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暴怒的博纳
    离开洛朗他们的工作室,周铭和小姑娘波雅回到了外面的房间,却没想这个时候安列斯过来已经等在这里了。

    “我已经选好了二十套关于t恤衬衫和牛仔裤的设计,其中有一些是学生们的,有一些是我自己的设计,请你过去看看,当然如果这些不够我还有备选的。”

    安列斯直接对周铭说,他随后抬起头看周铭一眼又说:“我忘了你还要继续给同学们讲那个达芬奇画鸡蛋的故事,不过以你现在这么高兴的表情,我想肯定又得到了你想要的结果吧。我已经问过了我的一位华人朋友,他说你这种行为叫忽悠。”

    “呃?我说安列斯先生你的朋友不会叫本山大叔吧?”周铭很诧异的问。

    “当然不是,他叫赵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华裔设计师。”安列斯解释。

    这个解释让周铭有些无语,其实他就只是那么随意一问,哪知道安列斯居然还这么认真解释,尤其这个名字,确定不是那个小品里的赵大忽悠和范厨师组合起来的吗?

    “好吧这个名字并不重要。”周铭说,“不过同学们的确现在都已经接受了我的意见,开始认真去享受各种衬衫牛仔裤设计的乐趣了。”

    安列斯点点头:“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已经听到了,你说的很多设想都的确很棒,毕竟现在人们的审美会越来越开放,那么时装也势必要变得越来越多元化。比如女人都追求美,都想展现自己纤细的身材,那么那种紧贴身材的铅笔裤就会是一种潮流,又或者是流行在空乘服务领域的套裙丝袜这种。”

    “很多过去只在某一小圈子里的时装,或许未来也能成为流行趋势的,就像现在正在流行的喇叭裤一样。”安列斯说。

    安列斯的话让周铭感到惊讶,因为自己能说出这些是带着二十年后记忆的,但是安列斯现在就能理解这些,就足以证明他的眼光,看来他能被称为是法国时装界的殿堂级人物,绝不是浪得虚名。

    安列斯见周铭好一会没有说话,他又说道:“你不要告诉我你只是随口乱说的,我绝不接受这种解释,因为你对他们说的那些话都是条理清晰,逻辑合理的,所以我有理由相信你是经过细致考虑以后的结果,如果你再推诿,就只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任。”

    周铭笑着摇头说:“安列斯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支持我。”

    安列斯也笑了:“很显然你的想法是很具有前瞻性的,那么我没有理由不支持你。”

    安列斯调笑了一句又严肃起来:“知道吗?在我答应帮你做设计师以后,我曾找你的那位首席执行官非常细致的聊过一次。”

    周铭没有急着说话,只是慢慢坐下来,等着安列斯的下文。

    “原本那一次的聊天,让我认为你只是一个虚伪的投机客……请允许我在这里用这样一个词语,因为通过你的首席执行官的话语,我丝毫听不到你对时装的热情,你所有的,只是在看到市场空缺以后的投机,而你接下来的所作所为也似乎都在印证你的投机想法。”

    说到这里,安列斯却突然话锋一转说:“但是现在,我却需要为我的想法向你道歉,显然是我太肤浅了,没有理解你的想法。”

    小姑娘波雅瞪大了一双眼睛,她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这是谁?这可是法国时装设计界的领袖人物,不管任何设计师,无论他多大咖,见到他都必须要尊称他一声老师,但就是这样的人物,居然在向周铭这个籍籍无名的年轻人道歉?

    这太夸张啦!小姑娘相信这一幕只要拍下来就绝对是能是明天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不知道要瞪掉多少眼睛。

    更重要一点是里面工作室那五位时装设计学院的顶尖学生,他们可都是冲着老师的名声才能安心在这里做事的,原本认为老师给他当设计师不过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说法,那更多的是老师对自己承诺的一种责任,根本没把周铭放在心上,但现在眼前这一幕,却完全颠覆小姑娘的三观了。

    其实别说是这小姑娘波雅了,就是周铭自己也有点懵逼,他也没想到安列斯会突然给自己来这么一出,反倒周铭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搔搔头,周铭只好客气道:“安列斯先生您用不着道歉,这些事情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安列斯却摇头很坚持说:“你是否在意是你的心胸,但我做错了,我也理所应当要道歉。”

