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不逃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 不逃



    

    


    


    


    


    在圣诺丁草原中间的风车城堡里,有着“法王”之称的米歇尔正悠闲的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品尝着由皇家厨师专门调出的牛奶咖啡,听着自己的管家向自己汇报着家族各个产业的情况。

    突然米歇尔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他好奇的接通,是奥斯兰打来的。

    “亲爱的米歇尔,我想我一定打扰到了你的下午茶,但我并不会道歉的,因为我想告诉你关于那个华夏人周铭的事情。”奥斯兰说。

    米歇尔叹息一声说:“那我想你还是向我道歉吧,因为你要说的事情,我想我已经知道了,是他在贝鲁科公司赶走了那些客户,并和高层开会讨论要创立自己的品牌,走低端路线的事情对吗?如果我的消息没问题的话,他还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理论,叫服装的gdp统计学。”

    “该死!没想到你居然都知道了,这太没意思了!”奥斯兰在那边呜呼哀哉。

    “听奥斯兰你这么说,看来你也一定知道了这些事。”米歇尔说,“但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事情应该是在贝鲁科公司的内部会议上被提出来的,那华夏人周铭为了保密甚至还直接赶走了贝鲁科公司的客户们,却没想到还是被传出来了吗?这可真是太可悲了!”

    奥斯兰对此说:“我想这是没办法的,原本所有公司就有互相渗透的情况,而哈鲁斯堡家族又沉寂了那么多年,现在又是我们关注的焦点,他不可能守住秘密。我想当我们现在正在谈论的时候,恐怕其他人也一定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毕竟出卖消息的人他可并没有任何忠心可言。”

    米歇尔哈哈一笑:“所以可怜的华夏小家伙,你的一举一动都完全暴露在聚光灯下,无所遁形。”

    “就是这样,所以我打这个电话给你就是想问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奥斯兰询问。

    “在我看来这个问题是非常多余的,难道奥斯兰大公你忘记了三天前我在风车城堡里许下的诺言吗?不管那个华夏人想要做什么,我永远都会抢在他前面做成他想做成的事,让他愤怒懊恼和绝望。”米歇尔说。

    “所以现在你仍然打算这么做吗?”奥斯兰问,“因为据我所知法国人更加崇尚奢侈的名牌,因此在法国中低端企业非常少,他们不是已经破产,就是濒临破产,我以为你会不看好他的战略目标。”

    米歇尔强调:“我就是不看好他的战略目标,什么服装的gdp统计学,什么要让贝鲁科创立品牌占领中低端市场,这些在我看来都是他一厢情愿的笑话,不过那又如何呢?我就是要和他竞争,我就是要捏碎他所有的希望,要他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所以你打算重新创立一家公司来和他竞争中低端市场吗?”奥斯兰又问。

    “方向是对的,但是我有更好的想法。”米歇尔说,“知道吗?不管是拥有lv和纪梵希两大品牌的路易集团,还是香奈儿和爱马仕,实际我都有控股。而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些奢侈品牌其实他们也都有一些中低端渠道的,很多诸如出现了质量以及其他问题的产品,还有过季等等其他原因被放弃的服饰,都会通过他们的中低端渠道进行销售。”

    奥斯兰说:“我好像明白了,那么米歇尔你这是打算整合他们的中低端渠道成为一个公司,然后通过这个公司来和那个华夏人进行竞争吗?不得不说,这可真是一个让人绝望的想法。”

    不过米歇尔却并不那么满意:“但是很可惜,就算我能拥有这些公司的渠道,可要全部整合起来也非常麻烦,我已经派出了博纳,他告诉我他整合这些渠道创立公司,再到真正能运转起来,最快也要五天时间。这可真是让人烦躁的漫长时间,我恨不得这个公司能马上投入,马上让那个华夏人品尝绝望!”

    “居然是博纳?看来米歇尔老兄你这是真打算要动真格了。”奥斯兰倒吸一口气说。

    作为卢森堡大公,奥斯兰听说过这个人,他是非常厉害的职业经理人,他最出色的业绩就是在担任某投资公司经理时,依靠自身强大的个人能力使几个公司摆脱了破产困境,最后才被米歇尔看中招揽了。

    可以说博纳这个人对于产业重组,对于如何将一些不相干的渠道糅合在一起形成一家真正的公司,具有非常强的领导能力。更可怕的是他对任何行业都没有不熟悉的,以他之前的业绩,他所操作的公司都是分属各个毫不相干的行业,可他却依然能信手拈来,这种组织天赋非常可怕。

