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必须改变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 必须改变



    

    


    


    


    


    巴雷脸上的笑容当时就僵硬了,因为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听到这么一句话。

    要知道大多数生意人之间都是和和气气的,哪有上来就骂人的呢?更别说这句话还是从贝鲁科那边听到的,这就更让他觉得这是一种莫大的侮辱了。

    “你知道你刚才都说了什么吗?你知道你说这话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你难道不知道贝鲁科的订单全都是来自我们的,如果得不到我的订单,你的贝鲁科公司马上就要停工了吗?”巴雷拍桌子恶狠狠说道。

    “你这个从哈鲁斯堡出来的白痴,你激化了矛盾,我们有没有贝鲁科的订单无所谓,毕竟我们还有自己的工厂,但是你们要是失去了我们的订单,只怕就马上要破产了,但是你这白痴已经说出来了,即使现在向我们道歉,我们也不会原谅你的!”夏尔和加斯东在旁边附和道,显然他们都是一伙的。

    而在他们面前,周铭却百无聊赖的掏掏耳朵:“就知道拿订单威胁我们,难道你们就没有其他的威胁方式吗?听得我耳朵都困了。”

    巴雷和夏尔加斯东愣住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周铭居然对订单这么没所谓吗?他们很想提醒周铭,那可是来自他们的订单,是贝鲁科公司赖以生存的收入;他们更像质问你究竟是不是哈鲁斯堡的人了,怎么连这点都不懂,难道你是来搞笑的,还是来故意要弄垮贝鲁科公司的呢?

    不光巴雷他们搞不明白,这边乔丹诺和他的人也都傻眼了,原本他们以为周铭要说什么,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蹦出来这样一句话。

    要是其他人,他们早就轰出去了,可这是哈鲁斯堡家族的代表,他们能怎么办呢?

    “周铭先生,我想你肯定是误会什么了,我们之所以强调订单,绝对没有任何要威胁的意思,只是这的确是我们合作的基础。”巴雷实在弄不明白周铭的意思,最后只能软化了态度,毕竟他们也不想失去贝鲁科这个代工厂,“如果周铭先生你要是觉得我们的条件过于苛刻,我们还可以再商量的。”

    周铭这时眼皮一翻:“商量?巴雷先生的意思是可以把之前一些不平等的条件都去掉,然后再把价格调高吗?”

    “这是不可能的!”巴雷很坚决。

    周铭也两手一摊叹息道:“所以这就是没得商量了!”

    听周铭这么说,巴雷他们和乔丹诺这些很无语,怎么转了半天又回到原点了呢?

    “周铭先生,这事关我们之间的订单,更事关贝鲁科公司未来的发展,我很希望你能慎重考虑……”

    巴雷还想劝周铭,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铭打断道:“我已经很慎重的考虑清楚了,我想是你们还没有想明白,所以我认为你们或许应该回去好好想想,等你们想清楚了再来吧。”

    巴雷、夏尔和加斯东再一次傻眼了,他们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不是进入了错误的身份了。

    乔丹诺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站出来也对巴雷他们说道:“很抱歉各位先生,我想我们双方的确都需要很慎重的考虑,所以今天我们的谈判就到这里吧。”

    巴雷、夏尔和加斯东他们凌乱了,如果只是周铭的话,他们怎么都还能找到他不懂形势的理由,但是现在连乔丹诺都这么说了是怎么回事?这家伙不是从来都是最怂的,自己只要随便吓唬一下他就没了主意吗?怎么今天居然都敢帮着来赶人了呢?

    巴雷他们感觉自己要疯了:拜托!我们可是路易集团、香奈儿和爱马仕的业务代表,你们能否盈利,能否给你们的员工发工资,可都要依靠我们的订单,我们就是你们的上帝,你这家伙能不能有一点对上帝最起码的尊重?怎么想骂人就骂人,想赶人就赶人了呢?还讲不讲道理了?

    不过他们尽管每个人都一肚子郁闷到要吐血了,但既然脸连乔丹诺都这么说了,他们总不能继续赖在这里吧,那就丢人了。

    做出了决定,巴雷带着他们都站起来了:“毫无疑问今天的会议是非常糟糕的,所以我希望你们能考虑清楚,不过下一次会议,或许就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留下这句话,巴雷带着其他人都离开了会议室。

    “巴雷,这到底什么情况?我们就这么走了,订单合约不和他们签了吗?”

    当他们离开了大楼,夏尔和加斯东他们立即围住巴雷你一言他一语的问起来了。

    巴雷对此十分烦躁:“都给我住嘴吧!你们以为我想就这么走了吗?但是里面的情况你们都没有眼睛看不到吗?对着那个白痴,我们继续留下去就只能是自找麻烦!”

