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机会的曙光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机会的曙光



    

    


    


    


    


    最终阿克曼和亨利还是被赶出了会场,哪怕他不断的叫喊着他非常支持周铭的兼并想法,哪怕他拼命叫喊着周铭是他的偶像,却并没有让周铭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命令保安把他们丢出去了。

    周铭的做法让其他人都感到不理解,认为这样是否太绝情了,要知道阿克曼可是很厉害的职业经理人,同时他在这些企业主们之中有着非常高的威望,现在他既然改变了想法,何不让他留下来给他一个机会呢?这可是可以给其他人树立的一个很好的榜样。

    “你们似乎对我坚持赶走阿克曼感到很不理解?”周铭冷笑着问,“所以就算刚才我给你们讲了我眼中的成功学,你们也都听的十分精彩,但其实你们心底显然都还在认为是我在说服你们,是我求着你们答应兼并,你们谁都没有意识到,这次兼并实际是我给你们的一个机会!”

    周铭这个说法颠覆了所有人的想法:“刚才阿克曼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想要乞求我的原谅,但是很抱歉,他已经永远失去了这个机会!”

    看着所有人将信将疑的眼神,周铭又说:“我知道我这么说很难让你们相信,但是很抱歉我并没有任何要你们相信的意思,我只是简单的把这个事情告诉你们,然后看看谁会是下一个放弃机会的人。”

    随着周铭这番话,让下面很多人心头一紧,而周铭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冷汗直冒。

    “我知道在你们之中有很多人事先和阿克曼有接触,所以之前才会有那么多人否定我的所有建议。”周铭说,“不过你们并不需要担心,因为我并没有任何清洗的打算,我只是想问你们,你们还想要这个机会吗?”

    台下所有人毫不犹豫的异口同声呐喊道:“想!”

    “想要什么机会?是你们获得成功的机会吗?”周铭又问。

    台下再次爆发震天动地的呐喊:“是!”

    周铭却仍不满足,他继续问道:“你们在说是什么?成功吗?可是过去你们不是并不相信自己吗?现在相信了?”

    面对周铭这一连串问题,台下的人连续喊了三声相信,那种撕心裂肺让周铭都不能不替他们担心嗓子了。不过现在还并不是停下的时候,周铭最后又问:“很好的相信,那么现在你们愿意接受家族的兼并要求吗?”

    “愿意!”所有人并不意外呐喊道。

    听到这声愿意,周铭才真的放下了心,而这次会议在所有小企业主们都愿意接受兼并以后就没什么了,接下来周铭就拿出文件照本宣科的告诉了他们的兼并方式,毕竟是直接并入大企业成为一个部门,或者是拆散把人员混编,又或者是全资收购成为子公司等等,这些方式和效果都是不一样的。

    虽然周铭他们事先都已经让金融班的同学们分别根据那些小企业的特性,进行搭配了,但毕竟事情紧急,难免会出现纰漏。

    正是这个原因,今天周铭才要在大会上再宣布一遍,这不仅是为了通知,让他们有一个准备,更重要也是为了进行校对和考察,让他们自己找出其中的纰漏。要知道,能在这种大会几百家企业里一直集中精力听到自己的企业,并且还能快速的找到问题,这种人的能力和运气是肯定要用上的。

    就这样,在所有人都同意兼并以后,会议又继续召开了五个小时。

    当然这并不是周铭在台上照本宣科了五个小时,而是中间真的有人发现并提出了问题,确定了的确是纰漏后,周铭就让随行开会的叶凝给记录在案了,毕竟要是真的在会议上讨论,那不知道要多长时间了。

    最终有三十人提出了问题,经过论证最后记录在案的有十个,这对于几百家各不相同的企业数据来说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结束会议周铭和凯特琳并没有回去哈鲁斯堡,而是回了斯特拉斯市的酒店,毕竟还有十家企业的问题需要讨论,他们可没有时间浪费在路上。

    回到酒店房间,周铭直接把自己给扔在床上了,毕竟一个人面对几百人开了五个小时的会,再强的人也会心力交瘁的,更别说周铭这段时间就没怎么休息过了。

    周铭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一双非常柔软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轻轻按揉着。

    周铭睁开眼,果然是凯特琳,她见周铭醒了很不好意思的说:“抱歉,我才开始学的这些中医手法,是不是我下手太重把你弄疼了?”