    那么现在米歇尔直接派出了这个人,显然就是希望依靠他强大的领导天赋,将那些由各个品牌渠道粘合起来的公司,在最短时间内能运转起来。

    “任何企业都是需要几年时间打磨沉淀的,但是博纳只要五天时间就还你一个垄断中低端市场的超级企业,老天这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奥斯兰指责米歇尔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

    视线回到贝鲁科,周铭才离开公司大楼回去酒店,就接到了凯特琳打来的电话。

    “周铭,很麻烦的消息,恐怕你刚才的会议已经被泄露了,我听说魏腾庄园那边安德烈他们又有动作了。”凯特琳说。

    周铭无奈的搔了搔头:“那些家伙还真麻烦!我知道我在公司的事情会守不住,但也没想到居然能这么快,这简直就和开了直播一样,看来这个哈鲁斯堡家族已经被人渗透的和筛子一样啦!”

    “很抱歉,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凯特琳懦懦道。

    “这和你没有关系,相反我很庆幸我们接手的早,否则如果再过几年,那时恐怕才真没办法了。”周铭说。

    凯特琳很认同周铭的话,的确现在就已经这样了,天知道再过几年会成什么样,恐怕那时只要自己宣布继承家族,那些家伙就敢直接倒戈向其他家族,只留给自己一座哈鲁斯城堡的空壳子吧。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我想他们肯定会有人针对你的。”凯特琳说。

    “意料之中,不过现在就是拼速度和决心了,毕竟有些事情我们总是逃不掉的!”周铭长长吐出一口气说,“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不过想来他们就算再快也需要两三天的时间准备,所以我决定明天就去参加巴黎时装展,以贝鲁科的名义!”

    凯特琳倒吸了一口凉气:“明天?老天这也太匆忙了吧,据我所知那可是全球最顶级的时装盛会,就算是lv、香奈儿和纪梵希那样的超级品牌,在面对这种时装展的时候,也最起码要几个月时间来准备,并且还会高薪雇佣最顶级的设计师和最适合的模特,可是周铭你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周铭微笑着说:“凯特琳你说的那是巴黎时装周,是全世界最顶级的时装盛会,和我现在要去参加的时装展可不一样。”

    周铭想了想又详细解释:“时装周是展示那些顶级设计师作品的舞台,更多的会强调时装的艺术性,但这次时装展却不一样,他更多的是展示那些会批量销售的普通服饰,比起华而不实的时装周,这次的时装展会带来更多的订单,也会吸引更多经销商的目光,所以我认为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可是不管怎么样,既然是去参展,服装总是必不可少的,这个……周铭你打算怎么准备?”凯特琳自己都感到为难的问。

    “这点我已经想过了,晚上我会去一次贝鲁科公司的仓库,把一些比较好的衣服都打包几份带着,到时候就拿这些衣服好了。”周铭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凯特琳你在巴黎有认识时装设计师吗?我想到时候直接拿那些服装肯定不行,毕竟那都是代工出来其他品牌的,万一闹出版权纠纷就麻烦了。”

    “很抱歉周铭,我长大后一直待在美国,巴黎这边并不认识人。”凯特琳回答,随后她又说,“不过我在纽约那边认识几位设计师,我可以预约一下他们的时间,叫他们来巴黎帮你。”

    周铭想了想说:“你确定他们会有时间吗?毕竟我需要他们最好明天就能来巴黎。”

    凯特琳那边沉默了,显然她并不能肯定,周铭于是说:“不管怎么样你先问问看吧,如果不行就算了,我自己去服装学院找找看吧,我早就想去那所著名的服装设计学院了,在那里找一个设计师我想应该没问题。”

    周铭这边快乐的自顾自说着,却突然听到电话那边凯特琳声音哽咽的说了句“周铭对不起”,周铭愣了一下,他知道凯特琳这么说肯定是觉得是她的事情拖累了自己,现在要去服装学院又不知道会遇到多少麻烦,这让她感到很内疚觉得很对不起自己。

    “傻丫头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呢?你要知道这是我自己选的路啊,而且你是我女人,帮你不就是给我自己赚钱吗?况且等你以后真的继承了家族,我想想自己能有个奥地利公主放在家里给自己洗衣服做饭,还给我生孩子,那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凯特琳听着周铭这么的口无遮拦,急忙打断他道:“周铭你不要说了,什么洗衣服做饭,什么生孩子,你想到哪里去了?”

    周铭嘿嘿笑道:“我说公主殿下,这些是你的职责,你可逃不掉的!”

    凯特琳轻声嗯一声:“我不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网),最快更新!无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