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华而不实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二章 华而不实



    

    


    


    


    


    第二天一大早,阿克曼和亨利就来到了斯特拉斯会议中心,并且在斯蒂安所安排人的带领下先进去了会场。

    由于昨天有了被赶出会场的经历,因此今天阿克曼学聪明了,他没有傻傻的等在会场里,而是等在了旁边一个和会场相连的休息室里,万一要是再被赶出去,那就真丢人了!按照阿克曼的打算,他是准备等周铭那边先把会议开起来,等到周铭提出要兼并企业遭到那些小企业管理人的一致反对时再出现的。

    这是阿克曼苦思冥想了一晚上的结果,他不断推想今天可能会出现的情况,然后根据这些情况作出分析,认为那时才是最恰当的。

    原因很简单,在他的预想中,那时是所有小企业管理人和周铭凯特琳完全对立起来的,而在这种时候,最需要出现的就是一个领导人。那么自己这个原本在各家族企业中就很有威望的人出现,自然就能得到他们的信服,很容易就能让这些人对周铭凯特琳的不满为自己所用。

    到了那时候,自己掌握着这些小企业联盟,就能和周铭凯特琳分庭抗礼,实现自己更进一步的梦想了!

    “阿克曼,你说今天我们真的能成功吗?我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亨利突然说道,显然比起信心十足的阿克曼,他的小伙伴就差了许多。

    被打断了自己的美梦,这让阿克曼感到十分不爽,狠狠瞪了亨利一眼。

    阿克曼很想骂亨利一句胆小的婊子,但想想自己身边也就剩这么一位难兄难弟了,所以才放弃了这个想法,不过这个他仍然语气很不善的对亨利说:“我认为你应该去动物保护组织,因为你的想法总是出现在莫名其妙的地方,难道你觉得我们今天的安排还会有什么意外吗?”

    亨利有些怂的缩了缩脖子解释道:“我只是想到凯特琳和那华夏人他们万一有什么办法,或者是那些小企业管理人没有一致反对呢?”

    “无稽之谈!”阿克曼冷哼反问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想,那么如果是你,有人要平白兼并走你的公司,你会同意吗?”

    亨利毫不犹豫回答肯定不会,阿克曼这时说:“没错了,我想就是三岁的孩子如果被人拿走了玩具都会哭闹,更别说是这些人了,要知道对很多人来说哪怕再小的企业,都比他们的生命还重要。”

    阿克曼看了仍然有些犹豫的亨利一眼接着说:“我知道你想问如果像我们一样直接开除对吗?那看来是你不了解我们这些大企业和他们那些小企业之间的差别了。”

    “像我们所在的大型企业,不管是用人制度还是各种渠道都很完善的,我们更多的是制定发展方案,就像是一艘航行在大海上的船,我们只是掌握方向的船长,只要船是完好无损的,那么换一个船长,只要能够确保航线正确知道如何维护船只就也没问题,但相比之下那些小企业就完全不一样了。”

    阿克曼继续说道:“在那些小企业里,往往那些管理人都身兼人事销售财务后勤等数职,几乎公司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他们一手操办的,尤其是他们的客户和资金渠道这些,我知道有很多这种小企业的客户都是只认这个管理人不认公司的,甚至还有公司账户和管理人的私人账户互通的情况。”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是敢撤掉这个管理人,只怕这个公司就会立即垮掉,就像是被摘掉了螺旋桨和龙骨的船舶,只怕除了一堆办公室里的办公用品外,就毫无价值了。”

    阿克曼最后看着亨利问:“简单点说,在那种小企业里,老板就是企业的全部,那么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敢随意高举大棒吗?”

    阿克曼的眼睛里闪烁着凶芒:“我们就等着吧,我们会给他们一个惊喜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到了七点半左右,渐渐的有人来了,阿克曼和亨利透过百叶窗看着会场里的情况,先到的这些人他们判断都是那些小企业主们。

    会这样判断不仅是因为大企业管理人都是傲娇的,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些小企业主们需要通过这个机会拓展自己的人脉。毕竟小公司不比大企业,有时候多开发了一个客户,就能维持公司好几个月甚至是一年的开销,这让这些小企业主们不得不把握机会了。

    对他们来说,不管是能和其他小企业达成合作意向,还是能通过其他企业结识更多的客户,或者大家之间客户共享,这些都是财富!

