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见证奇迹时刻
    

    

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 见证奇迹时刻



    

    


    


    


    


    陈树你赔钱!

    随着陈博文这句话说出口,陈树和叶凝都愣住了,完全不明白这家伙在说什么,只有周铭看到了电脑上的数据;然而周铭还来不及提醒陈树什么,陈博文那边就迫不及待了。

    “陈树,就是你刚才在我电脑上的胡乱操作,导致我的账户因为股市波动损失了十万英镑,所以你现在必须赔我这笔钱!”陈博文说。

    经他这么说,陈树和叶凝他们这才明白过来陈博文在说什么,他们看向电脑,上面显示刚才陈树操作的科勒科技公司股票,果然出现了亏损,经过他们快速的计算得出结果就是十万英镑。

    “你这是讹诈!”陈树怒吼出声,“刚才明明是你要我试着操作一下,否则我连这个公司都不知道怎么会给他下单呢?现在出现了亏损,不可能要我负责!”

    陈博文却说:“你说是我让你操作的?别开玩笑了,格林尼投资公司的制度是不允许外人触碰我们的任何办公用品,明明就是你刚才趁我去厕所的时间自己好奇动了我的电脑,结果造成了我的损失,怎么现在就想赖账了吗?你必须赔我十万英镑,否则你别想离开公司!”

    陈树瞪大了眼睛:“陈博文你这个王八蛋你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呢?我哪里趁着你离开私自动你电脑了?刚才就是你让我试着感觉一下电脑下单,你还说科勒科技公司这支股票是现在最好的股票也是你准备要买的,让我就当是为你做的决定,怎么现在你想全都不认账了吗?”

    陈博文摊开双手:“我的表弟,我原本以为你会是个正直的人,没想到你居然为了逃避责任而说出这些不负责任的谎言。”

    “说谎和逃避责任的明明是你这个混蛋!”陈树怒吼着。

    陈博文冷笑一声说:“很抱歉我的表弟,其实我也很想是你说的这样,但是很可惜,科勒科技公司最近形势持续低迷,这种股票不可能会是我的投资目标,况且我还收到了这家公司的一些很不好的消息,我更不会选择这个时候买进了,那么能做出这样事情的也就只有对股市一窍不通的你了。”

    陈博文不给陈树说话的机会,说完他又对陈树手上的电话说:“叔叔我想刚才的事情您一定都听到了,我真的没想到陈树会变成现在这样。”

    陈树这才想起来自己和父亲的通话还没有挂断,他急忙想挂断不过已经晚了,就听电话那边传来他父亲的怒吼。

    “陈树你现在是真的出国了就野了吗?还是根你们那个狗屁老师学的?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教过你乱动别人的东西,更不记得教过你推卸责任和耍赖!既然你不经过别人的允许动了别人的东西,造成的损失就要赔偿,不管多少钱我们都会赔的!”

    陈树父亲随后又对陈博文说:“陈博文你放心,我们就算砸锅卖铁也会赔给你这十万英镑的。”

    陈博文这时又说:“叔叔,其实要说起来也没那么严重,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陈树留在公司里实习,这些钱可以算在是他投资失败的费用,那么就可以先欠着,等他以后靠自己的能力再把这些钱都补回来就可以了,我想以陈树的能力,恐怕一两个月就能补回来了,叔叔你看这个办法怎么样呢?”

    陈树父亲在电话那头十分惊讶:“这样也可以吗?那可是十万英镑,我和陈树他妈好几年的收入呀!他留在你们公司一两个月就能补回来了吗?这也太夸张了。”

    陈博文非常肯定的说:“那当然,毕竟这是在我电脑上亏损的,我可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在国外挣钱就是这么夸张的。不过陈树他似乎并不愿意留下,叔叔你能帮我劝劝他吗?”

    陈树父亲二话不说很直接对陈树说道:“陈树你必须给我留在那里,一两个月就能赚到我和你妈好几年的收入,不愧是出了国呀!你还动了你表哥的东西给你表哥造成了损失,不管怎么说你都必须留在那里,至少把这个账给清了再说,如果你敢不听我的话,你就别再回家了,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陈树父亲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根本不再听陈树的解释了。

    陈博文十分满意这样的结果,他走上前说:“看来陈树表弟你别无选择了,除非你真的肯为了那个不知所谓的老师去和你父亲断绝关系。”

    “你这个王八蛋,我要打死你!”陈树怒吼着揪住了陈博文的衣领。

    “住手!”

