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继续参展
    外面卡鲁塞大厅内的时装展仍在继续,不过台下的观众和记者们都在交头接耳,每个人的脸上满是疑惑和不解,显然他们的注意力已经都不在t台上面,而是好奇刚才后台的警报是怎么回事了。

    后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有警报?难道是卢浮宫失窃了,还是安列斯老师的作品出了什么问题?

    这些问题不断的被人问起,可是却始终得不到答案,让人有些抓狂。尤其是那些记者们,他们本就是靠着新闻吃饭的,可现在明知道后台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他们却碍于现场的规矩以及自家单位的指示,不能放弃这边去那里看个究竟,这让他们心痒难耐。

    不过显然这里的人并没有那么死板,现场近万人,总有一些心思活络借助上厕所的机会偷偷去后台探听情况,或者拥有其他渠道的,因此后台的情况很快就被打听清楚了。

    “什么?居然是动保组织和绿色组织的人去冲击了安列斯老师的后台房间,把所有准备好的时装都破坏了?”

    这个消息如同烈火燎原般很快传遍了整个卡鲁塞大厅,所有人都立即讨论起来。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什么动保组织和绿色组织的胆子这么大,居然连安列斯老师的作品都敢冲击,况且安列斯老师做错了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呢?”

    “我听说这些动保组织和绿色组织他们是指责安列斯老师在制作时装的时候用去了大量的动物皮草,他们认为这是对动物的残忍,是一种很不人道的行为,所以他们才会发起冲击。”

    有人在讨论,不过对于那些记者来说,这个消息可就没那么好了,或者还可以说是毁灭性的。

    “我的上帝,这个消息真实太糟糕了!你知道这次时装展之所以能有这么高的话题性和吸引力,就是因为有安列斯老师的加入,就连我本人也是跟着安列斯老师的脚步过来的,可现在却发生了这种事情,我想我对这次时装展就已经没有那么期待了!”

    “不是你没有了期待,而是这个时装展本身就失去了新闻性,重新沦为二流的垃圾时装展了,哦对了,地点在卢浮宫的卡鲁塞大厅或许可以给他提升一点点档次,但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点,从二流的垃圾变成了二流的时装展罢了,只是可怜了之前那十位设计师的精彩表演,我知道他们都是冲着安列斯老师来的。”

    “嘿!我说我们已经可以把我们的器材给收起来了,反正我们需要的新闻已经没有了。”

    “我想我已经知道明天的新闻主题了,无非就是那十位设计师的争奇斗艳,在这次时装展上拿下大量订单,路易集团和香奈儿爱马仕不愧是品牌中的战斗机!其他的小时装公司依然只能在这些大牌的阴影下瑟瑟发抖。”

    整个会场都在热烈的讨论,这样的情况让现在正在参展的公司和设计师就很郁闷了:虽然知道你安列斯很厉害,但是现在随便一个消息就让观众把我们给无视了,这也太过分了吧。

    当然也有人很好奇的问出了安列斯和贝鲁科公司会不会继续参展的问题,毕竟在他们看来,只是衣服被毁了,但人都还是没事的,重新再做就好了。他们相信安列斯那么厉害的人物这点本事肯定会有的,况且他身边还有那么多助手,据说都是从时装设计学院里精挑细选出来的。

    不过这种说法却遭到其他人一致的嘘声:“我的上帝,你确定你真是时尚记者吗?我无法想象你怎么会说出这么没有常识的话。”

    于是就有一堆人开始科普,尤其是一个看起来像是杂志总编一样的人物,这样的人见多识广,他说的话也最具有说服力。

    “首先就是一个最熟练的裁缝手工做一件衣服,也至少需要十分钟以上,就这还是做那种最普通的衣服,如果还要加上设计,还有一些特殊的裁剪,那么至少需要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的。这只是一件衣服,那么你算一算从先到他们出场还有多少时间。”

    一些掰着手指在认真计算道:“接下来还有克拉姆和赫尔墨老师的展演,所以他们最多只有不超过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

    “所以现在问题很明显了,就算他们真的快速现场赶工,最多也只能做出一件衣服,就算安列斯老师和他的助手拼尽全力,我估计最多也只能出来四件到五件,这根本是不够展出了。尤其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赶工出的时装,肯定存在很多问题,不如之前准备的那么细致,以安列斯老师的身份,他会允许这种时装打着他的名义展出吗?”

