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多什么嘴啊(三更)
    (第三更奉上!热烈祝贺第三盟“风神羽少”诞生!)

    “周铭先生安列斯老师,我对不起你们,是我没有保护好这里的时装!”在后台的房间里,小姑娘波雅在愧疚在自责在哭泣。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我们只差一点就可以成功了,为什么博纳那个混蛋偏偏在这个时候把一切都破坏了!”乔丹诺很不甘在懊恼。

    “我是时装设计学院的鬼才洛朗,我好不容易才有了能跟随安列斯老师一起设计时装的机会,这也是我呕心沥血才完成的作品,为什么要破坏他,我还等着这个作品能让整个法国都知道我洛朗的名字呢!”洛朗和其他时装设计学院的同学们也都在痛哭着。

    这些动作让后台的房间里满是绝望的气息,仿佛吉福特和彭切尔剪掉的不止是这些时装,更有他们的精气神。

    不过这也难怪,马上就轮到他们的时装展了,但是用于参展的时装却被破坏了,这种事情不管换谁都要崩溃的。就算是大风大浪见多了的安列斯,他尽管没表现多么绝望,但也是皱着眉头站在那里,想不出半点建议。

    当房间里的绝望情绪到达了顶点,周铭终于站起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集中在了周铭身上,乔丹诺说:“周铭先生您一定有办法的对吗?之前遇到了那么多事情都难不住您,所以现在您一定还会创造奇迹的对吗?”

    周铭十分郑重的点头道:“没错,我有办法。”

    尽管这是所有人都在期盼的答案,但当周铭真的说出这话,却并没有人相信。

    “周铭先生,很感谢你能这样安慰我,但是我知道碎掉的玻璃杯,是不可能再复原的,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很高兴。”小姑娘说。

    “周铭先生您果然还是那么不放弃,听到你这么说,我心里好受多了。”乔丹诺说。

    就连安列斯也对周铭说:“这一次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的,现在的结果让人遗憾。所以这一次不算,我对你的承诺仍然有效,如果下一次你还要参加时装展仍然缺少设计师的话,我还愿意给你做设计师,当然前提是你愿意再雇我。”

    随着安列斯这番话,房间里其他人发出了一丝轻笑,那是绝望到了顶点以后的无奈安慰。

    但周铭却不得不打断他们:“喂,你们好像弄错了什么,我可不是在安慰你们,我是说真的,我们还没有输,我们还不能放弃!”

    简单一句话震惊了所有人,他们都瞪大了眼睛,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

    “我们没有听错吧,都到了这个地步,周铭你真的还没打算放弃吗?”洛朗指着那边的衣架,“你没有看到我们的时装都被剪烂了吗?”

    周铭点头:“我当然看到了。”

    “那你还说什么没有输别放弃,当我们都是白痴吗?我们可不会被你这样戏耍!”洛朗突然大声道。

    周铭摇头:“我并没有戏耍你们,只是我比你们多一个信念,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只有不愿意开动的脑筋,不管事情到了怎样的绝境,我始终相信会有解决办法的。就像现在,虽然我们的时装都被破坏了,但是你们这些设计时装的设计师还在。”

    原本所有人还对周铭有些期待,但当听到他的办法,这些人都不约而同的摇头了。

    “我以为你会说出什么办法,没想到只是这种笑话一样的办法吗?”洛朗笑道,“我不知道周铭先生你是否听过一句古谚语,就算再灵巧的工匠,如果你不给他石料,他也不可能给你变出一座城堡的。”

    “你们的古谚语我没有听过,但在我们华夏也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说法,或许比喻的方式不同但意思是一样的。”周铭说,“我知道你说这个的意思是想提醒我我们没有准备足够的备用布料,但是这里还有不是吗?那些混蛋并没有把我们的时装全剪成碎屑。”

    “我的上帝,你居然想拿这些碎布条来当布料吗?这可真是一个天才般的疯狂想法!”洛朗惊呼,不过他一点也没有真的惊讶,反而全是对周铭的调侃和不屑。

    这让小姑娘很不满:“洛朗你好歹也是时装设计学院的高材生,请你给自己一点自尊,如果你想不到办法,就请你不要像个loser一样去极力贬低真正在想办法的人,那样太难看了!”

