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一场赌博会议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一场赌博会议



    

    


    


    


    


    解决了陈博文那边的事情,周铭马上结束了这一次的伦敦之行,带着陈树叶凝回到了哈鲁斯堡。

    “我对那个格林尼投资公司进行了调查,虽然那是一家在维尔京群岛注册的投资公司,注册资本也涵盖了很多风险资本,不过我在调查股东名单的时候发现了科莫多等十三家投资公司,他们联合起来总共握有格林尼超过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而这些投资公司都属于卢森堡的骚那家族所有。”

    周铭才回到哈鲁斯堡,凯特琳就迫不及待和他分享了自己好不容易的调查结果。

    这个调查结果并不让周铭感觉有任何意外,毕竟从陈树和叶凝一起要去伦敦开始,周铭就怀疑是谁在动手脚了,只是怀疑对象的问题。当然如果说让周铭感到意外的,就是卢森堡家族他们这条线也太过明显了,或者他们根本不屑于花大力气伪装呢?

    周铭不明白,他只是平淡点头:“原来如此,看来这次的事情果然还是卢森堡在背后做手脚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不是要防范一下其他人,还是直接报复他们?”凯特琳询问。

    周铭摇头回答:“有了这次的事情,他们会很清楚这种事情毫无意义,所以他们如果足够聪明就不会再继续下去了。至于报复……我肯定会找他们算账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还是先稳定自己为好。”

    凯特琳也不是莽撞的人,她点头道:“知道了,我们借着这几天时间,已经把之前其他家族归还的企业做了一个大致的归类,不仅这样,我们还把之前家族内部的企业又梳理了一遍。”

    周铭点点头:“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把所有企业的管理人员都叫过来开个会吧。”

    “现在吗?”凯特琳感到非常惊讶,“现在会不会太早了一点?”

    “现在这么做的确太早了,我们对这些企业的了解真是太少了,甚至我们连这些企业管理人员的名字都没办法叫全,我也明白像我这样囫囵吞枣一样管理企业是管理的大忌。”周铭随后转了话锋,“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去把这些东西都了解清楚的时间了。”

    凯特琳沉默了,她很清楚周铭的无奈,她知道周铭也很想一点一点去消化这些企业,一家一家企业去了解并制定相应的政策,或撤换中高层管理人员,或恩威并施的让管理者归心,并更多的掌握企业的实权。

    如果可以的话这么做显然是最好的选择,但问题在于他们刚刚才得罪了那么多家族,这些企业就是从他们手上要回来的,隔壁还有一个卢森堡骚那家族无时无刻不想要给自己找麻烦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哪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去一家一家企业的去拣选去消化呢?

    更不要说这些家伙肯定会趁这个机会出手,不断找各个企业的麻烦,当自己处理这个企业问题,那个企业就出事了,自己转头查看那个企业,这个企业又有麻烦了,最终顾此失彼,什么事都做不好。

    凯特琳很相信他们就会这么做的,并且那些企业是他们还回来的,自己出于资金考虑都没有完全控股,他们要在这里动手脚还是很简单的。

    事实上之前才结束伦敦那边陈博文的事情,就很清楚的证明了那些家伙是绝不会安分的。

    “这些我都能明白,但就算我们现在叫来那些企业的管理人员开会,他们也同样不会放过我们吧。”凯特琳说。

    “对于这点我并不怀疑。”周铭说,“不过现在他们还没动手,证明他们也没做好准备,这样一来我们和他们就能在同一起跑线上了,剩下的就是拼操作了,而不是等他们做好了足够的准备,我们头疼的看他们表演。”

    周铭很认真的看着凯特琳:“这是一场赌博,就看我们有没有这个入场的勇气了。”

    凯特琳毫不犹豫说:“有周铭你在这里,任何赌博我都有勇气!”

    周铭和凯特琳都做出了决定,于是他们马上让金融班去联络每一家公司向他们传达这一次会议信息了,而根据他们所传回的信息反馈,周铭和凯特琳再定下最后的会议时间重新告诉那些公司管理者。

    哈鲁斯堡这么重大的决定自然瞒不过其他家族了,更不要说这些被通知的企业里原本就是由这些家伙所控制,管理人员都是他们的人,并且现在他们或多或少还拥有企业股份了,因此这种消息他们第一时间就传到了他们那里,在卢泽尔堡里,卢森堡大公奥斯兰联通了和其他家族的电话会议。

    “相信大家一定都已经得到了消息,哈鲁斯堡家族通知所有企业管理人员召开会议,不知道对于这次会议,你们有些什么看法?”奥斯兰首先开门见山的问。

    “奥斯兰大公,你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可笑吗?这还能有什么看法,无非就是那个华夏人还有凯特琳他们的胃口很大,想要在我们反应不过来以前,一口气消化掉所有企业吗?”米歇尔很直接说道。

    面对米歇尔的怼,奥斯兰并不生气,依然很无所谓道:“听米歇尔你这么说,肯定是有应对的办法了对吗?”