    所有人都一致摇头,这很显然,安列斯是什么人?他可是法国最有影响力的时装设计大师,以他现在的身份,不说每一件都必须是精品中的精品,但肯定不会拿一堆垃圾打着自己的招牌出去展出的,那样就是在砸自己的招牌呀!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一样。

    那位杂志总编又说:“而且我这也才说出了第一点,还有第二点,并且这才是最关键的!因为第一点这是带有主观性的,如果安列斯老师真的那么支持那个贝鲁科公司,又或者安列斯老师被气糊涂了,他也是有可能拼着自己的金子招牌不要,也要拼命随便做一堆衣服出来参展的。”

    大家听着这话都若有所思的点头,的确是像说的这样,虽然胡乱参展是砸招牌,但如果安列斯老师非要这么做你也拦不住啊。

    所有人更好奇了:那第二点是什么?

    “第一点是很主观的,也是可以改变的,但是这第二点就是客观也是不可改变的了。”

    那位杂志总编强调:“你们可知道卡鲁塞大厅只是时装展的举办场地,你们知道这将意味着这里并不会准备布料,所以就算他是安列斯老师,也不可能变出布料来吧,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随着这话说出来,所有人这才恍然大悟,正如那句没有石料就无法建造城堡的谚语一样,不管安列斯如何是殿堂级的时装设计大师,他没有布料,就算他再怎么才华横溢也不可能再做出衣服来的。

    当然他们也明白或许有些人避免临时有地方要修改,会自己带一点点布料过来以备不时之需,但也只是“一点点”罢了,作为修修补补或者增加点缀使用没问题,如果拿来做衣服,最多也只能做一件到两件,毕竟谁也不会想到自己临要上台展出的时候,衣服却需要全部重做吧。

    最后那位杂志总编信心满满道:“虽然还有其他的理由,但现在也没必要再说了,就只需要这两点,我就能百分百断定,他们不可能再展出,只能选择退……”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瞪大了眼睛如同见到了鬼一般惊叫道:“我草!这尼玛什么鬼情况?”

    ……

    当全场都在谈论安列斯肯定不会继续参展,只能选择退出的时候,主办方时装协会也很着急,毕竟这一次时装展他们就是想借着安列斯的名头想扩展知名度的。如果安列斯这时宣布退出了,那岂不对协会和时装展的信誉都是很大的打击吗?更别说如果有些为了安列斯特意加入进来的经销商较真起诉他们欺诈,那就更麻烦了。

    正是这些原因,让他们无论如何都必须让安列斯去参展的,哪怕用点其他手段。

    打着这个主意,时装协会的现场负责人玛德兰匆匆赶往后台,一路上的心情忐忑不安,他很后悔答应给博纳那么多邀请函,结果搞出这样的事情。但是回头想想,那个时候他赞助了时装展那么多钱,他要邀请函,自己也没有拒绝的可能,只是现场的安保人员太不负责了!

    还卢浮宫的安保,还加强了的安保,真垃圾!

    玛德兰一边腹诽着,一边加快了脚步,因为他很清楚现在再计较这些根本没用,只有说服安列斯继续参展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他的时装都毁坏了,他还会愿意参展吗?

    玛德兰感到心情沉重,他的脚步随即又快了几分,终于到了安列斯的后台房间门口,周铭和乔丹诺等人在门口拦住了他。

    作为主办方,玛德兰当然认识周铭:“周铭先生,请问安列斯先生在里面吗?”

    周铭点头:“他在里面,不过他现在有事你要见他得等一段时间。”

    玛德兰点头说:“这我理解,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谁也不愿意的,作为我个人来说,我对那些所谓动保组织和绿色组织的暴徒感到非常愤怒,他们的手段真是太恶劣了,怎么能毁坏安列斯老师的作品呢?这真是一种对艺术的犯罪,是会遭到上帝惩罚的!”

    面对玛德兰的无限愤慨,周铭他们都饶有意味的看着他,看的他自己都很尴尬。

    “玛德兰先生你过来是想问我们是否会继续参展对吗?”周铭问。

    这个问题让玛德兰有些尴尬,因为他原本是想委婉一点的,毕竟他们才发生了这些事情,也是安保的不到位所致,太直接了容易起冲突。

    “我知道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很过分的,但是我相信你们还有安列斯老师是很重信誉的人,尤其是对艺术上,要做到精益求精,但是……”

    不等玛德兰说完,周铭叹息打断他道:“你不用再说了,我们会继续参展的。”

    “我知道这很难做,但是也请你们考虑……什么你们要继续参展?”

    反应过来的玛德兰瞪大了眼睛,一脸听到了世界末日一般的不可置信。

    周铭微笑点头:“没错,不就是把我们准备好的衣服给毁坏了吗?这种下作的手段可阻止不了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