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服装的GDP统计学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 服装的gdp统计学



    

    


    


    


    


    乔丹诺还有其他贝鲁科公司高层,经周铭这番呵斥后都低头不敢说话了。

    他们这样让周铭松了口气,因为他们的表现至少是证明了他们还是有羞耻心,也是敢于担当的,如果要是这些家伙在自己骂出了上进心以后,他们还在不断的甩锅,不断的推脱各种找理由,那周铭说不得就要动手先把公司清洗一遍了。不过现在看来,至少这些人还是能靠得住的。

    想到这里,周铭的情绪稍稍有些缓和,他又说道:“我知道过去的失败让你们对创立自己品牌的可能性产生了怀疑,但是不能你们有过失败就害怕不去做了,因为你们并不知道是不是再能多坚持一分钟就能胜利了。”

    面对周铭的话,乔丹诺想了想说:“周铭先生,我知道您一直都是很有雄心壮志的,对于依附其他企业这种行为很不满,但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想就能做到的。比如我们想做自己的品牌,一直都很想,甚至在上次失败了以后还想过,可这是真没办法的呀!”

    乔丹诺的副手更唉声叹气着说:“周铭先生我想您或许对市场情况的了解并没有那么充分,所有的消费者都只选择品牌的。”

    周铭点头:“这我当然明白,所以我请相信我,我并没有任何要和那些大品牌去竞争的意思,我对贝鲁科公司的定位是低端服饰产品。”

    不过周铭对产品的战略定位却并没有给贝鲁科这些人带来任何信心。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产品定位的问题,我们也从来没有指望做成像香奈儿和纪梵希那样的超级品牌,事实上我们之前也就是做的低端品牌,但没人买就是没人买呀!”

    这些人你一言他一语的说着,乔丹诺也说道:“周铭先生您是真的不了解法国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他们都热衷于购买那样价值昂贵的品牌服饰,并不会为了省钱去购买一个不知名品牌的。”

    “这点我当然知道,所以巴黎才会被有时尚之都的称谓嘛,如果不是消费观念的影响,法国也就不会崛起那么多的奢侈品牌了。”周铭说。

    乔丹诺和其他贝鲁科公司高层就不明白了,既然你都明白法国从上到下的消费观念就是这样了,低端服饰就没有什么市场,那你为何还要提起创立低端品牌的事情呢?这不是在打自己脸吗?

    周铭这时却话锋突然一转说:“我知道你们想说我在打自己的脸,但我却想说是你们对事情了解的不够彻底,你们看了前几天的政府报告吗?”

    乔丹诺和其他贝鲁科的高层们都瞪大了眼睛,显然对周铭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摸不着头脑。

    他们根本不明白刚才不是还在讲关于法国人消费观念的事情吗?怎么你突然又提到了政府报告,那种官僚写出来欺骗普通人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难不成上面写了法国人的消费观念正在改变吗?

    “很显然,通过你们的表情我知道你们根本不明白,那么我直接一点好了。”周铭问,“你们听过服装的gdp统计学吗?”

    所有人一脸懵逼,周铭这时从自己懈怠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笔记本:“根据法国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法国上个季度的gdp增幅为负0.9%,较去年同比下降了接近两个百分点,而今年前两个季度的gdp增幅分别为0.2%和0.6%,和去年的同比增长仍然处于下降趋势。”

    “最后这个季度的gdp增幅还并没有发布,不过从各方面媒体所预测的情况来看,恐怕很难改变法国的经济进入负增长的形势。”

    周铭翻过几页:“我们再看看前两年的法国经济增长,他们分别是1%和1.5%,至于再往前整个八十年代的经济增长则保持在4%左右,再往前七十年代的经济增长则能保持在7%左右。”

    听着周铭这一连串的数据,乔丹诺和其他贝鲁科高层都是两眼发蒙的,他们完全不明白明明自己只是一个纺织公司,难道就能影响到了整个国家的经济产值,让国家的gdp增长陷入倒退了吗?刚才说的直接,果然很直接,这都直接报出这些数据了。

    周铭摇头叹了口气:“看来你们是真的不懂了!那么我再提醒你们一点,你们觉得一个正常的消费者在什么时候会购买纪梵希和香奈儿这样的服饰产品呢?”

    乔丹诺他们齐摇头表示不明白。

    “很简单,当然是他们有钱的时候了,毕竟纪梵希和香奈儿那些东西的价格很高,如果没有足够的钱我想谁都不会购买这些产品吧。”周铭说。

    这下乔丹诺才恍然明白了:“周铭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是想说,消费者喜欢和购买那些品牌服饰是和经济有关的!”