    周铭第一时间喊住了陈树,并告诉他:“如果你动手了,事情就会更麻烦了,而且这恐怕也是他更希望的结果。”

    陈博文得意洋洋道:“看来你的这个老师还是有点智商的嘛,至少能看出这一点,不过就算看出来了也没用,你们只能听我的安排了。”

    “该死的混蛋!”叶凝忍不住怒骂道,“你好歹也是准备要考金融博士的人,还是陈树的表哥,怎么可以这么这么无耻无赖呢?你这样诬陷陈树究竟为了什么?”

    “为什么?这真是一个好问题呀!”陈博文看着陈树和叶凝说,“其实我也很想问问你们究竟是为了什么,我明明都已经在这里给你们找了这么好的工作,甚至还能帮你们解决移民问题了,你们为什么就是不肯留下来,你们到底还有什么不满的?”

    面对着眼神里已经有些闪烁着疯狂神色的陈博文,陈树和叶凝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有周铭叹了口气。

    “看来果然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你这么做的对吗?”周铭问他。

    陈博文哈哈一声不屑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能把陈树和叶凝安排在这个公司实习有什么不好,不仅可以实现他们成为金融精英的梦想,他们还能解决移民英国的问题!”

    周铭摇摇头:“你崇洋媚外你认为移民英国就能成为上等人这我没意见,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和你有相同的想法。我知道这么说你理解不了,那么我先把你的亏损补上吧,虽然这并不是陈树的过错。”

    陈博文脸色阴沉的问周铭:“你是要拿出十万英镑来补这个亏损吗?”

    “如果只是这样我刚才就和陈树的父亲说了,事实我要做的可比这更多,至少要把事情圆满解决才行,所以在此之前我要先打个电话。”

    周铭说完就去旁边打了电话,约摸十分钟左右才回来。

    “不管你想从哪里借钱来填这个窟窿都不可能,因为股市是在随时变化的,我必须要陈述亲自留在这里解决这个事情!”陈博文很坚决道。

    “我说了,如果只是拿钱堵窟窿刚才我就这么做了,十万英镑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周铭说。

    “数字?亏你也敢这么说,你只不过是一个垃圾老师,我看你根本这辈子就没见过十万英镑吧!”陈博文很猖狂的说。

    周铭轻轻摇头:“看来背后指使你这么做的人并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那么接下来我给你变个魔术好了,你说因为科勒公司的股价下跌导致你的亏损吗?那么你可以过几分钟再看看。”

    周铭抬手看着时间,过了几分钟以后他才对陈博文说:“现在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请你再去看看股票吧。”

    陈博文将信将疑的转头过去,不过当他看到电脑屏幕时,马上就懵了。

    “怎么会这样?刚才科勒公司的股票不是还在下跌吗,怎么现在居然上涨了呢?这不可能,我知道科勒公司明明还有利空消息的!”陈博文转头看着周铭恶狠狠道,“一定是你动了什么手脚对不对?”

    周铭对此很直接点头说:“对呀,就是我刚才打电话给我朋友,让他们出手进行不断买进推高的股价,那么现在股价涨回去了,你还要找陈树麻烦吗?”

    陈博文当时就傻眼了,居然特么的还有这种操作?

    他哪能不傻眼,陈博文好歹也是一位金融硕士生,他哪能不明白周铭的做法呢?自己的股票是因为下跌才导致的亏损,那么要补平就只要股价上涨就好了。但话是这么说,但要做起来哪能那么简单呢?

    虽说股市就是一个资金流动的过程,但却并不是这边亏了十万,你在另一边投进去十万就对等了的,考虑到市场形势还有其他问题,往往要投入几十上百倍的资金有能做到,就算科勒科技公司只是一家规模不大的小企业,却依旧不是谁能操纵的。

    当然这些归根到底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划不来呀!谁愿意花几十上百倍的资金来填这十万的坑呢?

    然而这个事情现在就在陈博文面前发生了,让他无法接受。

    这一定是运气!

    陈博文这么对自己说着,他随后又对周铭说:“好吧,就算周铭你这一次运气好,科勒公司的股票不知道什么原因又涨上去了,但是陈树父亲仍然还要他留在格林尼公司,这点是你无论如何也改不了……”

    话还没有说完,陈树身上的手机就响起来了,陈树拿起来接通,就听他父亲说道:“陈树,不要留在那什么格林尼公司了,还是跟着你们老师好好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