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直接打当时打
    “周铭先生安列斯老师,我们已经为贝鲁科公司报好名了,你们只需要到时候按时参加就好了,如果中途您有什么事情,或者您还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向我们我们提出来,我们也一定会竭尽所能为您解决的!”

    “请相信我们对时装展的决心,我们都是非常热爱时装艺术的,对我们来说,时装艺术就是我们的生命!这一次能有安列斯老师您的参与那是我们时装展的无上荣耀!我们也非常感谢周铭先生,我们有理由相信,有安列斯老师担任设计师的贝鲁科公司一定将是这一次艺术展上最亮眼的明星!”

    “我们早就知道贝鲁科公司是这次时装展最大的亮点,毕竟贝鲁科那里可是纺织产业之都,是时装的起源地,那里的时装怎么可能会差了呢?再加上安列斯老师的指点,天哪,我已经对其他任何品牌都失去了期待。”

    时装协会的三位工作人员大声呼喊称颂着,仿佛贝鲁科公司是时装品牌的一哥,浑然忘记了自己之前是如何毫无保留进行贬斥的。

    周铭见状也不由不感慨这些家伙们的脸皮,但他们也不能不这样,除非他们以后都不打算在时装界这个圈子里混了,否则他们根本不敢在安列斯面前说一个不字的,更何况安列斯还对时装展有加成,为了自己的升职加薪,他们也要抛掉所有尊严交口称赞的。

    当然他们会这么积极还有更重要一点,就是他们必须要把各项事情都做好,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想再听到周铭那句‘贝鲁什么科’了,那完全就是折磨人嘛!

    “真是恶心到没边的家伙们,我真想吐口水到你们脸上,看你们是否知道羞耻!”乔丹诺啐道。

    如果是十分钟前,乔丹诺是万万不敢说这种话的,甚至就连任何一点不满都不能表露,小心翼翼的伺候着那几个时装协会的家伙,生怕让他们有一点不高兴了,但是现在他却可以肆无忌惮的说话了。

    以前乔丹诺就知道周铭会变魔术,但却不知道他这个魔术居然能变得如此夸张,竟然把安列斯都给变出来了!

    虽然之前乔丹诺就知道周铭去找安列斯的事,但他那时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安列斯老师那可是法国时装界殿堂级的人物,怎么可能说请出来就出来呢?他就算再相信奇迹也不相信周铭能做到的。

    哪怕到了最后当安列斯都已经到了这里,他却仍然不相信,认为这一切只是巧合,直到安列斯真的点头承认他是贝鲁科的设计师,并开口要求给贝鲁科报名。

    当时他的惊讶并不比时装协会那三人要小,甚至还要比他们更惊讶,毕竟这种事情就像是自己要买房,马上就能遇到一位好心的土豪给自己一下付了十套的全款一样,那种心情都是要上天的。

    乔丹诺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周铭做的,他向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周铭先生您就是无所不能的上帝,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您!”

    乔丹诺这话完全是打心底说的,开玩笑连安列斯都能请出来,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

    早听习惯了各种称赞的周铭只是微笑,这又让乔丹诺觉得周铭更加深不可测,和那些有任何心理活动就会表现在脸上的垃圾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好了走了,我们该对这次的时装展进行准备了。”周铭向乔丹诺招手,反正脸也打了势也造了,他可没兴趣留在这里继续看时装协会这几人在这里表演。

    不过周铭话才说完,那几人顿时又愣住了。

    还是那位中年阿姨愣愣道:“那个……周铭先生,您说你们现在还没有对这次时装展进行任何准备吗?可是我们的时装展两天后就要开始了,我们还准备把您放在最前面的。”

    周铭摆摆手:“那就改放在后面好了,反正有安列斯先生在,排序这个东西不重要。”

    中年阿姨被怼的无话可说,的确安列斯的知名度比这场时装展还高,那放在哪里能不一样呢?

    周铭留下这句话带着乔丹诺和安列斯离开了,离开路上乔丹诺十分激动,他甚至都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颤栗起来了,他小心翼翼的向安列斯问好,安列斯只是对他微笑一下,就让他高兴到要飞上天了。

    随后,安列斯对周铭说:“没想到你这个家伙有这么深的心思吗?”

    周铭则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什么深心思,我这个人一向直来直往好吗,不喜欢秋后算账就喜欢当面打脸,我只知道这里有人在找我麻烦,我知道这里有脸打,就带你过来打脸了而已。”

    刚刚才高兴到要飞升了的乔丹诺,他听到周铭这番话,立即又险些没把魂给吓掉了。

    老天那可是安列斯老师啊!是我们这一次时装展的保障,你怎么敢这么和他说话,你就不怕他一生气甩手走了吗?