    至于大公司,虽说有蚊子再小都是肉的说法,但他们也不可能屈尊去主动结识这些小老板的。

    这些就是阿克曼和亨利的目标,尽管阿克曼有很足的信心,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和亨利靠在窗边仔细听着这些小企业主们的谈话,以确定他们的想法。

    “你知道今天这次会议大概会是什么内容吗?居然邀请了这么多人,我听说似乎对我们并不友好啊。”

    “什么叫不友好,你不用顾忌那么多,今天的会议就是要把我们这些小企业给兼并了的!你恐怕还不知道,其实昨天同样在这里,哈鲁斯堡的家族新首领已经给那些大企业管理人们都开过一次会的,在那次会上,就已经向他们保证,会兼并掉我们这些小企业,然后把我们要么直接赶走,要么放在大企业里做个部门主管的。”

    “狗屎!他们凭什么这样做?当初我们引进投资的时候是已经确定了的,我们可以保持自己的独立,为什么现在要把我们给兼并掉呢?”

    “还不明白吗?最近哈鲁斯堡家族的状况并不好,所以就想到要拿我们这些小公司开刀,献祭我们这些小公司融入大公司里,这样不就让家族报表看起来好看了吗?至于我们谁会管我们的死活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也别想好了!我把公司的客户全都带走,就留给他们一个空壳子,让他们去融入吧,我的公司就是我,谁也不可能抢走!”

    “我们是小公司,但我们也有尊严”

    听着这些人说着这些,阿克曼和亨利在窗边高兴到脸都笑成了一朵花,因为那些小企业主们谈论的消息正是他们散布出去的,目的就是为了造成现在他们这样的恐慌,这让他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亨利看向阿克曼的眼神里满是激动:“这太好了!阿克曼你果然没有猜错,这些小企业主们他们果然不会甘心自己的公司就这么被兼并,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阿克曼一脸的早知如此:“这是必然的,没有人会愿意平白无故被人拿走东西,对于这些小企业主们来说,不管他们的公司是优秀还是差劲,那都是他们的东西,不能你说兼并就兼并的,没有人会服气。所以在我看来,他们这种做法真是太蠢了!”

    阿克曼给亨利做着手势,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我能理解他们才接手这个已经没落的家族,想要崛起的决心,但决心却不是这么做的。拿家族的大企业去兼并家族的小企业,这种做法看上去很像是集中资源,可实际上却是华而不实的垃圾玩意。”

    “很简单的道理,如果运行企业能像堆积木一样一个个堆起来的话,那么恐怕早就有新的超级家族出来了好吗。”

    阿克曼摇摇头,表情很是轻蔑:“不过显然他们并不明白这个道理,两个年轻人,心里有伟大的梦想嘛!一心就想着怎么塑造一个超级企业出来,以为让大企业兼并了那些小企业,就等于振兴了哈鲁斯堡家族,不能不说这种想法实在太天真了!”

    “所以现在就出现了这种问题,这些小企业主不甘心就这么失去自己的公司。而且从昨天的情况来看,他们也根本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肯定没有做任何预案!”

    阿克曼笑笑接着说:“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就算换成是我或者其他人,恐怕都不知道该如何做这个预案,除非你能付出让这些小企业主满意的筹码,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首先我很清楚这些小企业主,他们都是一群贪得无厌的无赖,就算他们的公司是一坨屎,他们也一定会开出一个天价的,什么为了大局为了家族,抱歉这种高尚的行为是不会和他们有任何关系的。”

    阿克曼继续说道:“当然那华夏人和凯特琳也可以选择答应所有小企业主的所有条件,但这种说法恐怕连上帝都要发笑了。花三法郎去买一法郎价值的东西,我无法想象究竟怎样的人才会做这种事情。”

    阿克曼做了一个合在一起的手势:“所以不管怎么看,今天那个该死的华夏人,还有我们尊敬的女首领大人,都要倒霉了。”

    说话间阿克曼露出了非常笃定的笑容,他再看向窗外:“现在的人越来越多了,估计我们昨天的伙伴们也该来了,我们就等着看当这些小企业主联合起来向他们发难的时候,他们是怎样的手忙脚乱了!”

    但是阿克曼的脸色突然变了,他愣愣看向窗外说:“这是什么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