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从贝鲁科开始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从贝鲁科开始



    

    


    


    


    


    贝鲁科是位于阿尔萨斯北部的一个中等规模的城市,当然这个中等规模城市是相对于人烟稀少的欧洲而言,这要放在国内,随便一个大一些的镇都比这要人多了。

    不过固然贝鲁科只有不到十万人居住,但这里却是法国最重要的纺织业基地,几乎有超过一半的法国纺织产品都是出自贝鲁科,这里林立着大大小小的纺织工厂,就连lv、香奈儿和爱马仕这种超级品牌都在这里拥有工厂,其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6月15日,在结束了斯特拉斯会议的第三天,周铭动身来到了贝鲁科,和周铭一起同行的还有一位名叫乔丹诺,是贝鲁科纺织集团的负责人,也是哈鲁斯堡几个大企业主之一。

    虽然法国的服饰品牌名满全球,但实际也就仅限于那几个超级品牌,相比之下其他的纺织产业的情况并不算乐观,基本上都在给那几大企业打工,而乔丹诺的贝鲁科纺织集团就是其中最大的一家。

    周铭在综合了全部的大企业情况以后,首先选择了贝鲁科纺织集团,要重新制定公司的未来政策。

    其实这种做法是很有问题的,毕竟不管任何企业在兼并了其他公司以后,总是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的,去综合不同公司之间的制度,对产业以及各个渠道之间的合并等等很多事情也都是需要统合处理的。周铭当然也明白这点,只是他需要更快的发展,所以只能冒险一边让凯特琳和金融班那边做着这些步骤,自己一边跑步前进了。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周铭才只对贝鲁科这边的情况做了一天的了解,第二天就和乔丹诺直接过来了。要知道贝鲁科固然也在阿尔萨斯大区内,但由于路途难走,至少也要近四个小时车程的,也就是说,周铭和乔丹诺早上八点多就从哈鲁斯堡出发了,但也到了中午十二点才到贝鲁科。

    到了贝鲁科,周铭和乔丹诺直接来到了公司办公楼,那是在市中心的一幢高楼。

    这让周铭十分满意,看来这公司作为这里最大的纺织公司之一,至少在本地还是很厉害的。

    当然周铭除了要来看看公司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听说有品牌公司的业务代表过来洽谈代工续约的事。

    创自己的品牌,走自己的路!

    这就是周铭为贝鲁科集团定下的未来方针,尽管贝鲁科现在是这里最棒的代工厂,目前公司的主要收入也是来自给名牌企业的代工产品,但周铭就是要改变这一切。

    毕竟给名牌做代工厂,这样得来的利润十分有限,并且还会受制于人,所有收入都来自于其他企业的订单,自主性和抗风险性都很差;因此但凡有可能的公司,都会在累积的技术成熟以后摘掉代工厂的帽子,成立一个独立自主的品牌,而像贝鲁科纺织集团做代工厂一做就是几十年,放在全世界都是个例外了。

    “我让贝鲁科兼并了那么多小企业,让资产和渠道得到了那么大的扩充,不是为了要打造出一个最大的法国代工厂出来,而是要让企业真正进入市场,拿走原本早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是周铭给乔丹诺说的原话,也正是这句话,原本乔丹诺还有些犹豫的,马上坚决支持起来。

    不过乔丹诺并不知道周铭还有一句话没说:他需要每一家通过大量兼并以后的企业,都能成长为行业内的巨无霸!哈鲁斯堡家族也需要这些超级企业带来的收益和利润,以及这些企业在行业内的影响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快速的撑起现在已经很虚弱的哈鲁斯堡了。

    但话是这么说,决策这么做也没问题,可真要落实起来,周铭却毫无头绪。

    这也是没办法的,周铭之前并没有涉足过纺织产品,仅凭一点数据信息根本不可能了解这个行业,还有更重要的是法国原本就是世界服饰品牌集中地,lv、香奈儿、爱马仕和纪梵希这种名字如雷贯耳的巨头早就把市场给瓜分了个干净,他们现在还能做什么呢?

