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米歇尔的打算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米歇尔的打算



    

    


    


    


    


    圣诺丁是一片景色十分优美的草原,也是旁波家族在波尔多的八大皇家封地之一,过去这里是皇家牧场,现在这里则是旁波家族圈起来的休闲度假之地。

    12月13日这一天,米歇尔这位旁波家族的现首领正邀请卢森堡大公奥斯兰和西班牙国王费迪南德以及其他几位贵族一起在圣诺丁草原上骑马。

    他们所骑的这些马都是从最优质马场佩尔奇地区里千里挑一选出来的,不仅身形健美壮硕,个头都像是克.隆的一样大,甚至连全身纯白的毛色都找不到任何一点杂色。不过这些骑着最好马匹的贵族们却只是在草原上悠闲的散布,不断指指点点,对不远处几位骑着劣等马正在赛跑的骑手们品头论足。

    “这些都是巴黎赛马场最出色的骑手,他们每一位都有过站上领奖台的表现,只是不知道现在他们是否能驯服这些蠢驴战胜对手呢?”

    米歇尔给他的每一位客人介绍着,似乎对他来说看着这些世界顶尖的赛马骑手驾驭着这些劣马比赛是一种非常另类的乐趣,以至于米歇尔还故意称呼那些现在的‘赛马’叫‘蠢驴’。

    正所谓物以类聚,他的贵族朋友们当然也都非常有兴致的跟着他一起在品头论足,浑然没有把那些顶尖骑手的尊严当成一回事,似乎对他们来说,那些人的努力天生就是给他们娱乐的,或者也可以说那些骑手的能力,能把他们逗笑,就已经是他们的人生目标了。

    “你看最前面那个骑手,我觉得他骑的驴一看就是在泥地里打滚过的,而他的骑手我恰好知道,那是凯旋门赛马连续三年的冠军,不过相比赛马场上他骑着自己的赛马,我觉得他现在才更真实一些!”

    “现在可不是在凯旋门赛马场老兄,相比你的专业选手,我认为那个绿色制服的家伙更有获胜的希望,毕竟他很有泥地骑猪的风范呀!”

    “你们这都不算什么,人生有句格言是喝最烈的酒操最野的狗,所以我看那个红衣服的家伙肯定能笑到最后,因为他很能续!”

    这些人你一言他一语的说着笑着,仿佛那边根本不是世界最好的赛马骑手,而是一群马戏团小丑一般。

    很快的赛马结束,那些骑手们都匆匆离开,或者应该说是愤愤立场,显然他们对自己被人当小丑的做法感到十分愤怒,如果不是因为某些原因,他们肯定早就离开了,说不定还要暴打这些蠢猪一顿才能解恨。

    在圣诺丁草原中间有一座风车城堡,米歇尔和他的朋友们在看完了赛马后,就一起去了这座风车城堡。

    在城堡的空旷大厅坐下,喝了几杯皇家酒厂里酿的葡萄酒,这些贵族们愉快的聊着天。

    突然奥斯兰看了一眼时间然后问他:“看着时间现在斯特拉斯会议中心的会议差不多该结束了,我听说米歇尔你针对这次会议做了不少准备工作对吗?”

    奥斯兰这突然一句话马上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趣,西班牙国王费迪南德首先接话道:“你们说的是哈鲁斯堡在阿尔萨斯的那次会议吗?原来米歇尔也对那次会议做了准备吗?那可非常让我期待了,因为任何一个贵族头衔都绝不能落在一个华夏人和一个野丫头的身上,那是对贵族身份的亵渎。”

    其他人也跟着说道:“他们居然才继承家族就要买回他们的企业,还让我们吃了那么大的亏,我们一直都想找机会教训他们,告诉他们什么叫做规矩,不过现在好了,我想米歇尔肯定会做的很好了!”

    更有人直接拍马屁说:“不是很好肯定是非常好了,米歇尔可是我们的法王,而那不过只是一个没落的哈鲁斯堡家族罢了,就算是在最鼎盛时期旁波家族也不畏惧他,更别说现在了,我相信米歇尔只要随便一番布置,就能毁掉他们精心准备的一次会议。”

    面对这些疑问称赞和马屁,米歇尔只是微笑,但尽管微笑,却也是充满了绝对自信,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微笑。

    米歇尔先示意大家安静,然后他才说道:“其实我原本没打算说这个事情的,因为我并不认为这有任何值得炫耀的,我是旁波家族的首领,而他们只是一个没落的哈鲁斯堡家族。”

