈故意说出这个消息所要达到的效果。

    安德烈扬起嘴角,他接着说道:“而在那时,奥斯兰就告诉我了他的判断,他认为如果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借着赢了他的势头去收回其他的产业,是很有机会成功的,因为其他的贵族都是懦夫和蠢货!他们会害怕和他们单独对抗,不愿意蒙受损失,只要他们能付钱,他们就愿意卖出那些产业,至于影响……那等看到了再说吧。”

    随着安德烈的答案,让大厅里这些人都暴躁了起来,他们纷纷指责那些贵族的懦弱,表示他们怎么可以这样不管不顾呢?怎么能这么放纵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呢?

    还有人则无比悲观,认为那些贵族都是一个个成了精的人物,既然他们都是要直接送出去的,就证明他们暂时还不愿惹他们,那么他们都没办法,自己这些人要怎么才能夺回自己的权力呢?

    这时有人想起了什么站起来说:“可是安德烈,我刚刚得到消息说旁波家族的代表斯蒂安已经联合其他代表,要故意抬价狠狠宰那个华夏人一笔了,幅度可能有百分之五十,这难道不是说那些家族早有准备,并不甘心让他们那么简单就拿走那些产业吗?”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道:“我们相信那些家族既然都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多少会对我们的事情有帮助吧,证明那些家族还是有脾气和不满的,这就可以让我们利用啦!”

    对此安德烈也不多解释,只是悠悠一句“那就等结果看吧”,然后就坐在了一旁,和他们一起等结果了。

    很快他们就等来了结果,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不仅那些代表联合起来抬价的计谋没有得逞,反而还降低了收购价,并且还只是收购三分之一股份的价格,更重要的,是最开始提出联合代表抬高价格的斯蒂安,居然成了最先降价的那一个。

    结果让所有人都傻眼了,他们能想到那些贵族代表们会退缩,这个会议会有反复,但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居然能败的这么彻底?

    他们都很想问一句:你们都在搞毛线啊?

    安德烈这也才又站了起来,他问道:“现在都相信我了吗?”

    这一次面对安德烈的问题,大厅里这些人都不能不低下了头,果然还是安德烈对局势的把握最到位!

    “其实你们只是台低估了凯特琳还有那华夏人的本事,你们不妨仔细想一下,那华夏人既然能赢过奥斯兰大公,又凭什么会在这样的会议上,输给那些所谓的代表呢?”安德烈说。

    所有人这才恍然大悟,是呀!那些贵族在谈判上都是奥斯兰的手下败将,那么手下败将的人又能做成什么呢?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颓然了,叹息声一片一片。

    “可惜呀!这么好的机会,那些该死的家伙怎么就不能多努力一下呢?还有那个华夏人,他怎么就那么厉害,我们岂不是又得继续等下去了?这种等待的感觉真让人痛苦,我觉得自己随时都要发疯啦!”

    这是安德烈又说:“其实你们也根本用不着这么悲观,我既然能在这里告诉你们这些,就证明我早有准备了。”

    所有人听他这么说顿时又重新燃起了信心:“难道安德烈你还能把局面再翻过来吗?”

    安德烈摆摆手:“把局面再翻回去的本事我是没有的,不过我在这里却可以告诉你们,我们的下一个机会很快就要到了。”

    大厅内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安德烈,有惊讶有质疑。

    安德烈不以为然:“我知道你们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这很正常,但是我请你们都好好动动自己的脑子,这次会议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砍价很厉害,那么那些家族就真的会一点意见也没有吗?还有之前在那华夏人手上吃亏了的奥斯兰大公,他又会真的甘心失败吗?”

    有人意识到了:“安德烈你的意思是说很快就会有人向他们报复!”

    安德烈微笑着点头:“就是这个意思,而且这也是必然的,更重要的是他们一次性得罪了那么多人,那么只要有人出手报复,那可就是墙倒众人推的场面了。”

    很多人眼睛都亮了,显然他们也都明白,这一次会议凯特琳和周铭虽然看似占了便宜,但实际上那些人却并不是真的服气,他们迟早要报复的,并且一旦有第一个人出手,其他人就会一拥而上了,那时面对所有人的围攻,他们不可能还挡得住。

    这时有人担心道:“那这样一来哈鲁斯堡家族怎么办?”

    这句话提醒了他们,如果那么多家族一起对付哈鲁斯堡家族,那岂不是要把所有产业都瓜分走了吗?

    安德烈却很有信心道:“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人来力挽狂澜保住家族了,大家放心,我和所有家族都有联系,他们憎恨的对象只是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只要赶走了他们,我是能要回很多产业的,至少核心产业我可以保住,这点我可以向你们保证!”

    随着安德烈这番话,才让大厅里这些人都放下了心,他们也都随之高喊道:“安德烈万岁!只有你才是哈鲁斯堡未来的真正救世主!”

    在这些呼喊中,安德烈将自己的腰板挺的更直了,似乎看到了自己真的已经成了未来的救世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