    周铭原本也和乔丹诺商量过,乔丹诺以前也不是没有想要做自己品牌,事实他也这样行动了,可最终在几大品牌的联手打压下以失败告终,只能继续做自己的代工厂了。

    “我根本没有办法进这个市场!我们没有宣传渠道,没有下游的代理商,我们甚至没有办法说出自己是几大品牌的代工厂来宣传自己的质量,否则就会遭受侵权的官司。不过比起这些,更重要的是市场的反应。”

    “其实说实在话,我曾经想转型做自己品牌的时候,并没有受到其他大品牌的干扰和阻拦,但一件相同款式的衣服挂在橱窗里,甚至我们的质量和样式都要好看一些,消费者总会选择纪梵希迪奥和香奈儿,不管我们的销售人员如何解释都没用。”

    “我很清楚的记得那一次,我们所有没有卖出去的服装堆满了仓库,最后被各大公司低价收走了,那一次我让集团亏损了将近一个亿,从那以后,我就再不敢有这样疯狂的想法了。”

    这是乔丹诺告诉周铭的原话,其实这情况还是在周铭意料之中的,毕竟如果一个代工厂要能那么容易向品牌转型,那这个世界恐怕早就被品牌给铺满了,更多的就是像乔丹诺这样,想做品牌却始终做不到的。

    这也给周铭敲了警钟,证明这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自己现在也没什么好想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先到贝鲁科了再说。

    不过让周铭所没有想到的是周铭这种什么都没说的表现,反而给了乔丹诺信心,让他认为这是胸有成竹的表现,所以他才会那么坚定的支持周铭,这就让周铭很尴尬了;当然为了维持这位经理人的信心,周铭也没和他解释什么,继续装酷好了。

    就这样,周铭表面镇定,但实际上对未来很没底的和乔丹诺走进了贝鲁科大楼。

    这栋大楼和国内的很多办公大楼类似,正门进去有一个传达室和正门大厅,然后两边上去是各自的办公室。

    就是这么一栋大楼,当周铭和乔丹诺才走进正门大厅,就听到一阵阵的吵闹。

    乔丹诺对此有些尴尬,他告诉周铭:“是二楼会议室里的声音,我想这应该是那些品牌公司来续约的业务主管吧,只是我也没想到会这么激烈。”

    周铭摆手表示无所谓:“毕竟这几天是我要求你放下一切事情先去开会的嘛,所以恐怕也是这些家伙等急了,才会在这里发脾气吧,不管怎么说,我们先上去看看再说。”

    随后周铭和乔丹诺一起走上了楼,不过当他们来到会议室里,这里的情况却让他们有些意外。

    “你们这些垃圾!我告诉你们,就是我们给你们订单,你们的工厂才能开工,如果不是我们你们就只能去乞讨!我们就是你们的主人,你们只是我们的奴隶!什么时候奴隶也可以如此怠慢主人了吗?你可知道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两天,你们现在的态度让我很不满意知道吗?”有人在咆哮着。

    “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听到了什么,你居然告诉我你们的首席执行官乔丹诺先生出差去了?恕我直言这个笑话太没有脑子了,因为谁都知道全法国乃至全球最著名的几家企业都在这里了,而现在又是我们要和你们的代工厂签订下一份合约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还有比我们更重要的事情吗?”有人拿着强调,说话阴阳怪气。

    “你们这样做是非常愚蠢的!你们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们只是我们的代工厂,你们所有的收入都是来自于我们的订单,换句话说,只要我们不给你们订单了,你们就没有收入就都得去死!但是现在你们让我非常生气,难道就没有人可以和我们签这份合约了吗?”还有人都直接展开了威胁。

    这就是周铭和乔丹诺走进会议室里所看到的情况,几个业务代表怒气冲冲在咆哮着,还有一些乔丹诺的人则在不停的向他们道歉解释:“现在乔丹诺先生的确是去出差了,不过他马上就要回来,还请您给多一些耐心好吗?我们当然非常重视您这些大客户的,您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见到这个情况,乔丹诺下意识的走快两步也过去解释了。

    “这不是巴雷、夏尔和加斯东先生嘛,我很抱歉我回来的太晚了,居然让你们如此愤怒,我想我的罪过肯定是上帝难恕的。但是请你们相信,我们仍然是最亲密的合作伙伴,我要和你们续约的决定也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的,你们也知道,我们的产品质量是最好的!”乔丹诺说。

    当他说话,那边的人才注意到了乔丹诺回来了,乔丹诺的人眼泪哇哇的就要出来了,毕竟之前他们独自面对那些人真的太难受了,简直是天天见面就被骂的和孙子一样了。

    而那些业务代表们则是第一时间都愣了一下,随后交换了一下眼神,就走上来说:“乔丹诺先生你回来真是太好了,不过由于你出去太长时间,让我们在这里浪费了太多时间,所以我想我们之间的合约恐怕要重新考虑,或许会加上一些惩罚性的条件了。”

    只是一句轻巧的话,让乔丹诺和其他人的脸色都变了,显然这并不是第一次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不用考虑了,你们可以离开了。”周铭突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