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直接动手不BB
    (鞠躬感谢“wangshao83”的月票支持!)

    “周铭先生安列斯老师不好啦出事啦!”

    洛朗神色慌张着急的跑进贵宾室,直奔向周铭和安列斯,像复读机一样的呼喊着出事了。

    见他回来乔丹诺感到很奇怪:“你不是很不放心想去后台再去看看我们的时装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吗?怎么会这个样子跑回来了呢?你说出事,难道是后台那边出了什么事情,是波雅让你回来的吗?”

    面对乔丹诺的询问,这位时装设计学院的鬼才同学拼命的摇头:“不是的,是后台那边出事了,有一伙暴徒冲进后台正在破坏我们的时装呢!”

    洛朗的话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震惊了所有人,他的同学们纷纷表示不可思议。

    “这里可是卢浮宫呀,怎么会有暴徒进来呢?洛朗你是不是犯了什么妄想症呢?你可知道所有进来的人都必须要邀请函的,而这种邀请函是有很严格限制的,如果不是参赞嘉宾或者是其他有身份的人是不可能拿到的,如果谁都可以拿到邀请函,那么我想卢浮宫早就失窃了吧!”

    “如果你说的是第93省,那么我可以理解,但这里可是卢浮宫,是巴黎的市中心安保仅次于爱丽舍宫的地方,这里怎么可能会出现什么暴徒呢?”

    相比他们的怀疑,周铭却马上站起来走到洛朗身边问他:“你仔细告诉我,后台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洛朗似乎被周铭严肃的语气给吓住了,稍稍迟疑了一下才回答道:“周铭先生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后台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自己过去的时候,正好听到那边的尖叫声,我偷偷过去看了,是有很多不知道哪里来的暴徒,他们都拿着剪刀,一个个在追着那些模特要剪烂她们身上的时装呀!”

    “那波雅呢?”周铭又问。

    洛朗低下了头:“很抱歉,我看到里面的情况很糟糕,那些人都凶神恶煞的,我……我就回来了,我也不知道波雅她怎么样……”

    洛朗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周铭就没再管他,带着保镖**冲出了贵宾室。

    “安列斯先生,我怀疑这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请马上过来。”

    这是周铭最后留下的话,也直到这时乔丹诺和其他人才反应过来:不得了,后台真的出事啦!

    “什么?后台那边真的有暴徒进来了吗?怎么会这样,难道这是有预谋的恶性案件,还是我们倒霉,为什么他们要破坏我们的时装呢?”

    这些人一个个不能理解的说着,而这个时候安列斯也快步走出了贵宾室,剩下洛朗和乔丹诺他们你看我我看你的,这才跟了出去。

    “这不是贝鲁科公司的周铭先生吗?这么急急忙忙的是准备去哪呀?难道是找不到厕所了,那你完全可以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解决了,据我所知你们华夏那边的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路上,一个十分讨厌的声音响起,是博纳故意挡在了周铭面前。

    “滚开!”周铭冷冷对他说。

    周铭冰冷的话语让博纳感到了一阵灵魂深处的颤栗,他下意识的让开了路,周铭着急后台那边的情况没和他多做纠缠直接走了。

    周铭走了,博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多么打脸,原本他故意在这里是想故意拦着周铭想看看他着急上火的丑态,顺便也拦着他给后台那些家伙多一点破坏的时间,可谁知周铭就只是一个眼神就把他给惊走了,身后还有这么多人看着他,这简直就是耻辱!

    “这个该死的混蛋!或许现在你还能再得意一阵了,但也只有现在了,因为我知道在后台那边,我的人已经破坏了你所有的时装,我看你没了时装还能拿什么参展,这次胜利到最后的人是我!”博纳咬牙切齿说。

    周铭没空听博纳恨不能把自己给挫骨扬灰的狠话,周铭只是急急忙忙赶向后台。

    我真是太大意了,明明我都已经有预感了,居然还会发生这种事,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呀!

    周铭心里不停这么念叨着,其实他很早就有预感了,因为今天从时装展开始以后的安排就非常奇怪,尤其当博纳那边的十位设计师最先出场结束展示以后,周铭心底的不安达到了顶峰。因此当最后波雅要先去后台指导那些模特换装的时候,周铭曾很想制止她去,觉得会有危险。

    该死!我那个时候应该更坚持一点的,我应该更相信自己直觉的!

