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潜移默化的领导魅力
    乔丹诺当时就懵逼了,原本听周铭和安列斯的话说的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转到自己身上了,自己只是个单纯的吃瓜群众好吗?

    而且回到那个关键问题上,周铭为什么要拦住洛朗,尤其还是在明知道对方是一位在时装艺术造诣上非常优秀,自己这边急需这样人才的情况下,这怎么看都是年轻人的争强好胜好吗?和自己哪有半个法郎关系,自己还拼命劝他不要这样做,给洛朗开一个特权也没什么关系的……

    安列斯看出了乔丹诺的想法,他随后问乔丹诺:“你现在是不是在想自己明明很坚定的不让他这样做,怎么这里面还有你的事了呢?”

    乔丹诺下意识点头,安列斯微笑着问他:“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是什么身份?”

    乔丹诺愣住了,他完全不明白安列斯怎么会问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自己能是什么身份?不就是贝鲁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了……

    想到这里,乔丹诺才恍然明白过来,安列斯这才接着说道:“看来你已经想到了,你是公司领导,为什么要求着一个设计师呢?难道就因为这个设计师优秀,他就可以成为公司里的特殊人物吗?那如果其他人也都有样学样,你是不是也得去求其他人呢?”

    “身为老板就应该要有点老板的样子!”安列斯说,“任何人到了公司,都只是公司普通的一份子。”

    “简单来说,洛朗这个人是不是可以不经过筛选,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把你的心态摆正起来。”安列斯很严肃道,“你要记住,你是贝鲁科公司的高管,你们公司有我这样的设计师,你们是注定会成为大品牌企业的,你必须要挺直你的腰板,而不是像过去一样去乞求别人。”

    乔丹诺被震撼了,他万万没想到周铭一个看起来很冲动的举动背后居然隐藏着如此之深的含义,更没想到还是为自己在树立信念。

    乔丹诺再看向周铭过去,就见周铭正在对他微笑,露出六颗大白牙。

    “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贝鲁科公司未来会成为首屈一指的时装品牌,而你也不必再那么卑躬屈膝了。”周铭说。

    只是简单一句话,就让乔丹诺险些没哇一声哭出来了,因为周铭这句话对他触动很大。

    遥记得就在几天前,贝鲁科公司还是一家在破产线上挣扎的纺织企业,就靠着给其他公司做时装代工厂的收入半死不活的吊在那里。那时候每个月乔丹诺最大的工作,就是去其他那些大品牌企业那里当乞丐,一方面去收账,另一方面还要想办法再要点订单。

    自己的级别说好听点是一位企业总裁,但实际上干的全是高级业务员的活,也正是自己的这些工作生涯,直接导致自己习惯性的放低身段求人了。

    就像刚才在面对洛朗的时候,自己就下意识的认为自己是要低对方一头的,所以后面听到周铭坚持要洛朗去筛选的时候给吓得魂都要没了,拼命的劝周铭,可真的要这样吗?

    当时自己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太蠢了,自己可是贝鲁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是跟着周铭先生做大事的人,怎么能那么怕呢?真是太丢人了,现在到了最后,那洛朗是时装设计学院的鬼才又能怎么样?还不如低头乖乖去接受筛选了?

    想到这里,乔丹诺向周铭深鞠一躬:“周铭先生我很抱歉,不过请您放心,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以后一定会端正自己的态度,绝不会再给您拖后腿了,更不会给您丢人了!”

    留下这句话,乔丹诺就昂首挺胸走向那些时装学院的学生那边,开始组织他们进行筛选了。

    对于乔丹诺现在的状态,就算是三岁小孩也能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气质和刚才都不一样了,刚才的乔丹诺是有些畏缩和茫然的,但是现在的乔丹诺却是坚定的,显然他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他的这个状态改变,让安列斯露出了极为欣赏的目光。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乔丹诺原来只是某个濒临倒闭的小企业高管吧?所以他才从头到脚都充满了对自己的不自信。”

    安列斯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毫不吝惜夸赞道:“但这只是一个小动作,你居然就让他做出了如此彻底的改变,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不过我想这就是一位天生领导人的魅力所在吧,我以前一直以为那只是存在史诗传说当中,现在我终于有幸亲眼见到了。”

    周铭回头看了安列斯一眼,有些勉强的笑道:“不过首先还得感谢安列斯先生您的帮忙,如果不是您,恐怕并不会达到这样的效果。”

    安列斯有些诧异周铭的勉强,不过他随后就释然了:“看来你对乔丹诺还没有特别满意,这很正常,毕竟他才刚刚开始改变,总是需要时间才能适应的,你说呢?”

