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自负陈博文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自负陈博文



    

    


    


    


    


    一架中型客机从阿尔萨斯的国际机场起飞飞往伦敦,周铭和陈树叶凝一起都坐在这架客机上。

    “老师,真的非常抱歉,本来只是我们自己的事,却没想到还要麻烦您陪着我们一起过去。”叶凝小声对周铭说,一张俏脸上写满了愧疚。

    另一边陈树也说:“老师请您放心,您是我们的班主任,这是我们认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我们去伦敦只是把事情跟那边说清楚马上就回来,毕竟现在哈鲁斯堡家族那么多产业才收回来,我们不能这时候离开。”

    周铭微笑着对他们说:“我当然相信你们,我也很希望我们能尽快解决这边的事情回去,不过事情恐怕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你们要有准备。”

    陈树和叶凝都很坚决的点了头,表示他们不管发生什么都一定会站在老师这边。

    周铭轻轻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了,其实周铭决定要跟着陈树和叶凝去伦敦也是昨天的临时决定。因为昨天陈树说他表哥要他去伦敦的时候,周铭只是觉得有点奇怪,但随后稍晚一些当叶凝也说了几乎一样的话,周铭就立即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了,毕竟一个是意外,两个就是蹊跷了。

    后来周铭把陈树叶凝和李阳都找来问他们怎么回事,原本周铭只是例行公事的询问,但李阳当时的一句“现在哈鲁斯堡事情那么多,少了人就不好做了”的话,提醒了周铭,让周铭立即感觉到这个事情或许没那么单纯了。

    很简单,凯特琳跟随父亲一直是漂泊在外的,在家族里根本没有可以信任的人,所以现在不管任何事情都是要依靠金融班的同学们来完成的,否则要单靠她自己,这么大的工作量累死她也不可能完成。可就算有金融班同学们的帮助,凯特琳也疲惫到每天睡不了几个小时。

    那么如果这个时候有办法能把这些金融班的同学们都调走呢?不说马上能打败凯特琳,但也差不多了。

    试想无论任何公司,一旦各部门主管都同时辞职,或许一天两天这个公司还暂时能运转下去,但一个礼拜一个月呢?总会垮掉的,更别说凯特琳还是刚接手家族的新人了,情况更糟糕!

    虽然这个想法太夸张了,但周铭却认为这个可能性极高!

    不管怎么说,先陪着陈树和叶凝去伦敦看看再做决定,毕竟他们现在的形势非常糟糕,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凯特琳对周铭的决定从来都只有支持这一种选择,于是周铭带着陈树叶凝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来到机场乘坐飞机飞往伦敦。

    阿尔萨斯到伦敦的航程很近,因此不过才一个多小时的工夫,周铭他们就到了伦敦机场。

    才离开没多久就又回到了这里,但周铭却来不及感慨什么,就带着陈树和叶凝走下了飞机,跟着人群离开机场,在出口通道见到有人在门口举着写着陈树和叶凝名字的牌子,显然那就是来接机的人了。

    那是一个身材修长穿着黑色大衣的三十多岁人,根据陈树之前的介绍,他就是陈树的表哥陈博文了,他是国家选派来英国留学的人,先在剑桥留学后去了伦敦修了金融投资硕士学位,现在伦敦一家知名投资机构工作。来接机的只有陈博文一个人,因为陈树和叶凝两家是世交,因此在国外有事都会互相照应的,这一次陈博文也是先后邀请他们来伦敦的。

    “表哥!”

    陈树看见了陈博文,高兴的挥手和他打招呼,其实在陈树心中,陈博文算是他从小到大的偶像,甚至连他最后进入金融班也受了陈博文很大的影响。

    不过陈博文也的确很有本事,作为国家改革开放第一批走出国门的年轻人,他能从剑桥到伦敦大学,读完本科读研究生,这足以自傲了。这要是换成周铭自己,他就没有完成的信心了,毕竟作为英国第一的商学院,伦敦大学商学院的硕士文凭真不好拿。

    既然两家是世交,叶凝当然也认识陈博文,她也主动上前问好。

    “非常欢迎你们来到伦敦。”陈博文微笑着说,他随后也对周铭点头说,“你就是他们的老师周铭先生对吗?非常感谢你送他们过来。”

    “客气了,他们是我的学生,我送他们过来是应该的。”周铭说。

    陈博文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任何纠缠:“那么我们现在就先去酒店吧,到了酒店我再告诉你们我给你们的安排。”