    周铭很后悔,不过周铭也明白这个时候说再多也没用,只有先赶到后台才是最重要的。

    卡鲁塞大厅虽然一直以来都用作商用,但也仍然有很多未开放的地方,并且作为过去王宫,后来经过扩建,这里也是很大的,否则后来也不会装下一个巨大的百货商场。而现在周铭从二楼的贵宾室到小姑娘所在的后台需要穿过三条长长的走廊下三层楼梯。

    五分钟以后,周铭终于来到了后台的门口,却又有一双手拦住了他的路。

    “很抱歉这位先生,这里是后台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那边一位穿着燕尾服的年轻人带着几名安保人员拦在门口,燕尾服年轻人对周铭说。

    周铭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是博纳的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啊!”

    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就抬起一脚狠狠揣在他肚子上,把他踹倒在地。

    “你的眼神刚刚在躲闪!”

    留下这句话,周铭带着**越过安保人员走进了后台,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那些安保人员根本没想到有人会这样硬闯,第一时间都惊呆了,直到年轻人在地上的哀嚎让他们才反应过来,按响了警报。

    周铭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警报,但他并没理会,一来他还担心后台的小姑娘波雅,二来这警报也就是他想要的,毕竟后台出事了却没有警报,这很不正常。

    “抓住这些可恶的婊子,剪烂她们身上的衣服!还有那些衣架上面的衣服,全都给我剪烂了!”

    有人在大声呼喊着,这些人分工明确,有人在抓住那些女模特,然后用剪刀把她们已经穿在了身上的衣服给剪烂,而当这些衣服给剪烂了,尤其是当一些私密部位被剪开以后,就会有无数双咸猪手趁机摸过去了。还有人在门口拦着,不准任何人出去……

    当周铭匆匆赶到后台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周铭早就不是什么热血青年了,但看到这么一幕景象还是让他怒发冲冠。

    “这些该死的混蛋,张哥,我们一起好好教训他们吧!”

    周铭说着顺手操起了门口一张椅子狠狠砸向门口拦着的一个人,直接给他砸倒在地,旁边其他人这才发现周铭的存在,顿时惊叫道:“你是什么人?”

    “我特么是上帝,来审判你们的!”

    周铭大吼道,同时挥舞着椅子照着一个人的脸就呼过去了,砸的那人满脸是血的倒了。

    至于旁边的**,那更是一只下山猛虎,一拳一脚都能让人再也站不起来了。

    门口的动静很快惊动了里面的人,不一会两个领头举着剪刀走出来质问:“你们是哪里来的暴徒?居然敢在这里行凶?”

    “真特么的是贼喊捉贼,不要点b脸了。”周铭冷笑着说,那边**动作更快,在周铭说话的工夫他已经上了。

    “你们简直找死!”那边吉福特见**冲过来,他怒吼一声举起剪刀就朝他扎去。

    不过堂堂兵王哪会那么容易受伤,一个侧身就闪过了剪刀同时抓住了他的手腕,更是一拳打在了他肋下,脚下用力一踢,就见吉福特被摔出去了。

    解决了吉福特,**没有停手,他又打倒了其他人,剩下彭切尔还有最后几人躲在角落瑟瑟发抖:“你们……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简直可笑,应该换我来问你们才对吧。”周铭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

    “我们是动保组织和绿色组织的人,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人在大肆使用名贵皮草,我们是来制止的。”彭切尔慌慌张张说道。

    “放你的屁!”周铭怒喝,周铭指着这里质问他,“你把这里破坏成这样了你告诉我你只是在制止使用动物毛皮?你们这种行为根本是在犯罪!”

    周铭的怒吼像是有千钧重量一般,随着周铭怒吼,彭切尔一下子跪在地上了。

    而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无数的脚步声,就见那边原本躺在地上装死的吉福特马上连滚带爬的站起来跑到了外面,他对着周铭哈哈大笑道:“你这个蠢货!让我来告诉你吧,我就是来破坏你的服装的,因为你们的时装有罪,这些模特帮你们展示他们也都有罪,而我是动物保护组织的,我只是在制止犯罪,所以我是无罪的,只是手段激烈了一点!”

    吉福特一边说着,一边向走廊里赶来的警察招手:“警察先生你们都快过来,把这些犯罪分子全部逮捕!”

    随着吉福特的话音才落,一双手铐准确的铐在了他的手上。

    在那些警察身后,安列斯走出来了:“很抱歉,我曾资助过一位警官先生的竞选,所以看来你们这些所谓的动保人士,没办法再颠倒烟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