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安列斯和小姑娘波雅都是一脸懵逼,看周铭的眼神就和看怪物一样,他们无法理解这个家伙怎么能说出‘你们什么都不懂’的话来。

    老兄,到底是我们不懂还是你不懂啊?咱说话做事能不能讲一点谱?哪怕一丁点就好!

    就你刚才那些话,无论谁听了都会认为你是一个对时装设计一点概念和常识都不懂的白痴,什么好好的裙子弄出褶皱,什么女仆装什么波西米亚风格,这都是很傻的话好吗?是任何专业人士都会摇头鄙夷的,就算是那些刚入学服装学院的学生们都不会这样说,都会以这种行为为耻吧。

    就只有那种那种对时装设计的基本要素一无所知,只知道几个被商家宣传炒作名词的完全外行才会这样说吧?的确外行会这样没问题,但问题你是外行你就好好的承认自己是外行不就好了吗?还非得指点安列斯这种时装设计大师,你这不是在主教面前说圣经,完全的自取其辱吗?

    结果你这家伙现在还在那里装模作样唉声叹气的说安列斯什么都不懂?拜托那是我们说你的台词才对好吗?就算流氓也会有一点最基本的脸面,而不是一个劲的耍无赖。

    安列斯的额上青筋凸起,强忍着满腔的怒火对周铭说:“这话说的可真好,那么我很想知道我究竟不懂在什么地方了,我很想知道究竟什么是我不懂,而你这个时装设计白痴却懂的。”

    安列斯那咬牙切齿的语气让人头皮发麻,恨不能把周铭给挫骨扬灰了。

    小姑娘波雅似乎从没有过这种经历,一个劲的在给周铭使眼色:“你这个坏家伙,你怎么可以说老师不懂,快点马上给老师道歉!如果老师不懂时装,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人再懂……”

    安列斯打断小姑娘的话:“没关系,今天既然有人说可以指点我,那么就让这位先生好好表现一下了,免得到时候说我强势压人那就不好看了。而我就会把这当成是一场在马戏团里的表演,我这段时间的精神恰好有些紧绷,趁这个机会让我开心一下就很不错。”

    这个时候周铭突然说道:“我说你们的表演结束了没有,我究竟什么时候可以开始说,你们的态度也太不虚心了。”

    安列斯和小姑娘波雅险些没一口气背过去,什么叫太不虚心了?你特么真的确定你明白‘虚心’这个词的含义吗?那是要不懂的人放低姿态去向懂的请教问题,才应该用‘虚心’这个词的,但是现在你认为我们真的是要来向你请教的吗?那么拜托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料,凭什么能说这句话吧!

    强忍着要一把掐死周铭的冲动,安列斯说:“那么你现在可以说了。”

    “这才对嘛!请教就是应该要有一个请教的样子!”

    周铭很装模作样的说,让安列斯很有要暴走的冲动,随后周铭走回到之前的那些假模特那边,指着那些衣服说:“就这些衣服,如果我没记错,他们都是出自某某王朝的晚礼服或者是宫廷盛装对吗?”

    安列斯点头回答,他还打趣了一句:“的确如此,看来周铭先生的记忆力还是很不错的,至少这些我告诉你的你都记住了。”

    这种轻飘飘的嘲讽,周铭直接无视了,他直接说道:“所以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不过在我说出我的想法以前,我想先询问安列斯先生一个问题,就是你为什么要设计这些服装?”

    “我认为这个问题非常愚蠢,我为什么要设计服装?这当然是为了未来的时装艺术,我希望能创造出更好和新的方向,而不是局限在过去。”安列斯说,他很不屑对周铭说,“不过我想这种想法以你是没有办法理解的。”

    周铭仍然无视了他的嘲讽说,“那么好吧,安列斯先生既然是为了未来的时装艺术,那么我想你也肯定是想引领时尚潮流的对吗?”

    “没想到你这样的人居然还能说出时尚潮流这样的话来。”安列斯冷哼道,“我也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所以这就是错误所在了!”周铭摇头叹息,让安列斯十分抓狂。

    “我还有一个问题,我想问安列斯先生,你认为什么样的时装艺术才是最好的?你认为自己现在设计的这些时装就是最好了吗?”周铭问。

    安列斯皱起了眉头,似乎被周铭这个问题给难到了,他想了一下然后回答:“我并不认为自己设计的这些就是最好了,毕竟时代在转变,每一个人对时装审美的观念也都在不断变化,不可能有最好的时装出现!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就是我在不断接近最好的审美!”

