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让你绝望
    (鞠躬感谢“风神羽少”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所有那些所谓动保和绿色组织的成员都被赶来的警察一个个铐起来了,那些可怜的女模特们都披上了衣服,遮住了她们的身体,周铭也在一堆东倒西歪的衣架里找到了小姑娘波雅。

    小姑娘看上去有些虚弱,她光洁的额头被衣架划开了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就像是一条条小蛇蜿蜒在她的俏脸上,不过检查过后好在没什么生命危险。

    “周铭你终于来了……但是我们的时装,那些我们精心准备的时装,却全都被毁了!”小姑娘只是哭着仿佛就用尽了自己的全身力气,她颤抖的手指着那边的吉福特,“就是那个家伙,就是他带来的人,他说他是什么动保组织的人,但其实他就是个该死的混蛋,是杀死我们时装的凶手,很多模特姐姐都受伤了!”

    小姑娘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了,柔弱痛苦的声音让人心碎。

    这时那边吉福特却还很嚣张道:“你这个可恶的小婊子,还想诬陷我什么吗?我告诉你,我是动保组织的,我们现在的做法是在为那些可怜的动物讨公道,就算被抓了,为了舆论影响也不可能起诉我们,因为我们才是正义的,你们这些蠢货去痛苦去痛哭去吧,哈哈!”

    “你放屁,你根本就是打着动保旗号的暴徒,社会的垃圾渣滓!到了现在居然还不知悔改,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该下地狱的人是你!”乔丹诺怒骂道。

    周铭对拉住他说:“能动手就尽量别bb。”

    乔丹诺愣住了,就见周铭给了**一个眼神,**会意的直接走向吉福特那边,假装一个不小心把吉福特给撞倒了,然后狠狠一脚踩在了他的下身,顿时房间里响起了杀猪般的嚎叫。

    “很抱歉,刚才不小心脚滑了。”**很无所谓的丢出这么一句话。

    那边警察们先是一愣,随后很配合的表示这是在他们到来之前发生的,他们并不知情。

    另一边那些披着衣服正在做笔录调查的模特们见证了都表示大快人心。而见证吉福特被这样对待,另一位彭切尔害怕自己也被报复,急忙跪下来朝着周铭道歉:“对不起先生我错了,我真的不该这样,我真该死,我受到了恶魔的蛊惑才会做出这种不可饶恕的事情,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们原谅我!”

    “可惜……为什么你不能早点想起来这是个错误呢?”周铭说。

    随着周铭的话音落下,**回身一脚踢在彭切尔脸上,踢掉了他不知道多少颗牙齿,彭切尔嗷嚎一声晕了过去。

    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周铭并不认为自己是君子,也不认为自己是能原谅任何人的上帝,所以这些家伙,该报复的周铭可不会放过。只是毕竟法国警方还在这里,他们能容忍报复,但不能太过火了,因此周铭在废了吉福特报复了彭切尔以后,就让警察带他们走了。

    那些犯罪的家伙走了,但事情却不会因此结束,那些可怜的女模特都还披着衣服在一边哭哭啼啼的做着笔录。

    “各位女士,这一次的事情非常抱歉,是我没有预料这种事情的发生,让你们受苦了!”

    周铭对所有女模特说,并起身向她们深鞠一躬。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那些模特们都惊呆了,一双双美眸愣愣看着周铭,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周铭居然会这么做。

    “先生这和您没有关系,都是那该死的动保组织的垃圾们的所作所为,您能过来解救我们就已经做到最好啦!您现在居然还向我们道歉,您才是真正的绅士!以后我们都会愿意穿上您的时装展示的!”

    这些模特们你一言他一语的说着,都纷纷表示今天的事情和周铭没有关系,同时她们也都很感激周铭能这么看得起她们,毕竟相对于其他更想看她们时装下面身体的猥琐思想,周铭显然是最平等看待她们的。

    “先生,我想要说抱歉的人应该是我们,因为我们没能保护好这些时装。”

    突然一位模特开口说道,也随着她的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正如她说的那样,这些时装都已经被剪烂了,接下来的时装展要能怎么办呢?

    “周铭先生,这些人是那个博纳派来的对不对?这些人怎么可以这么坏呢?如果要比时装大家就好好在t台上比,看看谁最后能获得更多的订单好了,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小姑娘说着又哭了。

    洛朗他们也大声的痛骂出声:“那些卑鄙的家伙,他们会下地狱的!”

