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必须的胜利
    “刚才的时装展真是太棒了!这么多门类的艺术风格,真让人大饱眼福!卢尔科老师将哥特式风格完美融入进拜占庭的风格里,让我仿佛看到了七百年前新罗马宫廷内盛大的舞会,那些模特就像是一个个跳动着的精灵,隆重却又不失俏皮,美到让人窒息!”

    “要我看加布里老师的设计也很优秀,他将岩石图案混合旋涡状花纹及反曲线纹路作为装饰,并且配上别具风格的头饰,能让人感觉到充满了反叛的力量,这让我想起了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洛可可式服饰风格。就像是大革命时期的人们一样,他们尽管反叛但却并不张狂,甚至还保有一些精致和幽雅。”

    “要我说圣伊芙老师的设计也非常富有特色,作为一位女性时装设计师,她显然对美的把握要更强一些,这一次她依然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维多利亚风格,这也是最讨喜的款式。不过这一次她放弃了羊腿袖和立领的传统设计,不过仍然保留了抓褶和高腰的风格,这种选择也让她的时装整体看来复古却又新潮。”

    “要我看来lv品牌工作室的另一位天使葛诺亚的设计也非常高明,相较于维多利亚风格的传统和刻板,葛诺亚不管是裙撑架的使用,还是绿色与蓝色色调的选用,都显得更加自然化,如果说圣伊芙老师的时装更偏理性,那么葛诺亚老师的时装则更偏感性,他们这种截然相反的设计理念也是lv品牌工作室的实力体现。”

    “还有其他的设计也都是很赏心悦目的,不过这也难怪嘛,毕竟所有人都是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看家本领,要和安列斯老师一较高低的……”

    此时在博纳的贵宾室内,所有设计师们都围在窗台那里对刚才的时装展进行着激烈讨论。

    博纳就坐在后面的沙发上,就这么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不断讨论着,最后实在忍不住说道:“你们这些家伙,都互相吹嘘够了吗?”

    博纳这番话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震惊了所有人,因为刚才在那边说话的,就是卢尔科和加布里那十位时装设计师,那么博纳这番话显然就很不客气了。

    那边有人当场就怒了:“博纳先生,如果你看不懂时装艺术,就请你乖乖站在旁边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我想没有人想看你露出愚蠢的样子!”

    有人开了头,其他人也纷纷附和指责起来:“没错,你现在的样子就连你所信奉的上帝都会为你而感到悲哀的,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们?你只是一个对时装艺术一无所知的蠢蛋,恐怕我们刚刚在说什么你都不能理解吧,所以你才只能用那种肮脏的谩骂来掩饰你心中那可悲的惶恐!”

    更有人开心的调侃起来:“这让我想起了我听过的一个故事,古希腊著名哲学家苏格拉底和他的朋友克里同正在讨论雅典新城的建造,兴奋到手舞足蹈的,这时一个农夫恰好路过看到了,就出言嘲笑他们跳的舞真难看,还不如他们村里的舞女。我想这已经很好的诠释了博纳先生刚才的举动是多么愚蠢。”

    这些人在竭尽所能的嘲笑和调侃,因为之前博纳在周铭面前吃瘪的事情他们都还历历在目,博纳在他们心中早就被定义为是一个‘不堪重用的菜鸟’。更不要说现在他们在聊着的都还是时装设计方面的话题了,他们都是世界一流的时装设计师,在这方面他们都是相当自负的。

    那么现在要是自己还能被这种人在自己最擅长的方面嘲笑,那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因此他们自然要团结一致的拼命反击了。

    不过面对这些嘲笑和调侃,博纳并没有生气,反而咧开嘴露出了笑容。

    “自负会滋生傲慢,傲慢来到,耻辱随后而至,我们的伟大的主很早就告诉了我们这些道理,但奈何愚蠢的人永远不懂。”

    博纳冷哼着说,他随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炯炯有神的双眼鄙视着他们一字一顿的问:“所以你们这些家伙在吹嘘之余,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是否还记得今天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饶是这些骄傲的设计师们在博纳的眼神逼视下都不免有些心虚。

    “我们当然记得,不就是要做出最好的作品,争取在这次时装展上要压过安列斯老师的风头吗?”加布里站出来回答。

    “不是争取要,而是一定要。”博纳摇头纠正了他的话。

    博纳的纠正震惊了所有人,加布里还有其他设计师都十分惊讶看着博纳说:“这不可能!在艺术设计这方面怎么可能会有一定的事情?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样也会有一千件不同的时装,没有任何人能保证自己的设计能得到所有人的青睐!”