    周铭耸了耸肩:“或许吧。”

    周铭回答的很敷衍很随意,这并不是周铭很高冷在故意装b,相反周铭心里无比尴尬,因为在周铭这边看来,事情根本不是安列斯说的那样。

    其实就周铭自己而言,他根本没有想这么多,毕竟周铭过去就只是一个普通人,哪里知道一个领袖究竟该怎么做呢?周铭那时拦住洛朗,只是周铭隐隐觉得不能就那么轻易给他一个特权,仅此而已。

    现在看来,自己这么做似乎正好歪打正着给乔丹诺树立了一个标杆形象,尤其这个标杆形象在安列斯细致的解释以后,更让乔丹诺无比信服,这是周铭事先并没有想到的。

    也正是由于这样的想法,周铭在听到安列斯的解释以后也愣住了。

    没想到自己只是随性的坚持了一下,居然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收获呢?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却是自己潜意识的结果,看来是自己从国内到美国再到墨西哥这一路走来,见过了太多大人物,并且自己受到了他们的潜移默化,也做出了很多改变,就像这一次,自己虽然坚持要洛朗去接受筛选,但却并不能说出所以然来。

    这么看来我以后或许可以更自负一些了!

    周铭心里这么想着。

    ……

    与此同时在卢泽尔堡里,卢森堡大公奥斯兰正在自家的花园里带着手套握着剪刀,亲手打理着自己的花卉。

    “大公陛下,奥波德殿下来了。”

    城堡管家一直拿着毛巾站在旁边,他突然提醒奥斯兰道。

    奥斯兰应声抬头起来,果然看到奥波德从不远处走来,奥斯兰这才放下手中的剪刀,然后离开了花园,将手套剪刀交给管家,并拿过毛巾来擦汗,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着奥波德过来。

    “让我猜猜,肯定是巴黎那边的消息,是那位华夏人又创造了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吗?”奥斯兰问。

    奥波德对这个问题并不惊讶,他直接回答:“没错是他,那个该死的华夏人简直就像是一只臭鼬,不管走到哪里都带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奥斯兰端起旁边桌子上的咖啡:“那么这一次他又做了什么?”

    “他成功说服了安列斯先生作为贝鲁科公司的设计师,并且还带着安列斯先生的手杖作为信物去时装设计学院找了很多学生作为安列斯先生的助手,并且在警察到来之前成功把这些学生带走了。”奥波德回答。

    “这么看来这位周铭先生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能创造奇迹,因为那位安列斯先生都已经有近十年没有出现在任何时装展上了。”

    奥斯兰语气感慨的说,他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看了奥波德一眼,只见奥波德的脸上写满了纠结,奥斯兰微笑接着说:“我的孩子,看来你对现在的情况有很多疑问。”

    “我很不理解。”奥波德很直接说道,“明明我们可以很好配合他们的,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我们不让那位卡尔老师把安列斯先生的消息透露给那个华夏人的话,我想在这次时装展上,他就完了!”

    奥斯兰轻轻摇头:“相信我,就像没有安列斯的消息,那个华夏人也有办法。”

    “可那就让那个该死的家伙自己想去好了,我们为什么要帮他呢?”奥波德感到很费解。

    奥斯兰又摇头了,这一次他还叹了口气:“我的孩子,我问你,你觉得我们卢森堡的骚那家族拥有多少荣誉呢?”

    奥波德很迷茫,完全不明白自己的父亲怎么这个时候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肯定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奥波德回答。

    “但那只是对你而言,不是吗?”奥斯兰说,“可是你要知道在此之前,我们是在那个华夏人手上吃过亏的,这就让骚那家族的荣誉蒙灰了,所以我们不应该成为唯一的那个,如果还有其他和我们一样的家族也遭受了失败,荣誉就是平等的了。”

    奥波德皱着眉头,好像明白却又有些迷茫。

    奥斯兰接着说:“放心吧,有些事情该做是总会去做的,就像那边的花卉一样。”

    奥斯兰手指向那边的花园:“只有等他们成长到了一定的高度以后再剪掉才会最好看,现在那个华夏人显然还并不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再培养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