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去尼玛的!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 去尼玛的!



    

    


    


    


    


    周铭突然站出来说的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谁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站出来说出这样一番话:不需要考虑让这些大品牌公司离开,这是在开玩笑吗?

    于是贝鲁科公司的人当即伸手指向周铭斥责道:“你是从哪里来的?这里是私人公司,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那边大公司的业务代表们也都笑了,揶揄着说:“看来我们需要考虑的更多了,没想到贝鲁科公司的安保存在这么大问题,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出公司总部大楼吗?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所以或许我们还需要担心这里是不是足够安全了。”

    业务代表们这些话让贝鲁科公司的人面子上更挂不住了,这让他们更加愤怒。

    “贝鲁科的保安在哪里?为什么会让这种垃圾杂碎进来,不知道现在是我们和这些高贵的先生们谈论事情的重要时刻吗?如果这次的谈判出现了什么问题,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全都要滚回去放羊!拜托快点把这个不知所谓的华夏人给赶出去啊,我一秒也不想要多看到他,他在这里就是对贝鲁科最大的侮辱啊!”

    这些人大声咆哮着,甚至有人情急之下按响了警铃,那些业务代表们带着轻蔑的笑容很乐得站在一旁看戏。

    只是随着警笛声大作,让刚才完全懵逼了的乔丹诺顿时清醒过来,当一个个虎背熊腰的保安冲进来时,他大喊道:“都住手,他是我们的老板!”

    如果说之前周铭的话还只是让人惊讶,那么现在乔丹诺的话则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个华夏人是老板,什么鬼?

    “说是你们的老板可能并不完全准确,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就是从哈鲁斯堡来的。”周铭说。

    这下所有人才恍然大悟,毕竟贝鲁科公司是由哈鲁斯堡家族所控股的,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是秘密,而不管是现在这里的贝鲁科公司高层还是其他那些大品牌公司的业务代表,显然他们都了解这一点。

    尽管这些业务代表们很好奇哈鲁斯堡怎么会有一张东方人的面孔,但这却并不妨碍他们很热情的向周铭问好:“原来是哈鲁斯堡的人,我们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

    另一边刚才还对着周铭咆哮着的贝鲁科高层此刻也都堆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纷纷向周铭道歉:“先生,我想对我刚才的行为向您道歉,我真是没想到您居然会是哈鲁斯堡的人,还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不要和我计较,我会非常感谢您的!”

    “你们这些蠢货,谁让你们进来的?不知道现在这里有非常重要的会议吗?要是破坏了这次的会议你们担待的起吗?还不都给我滚出去!”

    有人把气都撒在了那些进来的可怜保安们身上,浑然忘记了仍然还在响个不停的警笛。

    周铭无奈的摇头,他站出来帮这些无辜的保安打了个圆场,毕竟人要厚道,不能你把别人喊出来的,结果你还怪别人,这样会很让人心寒。

    送走了那些保安,周铭乔丹诺和那些大品牌公司的业务代表对坐下来。

    根据乔丹诺的介绍,对面主要是三大集团最值得注意,首先是坐在中间的路易集团,他是法国最大的奢侈品集团,旗下lv和纪梵希两大品牌十分响亮,他的业务代表名叫巴雷。而在他旁边的则是坚持走品牌企业道路的香奈儿和爱马仕,他们的业务代表分别是夏尔和加斯东。

    “好了我的朋友们,刚才的事情就让他成为一场闹剧过去了吧,我们还是来谈谈关于我们之间的合约订单。”周铭开口直奔主题。

    那边巴雷和夏尔爱马仕交互换了一下眼色,最后巴雷说:“这正是我们的目的,不过考虑到之前我们在这里耽搁了太多的时间,所以我们需要给我们之间的合约增加一些惩罚性的条款了。比方说我们在订单款项的支付时间,以及单件货品的价格,我们都会进行相应的调整。”

    “你们所说的调整,是指会加价吗?”周铭问。

    面对这个问题,那边加斯东当时就笑出了声,夏尔也讥笑着说:“或许如果谈判对象是上帝的话,他很有可能会答应,但显然我们并不是,阿门。”

    巴雷则叹息着说:“我想周铭先生你刚才肯定没有听清楚我的话,我是指会有惩罚性的条款,也就是对我们在这里浪费时间所进行的补偿,所以未来续约的价格肯定会比我们之前商议的要低。另外我的支付完成时间也会从交付变动到我们的销售周期结束。”

    “这样不行!”乔丹诺忍不住说,“巴雷先生,这种方式对我们很不公平,支付款项怎么能拖到你们的销售周期结束呢?那是哪一天,那么如果你们有一件衣服没有结束销售,难道我们就一直拿不到款项吗?那我们工厂工人们的工资该怎么办,我的原料费用和加工费用又该怎么办?”

