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很高兴客套
    “很多人都喜欢去教堂在神父面前忏悔祷告,仿佛通过这种行为就能让天上的父原谅他的罪孽一样,这是很可笑的。创世纪里已经表述的非常明确了,没有人能逃过主的惩罚,除非是主不愿意惩罚,而在所有的惩罚之中,藐视是最严重的罪名。”

    博纳面对无数的媒体闪光灯侃侃而谈:“刚才的周铭先生,我不知道他作为安列斯老师的代表,他是否明白自己的职责,但很显然,他刚才的行为我们可以称之为藐视。”

    随着博纳的这句藐视,现场顿时沸腾起来,甚至很多记者都呐喊着询问他:“那么博纳先生您是要惩罚他对吗?”

    “其实我很乐意接过审判者的大棒,但是很可惜,我并不是。”

    博纳摇头说:“我们的主会如何惩罚,用什么方式来惩罚藐视的罪人,我们不得而知,所以相比那些无聊的猜测,我更愿意等待结果,我相信这一次的时装展会是一次别开生面的时装盛会。”

    留下这句话,博纳也离开了媒体记者们的视线,他的话也让记者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谁知道博纳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指责刚才那个华夏人的傲慢,是要向他宣战表示会在这次时装展上获得比他更多的关注度和订单吗?”

    “我认为很有这个可能,毕竟这一次是安列斯老师五年来第一次这样公开参加一次时装展,我想不光是博纳,其他人也都会把他自动列为头号对手吧。或许其他人会觉得安列斯是不可超越的,但博纳是得到了路易集团和香奈儿这些大公司支持的,所以他未必没有能和对手叫板的本钱。”

    “有本钱可不等于有可能成功,可那毕竟是安列斯老师,他这么做未免有些太自信了。”

    “如果是以前,那么我会不看好博纳,但现在我得到了一个消息,听说这一次安列斯不知道为什么参加了这次的时装展,而他受雇于的那家公司名叫贝鲁科,或许这个名字你们并没有印象,因为那是贝鲁科市的一家纺织厂,过去给路易集团和香奈儿他们做代工厂的。”

    “什么?原来是这样的公司吗?他们莫不是认为自己帮助那些品牌做了几年代工厂,就认为自己也是时装圈子里的人了吗?好在他们说服了安列斯老师,否则他们参加这次时装展就完全是个笑话啦!”

    “原来如此,那这么看起来,恐怕博纳还真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审判者啦!这一次的时装展或许会比顶级的时装周还要更有爆点啦!”

    “恩……如果这样说起来,我肯定要好好注意这次时装展了……”

    随着博纳离开,所有的记者们开始了疯狂的讨论,显然是博纳带有很强倾向性的发言让这些记者们找到了新闻点,尤其再加上安列斯这么个本身就带有很强新闻性的名字,他们已经可以预料以后的新闻热点了!

    这边记者们的汹汹讨论博纳都听到了,他在走过红毯后并没有直接走进卢浮宫,而是在通道里停留了一段时间。

    “你们以为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和安列斯的作品叫板,想要在时装作品的展示上压倒他们吗?那你们可就大错特错了,我的计划可比这要更加过分一百倍!”

    博纳咬着牙自言自语道,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神色。

    “博纳先生,里面时装展的开幕仪式很快就要开始了,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那是法国时装协会的工作人员,博纳摇头表示自己没关系,然后跟着他走进了卡鲁塞大厅。

    今天的开幕仪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就只是协会主席葛伦在台上发表一些无关紧要和预祝时装展顺利,以及祝愿所有参展商都能收获更多订单这样的话。当然除了这些,这一次他还着重强调了安列斯的参与,并表示应安列斯的要求,他们的展出将会放在时装展的最后一天进行。

    最后当葛伦宣布本次时装展正式开始,伴随着音乐的响起,被安排在第一天第一位进行展出的模特就走上了t台。

    时装展的正式拉开帷幕,也是开幕式结束的时候,除了那些今天参加时装展的人,其他人都离开了卡鲁塞大厅。

    借着离开的机会,很多参展商都相互联络了起来,毕竟不管任何时装展,不管这些时装展的规模多大,级别多高,归根到底都是为了订单。那么很显然的,如果这些企业能多认识一些朋友,多共享一些资源,就有机会能拿到更多的订单,这是他们都很乐于见到的局面,甚至还可能有会一些合作的。

