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打着正义的旗号
    博纳回想起了两个小时以前和米歇尔先生的一通电话……

    那是在时装展开始前,博纳打给米歇尔的一通例行汇报电话,在电话里,博纳把卢浮宫这边的情况都告诉了米歇尔,米歇尔问他:“那么听你这么说,似乎就算你这边有十大顶级设计师出场,同时还影响了时装协会为你们安排了顺序,你却仍然无法给我保证胜利对吗?”

    “米歇尔先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我想以您的睿智您肯定能明白,时装审美这种东西带有很强的主观性,我们做的这些准备只能保证增加我们自身的赢面,却不可能扭转所有人的思想。尤其这次参展的还是安列斯,他的影响力恐怕让他就算随便拿几片树叶,都能得到一大批用户的拥护。”博纳解释。

    米歇尔那边却说:“博纳你很聪明,那么你应该明白,比起这种毫无用处的解释,我更希望能听到胜利的声音。”

    博纳于是又说:“我当然明白,所以我后面另外做了一个特殊的安排,我邀请了动保组织和绿色组织的朋友过来参加了这次的时装展。”

    米歇尔那边对此感到很惊讶:“动保组织和绿色组织?他们能为你做什么呢?”

    “我告诉他们,那边安列斯之所以能成为法国最具影响力的时装设计师,就是使用了很多动物毛皮的结果,甚至他为了追求一件时装的效果,他甚至会使用平时四倍到五倍左右的用料,这样就会导致更多的动物因此而受到伤害,他就是一个最大的刽子手!”博纳告诉米歇尔。

    话说到这里,米歇尔才终于听明白了:“原来如此,所以他们很气愤安列斯这种行为,会为你去破坏他的展出吗?”

    博纳摇头回答:“要只是破坏展出,那太低级了,或许还会为他增加很多的同情分,我会告诉他们安列斯的准备室的位置,然后这些动保组织和绿色组织的人会去那里把所有的衣服都给破坏掉,我想他们在失去了这些时装,还能怎么赢过我呢?”

    电话那边米歇尔高兴的拍手称赞道:“这可真是绝妙的计划,不过你一定要让他们确保一定要破坏所有服装,不能留下任何一件。”

    博纳很有信心的回答:“米歇尔先生请您相信我,这点是我向他们反复强调的,他们可以借着安列斯老师的名气出名,我也保证会给他们更多的捐助,所以我相信他们一定会非常卖力的!”

    米歇尔那边都高兴的都笑出了声:“如果事情真的能按照这样的台本上演,那一定是再绝妙不过了!”

    “剧情一定会是这样的,谁也不可能改变!”博纳说。

    ……

    一切都如同是载入的程序一样,时间到了两个小时以后,正当安列斯所设计的作品被送到后台进行准备的时候,在卡鲁塞大厅里,有一群人悄悄离开了自己的座位。

    他们就是所谓动保和绿色组织的人,吉福特和彭切尔分别是这两个组织的头。

    吉福特和彭切尔他们带着各自组织的人,顺着博纳告诉他的方法,很快来到了后台,按照博纳的部署,他的助手这个时候正好把守在这里的人给掉开了,于是吉福特他们很顺利的进去找到了安列斯的准备区域。

    由于距离上台还有一段时间,因此安列斯并没有过来这边,只是小姑娘波雅在这里看着那些模特们换衣服化妆等准备工作。

    “没想到我们居然能有幸成为安列斯老师他们的模特,我们能穿上老师设计的时装,我们真是太幸运了!据我所知上一次安列斯老师参加的时装展还是在至少五年以前啦,错过了这次机会恐怕就没有下一次啦!”

    “是呀!所以我都是找朋友做的临时调换,才能过来穿上安列斯老师的时装,我想这次展示也能让我自己提升不少档次了!”

    休息室里,这些模特们一边化妆一边聊天着,小姑娘波雅在指导模特应该如何穿上时装,应该在t台上走出怎样的感觉,或许对于一般人而言,模特上台以后不都是一样在走吗?甚至表情都是一致的,但是在安列斯看来,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环,模特的感觉,是绝对能给时装加分的。

    “这件衣服你要表现出一种正式的休闲感觉,就像是你一天上班很累了要去酒吧放松,但是还穿着上班的时装,让你又束缚又有些自由,但是更多的是自由。”

    小姑娘波雅不断指导着模特,突然房间的大门就被打开了,然后吉福特和彭切尔他们带着各自组织的人闯了进来。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可知道这里是安列斯老师的准备区域,马上给我滚出去!”

    小姑娘瞪着眼睛娇喝道,不得不说她还是很有威严和气势的,一声娇喝吓得吉福特和彭切尔他们下意识的缩了头,但随后这种丢人的举动又让他们恼羞成怒。

    “你们这些杀死动物的刽子手,居然还敢这么颐指气使的,一点也不知道羞耻,就让我们来好好教训你们!兄弟们,现在这里的时装都是充满了罪恶的,全都给我剪碎了!”