    米歇尔很不屑的摇头:“你们可能不知道,就是之前的奥地利大公斐迪南想要见我,我都会看心情。其实原本在斐迪南大公去世以后,我是准备要帮这个可怜的家族的,但他们的一些做法让我很不高兴,所以就授意下面的人去给他们一个教训了,事情就是这样。”

    “我不想让哈鲁斯堡家族现在就垮掉,但是这一次会议居然在阿尔萨斯,那么我就有必要告诉他们这里是谁的地盘了。”

    米歇尔信心十足的说,如果光凭他的话是很平淡的,但实际他的语气却要傲上了天,根本没把周铭和凯特琳放在眼里。

    而听着米歇尔这番霸气十足的宣言,大厅内这些人顿时都为米歇尔欢呼了起来。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米歇尔不愧是法王,不管做事说话都是那么霸气!那华夏人和凯特琳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惹到了米歇尔先生,当然其实他们出生就是错误,所以现在他们的事情注定要失败了!居然敢向所有人都要回公司,真当我们都拿你没办法了吗?现在就是你们倒霉的时候了!”

    这些人都很高兴,毕竟他们都在归还哈鲁斯堡企业的事情被周铭坑了好多钱,尽管那都是因为斯蒂安最先带的头,但这笔账谁又敢算在米歇尔头上,最后不都算在了周铭那里吗?

    现在听到米歇尔要对付他们,这些人一个个高兴的都合不拢嘴了。

    但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快步跑了进来,他原本想要小声向米歇尔汇报什么消息,不过随后米歇尔示意他向所有人说,那人这才说道:“这并不是好消息,斯特拉斯会议中心关于哈鲁斯堡家族的企业兼并会议结束,所有小企业主们都同意了家族的兼并要求。”

    这个消息说出来就震惊了所有人,他们下意识的看向米歇尔,就见他整个人都一脸懵逼,显然没搞清楚怎么会这样。

    原本米歇尔听到是关于那边的消息,下意识就认为是好消息了,所以他才敢让自己的仆人公开说的。

    米歇尔会这样认为也很正常,毕竟他都已经安排的那么周密了,不仅有阿克曼这样在背后憋着劲要给周铭难堪的,更重要是他设身处地的仔细为那些小企业主想了想,发现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怎么现在才一转眼,他们居然就答应了呢?

    “而且据说还是那位阿克曼最先出来支持的,其他那些小企业主都是跟着他一起支持的。”那仆人又说。

    这话完全等于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打着米歇尔,就连这些人都替米歇尔捏一把汗,这打脸太直接了。

    只有奥斯兰打趣道:“看来米歇尔我的老朋友,或许那比你想的要麻烦了。”

    虽然奥斯兰是谈判专家,但米歇尔也很厉害,在奥斯兰后米歇尔马上露出了笑容:“麻烦?我想我并不明白奥斯兰你在说什么,对我来说,他们现在的表现才是我更期待的。”

    不光是奥斯兰愣住了,其他人也都愣住了,他们显然都不明白米歇尔在说什么,怎么有点语无伦次精神错乱的样子?不会是弄错了什么吧,在一般人眼里,任何失败都应该是不能接受的,怎么没给到教训反而还更让他期待呢?难道你期待自己失败了吗?

    奥斯兰摇头叹口气说:“显然你们都没有理解我的意图,对于我来说,已经并不满意于给他们一些教训了,我想要让他们记得更深刻一些,所以才放弃了这一次的事情,不仅如此,我反而还帮了他们。”

    “这是为什么呢?就算米歇尔你想要换一种方式也不至于放弃这一次呀,那么你下一次是准备了什么计划呢?”

    下面这些人一句句问道,对此米歇尔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他们:“如果是你们,在刚刚兼并了一堆起来,把自己的公司组装成了大企业,你们最害怕的是什么?”

    一群人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米歇尔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么一堆问题来。

    不过米歇尔也并没有真的指望他们能回答上来,他直接自己公布了答案:“是不是当你们刚刚拿到了一家大型企业,就在你们准备上下团结一心,准备干出一番成就的时候,却发现早有人堵在了你们前面,你们会怎么样?”

    随着这个问题,这些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也才又发出了惊呼:“米歇尔不愧是米歇尔,这个办法太厉害了,我想那个华夏人未来肯定会崩溃的。”

    在一片惊呼声中,只有奥斯兰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他举杯小声对米歇尔说:“没想到米歇尔你居然还有这样的急智,居然能突然想到这么一个办法,不过我很希望看到你和那个华夏人正面交锋以后的结果。”

    “结果是非常严重的,我会教会那个华夏人什么是真正的错误!”米歇尔咬着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