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1212阿克曼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1212阿克曼



    

    


    


    


    


    虽然哈鲁斯堡家族的企业大都对周铭和凯特琳不认同,但面对他们的联络,他们还是老实上报了自己未来的形成,而周铭和凯特琳在对比了他们的行程以后最终决定把会议定在了12月12日。

    “任何一个日期都不可能照顾到所有人的行程,就算是圣诞节也不例外,所以这一天所有企业的管理人员都必须到场,如果有行程冲突的请事先调整。”

    这是凯特琳在通知所有人会议日期时的原话,至于这一次会议地点则选在了斯特拉斯会议中心,这是阿尔萨斯中心城市最好的会议场所,选在这里的原因非常简单,或许哈鲁斯堡曾经没落,但也同样拥有几百家企业,要邀请几百人一起开会,自然就要安排一个更大更专业的地方了。

    如果周铭要不是在美国加州就曾参与过唐然家族的管理工作,那他看到哈鲁斯堡家族几百家企业一定会被吓一跳的。

    毕竟在一般人眼里,这些超级豪门所控制的企业,不说都是世界五百强,但也至少是颇具规模的企业吧,正如旁波家族联合罗斯柴尔德控制的拉菲,以及汉诺威王室家族控制的奔驰一样。那么这样算下来哈鲁斯堡这么一个没落家族都能控制几百家企业,那么其他家族岂不更可怕吗?

    但实际却并不是这么算的,要知道这些企业都是由哈鲁斯堡银行和其他投资机构所控股控制的,那么就意味着这些企业规模不可能大了。

    尽管其中也有像鲁尔工业区的大型机械公司和英国的炼钢厂等等,但更多的都是一些普通的小公司,甚至有超过半数都是资产规模不足百万美元的小公司。

    正如后世很多某宝店都有一个公司在运营着一样,哈鲁斯堡家族的这些公司里也有很多只有几个人的小公司。

    这些公司大都是家族的投资公司以风投的方式进入控股的,这是任何家族都会去做的,毕竟风投的汇报是非常丰厚的,对大多数资本集团来说,广撒网风投,一百家小企业里只要能走出来一家超级企业,那么就能回本了,更不要说剩下九十九家企业也在创造利益了。

    当然事实上风投回报的比例要比这高多了,毕竟他们做的是风投,不是慈善,不会每一家小企业都会拯救,是肯定要对小企业进行全方位审核评估的,不可能随便什么垃圾企业都要拯救。

    凯特琳刚刚接手家族,不知道哪个企业究竟如何,就只能一视同仁了,况且周铭原本也没有把公司分成三六九等的习惯,就给这些企业老板们都发出了会议邀请。

    阿克曼就是这些企业老板中的一位,他在12月11日就赶到了斯特拉斯市。

    作为一位颇有成就的企业家,阿克曼才走下飞机就立即被人认出来了。

    “请问您是曼露丝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阿克曼先生吗?您好我是法兰西晚报的记者,也是您忠实的追随者,真是太神奇了,我居然能在这里遇见您,我能对您做一个简短的采访吗?”

    面对一位漂亮的金发女记者的采访请求,阿克曼微笑道:“如果是在平时,我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接受一位美丽女士的采访,哪怕你要问我的私生活也可以,但是现在我非常抱歉,我还需要赶一个重要的会议,所以我们可以下一次再约的,对吗?”

    留下这番话,阿克曼就加快了脚步,留下那位女记者在原地发出花痴一般的惊呼:“阿克曼先生真是太帅了,这番话简直让人无可反驳!原本他可以直接拒绝我的,但他却还照顾到了我的想法,同时他还是一位事业有成的企业家,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完美情人呀!”

    听了身后传来的自言自语,阿克曼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

    “著名的年轻企业家阿克曼,这是一个非常优雅的称呼。”

    阿克曼很高兴的自语着,不过随后他又说:“不过如果这位企业家能够拥有更多更大权力的话,那么以后或许就可以称呼为集团主席阿克曼了!”

