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这是一次好活动
    一如国内的故宫一样,卢浮宫是法国非常著名的一栋建筑,不过在一般人的认知里,卢浮宫就只是一座藏着蒙娜丽莎和断臂维纳斯女神的世界第一博物馆,但实际上这里为了盈利,也经常会出租场地举办活动的,比如举世瞩目的巴黎时装周,就几乎定点在卢浮宫卡鲁塞大厅举办。

    原本卡鲁塞大厅已经在准备着圣诞节的装饰了,但是很突然的,这些准备好的装饰就全都给撤了,其中甚至包括一些上百万的灯饰,和已经安装好的雕塑等等,原因就是给即将开始的时装展让道。

    这次的时装展原计划是要放在另一个地方进行的,不过由于安列斯的突然加入,立即让时装协会改换了地点。

    开玩笑,那可是在法国时装界鼎鼎大名的殿堂级人物,能配得上他这种身份的,也只有卢浮宫这种最具艺术价值的地方了。

    并且更重要一点,这也是安列斯几年来第一次出现在时装展上,要是不启用卢浮宫,换成其他二流的地方,只怕时装协会就要被媒体骂惨了;并且安列斯的学生很多,也都是著名的时装设计师,他们的能量发动起来,只怕法国时装协会主席都要面临换届了。

    正是这些原因,让他们不得不尽可能的重视起来,紧急更换场地,但好在由于每年的时装周都在卢浮宫举办,时装协会和卢浮宫方面的沟通很方便,很快就敲定了下来,开始急急忙忙布置场地了。

    也是由于安列斯的出现,让这次时装展变得非常重要,作为协会主席的葛伦都亲自到现场来监工,看看会场的布置情况了。

    葛伦是一位发量稀疏,看上去瘦瘦高高,还戴着一副烟框眼镜,他站在二层的看台上,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位棱角分明的中年人,最重要的是在他手上还拿着一本圣经,只是这本圣经看上去似乎有些破损,这个人就是博纳。

    葛伦对他说:“非常感谢您的慷慨赞助,如果缺少了您的热情资助,恐怕我们现在还要在为场地的费用而发愁!”

    博纳对此微笑着表示:“路加福音里主告诉了我们,每当我们给了别人什么,别人也必然会给我们什么,并且是用最十足的升斗倒进你的怀里,因为你们用什么器量给别人,别人也会用相同的器量还给你,不用担心会像那些奸商那样的缺斤少两。”

    “所以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自己,毕竟在我的肩上负担着路易集团和香奈儿等公司的希望,那么我参加的这次时装展,能走进卢浮宫,也会让我公司的时装提升一定的档次,更重要的是,这一次我的时装是有幸能和安列斯老师的放在一起展示,这更加难得。”

    葛伦也是在商海里打磨的老油条了,尽管博纳这一番圣经的装b言论,他还是准确的领会了博纳的弦外之音。

    “博纳先生,我很感谢你对时装展的资助,但那仅限于我个人而言,并且正是这一次的时装展如此重要,所以我们才更应该让他更加正规,你觉得呢?”葛伦说。

    博纳笑着说:“我想葛伦主席您或许误会我了,我的确想让时装协会能照顾我一些,但那仅限于是在排序和增加时长这些可以调度的事情上,并不会提出冠名权或者包下某一天的时装展这种过分的要求,只是我有些朋友想要来参加这次时装展,但卢浮宫并不是随便能进的,所以我需要一些匿名的邀请函。”

    卢浮宫拥有包括断臂维纳斯雕像和蒙娜丽莎在内的几十万件珍贵藏品,被誉为是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这种地方自然是很严格的,不允许随意进入,以免有陌生人进来对艺术藏品进行偷盗或者破坏。

    由于这种担心,历届时装周都采取的是邀请函准入制度,简单说来就是时装协会会发给所有参加时装周的人一种特制的邀请函,所有人都必须持有邀请函才被允许入内,这样就能最大限度的控制入场的人的身份了。

    当然在这所有的邀请函中,有一种特制的匿名邀请函,这种邀请函往往都是邀请那些不愿意透露姓名只想低调参展的权贵阶层,或者是不确定邀请对象,比如现在博纳说他有几个朋友要过来,不方便一一制作邀请函,使用匿名邀请函就是最合适了。

    “这当然没有问题!”