    安列斯自己也很郁闷,平时哪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这么说话的,但仔细想想这个小家伙说的话的确是那么回事,自己竟无法反驳。

    “好吧,那么现在我们已经报名参加了时装展,你有什么想法?”安列斯问。

    周铭一脸诧异:“这不应该是安列斯先生你的活吗?我又没参加过什么时装展,不知道。”

    安列斯顿时眼前一烟险些没直接摔倒了,回神过来的他感觉自己似乎做了这辈子最蠢的决定。

    ……

    与此同时有一位棱角分明的中年人正行走在杜丽花园里,他正是被米歇尔寄予厚望的博纳,而在巴黎发生的这一切也正是他在背后一手主导的。

    突然博纳身上的手机响了,是米歇尔打来的,博纳很优雅的说:“你好我尊贵的先生,我非常庆幸能接到您的来电,不过请不要告诉我那是来询问我的工作的。”

    米歇尔那边微笑道:“很抱歉我的朋友,我的电话就是这个目的。”

    博纳叹口气说:“那可真是糟糕透了!不过谁让您是我的老板呢?”

    “收起你优雅的俏皮吧,我很想知道那边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米歇尔开门见山问道。

    “情况很不错,他和我预料的一样勤奋,今天今天早上就已经到了巴黎,不过很可惜我比他更早一步,不管是他想参加时装展,还是想去时装设计学院请设计师,我都有安排。”

    博纳接着说:“为了确保我的计划都顺利,我甚至还亲自去了时装设计学院,我是亲眼看着那位周铭先生被学工会当成了骗子给赶出的校门,我和学工会的会长谈过,他已经向我保证了,绝不会再让周铭踏进学校一步的,而我付出的,只是一个设计师的职位。”

    “还有时装展报名这边。”博纳又说,“时装协会的报名表已经被我写满了,他失去了报名名额,也同样不可能再参加时装展了。”

    “不可否认,他想利用这次时装展来宣传自己的想法很好,但显然这根本不现实。”博纳说。

    “你做的很好!”米歇尔夸赞道,“但是你也要注意,周铭那个家伙可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他有很多从华夏那边的特殊方式,就连卢森堡的奥斯兰大公都在他的手上吃过亏,所以你需要仔细再仔细。”

    博纳回答:“我的老板请您放心,我知道他喜欢挣扎,但很多事情却并不是单纯挣扎就能解决的,就像在我的面前是杜丽花园的池塘,这里面的鱼非常喜欢往外跳,难道他就真的可以跳走了吗?而我给周铭先生所准备的,是一个更大的池塘……”

    这边博纳在说着,就见不远处一个人在急急向他跑来,博纳认出那个人是法国最大奢侈品集团路易集团的业务代表巴雷,博纳先觉得奇怪,然后就听到了让他震惊了消息:周铭带安列斯去报名参展了。

    这个消息让博纳当时就傻b了,自己刚刚才那么信誓旦旦的向米歇尔打了保票说周铭肯定没机会,结果马上就被打脸了,博纳当时心下一震,险些没掉进池塘里去。

    “该死的!那个华夏人怎么会请到安列斯先生的?安列斯先生不是已经低调隐退,不参加任何时装展了吗?怎么就会被邀请成为他的设计师呢?”博纳对着巴雷咆哮道。

    可怜的巴雷被博纳的口水喷了一脸,他却一点也不敢伸手去擦,只能低头在那里受着。

    上帝作证,他怎么可能会知道这种问题呢?或许就是那个周铭是不能被得罪的天选之子吧,当然这种话他打死也不敢说的。

    虽然博纳这边在第一时间就捂住了电话,但聪明的米歇尔显然还是听出了什么。

    “看来你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对吗?”米歇尔问。

    博纳这时尽管无比抓狂,但还是冷静回答道:“很抱歉米歇尔先生,我没想到周铭居然能请出安列斯先生来为他保驾护航。”

    米歇尔那边也很惊讶:“安列斯,就是那个时装界大亨?没想到他居然参与进来了吗?”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很显然这和我之前预料的很不一样,我要重新定义接下来的计划了。”博纳说,“他不是不希望首先出场吗?那么我想我可以给他一个最大的惊喜了。”

    米歇尔恩一声说:“你放手去做吧,不管你想怎么做,我都会全力支持你的!”

    “我不会让您失望。”博纳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