    小姑娘的话刺激到了洛朗,他大声道:“难道不是这个家伙先在贬低我们的吗?我们是时装设计师,不是垃圾回收员,他说那些混蛋没有把我们的时装都剪成碎屑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想让我们用这些烂布条再来做成时装吗?那是对时装艺术和时装设计师的侮辱!”

    洛朗伸手捡起地上的布条:“你们都好好看看,这就是周铭先生所说的布条,天哪有些就只有两个手指那么宽,这种东西除了垃圾,他还能被称为布料,还能制作时装吗?这难道不是对时装设计师的侮辱吗?”

    “我想或许是我没有表达清楚,我想说的是我们可以把这些布条拼接起来形成一种新的时装艺术。”周铭解释,“就像之前我带着你们训练时告诉你们的一些街头时装艺术,就有一些人喜欢穿一些有破洞的裤子,或者是打补丁的衣服,我想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些时装再升华一下的。”

    “这真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这种歪理邪说吗?”洛朗又强调,“就你说的那些什么街头时装艺术,我可以告诉你,那就是最垃圾的东西,是他们贫穷肮脏没有钱去买好衣服造成的,那种东西想想就让人恶心,那并不是什么艺术!”

    然而洛朗信心满满的强调,随后就听小姑娘说:“学习那些街头文化,拿这些碎布条重新做时装参展,这是个很酷的想法呢!说不定我们就能创造出新的时尚了,就像之前的喇叭裤一样。”

    “很酷的想法?”洛朗感到有些恼火,“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你也是一位时装设计师,你不应该为这种你认为很酷的想法去践踏时装设计师的尊严,还有什么喇叭裤,那种东西根本……”

    洛朗的话音还没落,那边安列斯也说道:“我也同意波雅的意见,如果能把街头那些嘻哈元素带进时装设计,我想会是一个很酷的事情。”

    “波雅你还太年轻了,你听老师的话……老师您说啥?”

    洛朗傻眼了,他刚才没注意还以为安列斯老师会支持他的想法,却没想到反而支持了周铭和波雅的意见。

    老师您真的是法国乃至世界时装界很有影响力的安列斯老师吗?不是传说您一向把时装艺术当成是自己父亲,甚至比父亲还要尊敬去对待,不会允许任何人对他有任何的不尊重吗?怎么现在你会支持他们这种明显对时装设计师不尊重的想法呢?

    安列斯看出了洛朗的惊讶,于是给他解释:“时装设计是一个涵盖很广的艺术,我认为他应该要能吸纳更多的新鲜元素来充实自己,所以如果那些街头时装既然能得到人们的接受认同和喜爱,那么我们作为时装设计师,又有什么理解去排斥呢?我们更应该主动帮助时装更新才对!”

    这时周铭也上来拍拍洛朗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所以时装设计学院的鬼才同学,你对时装设计艺术的理解还太浅薄了,你还需要学习呀!”

    洛朗简直郁闷到要吐血了,这叫怎么回事呀?安列斯作为法国时装设计的泰斗,他批评自己给自己上课没有任何问题,波雅作为他的学生,一只跟在身边耳濡目染那么长时间,比自己对时装艺术的理解更深夜没问题,可是你周铭在这里凑什么热闹呢?

    你真当我是傻子吗?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早就知道你对时装设计艺术根本是一窍不通的,甚至在半个月以前,你都不知道时装设计艺术是个什么东西。

    就这样的人,你凭什么做出这么一副老神自在的样子来教育别人,你哪里来的信心啊?太不要脸了吧!

    但更让洛朗郁闷到要内伤的是,他这些话却还说不出口,因为刚才安列斯老师才支持了他的建议,从这方面来说,他倒也的确有理由这么说。

    不过洛朗并不服气,他又说道:“好吧,就算我们能同意用这些破布条重新设计时装,但我们也没有模特了,这些模特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她们很显然不会再同意继续穿上我们的时装走展示了吧。”

    洛朗这边才说完,那边周铭就问道:“姑娘们,首先我感到非常抱歉,我知道你们在刚才的事情里都受了伤和委屈,但是时装展还在继续,你们可以继续当我们的模特,为我们展示新的时装吗?就是用这些留在这里的破布条重新设计制作的时装。”

    “我们愿意!只要是周铭先生您公司的时装,只要你们不嫌弃我们,我们就愿意为你们走秀!”那边模特有人回答道,其他也都纷纷附和起来。

    这样的场面让洛朗下意识狠狠抽着自己的嘴巴,一边抽一边还念叨着:“我特么为什么要多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