    乔丹诺却无奈的摇头:“他们会不会下地狱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是我们在这次时装展上已经没有了任何机会,我不甘心呀!”

    乔丹诺最后的话都是咬着牙根说出来的,他是真的很不甘心。要说如果这次时装展最后结果他们在时装的创意上不敌博纳的十位设计师,订单量也比不过他们,他都能接受,可现在明明他们连展出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们给全部破坏了,那可是他们努力了这么长时间的心血呀!

    就差一点,明明就差一点了啊!

    他的心里还在大声呼喊着,回想这一次他们从在贝鲁科开始,一直都是在拼尽了全力,不管是连夜赶来了巴黎,还是后来说服安列斯老师在时装设计学院找助手,每一件事都创造了奇迹,可以说他们都把事情做到了极限,现在明明已经都到了卡鲁塞大厅,马上就要轮到他们上台展出了。

    安列斯拍拍周铭的肩膀:“现在事情已经这样,我们只能接受了。”

    一句叹息,道出了无尽的无奈,的确,如果这些时装还在,不管这些时装是什么,能不能打动外面那些经销商们,但至少还保有一个希望存在的,可现在,连这最后一点希望都破灭了,只剩下绝望。

    ……

    与后台房间里一片郁闷所不同,博纳在自己的贵宾室里却高兴到手舞足蹈。

    “这真是我今天听到的最美妙的消息啦!我想那个该死的华夏人肯定抓狂到要哭出来了吧!”博纳表情狰狞的说,“还有安列斯那个什么老师,他以为自己是法国的殿堂级时装设计师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他,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不管你是谁,你有着怎样的时装设计天分,只要你敢帮那个华夏人,你就注定要倒霉!”

    对于博纳这番话,其他十位设计师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站在博纳面前那位助手,他接着对博纳说:“可是我们的人,那两位动保和绿色组织的吉福特和彭切尔先生他们也都被警方抓走……”

    原本这位助手还想问博纳他们该怎么办,但却被博纳凶狠的眼神给瞪回去了。

    “请你注意自己的措词,那个什么吉福特和彭切尔我并不认识,他们或许是拿着我的邀请函进来的,但那是我发给动保和绿色组织的,我并不知道他们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博纳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最后又强调道:“所以你记住了,他们的事情和我并没有任何关系,知道吗?包括我们原计划要给他们的捐助也要暂缓了,当然我本身是很热心公益的,但一切也都要以这些组织的行为为基准,我不可能捐助给一群背叛的混蛋!”

    博纳的语气森寒冰冷,让所有人不寒而栗,那位助手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随后急忙点头说:“我明白了我记住了,我认识他们但我和他们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关系……”

    “不仅没有关系,我们还对他们破坏时装展破坏那些时装的行为感到愤怒,也对安列斯老师精心设计时装的损毁感到惋惜,我们会代表时装界向他们这种侮辱时装艺术的行为进行起诉。”

    博纳接过助手的话头说,随后他转头对那十位设计师们:“那么先生们,接下来我还需要一些你们的帮助,毕竟你们才是真正的时装设计师,所以你们是不是也要对那些打着动保旗号的混蛋们一些谴责呢?”

    “对了还有安列斯那边,为什么今天动保和绿色组织就单单冲击了他们的后台呢?我想这是他们所需要反思的,他们的奢华应该引起全社会的愤怒。”博纳又说。

    十位设计师都毫不犹豫的点头表示没有问题,他们一定会向媒体声讨的。

    不过他们表面微笑支持背后,他们却感觉到后脊梁骨一阵阵的发凉,只因为这个博纳的手段太毒了,让他们感到心惊和害怕。

    首先他指使动保和绿色组织的人去冲击后台,破坏了安列斯那边的服装,让他们无法继续参加时装展;随后他又把自己和动保绿色组织撇清的一干二净,甚至还拿原本要给的捐助相威胁,以确保吉福特和彭切尔不会背叛他把事实说出来;甚至最后他还要在已经很可怜的安列斯那边踩上一脚,谴责他们的奢靡。

    这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这手段的狠毒不留任何情面,让人打心底感到恐惧。

    十位设计师都不约而同的想到:这个博纳真是太可怕了!同时他们也都很同情贝鲁科公司的周铭和乔丹诺,还有受雇成为他们设计师的安列斯老师,作为博纳的对手,他们只能感到绝望了。

    博纳这时似乎也看出了他们的想法,他也说道:“看来你们也都明白了,没错,不管谁做我的对手,我都会让他感到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