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老乡见老乡背后打一枪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老乡见老乡背后打一枪



    

    


    


    


    


    其实早在机场的时候,周铭就已经感觉陈博文这人有些倨傲和自负了,虽然他作为邀请人主动张罗和安排是对的,但至少你要考虑自己这几人的感觉才行,他的语气做派就是完全不在乎的。

    不过周铭这时也并没多说什么,毕竟他作为十年前就出国留学并最后在国外定居的人,同时他自己也是从事管理工作,因此在面对国内人时有些傲气是正常的。可随着后来周铭他们跟着他来到酒店房间,在他说出他的安排,并在没有询问陈树和叶凝意见之前,就直接安排他们去实习,让周铭回去,就太过分了。

    尤其是当最后陈博文说出他们是在国内受了洗脑教育,斥责他们是叛逆和胡闹以后,周铭就再忍不了了。

    面对周铭突然站出来,陈博文显然也有些惊讶:“你说我自负?真是不知所谓!”

    陈博文只是随意说了一句,就像是在斥责一个不懂事的小孩一样,随后就转头向陈树了,说白了,他这位留英硕士根本看不上周铭这位金融班班主任,他的态度让周铭有点哭笑不得。

    “你们根本不知道格林尼投资公司有多强大,他掌握着超过一百家公司的股票,更是在中东和非洲乃至东南亚都有很大投资,简单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投资机构,庞大到你们根本无法想象!”

    陈博文接着说:“我记得这就是你们小时候的梦想,在一家金融机构任职,以金融改变世界,现在就是机会,而且你们根本不懂这个机会有多难得!”

    “原本像格林尼这样庞大的公司是不招实习生的,但由于前几天有两名操盘手辞职了,我知道你们就在欧洲,所以才向人力资源部门举荐了你们,并且开出了很优厚的条件,如果你们现在拒绝了,那么我可以保证你们以后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陈博文说。

    “这或许对陈博文你是很难得的机会,但对陈树和叶凝来说,却并不算什么。”周铭说。

    陈博文很恼火的看着周铭:“我希望你能有一些教养,我现在问的是陈树和叶凝的意见,请你闭嘴!虽然你是他们的班主任,但是你根本不懂他们的想法,格林尼公司和英国的国籍是他们从小就梦寐以求的……”

    可陈博文的话还没说完,就听陈树和叶凝很不客气道:“很抱歉表哥陈博文先生,我们并不认为这是机会,我们对进入格林尼公司实习和入英国国籍的事情没有任何兴趣。”

    陈博文当时就尴尬了,他刚刚才说了周铭不懂陈树和叶凝的想法,结果现在他们就否定了自己,那岂不自己搬石头最后砸了自己的脚吗?

    强忍着要一巴掌拍死他们的冲动,陈博文说:“你们就不要在这里捣乱了,我可以当你们刚才的话没有听到,如果你们要再乱说话,我就真会生气了!陈树你叫我一声表哥,叶凝我们两家是世交,我基本是看着你们长大的,难道我还不了解你们吗?”

    “我知道你们现在的拒绝是一种叛逆,也是你们这位班主任老师的洗脑结果,所以我能理解,不过只要你们留在伦敦,我就能帮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们重新找回你们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的。”陈博文说。

    他的话让周铭发笑:“原来崇洋媚外也能算是一种正确的三观吗?”

    “什么叫崇洋媚外?难道去追求更好的生活,追寻自己的梦想也是错的吗?”陈博文非常愤怒,就像是一直被踩了尾巴的狗,“现在伦敦在金融发展,在生活水平上,哪一种不是要远比国内好太多了,尤其这边的人政治热情十分高涨,所有的人也都很热情,不像国内一片死气沉沉,我让他们留在这里是为了他们好!”

    相比陈博文愤怒到几乎扭曲的面孔,周铭很淡定道:“如果这是你的想法,我没什么意见,但是唯一你错的,就是你不该以你的标准去要求陈树和叶凝,应该让他们自己做出选择。”

    “但是他们都被你洗脑被你蛊惑了,所以我必须帮他们做决定!”

    陈博文看着周铭说:“而且你不过只是金融班的小小班主任,你有什么权力来指责我?我至少也是一家大型投资公司的经理,拿了伦敦商学院硕士学位的人,但是你呢?却只能依靠欺骗为生!”

    对于陈博文一句句挑衅的话,陈树和叶凝再为周铭打抱不平道:“表哥陈博文先生,请你对我们老师说话客气一点,你根本不了解我们老师,他也是很厉害的人物,绝对不会比你差!”