    周铭微笑点头:“就是这样,在之前一段时间,尤其是在七八十年代,法国经济高速增长,所有法国人口袋里都很有钱,这让他们可以毫无忌惮的消费那些奢侈品,并且七十年代也是法国信用卡行业发展最迅速的时间。现在和未来两部分的钱加在一起,让法国人的消费变得肆无忌惮,纪梵希和香奈儿这些奢侈品牌正好满足了他们的消费**。”

    “这种对奢侈品牌的狂热追求一直持续到了八十年代,尤其经济仍然还在高速增长,大家手里的钱还没有被花完,大家都还被上一个十年养成的习惯去追求名牌,所以这个时候贝鲁科想创立低端品牌,理所当然会遭到市场和消费观念的本能排斥。”

    周铭随后猛然转了话锋:“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就完全不同了,随着法国整体的经济增长放缓甚至是负增长,这原本就会让大家手里的钱变少。而之前经济在过热时,所有消费者们所消费未来资金的问题,也会在这个时候显现出来,就会让大家原本就不够充裕的口袋变得更加拮据。”

    最后周铭问他们:“那么这个时候,你们认为消费者们还会继续执着的选择那些昂贵的奢侈品牌吗?”

    这个问题让所有人心头一跳,作为贝鲁科的高管,他们都不是白痴,因此自然很清楚如果真像周铭说的这样,当大家口袋里的钱都不充裕的时候,他们肯定不会再继续盲从品牌,而会选择更具性价比的产品了。那么这个时候,就是他们的机会!

    可……真的会这么简单吗?

    乔丹诺和其他贝鲁科公司的高层们心里都有怀疑,乔丹诺不敢问什么,但那副总却说:“我们都很希望消费者们能不再去盲从那些奢侈品牌,他们能够改变过去的消费观念,但只凭一点统计局发布的gdp增长数据就得出这样的结论,恐怕有些太过武断了吧?”

    有人带头,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道:“就是呀!现在法国的经济发展形势依然很好啊,就算是七八十年代的黄金时期,也不是没有过经济放缓的时候,这只是经济发展中的自然调节,不能因为一次负增长就断定法国经济要完啊!”

    周铭点头:“的确,如果只是偶尔的一次经济负增长就做出这种判断是很不负责的,那么我想失业率应该更能体现了吧,你们知道今年前三个季度的失业率平均是多少吗?”

    所有人都一致摇头,显然他们都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个问题。

    “是百分之八。”周铭说,“也就是说现在法国有超过四百万的失业人口,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

    这番话说出来让乔丹诺还有其他人都惊呼出声:“原来法国的经济已经恶化的这么厉害了吗?”

    周铭没有解释这个问题,他仍然说:“这么多失业人口所带来的就是消费能力的退化,因为你不能指望这些没有工作的人还能拥有多少消费能力,尤其还是奢侈品牌的消费能力。”

    这一次没有人再敢反驳周铭什么了,因为如果周铭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那么现在的确是他们的好机会。不过紧接着,周铭又给他们放了一个更大的重磅炸弹。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我并不会那么急着要赶走那些大品牌公司了,我还注意到了一点,由于之前消费者们对奢侈品牌的过分追求,再加上那些大品牌集团的竞争和宣传,让原本经营低端产品的公司要么破产,要么就转型安心做那些大品牌的代工厂了。”

    周铭强调:“所以现在这个低端市场几乎就是一片空白的,根本没有几家像样的公司,如果我们能这个时候进场,我们就能最快速的抢占市场!”

    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了,不管乔丹诺还是其他人,他们都很清楚如果真像周铭所说这样,那的确是最好的机会了,以他们的产能和技术储备优势,他们是有机会成为中低端市场主宰的!

    “所以我很感谢巴雷他们的刁难,如果他们不提那些苛刻的要求,或许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断绝和他们的订单合作了,毕竟我这个人还是比较厚道的。”周铭笑着说。

    其他人也都跟着笑了,不过也有人担心:“如果周铭先生我们判断错了呢?”

    周铭看着他反问他:“任何事情都有风险,那你为什么不去想如果我们判断对了呢?如果我们因为担心风险就不去做,如果因为我们的胆怯让我们的竞争对手抢先了我们一步,你会后悔吗?如果你会后悔,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在我们后悔以前,先做事呢?”

    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大喊:“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