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不知所谓的故事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不知所谓的故事



    

    


    


    


    


    ?  阿克曼惊讶了,他瞪大了眼睛,就见那边周铭和凯特琳带着许多大企业管理人走进了会场,周铭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大气帅气,凯特琳也是一身职业装看起来干练典雅,身后跟着那些身价千万上亿的大企业管理人们,只是一个出场,就显得气场十足。

    这才是真正的大腕范啊!不光是自己比不了,就连之前见到的斯蒂安也比不了,而相比他们,自己和阿克曼却只能躲在这个阴暗的房间里,太猥琐了!那么像老鼠一样躲藏的自己真的能打败他们吗?

    亨利又一次产生了怀疑。

    不过阿克曼却有不同意见,就听他冷哼一声:“穿上神职服,就以为自己可以侍奉上帝了吗?多么愚昧的想法,他这样做只会更加激怒这些人。”

    亨利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后等他仔细去听,果然听到有人在小声指责周铭和凯特琳在装腔作势,妄想通过这种方式吓住他们,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还有人表示自己对他们仅存的最后一点好感也荡然无存,他们会守护住自己的财富,绝对不会交给他们!

    阿克曼也听到了这些话,他扬起了嘴角显得十分得意:“我就知道会有这种结果,那个华夏人和凯特琳他们只知道在背后鼓弄阴谋,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成为领袖!”

    “他们不行,就还是换做我来吧!”阿克曼最后说道。

    那边周铭凯特琳带着其他大企业管理人在所有小企业主的注视中穿过会场,一直走到了最前面的高台上。

    整个会场的布置和国内一般大会的布置差不多,都是在前面有个舞台,几位主要的领导坐在台上讲话,其他人就都坐在下面。

    周铭昂首挺胸走到台上,挨着凯特琳坐下,随后凯特琳拿起话筒让所有人都分别坐下,当所有人都坐下后,凯特琳才把话筒交给了周铭。

    周铭接过话筒,他清了清嗓子,然后很开门见山的说:“大家好我叫周铭,我的名字你们可以不需要太清楚,但是对于今天的会议内容,我想你们都应该有所了解了,今天会议的主要内容就是关于所有哈鲁斯堡家族控股公司的相互兼并和重组。”

    台上周铭的话音才落,下面就立即有人呼喊道:“我们不会接受的!”

    有人带了头,其他人也一个接一个站起来说道:“那是我们的公司,我们也并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要被其他公司兼并重组?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有人很直接的把矛头指向了周铭和凯特琳:“我们是独立的人,不是被你们圈养的猪猡!哈鲁斯堡家族没落了,你们就想要把我们这些小公司兼并起来就可以形成大公司,想让我们成为大公司的养料吗?这是非常可耻的,我们不是被你们随意宰割的牛羊,我们无论如何都不接受!”

    还有人说:“我知道昨天你们也开过了会议,有人就因为反对被家族除名了,但是我们不怕,有本事你们也把我们除名,我可以向你保证,那样做你只能得到一个废品公司!”

    听着会场里这些沸沸扬扬的反对声,阿克曼在房间里高兴的都快要抽过去了。

    “听着吧,这些声音很好的证明了你们的愚蠢!你们以为赶走了我就不会有人反对你们了吗?事实证明你们错了,没有人会甘心当奴隶的!”阿克曼越说越激动了,“现在我就等着你们走投无路,等着你们恼羞成怒,等着你们和这些小企业主们彻底对立起来,最后我会站出来终结你们的暴.政!”

    阿克曼用力的挥舞着自己的拳头,就好像他现在真的已经成为了领袖一样。

    在他的感染下,旁边的亨利也是兴奋十足,紧握着拳头不断念叨着会场的情绪再高涨一点,最好快点上去把周铭和凯特琳给赶走吧!

    相比阿克曼和亨利的激动,周铭和凯特琳坐在台上却一点不慌乱,旁边的那些大企业家们也都很淡定,显然他们都已经预料到了这个情况。

    周铭首先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才说:“我知道你们都很有自己的立场,你们的创业也都是非常艰辛的,没有人会把你们当成随意宰割的牛羊,更不会有人要把你们除名,只是你们需要听我说,哪怕只有短短的几分钟,这不正是你们今天坐在这里的目的吗?”

