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周铭的鸡蛋
    最终经过两个小时的筛选,四十多时装设计学院的学生只留下来了五个,那位有着鬼才之称的洛朗也是其中之一。

    “很显然只要是金子就肯定会发光的,安列斯时装工作室和贝鲁科公司欢迎你的加入!”

    周铭拍着洛朗的肩膀很高兴的对他说道,但面对周铭的夸赞,洛朗却显然有些兴致缺缺,不过这也难怪,毕竟这位可是饱受赞誉的设计鬼才,结果才到了这里,就被周铭给打脸了,难免有些自信心受挫;同时他原本也就是奔着安列斯过来的,对什么贝鲁科公司并没有兴趣,提不起精神也正常。

    但其实除了这些,在洛朗心里还有一点更深的小算计,他想让周铭给他道歉。

    在他看来,周铭既然让他过了筛选,就证明周铭还需要他的能力,那么他仍然还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就想通过这种表现让周铭给他道歉,否则他就会一直这样。

    “哎!看来洛朗同学你现在的情绪很不高嘛,是不想给安列斯先生当助手了吗?还是对自己的时装设计造诣产生了怀疑呢?”周铭有些担心道,“如果是这样可不行呀,洛朗同学你要相信自己是最棒的,至少你的设计作品曾参加过世界最顶尖的时装展不是吗?所以要对自己有信心……”

    周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洛朗十分粗暴的给打断了:“我没有对自己没信心!我现在很好,我也会做好我自己的事,更没有怀疑自己,不用你担心!”

    洛朗说道最后才发现周铭挂着一脸笑容,这位鬼才同学,才发现自己又被算计了,顿时有种要吐血的冲动,周铭不得不安慰他:“洛朗同学看你的情绪似乎并不好,是不是身体哪不舒服呢?那要不要去看下男科医生,或者找个人和你进行轮换,我很担心你会耽误了安列斯先生的工作……”

    洛朗更粗暴的推开了周铭:“我不需要!我说了我很好,我不需要医生,不需要有人轮换,更不需要去看……男科!总之你放心,我不会在工作上出任何问题,我对待工作的态度你可以放心!”

    周铭很郑重的点头:“这样我就放心了,原本我以为要和你道歉才行的,看来洛朗同学还是很好说话的嘛!”

    洛朗听这话顿时就要抓狂了,原来自己又上当了!

    在和洛朗这样的小插曲结束,安列斯就让小姑娘波雅带这几位同学进工作室熟悉环境了,安列斯却把周铭给叫到了一边。

    “作为现在事情的领导者,你打算如何带领他们?”

    安列斯问,他见周铭似乎有些不太明白,便接着问道:“我的意思是,我自己有公司,也经常能和那些品牌公司进行合作,所以我能在你需要的方向上设计,但他们是学生,会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你明白吗?”

    周铭点头表示明白,其中这种说白了就是一种典型的文青病,总觉得自己的设计就应该是天高海阔的,自己有自己的设计想法,你不懂是你的水平不够。就像之前洛朗觉得自己不需要接受筛选,也根本看不起周铭,其实说到底也是一种文青病。

    “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我想我还是能有办法的。”周铭说。

    “我很好奇。”安列斯打算刨根问底。

    周铭想了想,拿起不远处一个东西,那是安列斯剩下的午餐,安列斯看着这个东西显然很惊讶,周铭微笑告诉他:“就是鸡蛋,我认为就可以改变他们了。”

    安列斯无比费解的看着周铭,如果是在今天以前,他一定会认为周铭疯了,不过现在,他却隐隐觉得周铭的鸡蛋大有深意。不过当日后安列斯真的看到了周铭的做法,他才恨不能给现在的自己一巴掌,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

    由于这些都是时装设计学院的学生,因此白天在通过了筛选以后,就让这些学生回学校上课了,下午下了最后一节课以后才过来。

    其实周铭对这些学生能否继续回学校上课是有疑问的,因为如果有人要在学校里把这些学生都拦下来,那对周铭来说也是很大的麻烦。不过后来安列斯告诉周铭他是完全多虑了,只要在法国,只要在时装界,不管任何人都要给他面子,尤其那时装设计学院他还是最大股东,还有谁敢动手脚呢?

    晚上这些学生都过来了,周铭直接领着他们到了一间早就准备好的工作室里。

    “各位同学们晚上好,今天是你们作为安列斯先生助手的第一天,我想你们一定都非常期待吧,同样我自己也非常期待!”