    周铭微笑着摇头表示不是,是自己太敏感了。

    凯特琳这才放心了,随后周铭枕在了凯特琳圆润又富有弹性的大腿上,享受着凯特琳的轻柔的头部按摩。

    “周铭你知道吗?过去斯特拉斯堡这里可是非常重要的战略要地,所以在这里有很多真正的要塞古堡,他们或许不像新天鹅堡那样梦幻,但却非常富有历史的厚重感。”凯特琳突然说道。

    周铭有些奇怪的睁开眼睛:“你想去看看吗?如果你想去,我们可以下午抽个时间……”

    凯特琳轻轻摇头打断了周铭道:“不是我想去看,而是我认为周铭你需要去旅游放松,四处去看看了,我感觉一直以来你的精神都太紧张了,这样不好,用你们华夏的话来说就是要张弛有度才行。”

    周铭开心的笑了:“没想到你的中的很快,都会用成语了。”

    随后周铭叹息一声:“以后肯定有机会,但现在并不是好时候,虽然今天的会议看起来很成功,但这更让我担心……”

    凯特琳再一次抢着说:“我知道周铭你在担心其他人,你或许还会说这次胜利这么顺利并不是什么好事,未来会更麻烦。但我想说的是,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现在也该轮到我来担心这些事情了,而周铭你就只需要乐观就好了。”

    周铭这才明白凯特琳是怎么回事,她就是看自己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是自己扛着这些事情,她想要帮助自己。

    周铭抬手笑着捏了捏凯特琳的小脸对她说:“我明白你的想法,但我不管怎么说还是你男人,那么这种事情就该是男人去操心的,我知道你很厉害,不过接下来的事情会远比你想象的要更难。”

    凯特琳愣了一下,她低头看着周铭想了想,突然也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

    斯特拉斯会议中心里会议结束的消息第一时间就被传回了魏腾庄园。

    很显然在参加会议的这些人当中有安德烈他们这边的人,这是所有人都默认的,毕竟周铭和凯特琳才接手家族没多长时间,但安德烈他们甚至是奥斯兰以及其他家族,他们都是经营了少说好几年,多则十多年的,怎么会没有几个亲信呢?或许让这些亲信公开反对周铭他们不敢,但传递个消息还是没问题的。

    对于这点,就连周铭和凯特琳自己也是默认的,一方面是找出这些人太麻烦,另外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他们根本不怕他们第一时间得知消息。

    “不好了!那些愚蠢的小企业家门被那个华夏人给洗脑了,一点所谓的成功学就让他们失去判断,答应兼并的要求了!更可气的是那个阿克曼,他居然还是首先带头表示对那华夏人支持的!”

    随着这样的消息传回魏腾庄园,让庄园里顿时一片唉声叹气;不管是梅特涅伊法曼还是其他人,都对那些小企业主们破口大骂,觉得他们就是一群狗,哪里有肉哪里走!当然他们还认为阿克曼就是个白痴,他可是他们最后的底牌,怎么就这样背叛他们了?

    “看来这次你们又失败了对吗?”安德烈突然走出来问。

    相比之前看到安德烈的兴奋,这一次不论是梅特涅伊法曼还是其他人,都显得有些没精打采的,一副认命失败了的模样。

    见他们这样,安德烈摇摇头说:“看来你们不仅是失败那么简单,甚至还丢了胜利的信心。所以你们准备以后就真的默认凯特琳是首领了吗?”

    原本他们心里就很烦,现在听安德烈这么说让他们心里更烦了。

    于是梅特涅很没好气反问他:“不默认还能让我们怎样呢?这已经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可是就连阿克曼那个该死的混蛋都背叛了我们,他居然首先跳出来支持那个华夏人,这才让整个会议变得一面倒了,你还要我们能怎么办?如果安德烈你很厉害那为什么你不出手呢?”

    安德烈笑了,他指着梅特涅说:“最后的机会这种表述真的太蠢了,而且我认为阿克曼做的很好啊,因为都是他让会议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如果第一句话还让梅特涅很生气的话,但当他听到安德烈后面的话,却又一脑门问号:怎么阿克曼就做的很好了?为什么那个会议有圆满结局还是好事吗?你安德烈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难道你也跟着阿克曼一起背叛了我们吗?要不然说不通啊!

    安德烈依然摇头说:“看来你们是真的不懂了,不过这也没关系,你们就只需要明白,我们的机会就要来了就行了,我已经看到了机会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