    周铭更重的叹息了一声:“这一点就是安列斯先生你最致命的错误了!”

    安列斯瞪大了眼睛,他正要说话,周铭却抢在他前面说道:“安列斯先生你先别着急,我不知道你的审美如何,但对我来说,大家说好才是真的好,只有喜欢的人越多,才证明这件时装越好。”

    “毕竟如果一件时装只在你们这些设计师的圈子里得到称赞,但是其他大多数人却都看不懂,这只能说明你们在自娱自乐;可相反的要是有一件或者一个种类的服装能得到更多普通人的喜爱,是不是才能证明这些时装才是更好的呢?”周铭问道。

    随后周铭再指向这些安列斯的服装说:“那么这些服装,几乎都是根据各种宫廷王室的盛装改编过来,虽然我承认的确看上去很大气很不一般,但真的有几个人有资格穿上呢?难道时装界的美,就只存在于橱窗和t台上吗?而不是能穿在每个人身上的。”

    “你这是胡说是偷换概念!”

    小姑娘波雅大声斥责周铭道:“什么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安列斯老师是什么身份,凭什么安列斯老师的服装要给每个人穿呢?凭什么老师要得到那些家伙的认可呢?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满是你这种什么都不懂的家伙,他们根本不能理解时装的美,所以你说的根本就是个谬论!”

    “谬论吗?你会这样理解就是因为你们自己就是只能龟缩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得到那些害怕自己影响力的家伙们的奉承就满足的懦夫!”

    周铭义正词严说:“为什么有些东西能流芳百世,能得到那么多人的称赞和喜爱,而你们设计出来的那些东西,却只能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自娱自乐呢?所以我认为只有得到更多人喜爱的时装,每个人都能穿得起的时装,能穿在大街上的时装才是最美的,而不是工作室里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你才是华而不实的东西,你们全家都是华而不实的!”小姑娘挥舞着愤怒的小粉拳叫嚷道。

    这一次没等周铭说话,安列斯却先说道:“我的那些东西,的确太华而不实了!”

    随着安列斯这句话说出口,让小姑娘直接凌乱了,她怎么都想不到安列斯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不是在帮他说话,承认自己错了,真的不懂服装艺术吗?但你可是时装艺术大师呀,怎么能这样呢?

    小姑娘波雅在抓狂,安列斯却仍然自言自语道:“原来我真的想错了,我原本一直都是追求的完美,所以我才在以前那些宫廷盛装的基础上进行改进,认为这才是最美的。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只有得到更多人喜爱,能够穿出在大街上的才是最好的,否则为什么会有波西米亚风格那样能让大多数人交出名字的风格呢?”

    安列斯的反应更让小姑娘抓狂:“不对不是这样的!这明明就是那个可恶的家伙在强词夺理,老师您怎么能相信他呢?”

    周铭也听到了这些话,他也随之长出了一口气,事实的确和小姑娘波雅说的那样,自己就是在强词夺理的,就是故意抓住这些衣服都是宫廷盛装的破绽然后故意说这些的。同时周铭还故意做出一副很牛皮哄哄的样子,目的就是为了给他们一种反差。

    周铭其实也就是在赌,他赌安列斯是一个真正痴迷时装艺术的真正艺术家,而不是那些沽名钓誉的家伙,只喜欢圈子里的虚名,他研究时装艺术,他设计服装,也都就是真的想引领未来时装潮流的。

    显然现在安列斯的反应证明了自己的猜想,但却仍然惊出周铭一身冷汗。

    不过固然这些都是周铭的套路,但有一点却是周铭从心底认同的,不管是时装艺术还是音乐还是油画或者别的什么,不管这些东西看起来多么高雅,归根到底都是给人看的,那么这样说起来,只有你首先广为流传,有了群众基础以后,才有了变成经典的可能,不管音乐小说还是服装艺术都是如此。

    “其实这就是我和安列斯老师,或者和你们这些时装设计师们的区别了,我是一个商人,所以我坚信只有被太多人喜爱的才是最好的!”周铭说。

    安列斯也点头表示的确如此,但他随后却又看了周铭一眼说:“不过我也同样清楚你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你这个强词夺理的家伙!”

    只一句话,让周铭好不容易才放下的心又揪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