    周铭接着说:“那么现在在你们面前都放着一匹牛仔裤和衬衫的布料,我需要你们自己开动脑筋去把他们做成一套时装,我很希望能在夜宵之前看到你们的成果。”

    “我认为这太奇怪了,为什么我们好不容易通过了筛选却只要做这种裁缝的事情呢?我们应该是时装设计,而不是做衣服。而且时装,应该是那种很光鲜前卫的,而衬衫和牛仔裤,很抱歉这种烂大街的东西我很难想象和时装艺术有什么关系。”下面有人提出了质疑。

    “你的质疑非常到位!”周铭说,“那么就请你们看看这件衣服吧。”

    随着周铭的话,小姑娘波雅推进来一个假模特,假模特身上穿着正好是一套衬衫牛仔裤的时装,不过按照周铭未来的记忆做了一些修改。

    而见到有作品被拿出来,这些学生立即兴奋的围了上来,一个个很兴奋的讨论起来。

    “这件是安列斯老师的作品吗?肯定也只能是安列斯老师的了,不过这也太普通了!和我预想的一样,只是衬衫和牛仔裤的话,根本很难做出什么特色,就算是安列斯老师也一样。”

    “要我看可不是这样,因为你看这牛仔裤的布料有被故意磨破的痕迹,还有这件衬衫,也并不是我们平常所见到的,他似乎看起来在领口袖口都有一些褶皱配饰,看起来或许并不起眼,但实际上正是多了这些东西,才让整件一副多了更多的美感。”

    “不仅是衬衫,我认为牛仔裤故意被磨破的创意才是最优秀的,他让这种原本就很休闲的服装,又往嘻哈的角度靠上了一些,是很有想法的!”

    面对这些学生们这一句那一句的夸赞,周铭还很淡定,旁边的小姑娘波雅却已经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别人不知道,波雅作为安列斯的助手,她很清楚这套衣服安列斯老师除了最后评判就没插手过,完全是她根本周铭的表述做出来的,却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能说出这么多的门道,看来都是安列斯老师的功劳了。

    这让波雅又很厌恶:这个该死的坏家伙,原来他是打着这个主意吗?要打着老师的旗号欺骗他们,这太无耻了!

    周铭这时也问他们:“看你们这么津津乐道的讨论,那么相信你们都肯定是认可了这件时装了对吗?或者说……至少你们都觉得这件时装是很漂亮的?”

    对于周铭这个问题,所有学生都一致点了头。

    “那么显然,这一套服装已经很好的向我们证明了就算只是普通的衬衫牛仔裤,依然可以搭配出很漂亮和富有艺术的时装。”周铭伸出双手,“那么现在,你们还在等什么呢?也向我证明,你们也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吧!”

    在周铭的激励下,这些学生们都马上回到了自己的桌旁,各自拿起剪刀开始做衣服了。

    周铭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他和小姑娘就离开了,毕竟要一直在这里看着这些学生在剪布料做衣服,那就真的太无聊了。

    “你这个打着老师旗号在这里行骗的垃圾,你的手段真是太无耻了!”

    才离开房间,小姑娘就立即指责起了周铭,周铭当然明白,他摊开双手:“小丫头,有些事情是没办法的,毕竟如果我要真告诉他们这件衣服和安列斯先生没关系,他们哪会做出客观评价呢?”

    “可是这个客观评价是给老师的,和你并没有关系!”小姑娘说。

    周铭笑了:“的确如此,不过我们在做这套衣服之前,安列斯先生也评判说这是非常优秀的作品吗?难道你想说安列斯先生是在瞎说吗?”

    小姑娘急忙否认:“没有,我绝对不会说老师任何一句坏话的!”

    小姑娘这几乎是赌咒说出来的,周铭见他这样笑的更欢了:“所以这就对了,既然是优秀的作品,那么是我的还是安列斯先生的作品都不重要,而且最重要的是要让他们做出衬衫牛仔裤的时装来。”

    小姑娘气鼓鼓的,但她也明白周铭说的很对,最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于是第一天就这么结束了,最后当这些学生上交了他们的作品,安列斯花了几乎一晚上的时候全部看了一遍,得出的结果是尽管普通但总算很有想法。

    这才让周铭放下心了,随后第二天晚上第三天晚上,周铭又同样给他们带来了普通牛仔裤的帆布,还有其他普通的布料。

    看到这些布料,这些学生们立即哀嚎一片:“为什么今天又是牛仔裤,我们现在看到牛仔裤我都想吐啦!这种最普通的东西,是根本很难做成一套时装的好吗?如果是第一天我们还能想你的用意,但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我们真的要拒绝做这种事情了!”

    对于这些质疑,周铭拿出了一颗鸡蛋:“你们知道鸡蛋的故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