    “恕我直言,这种应对方法是不需要再讨论了的。”米歇尔说,“无非就只有两种办法,要么竭力阻止会议的召开,要么我们各自联络那些企业的管理人员,让他们团结起来利用这次会议摆脱哈鲁斯堡的控制;就算做不到这点,那至少也要扰乱会议的步调,让哈鲁斯堡陷入无休止和各个企业争权的斗争中。”

    奥斯兰恍然大悟说:“原来如此,我想米歇尔既然能提出这些方案来,想必一定是做了充足准备了,那么就让米歇尔你来带着我们这么做好了。”

    米歇尔这才发现自己被奥斯兰坑了,三两句话就把自己给拎出来带头和哈鲁斯堡互怼了,他这个首先召开会议的人反而退下去了。

    这该死的奥斯兰不愧是谈判高手,不过你也就只有这点本事了!

    米歇尔心里这么想着,最后傲然道:“我既然提出来自然要带好这个头,你们只要能配合我,我就会让那个华夏人还有凯特琳他们知道就算时间紧迫,我们也远比他们的准备要充分,他们不管任何阴谋都不会得逞!”

    随着米歇尔表了态,这次电话会议很快结束了,会议里这些人也都把他们的决定和消息传给了他们的代言人们了。

    梅特涅和伊法曼急匆匆来到了魏腾庄园,才下车,他们就向安德烈呼喊道:“安德烈,我们给你带来了最好的消息!哈鲁斯堡里那个华夏人还有凯特琳婊子他们有大麻烦啦!”

    此时安德烈正拿着一把大剪刀在自己的院子里修剪着自己种植着的几株灌木。

    他听到门口有声音也听到了他们的呼喊,但他却只是愣了一下,并没有真正停下自己手上的活计,也没有急着说话。

    梅特涅和伊法曼匆匆来到安德烈面前,气都还来不及喘匀了就先说道:“安德烈你没有听到我们的话吗?我们可以向你保证这一次绝对是非常好的机会,或许我们可以重新进入哈鲁斯堡的机会来啦!你难道一点都不动心,就只想在这里当个行尸走肉吗?”

    伊法曼激动的说着,他的唾沫都快要直接喷到安德烈的脸上了,但安德烈却依然无动于衷。

    “安德烈你放下你的剪刀吧,你说过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不应该放弃的,现在就是我们最好的时机,那华夏人和凯特琳他们做出了很愚蠢的事情,惹了众怒啦!”伊法曼又说。

    安德烈这才停下了自己手上的活计,他重重叹了口气说:“我已经听到了,不就是凯特琳她要把所有家族控股企业的管理人员都召集起来开会的事情吗?”

    梅特涅和伊法曼都很惊讶,因为他们进来根本没有细说,却没想到他居然已经知道了。

    安德烈看出了他们的疑惑,于是给他们解释道:“我虽然人在庄园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但至少外面的消息我还是有办法掌握的。”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安德烈你已经准备好了对吗?”伊法曼问。

    梅特涅和伊法曼都很希冀的看着安德烈,但安德烈却对他们摇了头:“很抱歉,我并没有任何准备,因为我并不打算知道这个消息。”

    这个答案让梅特涅和伊法曼当时都懵了,他们完全不明白安德烈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怎么知道又不打算知道,这意思是不打算参加了吗?

    “安德烈,我们都明白你想要谨慎,但是现在的确是一个好机会呀!”伊法曼说。

    “而且据我所知这次是卢森堡大公奥斯兰主动召开的电话会议,是那些大人物们联合开始的,我怎么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呢?”梅特涅也说。

    安德烈定睛看着他们:“梅特涅伊法曼,我请你们都仔细想想我的话,虽然我并不打算知道这个消息,但是你们却已经知道了不是吗?所以你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梅特涅和伊法曼这才恍然大悟,他们都点头说:“我们明白了,我们会帮安德烈你在前面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