    吉福特咆哮道,随后他大手一挥,那些跟着他的人就像是一群被放出笼的恶狗一般,一个个挥舞着剪刀嗷嗷叫的扑向那些可怜的模特还有衣架,很不讲道理的把衣服全抢过来,拿剪刀狠狠剪碎。

    “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要破坏我们的服装?你们这是在犯罪!”

    小姑娘惊叫着要上去阻拦这些人,但很可惜她的力量太弱了,根本没办法真的阻止这些身强力壮的大汉。

    没办法,小姑娘只能去找后面发号施令的吉福特和彭切尔。

    “我命令你们马上让他们助手,你们现在的行为是在犯罪懂吗?这些都是安列斯老师的作品,每一件都价值连城的,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小姑娘大声质问道。

    面对眼前的小姑娘,吉福特和彭切尔只是冷冷一笑:“犯罪?我们就是在制止犯罪,你看看你们的这些华丽的服饰,他们都沾染了多少可怜动物们的鲜血,那些可爱的动物们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被你们做成服装,就因为好看吗?所有的动物都应该被平等对待,你们这些刽子手才应该下地狱!”

    “你在说什么?我们这些并没有用任何动物毛皮呀,这些都只是普通的衬衫牛仔裤,都是人造纤维的!”小姑娘解释道。

    听到这话让吉福特和彭切尔都愣了一下,随后他们看过去,只见那边正在破坏着的服装,果然都只是一些最普通的衬衫t恤和牛仔裤。

    看到他们愣住了,小姑娘继续说道:“看到没有,所以你们的破坏是没有道理的!快点停止你们的恶行吧,而且如果你们真的那么爱护动物,为什么刚才那么多名贵华丽的服饰没看到你们出来主持公道呢?我看你们根本就是一群虚伪的混蛋!”

    “好像我们真的搞错了,要不我们先离开再想想别的办法?”彭切尔小声对吉福特说。

    吉福特却狠狠的一甩手,他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表情,他冲彭切尔吼道:“你这个蠢货,我们就是来破坏他们的服装的,还想什么办法?而且今天他们没用皮草并不代表他们以前没用,我们只是在惩罚他们过去的罪行!”

    “什么过去的罪行?我明白了,你们根本是故意的对吗?是不是博纳派你们来的,你们这些卑鄙的混蛋,我会报警的!”小姑娘指着他们说,并拿出一部手机。

    但这时吉福特却伸手就把她的手机给抢过来,狠狠摔在地上,并恶狠狠的警告小姑娘:“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啊!你这个可恶的小婊子!”

    吉福特的话还没说完就变成了怒骂,因为小姑娘很勇敢的扑上去一口咬住了他伸出来的手指,并且一边用力一边坚定的说:“我要保护老师和周铭先生的时装,你们这些坏家伙我不允许你们随意破坏!”

    “可恶的小婊子!给我滚开啊!”

    吉福特大骂着,手臂一抡就把小姑娘给甩开了,小姑娘哎哟一声撞倒了衣架没声音了。

    吉福特捂着手指上前两步,眼前房间里已经成了一片混乱,他们带来的人正在挥舞着剪刀追着那些模特,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十分猥琐的笑容。

    “你们身上的衣服都太碍事了,都是罪恶,都是多少动物的哀嚎,所以就让我们来破坏他们,就让我们来审判吧!”

    “啊!你不要过来啊,你不要剪我的衣服,这不是动物的皮草,这是普通的布料,这是衬衫和牛仔裤……啊!小心你的剪刀,你这个混蛋,你弄伤我了,你们这是在犯罪,你们都会下地狱的!”

    眼前这一幕幕显然已经超出了抗议的范畴,那些人都在借着这个机会猥亵那些模特。

    “吉福特,这是不是太过分了?我们只是绿色组织,不能这么做的。”彭切尔说。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吉福特冲着自己这位伙伴破口大骂,“你究竟懂不懂我们现在在做什么?我们是在帮博纳先生做事,难道你不想要他的捐助了吗?那可是一百万法郎,你明白吗?”

    “可是现在这……”

    彭切尔还想说什么,吉福特却打断他道:“我们是动保组织和绿色组织,我们是在抗议,我们是打着正义的旗号,只是手段激烈了一点而已,但这是没办法的,因为只有这么做才能抗议!”

    随后吉福特对所有人说:“你们这些混蛋们,手上的动作都再快一点,五分钟后我不想在这里再看到任何一件完好的布料!”

    那边那些人大声呼应着,随后更变本加厉的脱掉那些模特身上的衣服,并拿着剪刀一把狠狠剪掉,吉福特似乎觉得这样不过瘾,最后他自己都操着剪刀上了。

    在一堆倒掉的衣架里,小姑娘波雅痛苦的看着这一幕:“求求你们,不要……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