    葛伦十分爽快的答应了,毕竟以往有赞助商想要带人进来的事情并不是没有,相反还很多,所以这根本不叫事。不过葛伦多了一个心眼:“不过博纳先生需要多少邀请函?能告诉我都是哪方面的朋友吗?我好在卢浮宫那边进行报备,毕竟卢浮宫这种地方,博纳先生你也知道是很麻烦的。”

    博纳笑着点头:“我当然知道,我可以告诉你我所带的朋友都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绅士,不过人数或许会有些多。”

    葛伦想了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我可以和现场协调一下……”

    他的话还没说完,博纳就又说道:“葛伦主席请你放心,我的这些朋友并不会每天都要来,他们只会出席最后一天的时装展,毕竟那是有安列斯老师的时装嘛!”

    只要最后一天?

    葛伦下意识皱起了眉头:“如果是最后一天我恐怕没办法协调出太多的位置来,毕竟博纳先生你也知道那是安列斯老师几年来首次出现在时装展上,很多人都想要来一睹老师的艺术风采,所以那天的位置是非常紧张的,尤其是匿名邀请函,也会被严格控制的。”

    “没有关系,我相信葛伦主席会想办法协调的。”博纳笑着说,“正如路加福音里那句话,我给出了那么多,我也相信葛伦主席会还我这么多的。”

    葛伦愣了一下,随后点头道:“我想我会尽力的。”

    得到葛伦这个答复后,博纳才心满意足离开,葛伦看着博纳离开的背影,满脸疑惑:“他真的有那么重要的朋友吗?我怎么感觉到有种阴谋的气息呢?”

    而当博纳走远到了葛伦看不到的地方,他脸上修饰性的笑容马上变成了一种狞笑。

    “该死的华夏人,等着吧,这一次的时装展我会好好给你一个惊喜的!”博纳咬牙切齿说道。

    ……

    由于卡鲁塞大厅每年都被用于时装周的场地,因此就算是临时改造,再加上有博纳的出资赞助,让改造工作很快得以完成。

    于是就在圣诞节到来的一个星期前,这次的时装展正式拉开了帷幕。

    尽管这只是一次很平常的一流时装展,远不到顶级时装周的程度,但却依然吸引了无数媒体的目光,当然这些媒体更多都是被安列斯的名字吸引过来的,毕竟这是安列斯几年来首次公开亮相时装展,没有人会不期待。

    也正是因为这样,不光是法国媒体,甚至英国德国意大利这些欧洲媒体乃至全世界媒体,当时装展开幕之际,他们的镜头都给到了卢浮宫这里。

    不过最后的结果是很让这些记者们失望的,安列斯并没有出席开幕式,只是周铭和乔丹诺代替他出席的。当周铭和乔丹诺出现在红毯上的时候,所有记者都懵逼了,他们翻烂了自己的记录本,无论如何的抓耳挠腮,却始终想不起什么时候时装圈子里冒出了这两个人物。

    他们是哪个品牌的负责人吗?还是安列斯后来收的助手学生?

    这些问题被不断的问起,但却始终没人能给出答案,因为安列斯就算低调了快十年,但他的身份在那里,始终都会引起人们的关注,因此他身边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关注。一般人不知道,但这些消息最灵通的记者没可能不知道的,可现在就连这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家伙们都在抓狂:这俩家伙是究竟谁呀?他们凭什么能代表安列斯呀?

    或许他们只是安列斯的朋友吧,反正既然安列斯老师让他们作为代表肯定会有老师的想法,他们等着看就好了。

    可当这些记者们抱着这样的想法,一个个的举起手中的相机和摄像机对准了周铭以后,却见周铭清了清嗓子,说了一句:“这次时装展是一次好活动,恩就这样,再见。”

    周铭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让所有记者目瞪口呆。

    这就完了?就说这次时装展是个好活动?

    无数记者被憋的内伤,要知道这可是他们期待了很久的,本以为他们多少能透露一点什么,但也不要这么敷衍吧?你那叫什么话,怎么好像根本不屑接受采访一样,你以为要不是安列斯老师的缘故,我们会想采访你吗?

    跟在后面的博纳刚好看到了这一幕,也让他郁闷到吐血。

    毕竟原本他故意安排自己在安列斯后面,是为了蹭一波安列斯的名气,就算安列斯没来,他也可以有别的办法,但现在你周铭这么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个华夏人真是野蛮粗俗,让他参加时装展简直是对艺术的亵渎!”博纳紧握着拳头恨恨道,“不过你的表演也就只有这些了,这一次的时装展我会让你明白,时装行业并不是什么垃圾东西都能参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