    陈树和叶凝为周铭的打抱不平已经很保守了,因为要真的来说,周铭尽管学历不如陈博文,但要真相比起来,周铭在任何方面都甩开了他好几条街。

    只是陈博文自己却不知道,他很不屑的笑了:“他厉害?这话也就只能骗骗你们这种还没有毕业的单纯学生罢了,我们在国内的家世都还不错,就没听过有什么叫周铭的人物,而在国外就更不用说了。当然如果你们认为我这么说没有说服力,那么你们想想,如果他真有本事,还需要让你们来欧洲帮他打工吗?”

    陈博文顿了一下说:“在我看来,他不过就是一个骗子罢了,故意想骗你们给他打工,甚至连你们上学的时间都不放过,就这样的垃圾,我没有直接把他赶走,已经是给足他面子了!”

    那边陈博文的话音才落,叶凝就说愤怒道:“陈博文先生,我需要你向我们老师道歉,因为他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他没有欺骗我们任何事情!”

    陈树也很认真说道:“表哥,我希望这不是我最后一次喊你表哥,我可以很负责任告诉你,我们老师比你想象要厉害更多,他还有自己的投资公司和基金。”

    陈博文脸上满是轻蔑和不屑的笑容:“我已经说过了,你们都被他骗了,就他还有投资公司和基金?这真是最好笑的笑话,你们知道成立一个投资公司或者基金需要怎样的条件吗?不是他带你们进行了什么投资,就意味着他真的拥有那些钱了。”

    陈树和叶凝还想说什么,陈博文却又说道:“好了你们不用再说了,你们太年轻了,很多社会的险恶你们根本不懂,尤其是在国外,未必同胞就一定是好人,很多时候你们信任的同胞会比那些外国人更危险。一切都

    (本章未完,请翻页)如那句俗语老乡见老乡,背后打一枪。”

    周铭为他拍手道:“陈博文先生你说的太好了,陈树和叶凝你们都好好听他说着,由于国内外差异,很多人出了国就会变了,所以你们必须小心。”

    陈树和叶凝都偷偷笑着,显然他们都听出来了周铭这话就是针对陈博文,暗指他就是那个针对同胞的人。

    这让陈博文当时把鼻子都给气歪了,他狠狠拍了桌子然后就离开了。

    “岂有此理!那个该死的周铭,你不过只是什么狗屁的班主任,你凭什么在我面前狂?我可是十年前就留学出来的人,并且还拿到了伦敦商学院的硕士学位,你周铭才是什么东西呀?”

    陈博文在外面对着周铭破口大骂着,那种愤怒就像是周铭当他面给他戴了绿帽子一样。

    突然他身上的手机响了,陈博文拿出来打开看到上面的号码,当时脸色就变了,他马上接通道:“先生您好,我是陈博文。”

    他的语气非常恭谨,生怕有一点不对触怒了电话那边的人,一如那些影视作品中向太君献媚的汉奸们。事实上陈博文也差不多,因为给他打电话的也是个英国人。

    “你提到的那个陈树和叶凝,他们都已经到了伦敦对吗?下个礼拜一他们能来公司实习吗?”那边稳。

    面对这个问题,陈博文表情一下变得僵硬了,他低头回答:“先生我很抱歉,我没有想到他们的老师也跟来了,所以他们一时半会并没有任何表示,他们的老师甚至还表态说他们不会去格林尼公司的。”

    陈博文随后又说:“并且他们现在连本科学历都没有拿到,我们是不是不需要他们呢?”

    那边却突然大骂出声:“你这个白痴!你难道还要教我该怎么做吗?我就是要你说服那个陈树和叶凝来我的公司实习,剩下的都不需要你做任何评论!”

    说到这里那边顿了一下才又说道:“陈博文先生,我希望你能记住我现在的话,除非你已经准离开格林尼公司,并且你会被驱逐出英国。”

    陈博文这边突然大声道:“不!我不要离开格林尼公司我更不要被逐出英国啊!求求您千万不要让我离开呀!为此我可以向您保证,今晚我一定会说服他们进入格林尼公司的!请您放心!”

    “您放心,因为我自己就是华夏人,所以我对所有华夏人的想法都很清楚,他们都是非常向往英国的,国外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就是天堂,这里没有人挨饿,这里的生活水平非常高,刚才只是那个该死的周铭在那里,我只要给陈树和叶凝他们把话说清楚,他们是一定会同意的!”

    陈博文最后变得狰狞了:“如果他们不同意,我会有其他办法的!我可是他们的表哥,我一直和国内都还有联系,我会给他们更大压力,他们一定会屈服的!”

    “很好,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那边说。

    挂断了电话,陈博文更狰狞了,他紧握拳头咬牙切齿说:“等着吧,周铭你这个混蛋,我会让你明白你跟我之间差距的!”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