    而在这些人之中,博纳绝对是最众星拱月的一个,很多其他的参展商都围在他身边不断恭维着他。诸如‘博纳先生真有魅力’、‘这一次有幸能和博纳先生一同参加时装展是我们的幸运和悲哀’和‘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很希望能和博纳先生以及您的公司合作’这样的话不绝于耳。

    这是没办法的,毕竟首先博纳是一位非常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其次在他背后还有路易集团和香奈儿、爱马仕这样的大公司在全力支持,有一些人都知道这一次时装展能来到卢浮宫参展,都是博纳的功劳。

    这样的人,不用想背后的资源都是无比巨大的,随便漏一点出来就能让他们公司的财物报表很好看了,正是这些原因,让他们都拼命的靠向了博纳。

    博纳昂着头挺着胸,显然这么多人的恭维让他十分高兴,但突然的,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周铭。博纳心中有了计较,走过去找到了周铭,第一次主动向他问好:“周铭先生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博纳,我想你肯定听过我的名字吧。”

    这一幕让周围那些人都惊呆了,因为他们没想到自己无论怎么巴结,都是一副高冷模样的博纳居然会主动找人握手!

    随后有些人想起来就又释然了,毕竟周铭可是有安列斯当设计的天选之子,恐怕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引起博纳的兴趣了吧。

    这些人心里都这么想着,但随后周铭的话却让他们当时就惊掉了一地眼镜。

    就见周铭满脸微笑道:“博纳嘛我当然听说过你了,你可是法国时装界非常著名的人物,我非常高兴能和你一同参加这一次的时装展,我很希望我们以后能有合作的机会,那一定是非常好的。那么现在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我一定会关注你们的时装!”

    周铭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让博纳整个人愣在了那里,虽然他脸上还挂着微笑,但已经是非常僵硬了,他紧握着双拳,愤怒的都要咬碎了自己的牙关。

    不仅是他,其他的围观群众也都目瞪口呆,显然谁都没想到是这么一幕。

    大哥!你这话也太敷衍太客套了吧,虽然你背后有安列斯老师,但博纳背后也有路易集团他们,你怎么能这么无视他呢?

    “这个该死的华夏人,真是混蛋!居然敢这么敷衍我!”博纳无比愤怒的说,恨不能要把周铭给挫骨扬灰了。

    博纳是有理由愤怒的,因为他根本不是什么时装界的人,他只是临时受命组建一家公司来和周铭进行竞争的;但尽管这样,他在法国也是十分有名的职业经理人,怎么他看起来就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呢?他那种表情都已经越过了藐视到了无视的境界,那番话不过是一句和谁都可以说的客套。

    你怎么能客套,怎么可以对我客套?

    博纳抓耳挠腮感觉自己都要疯了,或许周铭的话乍听起来没问题,对任何这么说都可以。但……自己并不是那种路人甲一样的人,自己可是你的竞争对手,你能给点最起码的尊重吗?什么叫有机会合作,什么叫很高兴一起参展,你特么到底懂不懂自己在说什么,懂不懂你和我说这话有多么可笑?

    不过博纳并不知道他其实是误会了周铭的,毕竟周铭作为一个华夏人,来法国的时间非常短,又一直在焦头烂额的忙着哈鲁斯堡的事情,最多也就因为要解决哈鲁斯堡的这些企业了解过一段时间的法国企业家。

    或许曾经周铭拿到过博纳的名字和资料,但那时博纳这个名字和其他被遗忘到角落里的企业家们一样,谁知道会起冲突,会突然来到自己面前呢?所以不认识才是正常的。

    至于跟着周铭一起来的乔丹诺就更不用说了,他过去作为贝鲁科公司的负责人,由于公司的情况十分糟糕,他更多的也在关注与时装企业有关的情况。而博纳成为时装企业领导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他哪里会知道呢?当然如果博纳带着路易集团或者香奈儿公司的中层干部过来,都会比他有知名度一些。

    只是如果这种事情要真发生了,恐怕博纳就更要吐血了:怎么自己这个领导还没一个中层干部更有知名度吗?

    也正是由于这些原因,尽管博纳一直在针对周铭,周铭却根本不认识他,就拿他当成一个普通因为安列斯的关系主动找自己搭讪的时装企业家了,才会有之前那些客套。

    “等着吧,可恶的家伙,我会让你为自己的亵渎付出代价的!”博纳咬牙切齿发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