    甚至还有人愤怒的职责他说:“你这是对时装设计的侮辱!你把时装设计看的太简单了!”

    博纳却根本不理会这些:“所以不管你们怎么狡辩,说到底就是你们还是没有足够赢过安列斯的把握不是吗?”

    这句很不屑的反问顿时激起了那边设计师们更激烈的反对。

    “这是对艺术的侮辱!我们拒绝回答你提出的这些愚蠢问题,我们都不要再和这种白痴交流了,我认为那是对我们智商的不负责!”

    “我想你一定是脑袋不够清楚,或者是耳朵被污秽堵塞住了,所以才听不到我们的话语或者故意不想听到我们的话,那么我再告诉你一遍,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尤其是在时装设计上,没有任何设计能确保能征服所有人,我们不能保证,那边安列斯老师也同样不能保证!”

    这时博纳却突然说:“你们不能保证,我却可以。”

    随着博纳这句话说出口,那边的设计师们一下子都愣住了,他们都不可思议看着博纳,紧接着爆发出一片哈哈嘲笑。

    “博纳先生您是在讲笑话吗?没想到你除了是职业经理人以外,原来还是一位脱口秀主持人吗?你的笑话可太有意思啦,我认为你应该去到国家电视台去任职,因为职业经理人太埋没你的才华了!”

    “让我猜一猜你是什么原因让你居然失了智说出这么没有道理的话,还是你认为自己学会了传说中的催眠,能够到了一个眼神就控制别人思想的地步。”

    “我觉得好像我们都看走了眼,原来博纳先生你也是一位天才时装设计师吗?你能设计出超越我们所有人的作品,或者你设计出了怎样完美的作品,能够征服所有人,我想这样你肯定能被载入时装历史的!”

    这些设计师们或嘲笑或调侃着,他们的愤怒越来越重了,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作为世界顶级设计师,本身被质疑就是一种侮辱。现在他们说没办法的设计,一个从来没有学过时装设计的人居然说可以做到,这根本就是对他们职业的一种挑衅,对他们来说和给他们戴了绿帽子的仇恨是一样的。

    博纳依然无视了这些嘲讽,他只问道:“看来你们都不相信了?”

    “一个正常人是不会相信一加一等于三这种荒谬之谈的,不过我们可以当成一个笑话来听。”他们依旧嘲笑着说着。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你们的出场顺序是在最前面的,而且都相互十分紧密。”博纳说。

    那边设计师们很快说道:“我们当然都发现了,你以为我们都和你一样智障吗?”

    也有人反问他:“那么你想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我们最先出场就能保证我们的设计给观众留下最深的印象,从而赢过最后出场的安列斯老师吗?”

    更有人不屑的讥讽他:“我们原本称呼你是白痴,你居然一次又一次向我们证明了这一点,我简直无法想象怎么能有这么蠢的安排,把我们放在一起,然后让安列斯老师在最后,如果不是有人证明,我真的会怀疑你是效忠于那个华夏人的奴仆!”

    还有人说:“还是博纳先生你已经安排好了不让安列斯老师出场,那么我想这种做法就更蠢了,并且法国时装协会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的,还有现场那么多观众。你这个蠢货简直对安列斯老师的影响力一无所知,我们遇上你这样的经理人简直是最糟糕的事情!”

    这些人这么说着,博纳却突然打断他们道:“你们说对了,我的确安排了一些事情,如果没有安列斯出场,那么你们显然就赢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不可置信的看着博纳,怎么也想不通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这人脑子是怎么想的?难道没有听到刚才自己说的话吗?自己好像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不让安列斯上场是绝对不可能的,不管是现场的观众还是主办方,没有人会答应。恐怕就算是旁波家族有着法王之称的米歇尔亲自来了,以旁波家族的能量,都无法做到,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职业经理人,他凭什么这么自信?

    而当所有人目瞪口呆时,博纳的嘴角突然露出了笑容:“我想我的那些朋友们应该开始了,今天的时装展,我们必须要胜利,这是我答应米歇尔先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