    周铭的话非常有说服力,只短短的几句话,就让刚才还躁动不已的现场安静下来了,这让阿克曼目瞪口呆。

    “这个该死的华夏人难道会什么操纵人心的魔法吗?否则为什么能让这些人那么听话呢?”阿克曼愣愣的说,就连身旁的亨利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痴呆表情。

    “好吧,就算你能让大家安静听话,但是你仍然解决不了最根本的问题,所有的小企业主们说什么都不可能会同意你兼并他们企业的,除非你能付出足够的代价,但那是个悖论,所以到了最后你还是失败者,局势最终还是会倒向我这边的!”阿克曼紧咬牙说着,狠狠看着周铭,等着看他失败的样子。

    不过随着周铭下一句话说出口,就让他愣住了。

    “还记得你们的梦想吗?”周铭突然问道,“梦想是任何人都无法剥夺的权力,而你们虽然只是一些小企业主,但是你们都还记得你们自己为何创业吗?你们还记得你们在创业之初的梦想吗?”

    “我要创办最好的媒体!我要成为食品大王,我要买下巴黎所有的地!我要创造比拉菲更出众的品牌,我要拥有几亿几十亿法郎!”

    周铭掰着手指一一举着例子:“我想你们在创业之初肯定都有这些梦想,但是现在呢?为什么再也回那种激情和梦想了呢?反而就抱着一个小公司混吃等死了呢?”

    “我知道,这中间肯定是有很多原因的,比如说你们的起点,比如说你们的人脉不够,又或者说你们的运气很差,没有足够的资金去扩大生产规模,去拓展人脉去做广告,只能不断的去维护老客户,去陪客户吃饭,去想办法处理一切企业遇到的问题,你们的精力就已经被这些事情给消磨殆尽了。”

    随着周铭的话,台下很多小企业主都在不由自主的跟着点头了,显然这些话都说到他们心坎上去了。但也就在这时,周铭却突然转了话锋。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问题,但是你们有没有问过自己这是为什么呢?”周铭质问道,“为什么你们的运气会差,为什么你们会没有足够的资金和人脉?为什么你们的精力就永远要放在那些琐事上面?”

    “我知道面对这些问题,你们肯定会说这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这并不是你们想要的。”

    周铭顿了顿又说:“那么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好了,从前有一个人,他很普通,就是一个普通的水手,但是有一天,他发现土耳其有一种很好看的花叫郁金香,他觉得带回欧洲肯定会大受欢迎,于是他买了很多花种带回欧洲,最开始其他的船员们都在嘲笑他,觉得他这种行为十分愚蠢。”

    “但是最后的结果我想大家都知道了,郁金香被带回荷兰法国以后立即风靡了整个贵族圈,所有人都对种植郁金香产生了狂热,最开始那位水手带回不过几个法郎的郁金香花种,到了欧洲居然超过了黄金的价值,最终引发了那次著名的郁金香泡沫事件,也是最著名的第一次有记载的大规模金融投机活动。”周铭说。

    “可是我们并没有郁金香啊!现在也不可能会有给我们投机郁金香的机会啦!”下面有人说,其他人跟着附和。

    “这个故事很好,我们也都知道,但和我们以及现在我们将要面对的事情都没有任何关系,难道你准备拿一株郁金香来交换我们的企业吗?那我不介意给你十株!”

    下面有人大声呼喊着,他的话引起了一片哄笑,更有一片嘘声,都在针对周铭,就连在旁边的休息室里,阿克曼也冷笑起来。

    “真是愚蠢!”阿克曼说,“我还以为他能说出什么话来,结果就只是这么一个让人发笑的故事吗?什么狗屁的郁金香泡沫,和现在所面对的事情毫无关系好吗?”

    亨利也很不屑:“看来我的担心真是多余,这个华夏人根本就是不知所谓的,回想我们居然被这种人赶出了会议室,真是莫大的耻辱!”

    “比起我们被赶出了会议室,要是让他们掌握了哈鲁斯堡家族才是更大的耻辱!”阿克曼说。

    亨利很确定的点头:“那不仅是耻辱,更是莫大的灾难!我很难想象这些企业在他们的领导下会变成什么样子,肯定很快就四分五裂了,他们根本没有一个目标,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完全就是胡来。”

    最后亨利看向阿克曼:“所以我现在更确信了,只有阿克曼你才能拯救我们这些企业!”

    阿克曼信心满满说:“本来就是应该这样的,我和你们这些企业组成企业联盟,什么哈鲁斯堡家族,就只要在背后给我们提供资金支持就好了,想插手我们企业的事情,也要你们有这个能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