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抬手一巴掌
    “大家请听我说,现在我们都已经在这里了,这一次会议既然邀请了全部的企业管理人,那么会议必然很重要,所以我们为何要放弃很重要的会议,反而去纠结为何要进行‘摸’底会议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呢?我想你们作为各个企业的管理人,你们肯定能明白哪边更重要吧。.: 。”

    周铭不紧不慢的对所有人说着,相比之前的争吵,周铭这番话重点非常明显:我们是来开会的,现在会议也在进行,那我们为何还要纠结会议形式呢?

    刚才还气势汹汹这些人在听到周铭这番话以后都弱下去了,毕竟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份上,如果他们还吵那不成了无理取闹了吗?这可不是他们想要的,更重要的是他们心里也都认可了周铭的话,今天会议才是重中之重,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先暂时放一放的。

    不过这时阿克曼却站出来说:“你就是周铭先生吧?不得不说你的诡辩能力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一句话就把我们说成无理取闹了。”

    会议室内随着阿克曼这番话惊呼一片,所有人都看着阿克曼,等着听他接下来的话。

    阿克曼也不负众望冷笑接着说:“我不知道尊严在东方是被如何看待的,但至少在我们这里,那都是每个人与生俱来最重要的权力!周铭先生会问我哪边更重要,那么我也想问周铭先生,如果在路上有人随意打了你一巴掌然后说平分一百法郎的事情,那么你是会先商量如何分钱,还是先质问他为何要打这一巴掌呢?”

    阿克曼这番反问得到其他企业管理人的拥护,凯特琳拍桌子怒道:“阿克曼!你口口声声指责周铭是诡辩,但其实在我看来你自己这才是真正的诡辩吧!现在我们所进行的会议和你所说的评分法郎有任何可比‘性’吗?你故意这样类比是要故意破坏会议吗?”

    “很抱歉,或许我有些言语方面的不恰当。”

    阿克曼说着,他说着抱歉却看不到有任何一丁点的歉意,反而还带着轻蔑的笑容:“不过我仍然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会议的事情可以稍后再说,但我们这些企业管理人的尊严必须得到维护!”

    阿克曼很坚决道:“所以今天为什么会在不通知我们的情况下召开这次‘摸’底会议,你们究竟有什么打算,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这番话阿克曼说的铿锵有力,让其他企业管理人都忍不住为他叫好,阿克曼自己也高傲的扬起了头,仿佛自己是个超级偶像,正在接受所有人的夸赞和掌声。

    什么周铭什么凯特琳不过如此嘛!听其他人说他们怎么厉害怎么无赖,那都是因为有我们这些企业家做他们的后盾,他是狐假虎威的,所以现在轮到他们和我们面对面就不行了,只要我们这些企业管理人能团结一致,他们根本就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今天在这里自己要是能‘逼’着凯特琳这位家族‘女’首领向自己这些企业管理人们低头认错道歉,就能让自己拥有更大威望,其他人也就更信任自己,自己这个管理人核心也就会更稳固了。

    到那时自己也不是不能和安德烈合作谋夺更高的家族地位,或者干脆带着这些企业去投靠其他家族,反正这么多年我们都是靠着自己发展出来的,原本就对家族没有多少忠诚,更别说还有那么多原本就是从其他家族才买回来不久的企业了,这让整个哈鲁斯堡家族看起来根本就是千疮百孔嘛!

    而且听说那些企业都是周铭生生从其他家族手上抢回来的,这么看来那些所谓家族都不过如此了,那么长时间的富足生活让他们都腐朽不堪了,所以未来就应该是我们这些后起企业家的了,你们就只需要准备好你们的财富用来支持我们发展就行了!

    正当阿克曼脑中转动着这些想法的时候,周铭却突然问:“你叫阿克曼,是曼‘露’丝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自己好不容易的美梦被人打断,这让阿克曼十分不爽,尤其这个人还是周铭,就更让他无比烦躁了。

    “我就是阿克曼,难道周铭先生连邀请了哪些人都不知道吗?那可是非常失职的。”阿克曼很不屑的说。

    其他企业管理人也都笑了,甚至还有很多人骂出了声,他们对凯特琳这位家族‘女’首领不敢造次,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华夏人,他们还是无所畏惧的。

    不过面对这些针对自己的嘲笑,周铭显得十分淡定,甚至还有些想笑:“没什么,我只是想确定一下,免得我记错了而已。”

    随后周铭抬头大声说道:“那么我宣布,从现在开始,阿克曼将被撤销曼‘露’丝公司首席执行官一职,其职位权力将由董事长暂时代理。”

    周铭这番话就像是一声平地而起的惊雷一下震惊了所有人,因为谁也没想到周铭居然一言不合就直接踢人了。

    什么情况?不是现在哈鲁斯堡正需要稳定,他们需要得到我们这些企业管理人的支持是有求于我们的吗?怎么他们现在居然敢这么做呢?难道他就不怕把我们都得罪了,以后没人帮他们了吗?还是说他们猜对了,今天表面上是来开会,实际就是在清除异己了?