    对于乔丹诺的反问,夏尔和加斯东想也不想的回答:“很抱歉,这并不是我所要考虑的。”

    巴雷则说:“所以这才是惩罚性条款,并且在之前你交付的货物中,曾出现过不合格产品,我们为了公司的权益,本身也想要加上这样条款的。”

    他的话才说完,乔丹诺就说道:“这不可能!对于给你们提供的所有服饰都是经过我们最周密检查的,不可能会出现不合格产品,而且如果真的出现了,为什么你们从来没有向我们提起过?”

    “那是我们知道,像你们这种代工厂,永远会和我们的工厂存在根本性差距,所以出现问题在所难免,我们才不想追究。”巴雷随后又强调,“但是你们不能把我们的大度当成是你们可以肆意放纵的资本!”

    旁边的夏尔接话道:“我想这肯定是我们过去对你们太好了,所以你们现在才敢把我们扔在这里,不过今天,我们就要最严格了!”

    “巴雷先生夏尔先生,我事先通知过你们的,是你们偏要在这个时候过来,我并没有把你们扔在这里不管,我想我的副手已经给你们解释过很多遍了!”

    乔丹诺还在解释,不过巴雷和夏尔他们却并没有要听的兴趣。

    “所以你认为这个事情还是我们的错了?难道是我们不该过来签这份合约对吗?乔丹诺你不要忘了,你们的贝鲁科公司就只是个代工厂,我们的订单对你们就是最重要的,你凭什么把我们的事情放在后面?”夏尔和加斯东不屑又恶狠狠的说道。

    巴雷摆摆手:“好了,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非常恶劣了,我们对你们也很不满了,你们是不是也该有个态度呢?”

    在巴雷夏尔和加斯东的咄咄逼人下,乔丹诺低头沉默了,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难道真的只能接受了吗?可现在自己给他们的价格已经是非常低了,如果再低一些,甚至还接受了他们那种支付时间条款,肯定会出问题的!

    可……贝鲁科代工的订单基本都来自他们,自己还有拒绝的可能吗?

    “各位,我想我这个哈鲁斯堡家族的代表,在这个会议上应该可以说两句吧?”周铭突然问道。

    因为周铭刚才一直都没有说话,因此不管乔丹诺还是巴雷他们都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现在周铭突然说话,让他们都一下愣住了。

    乔丹诺很高兴,他曾听说周铭有过在谈判桌上战胜卢森堡大公的历史,那可是整个欧洲的传奇人物呀!

    而巴雷他们则点头说:“当然没问题,只是不知道周铭先生你还想说什么呢?”

    “据我所知,最近几年你们一直在不断刻意的压低价格对吗?并且还不断找任何理由对合约再加上其他的附加条款,这一次乔丹诺明明都已经事先通知了你们,但你们却依然在这里,恐怕是故意这么做的对吗?目的就是为了制造理由,继续压低价格,继续加条款上去。”周铭说。

    乔丹诺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道:“真的是这样吗?亏我们是十多年的合作伙伴了,你们居然在这么做吗?”

    夏尔和加斯东说:“你这是诬陷!如果你们没有做错事情,我们怎么能制造理由呢?要怪就只能怪你们自己实力不够强,就我们说什么,你们就听着好了!”

    乔丹诺和其他贝鲁科公司的人都握紧了双拳,虽然他们一直都知道自己在被这些家伙欺负,可心里明白是一回事,他们还能装装鸵鸟,但现在他们都当着面说出来了,总是让他们感到非常难堪的。

    周铭冷哼一声:“所以你们的意思就是不爽不要玩对吗?”

    巴雷皱了皱眉:“我认为这个事情还并没有到这个地步,我们仍然还都坐在谈判桌上,合约我们也还并没有签,任何条款我们都还有讨论的余地,正如刚才乔丹诺先生说的,我们都是十多年的合作伙伴了,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没必要让场面太僵硬了。”

    周铭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世界一流奢侈品集团的业务代表,说话做事都要圆滑太多了!不过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句话。”

    巴雷微笑着附耳过来,周铭大声说道:“去尼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