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们害我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们害我



    

    


    


    


    


    陈博文感觉自己要疯了,他拼命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怎么也想不到会有有这样的事情,他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崩溃了。

    原本他故意骗陈树拿自己的电脑下单,豁出脸皮不要就是为了拿这十万英镑的损失强留陈树下来的,因为在他看来这十万英镑他们根本不可能拿出来,或者就算他们能拿的出来但股市还在继续下跌,对于这些对真正股市没有概念的家伙来说,他们肯定不会愿意来填这个无底洞的。

    要是他们想跑或者气不过殴打自己,那更是正中他下怀了,反正他只要把他们拖在伦敦这边就好了,不管是公司还是监狱。

    正是这些想法让陈博文感觉自己就是处在一个不败之地上的,更不要说他还打电话给了陈树父亲的。

    可让他所万万没想到的,周铭居然有办法能操纵股市,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啊!要知道这里可是英国,这里拥有最成熟的资本市场,就算是自己控制的那些基金加到一起都未必能做到,怎么能随便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老师给操纵了呢?

    陈博文想不通也接受不了这点,但至少他还有一招后手,就是陈树的父亲,怎么现在连他也改了态度呢?难道你周铭会什么操纵人心的魔法,刚才给陈树他父亲催眠了才让他改变了主意吗?

    周铭看出了陈博文眼中的疑惑,于是告诉他说:“我可不会什么魔法,我只是打电话给我国内的朋友,让他们帮忙做了陈树父亲的思想工作罢了,现在看来效果十分显著。”

    “显著个屁啊!”陈博文怒吼道,“说的好像我不认识陈叔叔一样,那是一个非常顽固的人,认定了什么事情肯定不会轻易更改的,怎么可能做做思想工作就好了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你能请到国家领导人去做这个思想工作才有可能,但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突然很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请的国家领导人呢?我的确是打电话给我朋友,他爷爷就是现在的国家主席,我想这肯定属于国家领导人了对吗?”

    “国家主席当然属于领导人……”

    陈博文愣愣的回答,他马上意识到了问题,又大声说道:“不是这个问题!你只是个老师你为什么能请动国家领导人呢?你究竟是谁?”

    “我当然只是金融班的班主任老师了。”周铭理所应当回答。

    这个答案让陈博文凌乱了,他像疯子一样揪扯着自己的头发,嘴里还胡乱的大喊着:“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只是一个老师,一个老师又怎么可能操纵的了股市?怎么可能认识国家领导人呢?”

    “所以我才说你是很可怜很可悲呀!”周铭叹息着说,“有人在背后指使你这么做的,可惜他们并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你跪久了站不起来也瞧不起自己同胞,最终你也丢了脑子忘记去想,如果你真能那么容易就打我的脸,那些人何必还让你来出这个头呢?”

    周铭这句话直刺进了陈博文心里,让他感觉是那么可笑,居然还想让陈树留在这里当实习生,显然跟着他老师才更有前途呀!

    这时陈博文突然想起自己之前在周铭面前的那些做派,就都和小丑一样了。

    陈博文随后感觉肩膀一沉,是周铭拍了拍他说:“其实你能在国外读完硕士也很不容易,现在回国去做金融还有机会的,毕竟现在国内的资本市场才刚刚建立,所有的东西都从零开始,到处都是机会,不管怎么看都比在这里做这么一个投资经理要强的。”

    “是呀表哥,虽然国外的资本市场比国内完善很多,但我们只要能学到他们的做法,回去我们肯定能比他们做更好的,有机会的话,还是回国吧。”陈树也说。

    “回国吗?不,我肯定不会回去的,都是你们是你们这些混蛋故意欺负我的,我做不成事情你们也都别想好了!我们就打一架一起进监狱或者医院吧!”

    陈博文突然爆发怒吼道,他同时抄起手边的椅子朝周铭他们扑去。

    陈树和叶凝又惊又怒,他们没想到陈博文见事情没办法挽回了,居然这么狠心把他们打伤都要他们留在伦敦。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陈树很生气问。

    “你们必须留在这里,我不要回国,我就是在国外的人上人,我要你们每个人看着我都带着崇拜,我才不要回国,绝对不要!”陈博文红着眼睛说道。

    周铭叹口气说:“自作孽不可活。”

    “摇头叹息什么东西,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吗?看我先打死你!”

    陈博文大吼着朝周铭举起了椅子,但紧接着他就感觉眼前一花,然后自己就摔在了地上,同时一条胳膊也再使不出力气了。

    “哈哈!你们这些家伙终于出手啦,你们完了,我会报警的,你们谁也走不了!”