    周铭没办法只好转换话题道:“如果安列斯先生您真的很在意,那么就请帮我想想接下来时装展的事情吧,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更重要的是我在时装设计上还是一窍不通的。”

    “一位优秀的领导人并不一定要精通各种手艺,你只需要掌握住正确的方向,剩下的我们会帮你做好。”安列斯说。

    ……

    与此同时在相距7934艺术区不远一栋别墅里,一位棱角分明的中年人走下了车,他的右手十分用力的拿着一本破旧的圣经,似乎要把这本圣经给握烂了一样。

    他就是被米歇尔寄予了厚望的博纳,他慢慢走近了别墅,别墅的管家上前来告诉他说今天有一条狗跑到他的院子里拉了屎,狗主人正好来这里道歉。

    说着一位牵着狗的胖子走了上来向博纳说了抱歉,博纳微笑着对他说:“请不要如此惶恐,我们的主告诉我们要学会原谅每一个人,尤其是你这种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会愿意改正的。”

    随后那位胖子就离开了别墅,博纳也走进了别墅里。

    当周围没有外人了以后,一直是最以虔诚教徒身份示人的博纳突然爆发了,他狠狠的将手中的圣经砸在了地上,随之而起的就是他愤怒的咆哮。

    “什么都该死!那个华夏人很该死,没想到回到了我的别墅,居然还有人敢在我的别墅里拉屎,这完全是不可饶恕的错误!更可耻的是这样的人居然还有脸过来向我道歉乞求我的原谅,这样的话真是可笑至极,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原谅这种事情是上帝做的,而我的任务,就是送他去见上帝!”

    博纳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着,他甚至都直接掀翻了自己的桌子和沙发。

    博纳气喘吁吁站在房间里,突然大喊着自己的管家,随后他的管家小心翼翼进来询问博纳需要他做什么。

    “我现在很需要你去死啊!”博纳没好气说,他伸出的手指都要指到管家的头上了,“你这个蠢货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请你这么一个愚蠢的管家,我现在真的很羡慕中世纪的那些领主们,至少他们可以随意把你这种蠢货吊死在自家的城堡大门上!”

    面对博纳的话,可怜的管家就只能低头受着,一句话不敢多说,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如果再多说话,结果只能让博纳变本加厉。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博纳,我是米歇尔先生最信任的投资人和职业经理人,不管任何公司,不管什么样的公司只要在我手上,都可以做出非常漂亮的数据,我都可以让公司起死回生!一直以来米歇尔先生对我的评价,从来都也只有赞誉……”

    博纳随后猛然转了话锋:“但是你知道吗?今天对我最最信任的米歇尔先生他居然狠狠骂了我,并且说他对我很失望!”

    博纳狠狠看向自己的管家:“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证明米歇尔先生对我真的非常失望,而这样的失望,也都是因为一个该死的华夏人!”

    “他叫周铭,我不知道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名字,但是自从我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命运就成了噩梦!”博纳说,“你知道吗?我原本要帮助纪梵希香奈儿等几家公司共同成立一家旨在占领中低端市场的公司。”

    “这是多么简单的事情呀!有我亲自出马,还有那么多的大品牌渠道支持,我应该很轻松才对,但就是这个蠢货,他居然让我丢尽了脸,他找到了安列斯先生,他从时装设计学院找到了很多血设计的学生给他当助手,他就是要参加这一次时装展!”

    博纳说到这里又咆哮起来:“为什么?明明我都预测到了他的每一步,但是最后我还是输了呢?真是该死!”

    管家在旁边听得十分蛋疼,而紧接着他想到了什么,马上对博纳说:“如果是这次的时装展,或许我会有想法。”

    “我希望你真有,如果你敢欺骗我,我会让你后悔的,我发誓!”

    博纳恶狠狠的誓言让管家不寒而栗,管家调整了一下心情才说:“因为这一次时装展有那么多时装展出,肯定会邀请一些不同组织的人来参加,或许我们可以想办法为他们制造出一片有针对性的观众。”

    虽然管家说的有点没逻辑,但却仍然让博纳开了窍,他露出了残忍的笑容说:“我想到了,既然他们那么想留在最后进行时装展出,或许我们可以给他们一个难忘的记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