    阿克曼这么说着,他出了机场乘车直接去了酒店,那是周铭为他们统一订下的一间四星级酒店。

    才走进酒店大厅,阿克曼就看到有一些人已经等在了那里,那些人阿克曼都认识,他们都是属于哈鲁斯堡家族的企业家们。

    这些人似乎也在等着阿克曼,他们发现阿克曼进来以后都马上站起来向他打招呼,显然他们想和阿克曼说点什么,不过阿克曼却摆手表示现在他先办理入住手续然后休息一会,等到晚餐时间他会再找他们。

    说完阿克曼径直走向了酒店前台,只留下那些人在那里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就在这些人的不知所措中,时间很快到了晚上,他们都早早的来到了酒店餐厅里,并订了一个大包厢,但五点六点,阿克曼却始终没来,直到七点才姗姗迟来。

    阿克曼推门进来微笑着向他们道歉:“很抱歉我起来的晚了让你们久等了。”

    面对阿克曼的道歉,所有人都很客气的表示没有关系,只要来了就好。

    事实也的确如此,这些人胆战心惊的过了一天,对于明天的会议谁都没有把握,现在阿克曼的出现才让他们都松了口气。

    阿克曼坐下来先问道:“相信你们都知道这一次我们过来就是哈鲁斯堡那位新继承的女首领要给我们开会了吧?”

    对于这个问题,这些人纷纷说道:“这些我们当然都知道,但我们该怎么应对这次会议,这位新首领对我们又是一个什么态度,我们却没把握。”

    还有人也说:“而且我们这些企业都还是属于原来那些家族成员控股的,是这位女首领强行要回去的,天知道他对我们是怎么打算的,万一他们也要像对那些家族成员一样把我们也都赶走,那可怎么办?我听说还有一个华夏人,他们都是最贪恋权力的,如果是他们的话很有可能会这么做的!”

    最后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了阿克曼身上:“阿克曼你是最聪明的,一直以来你都是我们企业联盟的核心,关于所有企业的事情都是以你为准的,你说怎么办呀?”

    成为所有人的焦点,这让阿克曼感到十分受用。

    没错,就是要这样,我才是核心,你们都必须得听我的,不管任何事情!

    阿克曼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他问道:“看来你们都对我们的女首领还有她那位华夏情人很担心对吗?”

    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语回答:“这肯定呀!谁知道他们突然召开这次会议是要做什么呢?”

    “的确,未知才让人恐惧。”阿克曼煞有其事的点头说,随后他又抬头起来对所有人说,“你们都知道我的曼露丝公司是一家颇具实力的房地产企业,更重要的是,我和旁波家族的企业有很密切的合作,就在我过来之前,旁波家族的米歇尔首领亲自和我通了电话。”

    平淡的一句话,却震惊了所有人,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阿克曼,显得十分激动。

    “真的是米歇尔首领吗?那可是法王一脉,法国的巨头家族,从金融到房地产到化妆品到军工产业,旁波家族都有涉猎,甚至可以说,他比王室时期对法国的控制还要深了!我们平常连电视上都很难听到他的声音,没想到阿克曼你居然有机会和他直接通话吗?这真是太不可思议啦!”

    “阿克曼你不愧是我们的老大,米歇尔先生能找上你肯定也是对你能力的认可,更重要的我相信他不会无缘无故找你,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对吗?”

    “是不是米歇尔先生也很关注我们这一次的会议,那他有什么事情交待了你吗?你快点告诉我们吧,这很重要!”

    听着他们你一句他一句的话,阿克曼吊了很久胃口才又说话,不过他却仍然没有直接回答什么,而是又说:“除了米歇尔首领,我下午还去了一趟诺顿庄园,在那里见了梅特涅和伊法曼两位先生。”

    这让他们更惊讶了:“梅特涅和伊法曼两位先生?我知道他们,他们都是曾经哈鲁斯堡家族的大人物,握有很多公司股份的,不过遭到了现在女首领的排挤,他们说了什么?是他们要回来了吗?”

    阿克曼摆摆手让他们稍安勿躁,等安静下来了他才说:“他们对我说了什么我并不会告诉你们,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我绝不会任由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周铭他们随意摆布的,我们必须团结起来!”

    听他这么说,有人立即意识到了什么问他:“我们是要和他们对抗吗?他们手里握着那么多股份,恐怕我们讨不了什么好处吧?”

    阿克曼瞪起了眼睛:“怎么你害怕了吗?”

    那人听到这冰冷的话后顿时一个激灵,阿克曼随后说:“我们当然不会直接和他们对抗,但我们也要团结起来,要告诉他们我们并不是他们可以随意拿捏的对象!为此,米歇尔首领和梅特涅先生以及伊法曼先生他们都会在背后全力支持我们的!”

    随着阿克曼的话说出口,其他人顿时大声附和起来:“没错,我们都支持阿克曼,我们要团结起来,我们不会轻易向一个女人和一个华夏人屈服的!这些企业都是我们辛辛苦苦做起来的,绝不允许他们随意糟蹋!”

    这样的场面让阿克曼非常满意,他的嘴角上扬:什么凯特琳什么周铭,我才是这些企业的核心,12月12日,咱们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