    巴雷的话让其他人也都七嘴八舌抱怨起来:“对呀!那个突然出现的华夏人到底什么情况?完全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嘛,真不知道他这样的人怎么会成为哈鲁斯堡家族的代表,他是要打算毁了贝鲁科公司吗?”

    也有人意识到了重点:“巴雷,就算那个华夏人不知所谓的愚蠢,但我们的订单就这么算了吗?这个贝鲁科公司的东西还是很不错的,要是失去了这个代工厂,想找第二家还真没那么简单。”

    巴雷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放心吧,不管他们究竟是什么情况,但贝鲁科公司的情况我是知道的,他们的资金状况非常糟糕,这也是我敢继续压低价格的底气。所以他们要想公司的生产不停滞,就必须得到我们的订单,这一点是不可能改变的!”

    说到最后巴雷还是犹豫了:“不过最近我也会不断观察贝鲁科公司情况的。”

    ……

    与此同时,在贝鲁科大楼里的情况也和巴雷这边一样,当巴雷他们离开以后,乔丹诺和其他贝鲁科公司的高层也都围着周铭询问究竟什么情况。

    “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我不希望贝鲁科公司一直只是个代工厂,一直都要靠着别人施舍的订单过活,这样太憋屈也太受制于人了。”周铭说,“我很希望贝鲁科能拥有自己的品牌!”

    听到周铭这句话,所有人都愣住了,不过他们并不是那种惊喜的愣神,而是十分失望,很显然他们都以为周铭赶走了了巴雷那些人是会有什么很出其不意的主意,却万万没想到居然只是这么一个他们曾经做过的想法,这怎么能不让他们感到失望呢?

    于是贝鲁科公司的高层们纷纷给乔丹诺使眼色,乔丹诺只好说道:“周铭先生,我明白您的雄心壮志,我们也很希望贝鲁科有一天能拥有自己的品牌,但现在我想我们还并没有准备好。”

    听着乔丹诺畏畏缩缩的话,再看着其他人,周铭笑了。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这个该死的华夏人根本什么都不懂就想来指挥我们?还想创造自己的品牌,我的上帝他恐怕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一个品牌是那么容易创造的吗?我们曾经也走过这条路,但最终发现这根本行不通!根本不会有人来买我们这不知名的产品,哪怕我们降价处理。”

    周铭故意学着这些话,让他们都哄笑起来,周铭才又说:“我知道你们都在这么想,但我能告诉你们,过去这么想没问题,但是现在形势不一样了,所以现在我们再创品牌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没想到周铭一下又说回去了,他们又说:“我们知道您是从哈鲁斯堡派下来的贵族,但您恐怕并不了解我们服饰产业的情况,所有的消费者他们都只认lv、纪梵希和香奈儿爱马仕这些大品牌的东西,哪怕是相似的款式,也不会有消费者选择我们,他们认为只有品牌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并不会去管那些品牌的服饰来自哪里。”

    还有人说:“你知道吗?我们曾拿着我们的服饰去问那些经销商们,他们就告诉我们,只要贴上了纪梵希的标签,哪怕那只是一件普通的白t恤,他都是值钱和被人争抢的名牌,但如果失去了这个标签换上我们的,就算白送出去,消费者都未必愿意带走。”

    更是有人向周铭发出了乞求:“就是在上次的事情里我们损失的太大,足足有好几吨的服饰被积压在仓库里,最后只能以一个非常低的价格处理给了那些大品牌。那一段时间是公司最可怕的时间,也让公司一直持续到现在都萎靡不振,所以求求周铭先生你不要再让我们走这条路啦!我觉得我们做代工厂也挺好的。”

    “你们想做代工厂但是我不同意!”周铭大声道,“你们知道家族做了什么吗?为你们兼并了三十多家企业,上亿的资产规模,更多的渠道,难道就是为了让你们成为最大的代工厂吗?你们能不能有点上进心?”

    最后几句话周铭几乎都是喊出来的,这一次周铭也是真的生气了,他没想到这些家伙居然怂成了这个样子。

    作为企业高层,他们如此没有上进心,连走独立自主的想法都不敢有,所以一直以来才会不断的受制于那些大品牌企业。这样下去长此以往,就会带动着整个企业变得失去活力,效益变得越来越低下。

    其实现在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苗头,这些人为了能得到订单,哪怕巴雷他们提出那么过分的要求,他们都会要答应,那么随着利润的减少,他们会越来越失去动力,最后整个企业难以为继只得选择破产,这不是周铭想要的结果,所以周铭必须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