    在所有人的惊讶中,阿克曼反应过来了,他非常愤怒,因为在他看来,他们这是把自己当成杀‘鸡’儆猴的那只‘鸡’了。

    于是阿克曼狠狠拍了桌子站起来指着周铭说:“你没有权力这么做!我是曼‘露’丝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我手上还有公司很大一部分股份,我甚至还是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公司也是在我手上发展起来的……”

    不过阿克曼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凯特琳给毫不留情给打断了:“你说他没有资格,但是我说他有,他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所以你被解雇了。”

    阿克曼身体不自然摇晃了一下,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因为要只是周铭他还可以硬怼,但是对凯特琳,他就没办法了,因为她可是家族的‘女’首领,是有这么做的权力的。

    “可曼‘露’丝公司就是我发展起来,我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呀,不是什么保洁或者前台!”阿克曼还想最后再挣扎一下。

    周铭这时告诉他:“没有人是不可以被替代的,你以为自己是首席执行官,是这个公司的创始人,就等于拥有了免死金牌吗?这是不可能的,或者换一个明白一点的说法吧,你在我的眼中,和那些保洁前台在你眼中的地位差不多,开除你并不需要理由。”

    周铭想了想又说:“或者来说你还不如你眼中的保洁和前台,因为至少我开除他们还需要顾及工会那边找麻烦,但是你却根本没这个顾忌,最多就是多出一些补偿金罢了,这些钱我还出的起。”

    随着周铭这番话说出口,现场顿时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周铭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更重要的是,在座各位大都和阿克曼有着差不多的身份,那么现在阿克曼被突然撤销职位,显然也让他们感到了危机。

    于是坐在阿克曼身旁的另一人站起来说道:“你没有这样做的权力,你这样是独裁是想当国王吗?我们是不会答应的!”

    他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和拥护,他们也都纷纷指责周铭,同时向凯特琳求情请她撤销之前的决定,还有很多人强调哈鲁斯堡应该是一个和睦和充满爱的家族,而不是一个通过强权清洗异己,通过各种高压的卑劣手段去威胁人,充满可的憎恨家族。

    这时周铭却又看着刚才站起来那人问出了和之前阿克曼同样的问题:“你叫亨利对吗?”

    虽然只是简单问一个名字,但亨利却在听到这句问话的时候感到有种不寒而栗,也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这却依然没能让亨利意识到什么,他仍然昂首‘挺’‘胸’一副救世主的态度道:“我就是亨利,我还是保罗公司的总裁,正因为我身居要职,所以我才必须要在这时候站出来!”

    “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和阿克曼一样,‘交’出你的职位吧。我现在正式宣布你也被撤销职位了!”同时周铭还向‘门’外喊着,“保安,请把阿克曼和亨利先生请出会议室!”

    什么玩意?

    亨利当时就懵‘逼’了,还没等他想明白什么,就见几名身强力壮的保安走进来吧他和阿克曼给架出去了。亨利看向阿克曼,想要他说点什么,却见他不知什么时候都瘫在自己的座位上了,这下亨利是真的要吐血了:怎么这家伙就这么软弱呢?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阿克曼是真的被打败了,尤其是刚才周铭那番话,更是让他整个人都崩溃了。

    要知道原本阿克曼是自认为自己是能和那些家族豪‘门’并驾齐驱的,这虽然是他自己的幻想,但也能说明他心气是很高的,可结果周铭抬手就是一巴掌,告诉他其实和那些保洁前台那样的人差不多,这怎么能让他接受。

    更重要是他之前还想了那么多,还认为自己拿住了哈鲁斯堡家族的软肋,可以借此做更多事情,可紧接着周铭二话不说直接就把自己的辞退了。这就像是一个人正做白日梦做到了关键,看着一个高挑美‘女’在自己面前脱的一丝不挂了,可结果自己正要上手的时候,却被人抬手一巴掌给打醒了,这没当场疯了,就已经是心理素质一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