    陈博文癫狂了一般的哈哈大笑着,但随后他就像被捏住喉咙的鸭子一样嘎然停了叫声。

    “那么很抱歉你又要失望了,因为你身上并没有任何挨打的痕迹,只不过是你自己摔倒了缩造成的脱臼罢了。”

    周铭对他说道,随后再也不看瘫在地上像死猪一样的陈博文一眼,带着陈树和叶凝离开了。

    当周铭他们都离开后,格林尼的办公室内才传出了陈博文那杀猪一般的嚎叫:“为什么!”

    不过陈博文现在这边的情况周铭就管不到了,他们已经要着手回哈鲁斯堡了。

    在去机场的路上,陈树问:“老师,从陈博文表哥最后的情况看,他肯定是被人逼着才这么做的对吗?”

    周铭想了想点头回答:“肯定是这样的,这就是那些人的目的,为了把你们从哈鲁斯堡调走可以不择手段,因为只有当你们都走了,当凯特琳没有帮手了以后,他们就可以更轻松的瓜分哈鲁斯堡了。”

    叶凝一下子担心起来:“那我们得快点回去才行,虽然我们到了伦敦的时间并不长,但他们肯定还会对其他人下手的,一个陈博文就那么难对付了,其他人要是都这么做我们不能不提早准备呀!”

    周铭却摇头说:“或许没那么麻烦,毕竟陈博文不是无处不在的,最重要的是这几天我也没听说还有其他人要离开的消息,想来那些人是想看看我们这边的结果再做决定吧。我也是想借这次机会以一种非常强势的姿态来告诉他们这个做法是不行的,所以我相信他们也一定有了答案。”

    “至少从现在他们已经没有继续再这么做了的表现看来,他们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周铭说,“不过要是等他们另辟蹊径才是最麻烦的呀!”

    “老师您请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一定会帮您的!”陈树和叶凝说。

    ……

    另一边在格林尼投资公司的办公室里,陈博文瘫在地上如同一滩烂泥,不过当随后他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有人走进来,他又马上一个激灵站起来了。

    进来的是一位中年英国人,陈博文马上变得诚惶诚恐:“先生我十分抱歉没能完成您的任务,不管我用了什么办法,甚至我故意把股票亏损的事故扣在他们头上,他们都能很轻易的解决……”

    不等陈博文的话说完,那人就接话过去说:“我明白了,所以那个华夏人他们就这么走了对吗?”

    陈博文点头说是,不过他紧接着又说:“不过先生我是真的已经想了所有的办法,甚至我都准备把他们打进医院的,或者他们跟我打架我就会报警送他们去监狱的,我真是已经想了所有的办法!”

    那人摆手表示自己都能理解,让他不要那么激动,这让陈博文很感动认为自己跟对了人,但随着那人后面的话说出口,却让陈博文惶恐了。

    “我知道你是非常用心的,你所做的一切我也都看在眼里,我并不怪你,毕竟那是一个很难办的对手,你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出乎我的预料了,为此我给你准备了一份辞职协议。”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让他的助手拿出了一份材料放在陈博文面前告诉他:“合约条件非常适合,你签了吧。”

    陈博文当时就懵了,他愣愣看着那人,脸上强堆出笑脸来问:“先生,这是在开玩笑吗?”

    那人冷笑一声:“很抱歉这并不是玩笑,因为你已经没有用了,哦对了你还在最后的工作上出现了失误,导致公司亏损了十万英镑对吗?这笔钱就在你的工资上扣除好了。”

    “这不可以!”陈博文说,“先生求求您不要开这种玩笑好吗?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我的孩子你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只是你已经不适合在这里再待下去了,所以现在请你离开!至于你的移民,我想你也得请另一个人帮你解决了。”

    那人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起身离开了办公室,期间陈博文跪着爬过去想拽着他的裤腿想让他回来,但那人却只是狠踢了他一脚。

    “先生你不能这样呀!我不想回国,我要待在英国,我求求你原谅我,我可以再找陈树,我一定可以让他们留在伦敦的,千万不要赶走我,不要辞退我呀,我想在这里上班,我是格林尼的投资经理呀!或者至少给我留十万英镑,那股票没有跌,他还涨了,我没有任何过错呀!”

    陈博文哭喊着,语无伦次的解释着,但谁都没理他。

    最后陈博文哭喊累了又瘫在了地上,他又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恨不能把人抽筋扒皮的狠狠说:“周铭还有陈树,这一切都是你们害的,都是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