    听他这么说,陈树和叶凝都先看了周铭一眼,显然有些诧异,不过周铭并没有什么表示,他们就先跟着陈博文去了酒店,那是在金融区的一家四星级酒店,根据陈博文的说法,他家和他工作的地方都在这酒店附近。

    陈博文开了两个房间,周铭和陈树一个房间,叶凝单独一个房间,在他们都放好了行李后,叶凝过来了周铭和陈树的房间。

    “我向公司请了两天的假,加上周末我可以陪你们四天时间。”陈博文对他们说,“这四天时间里,我可以带你们好好在整个伦敦玩一下,不管你们是想去看看最早的伦敦交易所,还是去伦敦眼那里去做摩天轮都可以,我还可以带你们去看看伦敦塔还有其他你们想看的地方。”

    “总之这几天咱们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四天以后我会安排陈树你和叶凝进格林尼也就是我现在所在的投资公司进行实习,如果你们表现的好,很有机会就能直接留在那里上班了……”

    听着陈博文滔滔不绝的介绍,周铭越听越感觉不对劲了,只好打断他问:“不好意思陈先生,我想问一下那我呢?难道现在就让陈树和叶凝在那什么格林尼投资公司实习了?”

    陈博文理所应当的点头,他随后说:“至于周铭先生你,我当然没有忘记,只是还没说到你的安排,四天游玩我们在一起,到了第五天我会送你上飞机离开的,我会为你买好回法国的机票。”

    周铭摇摇头:“等一下,陈博文先生你的意思是要我第五天以后就丢下陈树和叶凝在这里自己回去了?”

    陈树和叶凝也都说道:“是呀!为什么要把老师送走,如果老师要离开我们就和老师一起离开!”

    “不是我要把他送走,而是等你们进了格林尼投资公司以后,他就没有再待在这里的必要了,离开是他最好的选择。”

    陈博文随后对周铭说:“对于你是陈树和叶凝老师的事情我很敬佩,所以你在伦敦的一切费用我都可以为你出,甚至最后你要买任何纪念品也没问题,你看这样可以吗?我知道普伦大街上有一些手工艺品都很不错的,或者你喜欢印有女王陛下头像的纪念金币吗?”

    周铭不得不再一次打断他的话:“等一下,我想陈博文先生你似乎误会什么了,我并不要任何纪念品什么的,而是陈树和叶凝他们现在都并不想进什么格林尼投资公司。”

    陈树和叶凝也都点头表示同意,不过陈博文却对此不以为然:“我明白你们现在都还没有从哈佛毕业,不过这并不是问题,毕竟我为你们争取到的是格林尼投资公司的实习岗位,这是不需要毕业证和学位证书的。”

    周铭让陈博文打住说:“你真的误会了,我们的意思是说陈树和叶凝并不想要在这里做实习,而不是担心任何的学历问题。”

    陈博文定睛看了周铭好几眼说:“我想是你误会了,我所说的格林尼投资公司是伦敦这里首屈一指的投资机构,甚至在全世界都非常有名,这里的工资待遇水平都非常高,更重要的是如果能真的获得这里的岗位,那么公司是会帮你解决正式移民和国籍问题。”

    “可是我们并不想要什么狗屁格林尼投资公司的岗位,我们也不想要任何的正式移民和解决什么国籍问题!”陈树和叶凝都表示。

    陈博文皱着眉头瞪起了眼睛:“你们都在胡说八道什么?你们知道这个机会是我有多难才帮你们争取到的吗?我希望你们能对格林尼投资公司有一种最起码的尊敬!至于移民和国籍,这就意味着你们将有机会离开华夏,真正成为一名英国人,每天生活在伦敦,而不是等你们学完还要回到那个穷地方去。”

    “可我们并不想要移民,也不想成为英国人!”陈树和叶凝都很坚决说。

    “你们都给我闭嘴!”陈博文有些恼火说,“我知道你们是什么金融班的学生,我不知道你们接受了什么洗脑教育,我也知道你们很自负,但现在不是你们任性和胡闹的时候,你们必须接受我的安排!”

    陈树和叶凝尽管是金融班的班长和团支书,也跟着周铭做了很多事情,但总的来说,他们还是没出过象牙塔的,因此现在被陈博文这么一骂,他们立即都缩起了头。

    陈博文见他们这样说道:“明天我会先带你们去公司报道的,你们这些家伙现在一个个很叛逆,你们以后会感谢我的。”

    陈树和叶凝都焦急的把最后希望投给了周铭。

    周铭没让他们失望,对陈博文说:“我不同意你这么做!你这个家伙未免有些太自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